东先生

东先生

《读懂保险股》作者,金融科技产品狗,自由投资人。

东先生回复的提问

东先生,怎么看待元保,悟空保和水滴保等互联网保险中介平台的快速发展?未来它们和平安人寿太保等保险公司的关系是什么?如何影响后者的发展?

他的全部讨论

我的投资兵器谱

投资,说到底是认知的变现。老东的认知,或得益于社区中与大家的直接交流,或源于社区中结交的好友的倾囊相授,在此过程中,老东由衷感谢分享的力量。因此,秉承开源共享的理念,我将自己的思考记录、跟踪记录、常用工具汇编成此贴,进行共享。期望与大家共同进步: 投资体系 概念辨析:网页链接

本次参观的泰然营业部作为全国改革的样板,也是平安队伍质量皇冠上的明珠,在与他们总监和优秀代理人交流过程中,本人对平安改革的目标代理人有三点理解:①是从业初衷得好:我们知道,代理人们来从事保险业,有各种不同的目的。有的人为了赚钱,有的人为了自由,有的人觉得只是想挑战下销售,甚至...

头部代理人收入在提升,但更多的代理人在脱落。all in与个人投资体系相关,其中最核心的一点是估值,若估值基于DCF,现在对于未来的CF是看不太清的。因此我不觉得现在价格可以all in。实际上个人觉得任何时刻对任何事物都不应该all in哈,除非你真的爱上一个人了。

二期工程主要影响是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要求核充不能超过50%,综合充足率不得低于100%。这两组数据平安目前都在200%+。就像突然有一项研究表明人类吃太多甜品会的糖尿病,而一个健康的瘦子突然知道这件事了,对瘦子有影响,但还是较小。

未来3-5年内应该都在一线和超一线的核心地段(以深圳为例,保费1000万科获取入住资格,地段是15万+/平的蛇口)。暂无向3-4线扩张。

我对今年中报NBV的预期是-10%以上。全年很难说,如下半年无起色,应该也在此数值范围内吧。

我不认为平安目前的互联网布局(比如平安健康,e生保等产品)能有效对抗滚滚的互联网低端保险浪潮。目前我看到的是对低端有些战略性防守和放弃的味道。

2019年我有缘单独得见原银保监会TOP2的领导,曾问到监管层面对您这个问题的看法(当时我也担忧),对方的回答是:担心平安这样的公司太少了,而不是担心他赚太多了。当然,此一时彼一时,目前银保监会领导偏银行条线,如何思考就不知道了。但我仍认为咱们有着良好的ZF,并不会因为赚钱多这种表象就...

从归纳法来看,过往有效业务价值占比高的公司,是持续地释放者高额利润的。从演绎法来看,内含价值的可靠性依赖于其中假设的保守程度,信则有不信则无,因此天然是要折价的。因此我不建议咱们只看EV投资,而是要回归到公司创造价值的能力上,换言之,估值还是以NBV增速为锚,及理解其背后为什么可...

我认为个人优先配的应该是寿险,寿险是所有产品里唯一利他,而非利己的产品。可以配与你等量房贷的额度,已解决本人挂彩后“孤儿寡母,惨不忍睹”的情景。其次是健康险(您已买),再来是重疾险,可购买您3年收入的额度,已解决重病期间家庭无收入的情形。至于分红型万能等理财险产品,可买可不买...

I17下保险公司的利润表将出现显著变化,会表现出类似财产险的综合成本率(包括费差利差死差)。按《读懂保险股》中“失效的会计准则”一章所述,当前保险公司利润表中,以保险业务收入和投资收益为营业收入,以“为客户支出”、“为代理人支出”、“为员工支出”构成成本,相减得到利润。但由于费...

我的其他重仓包括脸书腾讯茅台,我认为他们实现我的预测的确定性(允许我称之为胜率)比目前的平安要好。平安再次披露代理人学历(2020年中报曾披露,后来消失)该指标,且边际不断改善的话,可以将其认为改革成功的先行指标。若无该指标,则是人均NBV。此2者边际改善时,可视为摔杯为号,我会加大...

有信心,只是目前还看不清时间预期。就比如有一个长坡,但却看不清斜率(回报率)。解法无他,唯有边形边看。

改革的成效应是人均新业务价值的提升,逻辑再下沉是队伍质量的提升。目前来看还不是很理想。目前的策略是严进宽出,代理人流失的多,进来的少,符合要求的更少。因此还需要保持跟踪。

有增加的,具体名为臻享RUN,全国已铺开,其效用详见此贴:网页链接

我认为会有冲击,但中高端用户足够大,友邦中国区代理人大概只有4-5万,而平安代理人比这数量多出十倍不止,绩优代理人也是其4-5倍,竞争格局比低端(惠民保,互联网保险,各大保险公司,财产险的健康险)要好太多。

整体代理人应该在80万上下,其中绩优代理人在20万上下,两组数据都较最高峰时约下降1/2。我认为代理人数还得往下掉些,预计年底是底。

从调研和我的理解来看,目前平安是宽出严进,所以改革观察代理人数量即可。大概率在今年底。目前仍没有太多好的消息。

首笔大资金投资在2016年底,至目前盈利不到1倍,目前仍持有。第2笔大资金在17年底,前阵子已卖出,几乎无盈利。

一进一出,整体是减持了的。据传是因为正大现金流压力较大。

腾讯游戏:两道护城河,影响主营半壁江山

游戏贡献主营利润的一半 按此前帖子预估(腾讯的投资与主营业务估值),腾讯的投资约占其市值30%,剩下70%市值由主营业务支撑。而经分析,70%主营业务中,营收的40%由游戏贡献(2020年总营收4821亿,游戏贡献1912亿,详见腾讯游戏收入的构成口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