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长的闲聊 | 董承非的离开对公募行业而言是一种损失

大约是受美股昨晚暴跌的影响,今天A股跌的也挺惨。但就像之前说的,底部向来是一个区域,而不是一个点位。把市场快速上涨的预期降低,或许反而能够更坚定地去布局和持有。

说实话,我自己对当前方方面面的形势是很悲观的,在疫情面前,各种各样的约束被放大了,一切都显得很困难。市场的快速下跌中,其实很难去甄别哪些东西被反馈了,哪些还没有。但估值的意义就在于,低估值可以提供保护,真的看错了,也能相对体面的出局。从各种层面看,当前全市场的估值都难言昂贵,这个时候从宏观上还是应该保持乐观。

昨天看仁桥资产在五月观点里写道,做投资理应乐观,这种乐观的信仰根植于对这个国家和人民的热爱和信任。

这让我想起前一段时间不少投资圈的人,在分享兰小欢教授在《置身事内》这本书里写的:“相信中国会更好,这种信念并不源于学术训练,而是源于司马迁、杜甫、苏轼,源于“一条大河波浪宽”,源于对中国人勤奋实干的钦佩。它影响了我看待问题的角度和处理信息的方式,我接受这种局限性,没有改变的打算。”


我也一样,今天市场下跌中,让我们喝一碗这鸡汤吧。

睿郡下午在公众号上公布,董承非将认购不少于4000万元即将于2022年5月9日发行的睿郡承非系列产品。第一反应是董大佬好有钱,然后就是这真是个发产品的好时机啊。今年权益类产品业绩普遍不好,不知道董承非的这个产品能不能大卖,但不管怎么样,这个时间点发出来,产品未来的预期收益,大约是可以放的高一些。

题外话,兴全新视野发行的时候,董承非认购了500万,兴全认购了1000万,那是2015年的7月1号,大佬真是会择时啊。

自己掏了四千万元,还用了自己的名字为产品命名,看得出来董承非是很在乎新产品的。资管行业做到最后,大约都有一种要把净值曲线刻在墓碑上的倔强,大佬好像都这样。也确实是这样,这段时间董承非路演得很勤,我连带着看了很多纪要,对董承非的理解也比以往要好了。

我之前写过两篇董承非的文章《董承非卸任基金经理的是是非非》、《董承非才不怕定点爆破》,回过头看,当时还是不够准确,简单地把董承非的投资理念理解为注重性价比。在董承非最新的路演纪要里,大佬对此有了更深一步的自我剖析,这份纪要非常好,大家可以在后台回复董承非领取。

董承非说自己是策略型选手,策略的底层是风险和收益的配比,所以经常会做三种比价分析:大类资产之间的比价,不同行业之间的比价,不同公司之间的比价。

注重性价比的另一面其实就是择时,很多人不喜欢这个词,但实际上看重估值本身就是择时,涨得太多了卖掉,这难道不是择时么?从底层上,董承非不是那种相信公司创造的阿尔法可以穿越牛熊的基金经理,更相信自己对于市场的判断。

董承非回顾了自己几次重大的择时:

2008年的一季度,兴全全球视野已经是7成仓位了,距离下限65%只留了5个点的缓冲;

2014年的时候,给了120%的仓位,80个点的股票+40个点的可转债,机会来临的时候,重仓出击;

2015年的3、4月份的时候兴全趋势一度减到了30%的仓位,后续跑出了明显的熊市超额;

2020年9、10月份开始只卖不买,在那份著名的路演纪要里,董承非表示也不停路演了,就是卖股票。

前面几次,我体会还不深,但2021年这次,我感触还是很深的。董承非这份纪要出来的时候,市场非常焦灼。关于核心资产是不是太贵了的讨论很多,董承非这种直接看空市场的表态争议很大,当时他的持仓后续还有一些剧烈的波动很有意思。从最后的结果上看,董承非看空市场到现在,沪深300跌了30%,这是事实。

为什么在那个时间节点上看空市场?董承非表示:

2019年、2020年公募权益产品平均都赚了50%+,复合收益非常高,当时我就觉得公募未来几年整体要赚钱是挺难的。

我始终认为公募作为整体来讲是能够抓住阿尔法的,所以我近几年非常关注偏股基金指数。我对这个指数做了一些处理,看从07年开始,每个时间点上,往前推三年,买入的人年化收益能有多少。

最高点有两个山峰:一个是2015年的时候突破了30%,还有这次2021年的时候也突破了30%。

美股这么多年,可能就是10%不到的年化回报,A股公募基金整体来讲也就是10%多的一个回报。

目前为止今年的回撤,使得整个三年的年化回报回到了指数的均值附近,所以基本上基金的超额收益已经全部回去了。

网传董承非路演纪要

在纪要里,董承非分享了四个投资案例:恒立液压招商银行永辉超市紫金矿业,看大佬谈对具体投资的理解,真的是感觉醍醐灌顶。说起来我还跟着大佬在三块多买了紫金,也是非常侥幸的赚了一波。最后不得不感慨,董承非离开公募真的是行业的损失,投资做到从心所欲不逾矩这个份上,是需要很多钱喂出来的,散户真难啊。

雪球转发:7回复:17喜欢:29

精彩评论

大韩大帝05-08 03:43

就你这儿天天嚼别人舌头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全部评论

Pippo005-09 19:48

离开是必然的,他这个管理规模已经做不出超额业绩了,可选择的标的也有限

千上万下斋05-09 17:04

原来是这四个

大韩大帝05-08 03:43

就你这儿天天嚼别人舌头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宓悦05-07 21:49

价值投资一说就是长期规划,一说就是高大上的独角兽、烧钱、市场份额、垄断,然而却找不到一家像样的家族老店
在我们这个刚刚成立的新兴市场,连市场本体都在摸着石头过河。然而越往远走水越深,走着走着就摸不着石头了,就得凭着感觉往里蹚。这时候是守着目标往前走,还是紧着水浅的地方摸着石头走,就成了选择题。在诱惑无数的以真金白银计价的潜规则里,一个小动作可能就是数代人都无法挥霍的财产。在规则意识不清晰,规则尚待完善,考验人性缺点的大染缸里,又有谁能守得住呢。
虽然人性使然,但是钱却是自己的。子弹打出去就这么消失在股海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迎来猎物。只能看着少数掌握特权的聪明人吃着肉,那个肉是不是我们的枪打的猎物呢
重仓几只股票是有问题的。咱们且不说,大A和老美的指数没法比,即使在老美,拿着个股不动也是有问题的。咱们总是太过信奉老巴拿着可乐的故事,然而他除了可乐,其他的仓位不是也都在换仓吗,只是人家是以年为单位的。但并不是像咱们理解的拿着不动。如果你拿着,就是两个结果,第一涨到天上去,第二跌到地下去。然而纵观整个股票池能涨到天上的毕竟是少数,和大海捞针也差不多,你还是选择了小概率,与赌徒为舞。
你说选择的就是好公司啊,选的就是那种不会倒闭,永创新高的。意志和利益不是一致的,否则就没有关门的生意了。我们是有这个想法,但是不一定选的出来,或者说大概率是选不出来,我们太相信自己的能力,忽视概率的影响了。连开买卖的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死,你能知道?如果像老芒说的,知道自己在哪死,谁都不去那了,那现在世界上全都是一群老妖怪。现实是该死的死,该活的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连身在其中的创始人都不敢说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临,何况我们这些不在其中的。如果创始人认为自己的企业会永创新高,一定会私有化,也就不会存在流通的股票了。
这还没算择时的风险,在A股波动是大于价值的,一个波动没抓到,或者说你买在波峰了,那就意味这你在有生之年都别想解套了。第一刚才讲了那种能穿越牛熊的好股票是可遇不可求的小概率事件。第二即使你选对了股票选错了时辰,也会倒在黎明之前,不是股票涨不回来,是因为这个时间成本没人担负得起。在这个长期里有无数的诱惑等待着,你会更在意如果当初选择这个该多好,如果这样就好了,这些想象让你的机会成本无限大。你根本没法承受一个错误在长期对你的折磨,所以既然是错就会改,只是早改和晚改的事儿。这就是事后看很多人拿着好股票也没法穿越牛熊的原因。网页链接

fchn82705-07 17:53

周五晚上董承非有一个网上路演,有一点他对自己的总结特别清楚:他买入也是左侧,卖出也是左侧。在牛市里期望很高的投资者不太适合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