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荆璞

郭荆璞

投资的世界里,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个人言行与所在机构无关。

他的全部讨论

错了,气头化工指天然气作为原料的化工行业,也就是C1,后来乙烷裂解丙烷裂解建起来,可以看做是C2、C3,LPG一般是C4C5,广义称之为气头的话,C5应该是气头和油头的分界线才对,至于煤头,得C20到C20000呢吧,这里面的C多少那个数,指的是原料一个单元分子有多少个碳原子。煤头化工的困难就是如何...

这个,作者/翻译/编辑是不是错误的理解了“负反馈”的意思。。。正反馈是输出加强输入,系统震荡放大,负反馈是输出与输入相反,系统震荡有阻尼逐渐减小趋于平衡,而不是往上叫正反馈,往下叫负反馈。。。

去年大家还在讨论原油的底部在哪里,很少有人会去想象地板之下还有十八层地狱,周期品价格在短期内的疯狂是很容易杀人的。11个月之后需求还没有恢复,油价铜价都上天了,短期的风险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呢?周期品的投资就是这样,长期大故事大方向再正确,短期风险也不可不防

前面几个月关于$中远海控(SH601919)$ 分享了一些看法,不过前些日子有人去我们公司投诉,所以昨天开始,我不打算再回复相关的问题了。对于海运行业后续的研究和观点,请参考我们发的研究报告吧。

回复@价投欢欢: 方丈被鄙视了//@价投欢欢:回复@不明真相的群众:为什么男人的比喻都要这么奇怪,不说两性关系你们就听不懂是吗

你为什么要挡住方丈赚6块钱?//@用户1936575981:回复@不明真相的群众:请不要再探听方总的底裤颜色了,之前已经深入骨髓的分析过了,根本原因就是他不愿意透露,原因不在于问,在于问的是底裤问题。假如你花六块钱问他有没有去过非洲,他无论何时都会很愉快回答你的

当年的棉花、橡胶,都有过血的教训。希望大家一定一定记得,使用高杠杆的话不止要大方向对,而且你每一个时点都要看对,这太难了

多说一句,不要轻易上杠杆赌周期品。周期品即使是上涨过程中,闪崩也很常见,我见过很多例子,看对了长期大方向,拿住就是5倍10倍的利润,但是因为杠杆过高,期间一次闪崩就归零了。 以后多跟大家聊聊行业和经济好了

对上市公司的看法我们会写在研究报告里面,不好意思不在这里单独回答了,不然有人会去公司投诉我吧[捂脸]

关于广场协议

推荐大家读一本书,《时运变迁》,保罗沃尔克和行天丰雄的对话录,这两位不仅是各自国家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决策者之一,更是广场协议谈判的对手方,他们的对话很有意思。 值得大家深思的地方是,行天丰雄不止一次表示,日本人民和日本政府是欢迎和感激广场协议的,至于为什么,请看书和思考,可以...

所以日本人其实是感谢广场协议的,和很多简单的分析正相反//@不明真相的群众:回复@大苹果的飞飞:我不这样认为。根本上讲,还是日本企业的效率提升到了一个天花板,而资产价格却到了天上,均值回归是合理的。 我之前算过,如果日本经济维持1990年之前的增速,或者说日本泡沫不破灭的话,现在日本人...

意思是买PX卖PET切片?这种产业链分析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看在产业链的地位,也就是你买进卖出环节上下游的话语权和集中度,PX的集中度越来越高,我觉得产业链如果单纯取PX到切片这一段,以后不太会赚什么钱的。。。

我要是那时候给报告起个名字叫《中国的漂亮50》可能我就火了,哈哈哈哈,成了抱团股的鼻祖了说不定//@郭荆璞:回复@Mentalsmile药铁粉:我们2011还是2012年发过一个报告,就是讨论这个策略,用ROIC>15%(也可能是EBIT/总资产,记不清了)且过去3年稳定,每年调整一次持仓,01-11年应该涨了10倍,...

回复@Mentalsmile药铁粉: 我们2011还是2012年发过一个报告,就是讨论这个策略,用ROIC>15%(也可能是EBIT/总资产,记不清了)且过去3年稳定,每年调整一次持仓,01-11年应该涨了10倍,到现在的话可能还多,选了好多白酒什么的。。。前一阵有球员提醒我这个模型来着,不过呢,这个策略最大的问题...

回复@微进化ing: 嗯,我们以前有个模型是跟踪ROIC高的公司,而且要求ROIC过去3年要比较稳定,看倒视镜开车,如果一路走来一直比较平顺,前面是悬崖的概率可能要小那么一点点。。。//@微进化ing:回复@郭荆璞:这个好!但所有财务指标都是后验的,用于货比货和归因较好,搞股票,要有前瞻眼才能挣钱呀...

回复@超级大芒果-Kai: 从营业收入往下减得到的就是持续性的主营业务的损益呀,非经常项目在后面,没算进EBIT,不过某些公司的非经常项目可能总是有的,那就看具体情况了,比如$中青旅(SH600138)$ 的乌镇补贴,感觉就像个经常性项目似的[笑哭]//@超级大芒果-Kai:回复@郭荆璞:非经常性损益也得减掉吧...

回复@超级大芒果-Kai: 偷懒的话,非金融地产企业用EBIT(营业收入-成本-税金及附加-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乘以(1-税率,一般是25%)除以IC(净资产+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应付债券-货币资金-交易性金融资产),为了保守起见可以不算交易性金融资产//@超级大芒果-Kai:回复@郭荆璞:ROIC变动指标...

北京市一年用200亿方吧,冬天最高峰一天1.3亿方,1000亿方天然气对中国来说没多大量//@用户1936575981:回复@7X24快讯:一千亿立方米,什么概念

回复@牢哥: 之前应该是伪满时期,日本人起名叫“大同大街”,取“天下大同”之意吧,狼子野心啊//@牢哥:回复@郭荆璞:大外公说更早以前斯大林大街叫中山大街和中正大街。

嗯,长春的90/00后大概不太知道斯大林大街了,改叫人民大街了。我的高中老师说,别管斯大林干了啥,中国每个城市几乎都有一条人民大街,但是叫斯大林大街的大概只有一条。现在想想放A股这就叫稀缺性啊,至少值额外的30倍PE//@老布:回复@老布:不要说上海,就是郑州这样的二线城市,有时候在人声鼎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