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个梦1

雨下的很大,燥热的皮鞋撩拨起点点泥点,转眼间又消失在北海道的沥青路面上。我操着不太熟练的日语,走进一家书店。

股市大跌,心情不好,还好经朋友介绍来到北海道散散心。我记得小日本都是非常讲礼貌的,时不时就鞠个躬或跪着。这家的老板却没理我,自顾自地翻弄着书架上的书。

我好奇走进去,映入眼帘的不是书,浅绿色竖线条花纹的小短裙,包裹着鼓鼓囊囊的胴体,饱满得让那绿色条纹撑出宽窄不一的曲线。不知道大脑决定了腿还是腿决定了大脑,我竟不由自己朝着那美丽的画面迎过去。女孩登着一个破旧的起了木茬的凳子,仿佛迎合着让那美景正好与我的视线平行。

在榻榻米上,我脱掉鞋蹑脚走过去,她竟没有发觉,更意外的是我竟没有向上看一眼正脸,直接不受控地径直过去,一股淡淡的洗衣液的香气,扑面而来,意识告诉我,再勇往直前就要撞上这幅画面,到时不仅破坏了这微妙的和谐,还要想办法收拾残局。然而腿是不受控的我只能控制脑袋,想象着如何善后。

难道说我看书太认真了没注意?但是也得先弄本书啊。可是手上没书,现拿一本已经来不及了,因为……

一双手阻止了我,不轻不重拍在短裙上,又不经意地揉了一下,看这架势肯定是闺蜜才能干得出的。我的心像泄了气,顿时停止了猛烈的颤动,仿佛被人一把从梦境拉回现实,却留恋着梦境不想面对现实。只是半梦半醒爱答不理地向右看一眼。出乎意料的是个男人。

他穿着考究,只是整条西裤垂在未穿皮鞋的脚上,有点不伦不类,让我想起了光着膀子穿西装的笑话。此时我已然没有笑意,我把愤怒的脑袋转向他,他却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用流利的日语继续与女孩搭讪着。

这倒让我看清了女孩的脸,走下木凳的她好像摘去了刚刚在我心中女神的光坏,显得娇小而消瘦,小小的身躯就像一个中学生,只有微微挺起的胸宣誓着成年人的领地,她的面容比身材更显成熟,就像日本女明星加上动漫人物的结合体,我所看的日剧全部定格在adult video局限内,所以这个女明星的评价含金量也不低。

一个未成年人的身体负重着一个成年人的脑袋,这种不和谐,如同刚刚那件同样命运的小短裙,套在纤细的腰肢上,却被撑起了失控的条纹。然而这种不和谐透发出说不出的幻妙,让人联想到那不怀好意的三个字:小姐姐……

虽然长相不错,但被破坏的梦已经无法重圆,我把所有的怒火和失望都指向那个始作俑者。这时又是一双手彻底把我拉出现实。

“干嘛呢,找你好久了在这干什么,不是说在门口等吗,进去干什么。”出来才知道,雨已经停了。阳光洒在脸上又让人清醒了几分。原来是北海道的哥们儿,说是哥们儿其实也是股市里的苦命人,同是韭菜也就惺惺相惜,再加上一起探讨一起研究一起选股一起赔钱,让我们也成为了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一起嫖过娼的过命兄弟。

“我以为你要跟人打架呢,你知道那是谁吗?他是这片有名的矮骡子,英雄不犯地头蛇,我看你怎么还要跟他要动手。”

“日本不是有黑帮吗,我股市上亏的这点就能买他几条命了。”我也是撑着钱包壮胆,实际上心理都吓尿了,这人生地不熟的,瞎给自己找什么病。

“黑道也是道,只要是道就是有限的,就像你炒股也知道,每个人根据自己条件的天时地利人和,有适合自己的方法,不去探索自己的方法,而去盲从别人听信别人,即使别人的方法都对换了环境也是错。用热带植物的种子种在西伯利亚的地里,种子还是种子,土还是土,但是能发芽吗?突破了限制道也救不了你。你今天想用钱解决他,明天他就能用钱解决你。那个女人一面之交你认识她吗?为了一个女人就要豁命,难怪你在股市里赔钱。”

“大哥,你丫说什么都能给我扯到股市,我现在就是不想提它,我恶心。别废话了,找地歇会儿。”

一幕差点因情上演的古惑仔刚谢幕,又要歇会,那这个歇会也就有了更加含蓄的深意。哥们儿也心领神会。“早给你订好了,这是本地最好的,你也别挑了。走了划我卡就行。在这你是客人,我负责你的吃好玩好。”

入住了所谓的最好宾馆,也只能说是一个别墅群,自己一人独享一个别墅,确实孤单。好在日本旗子上,白布上一点红,也预示着光天化日之下都是红灯区。我拿着酒水单,看着与酒水不相匹配的服务费就看出了端倪。我试着打通了前台电话却被告知,服务需在八点后开始,我一看表,刚是五点,哦不是,换了时差应该是六点,那也还差两个小时,不能在这吃着水果干等着吧。

我走出别墅,空气湿湿的,好像是在澡堂边上遛弯。叶子宽大挺拔像是憋足了却未发泄的根器,甚至每一根茎须都像是密密麻麻充斥着水分的毛细血管布满了整个叶片。各种花木都像是泰国人妖表演,都在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向路人展示着他们的生殖器官——花。除了叫不出名字其他都好,那感觉就像看到美景一首唐诗刚要脱口而出又被咽了回去,空白的大脑只剩一句最淳朴的形容词——真牛逼。

走累了我顺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还好日本竟有手机软件未曾攻占的阵地。坐上车我才发现除了北海道以外,我甚至叫不出第二个地名,我赶紧翻开手机地图。然而嘴还是快于脑的,或者说潜意识反应是快于意识的,我顺嘴说了那家书店的名字……

做了个梦2网页链接

Android转发:2回复:28喜欢:7

精彩评论

我叫常蛮仓04-13 21:01

请保持日更这个好习惯

全部评论

炒股买房ab05-12 04:04

当然!

宓悦05-09 19:05

1您可以看看后面的故事2您的想象力也可以写小说

宓悦05-09 18:58

您是在说 我 吗?

炒股买房ab05-09 06:16

明天搬砖,天亮了,学学你足智多谋的朋友。

炒股买房ab05-09 06:14

当看见你写到想生气想动手时,我做为一个女人,不坏好意的笑了,哈哈,是偷笑,如果当时是那个闰蜜这么提醒那个女孩,相当于闺蜜告诉他,有个男人想打你主意,小心了,短裙爆光了,估计当时你只是生气,当你意外发现一个男人时,想动手,作者你太单纯了,你内心只是觉得这美好的画面不要打破,要打破也只能是你自己从幼想中走出来打破,你还没来的时和那女孩说声,你好,结果发现一个人比你更大胆更好色,更狂,你连手都还没看,还没牵,他确赤裸裸的宣布主权,这女人是我的,而且和我关系不一般,他敢动手碰,你不行也不能。你不认输才会这么生气,同时也少了智慧,换成我,马上转身,因为对手实力比我强,段位比我高,我会记住这个店,下次在来,下下次在来,当然是那个男人不在时,对于美好的事物和人不一定要得到,能欣赏,能远远的欣赏也是一种美。你这么认真欣赏一个女孩,让我想到一个搞笑视频,有一个男孩看到公交车上有一个心仪漂亮女孩,慢慢接用手接近女孩扶手的地方,这时一个男孩直接二话不说,搂着腰和女孩接吻,而且女孩没有拒绝,当别人吃惊,懊恼,后悔,愤怒,不甘心等等情绪时,你觉得你早一分钟也可以,你觉得你当初大胆一点也可以拥有,用一个你哥们也用了,你不喜欢的词,你真早一分钟可以吗?大胆一点可以得到吗?有可能他是大股东呢,比你有更多特权呢?妒忌吗?用武力解决?你怎么没想到另一种可能,这两对人原本是情侣,原本是夫妻呢?你早十分钟也没用,人家比你先认识,人家是夫妻你更没机会,你生气打架都是多余,你觉得别人劫走了你的色,在别人看来,你就是一个疯子,突然生气,突然伤害别人,他不会保护自己的女人?这个事就有可能你早认识人家几年了,也是迟了,有可能比你更早?人家花的心思比你多?你凭什么什么都不了解,一上来看见好就想抱走?你这不是拦路打劫吗?凭什么?凭你会生气?人家又凭什么让给你?美人我是见过的,美人身上都有金钱的味道,以前觉得男人好色喜新厌旧不齿,后来看见美人我觉得这么美的女人就应该什么事都不做,什么都想替她做,喜欢美好的东西有什么错,但要学会欣赏,学会爱而不得,能看一眼也是一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