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川投资评论

远川投资评论

他的全部讨论

「狙击手」朱雀:浸入双碳产业的更深处

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新能源加速进入了这几年来最喧嚣的一段时间。
去年8月暂时还没想到可以拆车写报告的卖方分析师,勇敢地拍出宁德时代2060年的终局营收;到三季度时,公募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股易主,宁王第一次战胜了茅台;如火如荼的行情烧到12月初,宁德市值在突破1.6万亿开始转向,一篇「...

风口浪尖上的「场外期权」

按理说,像场外期权这种复杂衍生品这辈子都很难有破圈到微博热搜的机会,谁知偏偏遇上了一个行业史诗级的流言。
舆论的发酵从一条微博开始,此后「转:广州某头部基金公司顶流基金经理失联」、「多位基金经理因参与场外期权被查」的聊天记录在各个微信群之间迅速流转,有心者甚至直接翻出8月6...

一个全球化的贝莱德,正在下注全球定价的中国制造

1949年,彼时结束多年战火的新中国,制造业中轻工业尚能维系运转,现代工业却近乎一穷二白,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但汽车、飞机都不能造,甚至连拖拉机都要依赖外援。
随着“156计划”的推进,国内众多工业体系从0到1;此后十余次的“五年计划”更是加速了国内制造业的创新发展,大中...

国泰基金:不慕高峰而来,不弃低谷而去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全面爆发,雷曼银行破产倒闭,标普500指数一度下跌了56.8%,被恐慌情绪支配的绝大多数投资者选择“卖出股票、逃离股灾”。
然而,就当大家纷纷对股市避之不及时,10月16日,巴菲特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文章《买入美国,正当时》。说到做到,巴菲特开始收购陷入危机的多...

董承非保守了吗?

一位渠道经理在某个500人私募交流群里抱怨:董承非怎么能这么保守?
董承非加入睿郡后的第一个产品募集高达45亿,被称为今年业内的“罕见爆款[1]”。但从5月17开始运作的睿郡承非系列,在建仓期恰好赶上了市场的大反弹,因此遭受了一种不太一样的“非议”:涨得太慢了。
在经历了年初的深...

最寂寞的半程冠军:黄海为何不被问津

今年公募基金的半程业绩冠军有些独特。
相较于崔宸龙、赵诣等人出道即巅峰式成名,万家基金的黄海更像是“熬”出来的冠军。从担任基金经理到成为同类前10%,蔡嵩松用了1个月,赵诣用了3个月,崔宸龙5个月,陆彬7个月,而黄海捱过了1年零4个月的漫长岁月。
常年重仓地产的他,半年前在同类...

被低估的牟一凌

在过去一年里,如果聊起“谁是最被低估的策略分析师”,不少基金经理会第一个提到牟一凌。
牟一凌去年12月初加入了民生证券,担任首席策略分析师一职,履新刚过半年。在此之前,他在开源证券担任了接近两年的策略首席。而在更早之前,他在国泰君安策略团队任职,汇报对象是当时的首席李少君博...

清算之日:谁点燃了WEB3世界的火药桶

2022年1月27日,在加密世界上演「雷曼危机」的整整100天前,互联网VC们还在扎堆搬去新加坡追随WEB3创投浪潮的路上,手机推送里就发来了一篇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的最新文章:
《加密货币如何成为新的次贷危机》。
在他看来,加密货币与15年前的次贷危机有着惊人的相似:2007年...

勤辰崔莹:用平衡的体系做大概率的投资

比起他的业绩,崔莹并不是一个非常「出圈」的基金经理。
从2015年6月18日成为基金经理,到2022年1月26日卸任,崔莹在公募时代的代表产品华安逆向策略在394只同类产品中,排名第7,年化回报16.92%。在这个笼统的数字背后,整个A股市场经历了一地鸡毛的2015年股灾,哀鸿遍野的2016年熔断,内外交...

中欧基金代云锋:“通盘无妙手”的长期主义

做一种「严谨」的成长股投资,在公募行业无疑是可贵的。
这需要对个股的审美,也需要对估值的敏锐,更需要基金经理有意识地在绝对的成长信仰和真实的净值曲线中做出恰如其分的取舍。
不同于单押赛道式的“冒大险、博收益”, 刚刚履新加入中欧基金的代云锋同样以成长股投资见长,但对所投...

去做ESG吧,去做不被定义的ESG

过去这十年,A股的价值追寻从「双创时代」走到「核心资产」,又从「自主可控」转向「能源革命」,中小创、大白马、半导体、新能车,你方唱罢我登场,只有没抓住的机会,永远不会没有机会。
相比之下,海外资管机构这些年的主流口径倒是一致得很,问就是坚持ESG不动摇。
从2012年到2020年底...

这年头,谁还买旧能源啊

在全球股市「油改电」的大潮中,许多人都被史无前例的绿色能源革命蒙蔽了双眼,言必称「新能源等于5000元深圳房价」的大师不在少数。
当然,特斯拉、宁王、比王的升天确实催生了诸如Baillie Gifford、裴振华和吕向阳这些动辄赚取千亿的顶级投资人,但在他们的对立面,被无数机构嫌弃甚至直接遣...

华安基金张亮:在基本面的拐点上「胜而后战」

上证指数在上半年跌了近20%后,开启了一波17.74%的反弹,反转幅度历史罕见,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抓住。
6月初,华安基金张亮发现自己长期跟踪的经济数据有些异常——货运物流指数重返100以上,北上深的交通拥堵指数不断好转。这也意味着,市场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曾连续三届斩获交运行业新财...

他们在越南,押注下一个陆家嘴

中国地产史上第一块「地王」诞生时,央视二套正在循环播放一期访谈《2002,房地产的冬天》。善于为人指点迷津的魏专家在镜头前断言:“中国地产将进入最黑暗的时代,如果来年楼市不崩盘,我就去跳楼。”
几个月后,国土资源部签发11号令,「土地招拍挂」模式开始实行。一个只身北上的「广东仔...

远川指数观察| 中证1000收复失地,小盘股为什么是反弹先锋?

经历了年初的倒春寒,市场终于在6月收获了盛夏的果实。
随着A股市场的持续反弹,沪指已突破了3400点。不过从各大指数近1年的涨跌幅情况来看,代表大盘股的宽基指数上证50与沪深300仍旧下跌14%以上;中证500指数近一年下跌约4%;而中证1000指数已然收回失地,上涨1%,华夏1000成长ETF近两个月也...

迷你基金的逆袭与陨落

2022年上半年,公募基金的数量比年初增加了639个,但整体规模却缩水了900亿。市场下跌、业绩回撤、新基难发,在这些已经被看到的现象背后,挣扎在生死线上的「迷你基金」们也比以往更多了。
公募基金最新市场数据,wind
迷你基金并不是小概率的存在,如果把2亿元作为判断迷你基金的基准线...

对话徐爽:看不懂科创板,十年后就会失业

私募基金在中国含义广泛,但向来都代表着资本市场里的一种神秘。他们用卫星监测牧场,在港口推演价格,用小麦和矿产进行套利。在隐秘的角落里,他们计算着投资的一切线索。
如果从「赤子之心」算起,中国私募基金行业已走过了18年。正如这个初代产品的名字一样,私募发展到今天,无论是覆雨翻...

谁在A股重仓了比亚迪

新能源行情卷土重来,这一次换了个新王——比亚迪。
最近,比亚迪的股价经过近两个月的调整后一路攀升,从3月209.43元的最低点,冲到了6月13日的359.86元,创下历史新高,成为第一个突破万亿市值的国产汽车品牌,放眼全球汽车行业,也就仅次于特斯拉和丰田。
名声在外的中信证券随即发了一...

老虎基金的二次灭亡

华尔街有一家体系庞大、族谱复杂,埋伏在世界各个角落的神秘对冲基金派系——幼虎 Tiger Cubs,他们擅长抱团式围猎科技股,极具危险的进攻性。
作为老虎基金(Tiger Management)掌门人朱利安·罗伯逊亲传弟子,幼虎们在美股过去的科技牛市里风生水起。其中风头最盛的大弟子,老虎环球基金(Tige...

论高抛低吸,还是套利策略专业

周末,一场CTA到底是不是危机阿尔法的大辩论,把各个量化管理人、各个量化资管号裹挟其中,算是蛰伏了很久的量化行业一个罕见的热点。
关注度从来不是空穴来风。今年这个行情让只买了股票多头的投资者们只想做鸵鸟,但稍有市场敏锐度的投顾老师们其实早在今年年初就开始给客户算过卦——股弱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