熄灯,GE的失败能给我们投资什么启发?

发布于: 雪球转发:2回复:9喜欢:9

最近读了本叫《熄灯》的书,讲述了通用电气从2000以来,尤其是在杰夫.伊梅尔特执掌时期的衰落过程。当下传统意义上的GE已经不在了,2021年11月,GE宣布将公司拆分为三家独立的上市企业,分别专注医疗、能源和航空业务。一家百年企业最后的20年的能给我们投资者什么启发?

看一眼GE 2000年后的股价,确实有点惨不忍睹。

20几年过去了,那些2000年抱着"养老"目的投资GE的人,又能想到公司股价的现状嘛?作为投资人的我们,又怎么规避这种的戴维斯双杀的风险?笔者试图从本书作者的长篇叙事中总结下GE能给我们留下的教训。

1. 留意华尔街导向的文化反噬

2001年夏,伊梅尔特甚至在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宣称,通用电气不会让华尔街失望。“(利润)不会减少。”

也许迎合华尔街文化,即向华尔街提供稳定的可预测的盈利增长并不是伊梅尔特的错,平滑利润的做法从韦尔奇时代就开始了,就此芒格曾在2022年评论韦尔奇"GE is one of the worst cases of all, because I knew Jack Welch. He was likable and he was intelligent, but he went a little crazy trying to do well in the system. He was very competitive. He wanted to win at golf, he wanted to win at business, all over. He just let it… he got them into that wretched excess. In the end, he was lying about what had been accomplished." 大概意思就是说韦尔奇时代的盈利有很大的做账水分。伊梅尔特接手GE时公司的金融服务贡献了40%的利润,并在韦尔奇时代开始一直作为公司调节利润的重要抓手。

这样的文化到了伊梅尔特也就不足为怪了,只是他的运气不可和韦尔奇所处的大牛市同日而语,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让公司的金融服务业务面临危机时刻,自此,伊梅尔特思考回归到工业公司的定位转型,在加速剥离金融业务的同时,为了扭转华尔街对公司金融营收的厌恶,伊梅尔特大举并购工业公司,并梦想成交超级规模的交易作为自己职业生涯的亮点,可惜现实很残酷,在错误激励机制的引导下,公司只为了完成交易而交易,从而给出了过高的估值,最终陷入了泥潭,典型的案例有阿尔斯通、拉夫金公司等,参考一些媒体的数字统计。 "据统计,任职期间伊梅尔特进行了380起收购,花费1750亿美元,与此同时出售了370项资产,价值4000亿美元。在其16年任期内,平均每年46起收购,价值350亿美元。近乎疯狂的多元扩张、兼并收购,最终还是让GE身陷泥潭。伊梅尔特最近发起的一次超级并购发生在2014年,即以123.5亿欧元并购拥有90年历史的法国电力设备制造巨头阿尔斯通。但这项收购让通用电气背负了220亿美元的会计减值。为此,2018年10月,该公司不得不将股息从每股12美分削减至1美分,以节省39亿美元。"

金融业务的剥离减少了调节利润的空间,资本分配又接连失利,除了并购亏钱,公司还为了维持公司"优良的华尔街传统",坚持股息的发放,在高位推行了大规模的股票回购计划,进一步加速了现金的消耗,最终成功的,陷入泥潭。

产品和用户导向,这个绝大多数成功企业早期的初心,尤其在赚完金融或资本运作的快钱、容易钱之后,一部分公司已经很难坚持那种初心了。前有GE的案例,我想昨日的阿里也一定程度反应了金融快钱对其文化和初心的负面影响。

2、 治理结构在新CEO更换时特别值得关注

在韦尔奇的时代,将GE的盈利和市值都带向了高峰,但是作为公众持股的,无实控人的上市公司,韦尔奇一如既往的强势性格和持续的成功使得董事会的话语权非常弱。所以才有了作者对GE董事会的描述,"一名新人对董事会缺乏辩论的气氛感到不可思议,他向资深的同事请教道:“通用电气董事会成员的职责到底是什么?” “鼓掌。”"。

这种治理结构的优点在于当CEO本身特别能干且幸运时能将公司的状况快速提升,但遇到不太合适的CEO时,董事会的弱势和一昧认同又可能让错误的人呆在错误的位置上太久,从而给公司带来沉痛的创伤。杰夫.伊梅尔特2001年上任,2017年才退出,执掌GE 16年,与前任对比,这是让投资者煎熬的16年。

记得段永平对企业文化、董事会、管理层的有一段论述," 从5-10年的角度看,CEO至关重要。从10-50年的角度看,董事会很重要,因为董事会能找出好的CEO。从更长时间的角度看,企业文化更重要,因为一个好的企业文化可以维持有一个好的董事会。"

段总也在2009年基于对GE企业文化的判断买了一些GE最后又果断离场,不过从2023年11月关于GE的讨论再看,段总承认当时买GE赚钱是个运气,GE的商业模式还是很一般。从段总的投资经历上可以看出,企业文化的判断似乎也没有那么的简单,当年他也受到了杰克韦尔奇书籍的影响高估了GE的企业文化的现状。

我们普通人判断企业文化的这个东东似乎需要更多的经验和难度,不过从治理结构上来说,这一点确实能提供一些参考,即治理制度的容错性。现在来看独立董事担任董事会主席(chairman),和CEO为两个人,是较为理想的企业治理结构,典型的公司如苹果。不过类似微软英伟达这些科技公司chairman和ceo就是一个人担当了,讲道理治理上的容错性要低一点点。当然这一点在CEO不更换时或许没那么重要,但CEO更换时还是需要特别关注的,有些CEO可能驾驭不好大权又没法被约束,那样会引入风险。

$阿里巴巴-SW(09988)$ $腾讯控股(00700)$ $格力电器(SZ000651)$ @今日话题

全部讨论

重剑堂02-08 16:47

年前还在阅读哈哈

爱吃南瓜李子的香瓜02-08 16:43

很不错的书,今天正在看。

重剑堂01-06 14:09

还没上市完吧,上了一个通用医疗

虎哥-虎哥01-06 13:55

那三家公司加起来的市值多少呢?

郡投00701-06 10:16

确实变量很多

见过大道不走小道01-06 08:56

本来是这样的生态,可是具体到现实中又复杂的多。

郡投00701-05 21:56

企业文化背后是,三观与信仰的影响

郡投00701-05 20:23

从5-10年的角度看,CEO至关重要。从10-50年的角度看,董事会很重要,因为董事会能找出好的CEO。从更长时间的角度看,企业文化更重要,因为一个好的企业文化可以维持有一个好的董事会

afish122301-05 18: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