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川投资评论

远川投资评论

他的全部讨论

谁在A股重仓了比亚迪

新能源行情卷土重来,这一次换了个新王——比亚迪。 最近,比亚迪的股价经过近两个月的调整后一路攀升,从3月209.43元的最低点,冲到了6月13日的359.86元,创下历史新高,成为第一个突破万亿市值的国产汽车品牌,放眼全球汽车行业,也就仅次于特斯拉和丰田。 名声在外的中信证券随即发了一份研报...

老虎基金的二次灭亡

华尔街有一家体系庞大、族谱复杂,埋伏在世界各个角落的神秘对冲基金派系——幼虎 Tiger Cubs,他们擅长抱团式围猎科技股,极具危险的进攻性。 作为老虎基金(Tiger Management)掌门人朱利安·罗伯逊亲传弟子,幼虎们在美股过去的科技牛市里风生水起。其中风头最盛的大弟子,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

论高抛低吸,还是套利策略专业

周末,一场CTA到底是不是危机阿尔法的大辩论,把各个量化管理人、各个量化资管号裹挟其中,算是蛰伏了很久的量化行业一个罕见的热点。 关注度从来不是空穴来风。今年这个行情让只买了股票多头的投资者们只想做鸵鸟,但稍有市场敏锐度的投顾老师们其实早在今年年初就开始给客户算过卦——股弱债强...

远川指数观察 | 政策持续发力,房地产ETF基金迎来配置时机?

5月以来,国家对房地产“松绑”的决心进一步提升。 5月20日,央行发布公告:五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从4.60%下调至4.45%。5月25日,全国稳住经济大盘会议表示“房地产行业从去杠杆到稳杠杆”、“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6月2日,央行、外汇局举行新闻发布会提出“保持房地产融资平稳有...

杀不死的 Bill Ackman

作者 | 张婕妤 编辑 | 李墨天 在对冲基金行业,保持正确几乎是唯一的生存法则。因此尽管错误在所难免,但允许自己公开失败的基金经理并不多,Bill Ackman 是个例外。 在创办潘兴广场之前,Ackman在26岁那年创办了第一个基金。没少受DC漫画影响的他,起了个略中二的名字 Gotham Partners (哥谭合...

卢布、石油和美元,欧洲足球世界的资本游戏

作者 | 沈晖 编辑 | 李墨天 2002/03赛季英超最后一轮,切尔西迎战利物浦。海皮亚为利物浦首开纪录,但不到两分钟,德塞利就为切尔西扳平了比分。而在上半场中段,丹麦人格伦夏尔(Jesper Gronkjaer)打进了那个帮助切尔西取胜的关键进球[1]。 格伦夏尔的这记弧线球被形容为“10亿英镑的进球”,这...

量化的无限战争没有尽头

人类的很多创造是在胜负心的驱使下诞生的,比如从赌场里“走出来”的量化鼻祖。 1956年,在UCLA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擅长玩21点的爱德华·索普,偶然之间读到了同样诞生于赌场的凯利公式。凭借着一套拿手的概率计算能力,他发现无论怎样,场上的玩家相比庄家都有0.12%的微弱优势。 但就是依靠这0.12...

对话勤辰合伙人:运动队、新产业与开放系统

如果从「赤子之心」算起,中国私募基金行业已走过了18年。正如这个初代产品的名字一样,私募发展到今天,无论是覆雨翻云的顶级私募,还是因小而美的低调团队,每家机构都嵌入了创始人强烈的气质和性格。 而那些跃跃欲试的新生一代,也正在浪潮之下展现着自己蓬勃的生命力。对于他们来说,真正的难...

中泰资管:静水流深的力量

翻开公募行业近十年的发展史,影响行业竞争格局的一共有两件事,很多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第一件是2018年4月27日发布并于今年正式落地实施的资管新规。这被大多数人所熟知,其禁止资金池、打破刚兑、去嵌套、去通道等规定,倒逼着银行、券商、保险、信托等金融机构积极转型,影响之大从公募基...

合管的基金到底跟谁姓?

最近这阵子,流传已久的易方达“千亿顶流”林森离职一事终于尘埃落定。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易方达宣布林森离职的一周前,他管理的多只基金都发布了增聘基金经理公告,被不少投资者看作是林森离职的确切信号。 事实的确如此。当同一管理人的多只基金密集增聘第二基金经理时,往往伴随着原基金经理的...

汇添富宋鹏:做固收,勿以胜小而不为

在公募基金做固收投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它没有股票投资里那些千回百转的故事,也没有刺激的净值曲线,甚至因为债券市场本身与个人投资者之间的距离感,成为一个几乎不“抛头露面”的业务线。而从投资经理的角度来说,挑战却并没有减少,面对债券市场里强大的交易对手,公募债券经理们的投资...

陆彬不做白雪公主

出名要趁早,这句话在365行都通用。 但在公募基金这个行当,出名要早却并不容易。如果以30岁出头便成名为新生代明星基金经理来筛选,恐怕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譬如“芯片狂徒”蔡嵩松,“双料冠军”崔宸龙,还有2020年股票基金冠军陆彬。 三者中,陆彬似乎看上去名气稍小,管理规模却是最大的:...

基金经理的掉队与逆袭

你们知道的,时间有的时候是好公司的朋友,但未必能和基金经理的规模做朋友。 随着时间的拉长,公募大腕的门槛可以说是一降再降,从 900 亿大腕到 600 亿顶流,刘格菘还是那个刘格菘,哪怕他坚定信念不过是从「非常乐观」到「不悲观」的轻微调整,但前缀还是开始止不住的失血。 缩水的,不只是刘...

博时基金魏桢:给人以星火者,必心怀火炬

定价,是近乎贯穿所有市场的交易逻辑。 但有别于权益市场中由边际买家与边际卖家决定价格,同业存单市场作为一个长期的买方市场,标的价格多数由客观因素和数学模型决定,比如利率、久期和供需结构。而货币类基金作为同业存单市场的一大参与者,本身就承载着“定价”属性的一体两面——既是参与在...

大成基金刘旭:低调谦逊的价值投资者

2016年,上证指数下跌12.31%,“市场底”由2850点下移至2638点。在悲观者看来,这是糟糕的一年;但在乐观者眼中,当时A股已遍地黄金。这一年,价值投资者刘旭开始在投资上崭露头角。 经历年初暴跌式挤泡沫,长期跟踪家电和制造业的刘旭,敏锐地觉察到了很多公司跌出了价值,具备较高的安全边际,...

你长得好像当年的白酒

在A股的语境下,如果将某一行业比作“曾经的白酒”,除了是对行业本身的逻辑判断外,更是一种溢美之词。 毕竟,如果有一天你幸运地穿越回十几年前,又不记得某一期彩票号码,也暂时找不到买比特币的门路,那么建仓贵州茅台大概率是“穿越福利”中排名前列的选项。相比过去其他的A股主升浪,它曾经...

八年沉浮:个人系的公募搏斗

2014 年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说,是个有些振奋的一年。上证走出七年大熊市的阴影,在 12 月 8 日重新回到 3000 点;虽然从这一年开始,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成为了「新常态」,但牛市仍然在人民群众的欢呼声中到来,中国超越日本,成为全球市值第二大的资本市场。热烈的股市与创业的浪潮交织在一起,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