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的研究笔记

熊猫的研究笔记

@熊猫的研究笔记,脾气很一般,素质不太好,研究第九流

他的全部讨论

写在上海之行后的思考

第二年去参加股东大会。顺路见了几个朋友,聊了一些近期的思考,关于认知与心态,以及如何看待投资与人生。
那天中午,拉着阿甘兄在周浦路边吃了一碗面,他说招待不周,我说早饭没吃,只要不喝酒就是最大的周到。下午门口碰到董秘李硕,一见面我就吐槽她怎么一年不见慈眉善目了起来,她说很好...

讨论

这次ASCO 2024,奥希替尼在EGFR 突变 III 期不可切除 NSCLC 领域的数据(中位pfs39个月),结合之前的ADAURA研究,我所理解的逻辑是:第一,EGFR靶向治疗的不断前移,从最初的晚期/转移性的非小细胞肺癌到IB-IIIA期术后辅助,再到III期不可切除,范围几乎囊括,也为三代靶向药们延伸了新的逻辑映射。...

讨论

没有做波段的一个原因,除了资金行为都是短期以外,另一个原因在于自己的资金并不多,短期多挣一百万或者亏一百万解决不了我的任何问题,也影响不了我的生活。
要解决自己的问题,还是要读书。买了两本书,端午假期看。大家有好书推荐嘛?

讨论

坐在前往南京的火车上,想到一句话“人生是旷野,不是轨道”,余华之前有个采访,他说成功的人才会说人生是旷野,建议年轻人不要冒险,没有轨道到不了旷野。
似乎也是如此。能把学习和投资作为人生的爱好,得到认知的提升和逻辑的自洽,是很值得开心的事。我似乎也还年轻,人生的路上不止是“...

讨论

[困顿]息差收窄只是结果,资产端价格持续下行,消费投资需求没有乘数效应也发挥不出来,内部FTP考核贷款投放是死不投放也是死;负债端,特么终于不能手工补息了,但是那么多中小银行也受不了,资金流的场景没有,客户流的主账户没有,很难。想做点差异化的非息收入提高估值,资本市场不好,财富管...

讨论

“当一个国家走上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正确道路的时候,在刚开始的阶段,反而会走一段下坡路,比如出现经济变得更差,社会秩序混乱等现象。但如果坚持走下去,一旦突破瓶颈,就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并且随着时间的延长,效果会越来越好,整个过程的走势就像一条“J形曲线”
——企业对应的月线、...

讨论

要做大多数人,还是少数人?要选择胜率更高的,还是赔率更高的?
——为什么一定要在意成为哪一部分人,做自己就好了,别人对于企业的看法和我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胜率和赔率就不能都高?在“盛极而衰”和“否极泰来”之间,大多数人关心的都是极的程度,小部分人关心的是衰和泰背后驱...

讨论

去年9月,关于PGAM1抑制剂KH3临床前研究的一篇文章,靶向+免疫治疗肝细胞癌,《PGAM1 Inhibition Promotes HCC Ferroptosis and Synergizes with Anti‐PD‐1 Immunotherapy》
网页链接

讨论

推测其中一项是治疗CNS脑转移患者,另一项是高剂量伏美替尼治疗奥希耐药后的晚期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备选适应症是:高剂量伏美替尼+化疗治疗非小细胞肺癌;脑膜转移(LM)
每一项临床适应症都是为了这十年中的逻辑延续。

讨论

LM这个方向可能没有非常多的患者,但却是实实在在临床未满足的方向。这次ASCO 2024会议,伏美替尼治疗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软脑膜转移(LM)的两项真实世界回顾性研究。
1.《High-dose furmonertinib in patients with EGFR-mutat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and leptomeningeal metastase...

讨论

谈点逻辑
1.随着EGFR一代药市场的持续萎缩,EGFR T790M突变的人数会越来越少,只有二线适应症的药企连放量逻辑都不成立了,1+3的协同策略是否成立可能也要打问号。除了一线的经典突变外,这部分患者的CNS突变(包括LM)、术后辅助、以及三代药耐药后的C797S突变等其他突变,将会是持续增大的市...

讨论

1.伏美替尼上市3年了,虽然20ins适应症没有获批,但是肯定有患者用了,会有真实世界数据,所以不用太担心。并且1b期的180/240用量外,剂量再往上比如到300,我判断数据会更好。
2.伏美替尼之于艾力斯海外的核心,还是海外的20ins一线适应症的市场,以及PACC的市场。
3.康方毕竟是一家40亿...

讨论

请教大佬们一个问题,晚期胃癌,PMS2基因重排,有没有比pd1+ecta-4更好的治疗方案?

讨论

昨天的会议后,我改变了几年换一家企业的想法。
这家企业底层逻辑的最后一环,补齐了。不止是商业化的闭环而已。

讨论

有那么几年,参加过自己单位的股东大会。
大佬们寒暄叙旧,投资者风尘仆仆,待到提问环节,关于未来,关于分红,大家都有不同的憧憬。从百亿到千亿再到后来的逻辑变化,企业本身不被大势裹挟其实并不容易。如今自己也会每年请一天假去持有机构的股东大会,会议本身并没有意义,只是有机会见一...

讨论

价格是参与者认知的集合,既然不在一个有效市场,认知往往与实际产生背离,那么又何必在意这些参与者怎么看。选择了走什么样的路,做什么样的人,就没什么好后悔的。做什么比说什么重要,不做什么比做什么重要。

三个买家

最近在思考,换一种视角看,一家公司真正的买家其实就三个人,一个是市场先生,集合了所有人的认知以及情绪;一个是公司自己,回购注销;另一个就是我自己。
面对第一个买家,格雷厄姆在书中已经给到了很好的相处方式,坦然接受每日的敲门询价,而非每次都要做出买卖的选择。
囿于认知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