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安基金万建军:重仓好行业、只买好阶段、优选好公司、动态看好价格

导读:在经历了2019和2020年连续两年的结构性牛市后,2021年市场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分化。许多在前几年获得不错收益的基金经理,在2021年的业绩不尽如人意。A股市场也有一个特点,连续三年都能排名全市场10%是难上加难。

我们发现,华安基金投资研究部联席总监万建军管理的华安研究精选在2021年上半年取得了20.84%的收益率,排名全市场前10%分位(数据截止:2021年6月30日)。事实上,这已经是万建军连续三年排名市场前10%分位,管理以来总收益率212.33%,超额收益高达177.86%,排名同类607只基金中的第8,对应前1.5%分位(数据截止:2021年6月30日)。近期,万建军即将发行新产品华安研究智选(A类:011692;C类:011693),我们也和他进行了一场深度交流,挖掘超额收益背后的投资框架。

图表:华安研究精选历年收益和排名

数据来源:万得,基煜研究;数据截止日:20210630;基准指数:中证800指数

在两个多小时的访谈中,我们发现万建军有几个鲜明的特点:1)极度看重跟踪,通过跟踪长期持有了一些大牛股,也通过跟踪在基本面恶化时及时卖出,万建军几乎不买无法跟踪的公司;2)对能力圈有深刻认知,不断强调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不要想着比别人更聪明、更勤奋。行业选择主要在大家公认的消费、科技、医药三大好赛道,个股选择也基本上龙头白马;3)特别的客观,买入和卖出不带偏见,甚至不带感情,特别强调不要对抗基本面;4)投资框架“好行业、好阶段、好公司、好价格”,比大部分基金经理的“三好”多了一个好阶段,不买行业阶段向下的公司。

我们从归因分析中也能发现,万建军的超额收益绝大多数来自个股选择,其次来自行业配置,仓位管理并没有贡献超额收益,也体现了他的投资特点。

图表:华安研究精选超额收益分解图

数据来源:万得;数据截止日:20210630。

在整个访谈中,万建军都特别谦逊,他经常分享失败的案例,而不是成功的案例。比如说,他曾经因为看待静态估值不客观,错过了某眼科连锁的大牛股;他曾经因为对从纺织服装转型的医美公司不够开放,没有进行跟踪,错过了一年十倍的机会。而我们发现,万建军通过跟踪,确实带来了很高的投资胜率。他经常能够在好公司基本面恶化的时候及时卖出,许多在今年出问题的“核心资产”都不在其组合中。他也能通过早期对电动车行业的跟踪,了解基本面出现重大变化,从而进行重仓。万建军把自己作为一个具有平庸资质的普通人对待,投资不玩“花活”,通过把握能力圈范围内的机会,力争为持有人带来较好的回报率。

以下,我们先分享一些来自万建军的投资“金句”:

1. 在投资中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为持有人负责,基金经理本质上是为持有人打工

2. 我的投框架是:好行业、好阶段、好公司、好价格

3. 估值和基本面必须结合起来看,脱离基本面讲估值就是耍流氓。否则,无法理解为什么50倍估值的品种能涨到100倍,也无法理解为什么5倍估值的品种能跌到3倍

4. 对于好阶段,一定要敬畏市场,不要和基本面对着干

5. 对于好价格,一定要用开放的心态,不能一上来就否定估值100倍的品种

6. 在一个行业Beta向上的时候,选股的胜率会高很多

7. 我比较认同一句话:90%的牛股是跟踪出来的

8. 投资中,选错公司是大概率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关键要控制选错公司带来的损失

9. 许多人会问我怎么看资金面,我会告诉他们,资金只决定短期的斜率,本质要尊重基本面的变化

10. 我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做普通的事情,不要想着靠聪明和勤奋碾压别的基金经理,这是几乎不可能的

投资中的四个好

朱昂:能否谈谈你是如何看待投资的?

 万建军 作为一名基金经理,投资的意义是长期为持有人带来满意的回报。我对投资理念持有比较开放的心态,并不认为某一种理念就一定更好。只要能给客户带来长期合适的回报,就是一个比较好的投资理念。

在投资中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为持有人负责,基金经理本质上是为持有人打工。

朱昂:能否再谈谈你的投资框架?

 万建军 我的投框架是:好行业、好阶段、好公司、好价格。

好行业。大家都说公募基金抱团在消费、医药、科技三个行业中。我们如果做一个历史回顾,会发现2003年公募基金抱团的是钢铁,2009年公募基金抱团的是银行和汽车,2013到2015年公募基金抱团的是TMT。消费、医药、科技是过去几年才成为大家抱团的品种。基金经理并不是真的互相“抄作业”,而是在寻找符合时代背景的行业。

我们看过去20年的资本市场偏好,2000到2010年市场喜欢偏周期的行业,当时经济增长模式依靠投资驱动,周期股是符合时代背景的行业。2010年之后开始变成科技,大众创新是经济增长的主线,再到今天的医药、消费、科技“三驾马车”,都是符合未来经济转型方向,分别对应老龄化、消费升级、科技崛起。从符合时代背景的行业中寻找牛股,能提高投资的胜率。

好阶段。这一条是我比大部分基金经理多增加的一个环节。我从业经历很长,发现再好的行业也有低迷的阶段。今天,大家都说买白酒躺赢,但2013年白酒的表现是全市场倒数,当年表现最好的是传媒。从整个2013到2015年,白酒三年的累积涨幅可能是最差的,表现最好的行业是TMT。

当初白酒为什么表现差?背后还是基本面的问题。从三公消费的打压,到塑化剂事件,整个白酒行业在那几年出现了收入负增长,许多白酒的批发价都出现下调。我记忆中,有不少当年重仓白酒的基金经理最终离开市场了,没有活到黎明前。如果没有离开市场,当年那一批基金经理可能又是过去5年业绩最好的基金经理之一。这就是好阶段的重要性,要投资基本面向上的方向,并不是一种事件驱动或主题驱动的投资。

好公司。对于好公司的理解,我和大家的看法一致,长期好公司一定有超额收益,我基本上只买各个行业的细分龙头公司。

好价格。第一个层次是,估值和基本面必须结合起来看,脱离基本面讲估值就是耍流氓。否则,无法理解为什么50倍估值的品种能涨到100倍,也无法理解为什么5倍估值的品种能跌到3倍。如果投资只要看估值就行,那么投资收益就不会有任何分化,大家都会得到相同的平均化收益。

第二层次是,估值对应的长期复合回报率要合适。在今年春节前,许多核心资产确实估值很高,未来3年的复合收益率不到5%。春节之后,市场担忧美债收益率提升,一批核心资产公司出现了回撤。这时候,许多公司的基本面并没有恶化,那么股价下跌就对应更便宜的估值,也就是更高的预期收益率。甚至一些核心资产的基本面在变化,经营目标能提前完成。估值下降,基本面向上,对应更高的复合收益率。所以,确实有一批核心资产股价创新高。

总结好价格的两个层次:1)估值要和基本面结合;2)估值也要对应合理的预期收益率。我特别喜欢芒格的那句话:用合理的价格买入伟大的公司,不要用便宜的价格买入平庸的公司。

好行业最重要,好价格动态看

朱昂:好行业、好阶段、好公司、好价格要全部实现也很难,你如何做权衡呢?

 万建军 好行业占我投资体系的权重很大。我会用常识去看一个行业到底好不好。许多好行业普通人都能看得明白,比如说消费是好行业,医药大家也能看得很清楚,新能源车未来3-5年发展方向也看得很清楚。

对于好阶段部分,一定要敬畏市场,不要和基本面对着干。如果行业基本面出现问题,就要客观承认。基金经理稍微勤奋一些,基本上能跟踪到行业变差的蛛丝马迹。你不需要成为那个最聪明,马上能反应的人。我一直把自己看做一个普通人,即便晚了3到6个月看到行业大趋势向下,这时候做卖出动作也不迟。跟踪其实也不是特别难,只是要耗费一些精力。

最难解决的是好价格,大家经常会说,好公司估值很贵,不会有好价格,其实并不完全如此。投资最重要的是买未来动态的便宜,而不是看着现在静态的高估。我以新能源车为例,年初的时候我们研究员做了很多调研,发现新能源车2022年产能投放规划要比我们此前预期高好几倍。那么静态看,一些新能源车产业链公司估值确实很高,然而按照明年的产能投放规划,其实并不贵,甚至还有一定的吸引力。对于好价格,一定要用开放的心态,不能一上来就否定估值100倍的品种。

我有一个惨痛的经验教训,曾经有一个眼科连锁的公司,非常符合我的选股框架:好行业、好阶段、好公司,唯一的担忧是价格。当时公司估值有50倍,我觉得太贵了没有买。之后估值从50倍涨到了100倍以上,再叠加盈利的增长,是一只大牛股。我一直把这个经验教训放在眼前,不要一上来就排斥估值很贵的公司,要去研究高估值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如果高估值没有基本面支撑,就要放弃。如果有很好的核心竞争力,我就会去跟踪,等待跌下来的买入机会。

朱昂:你管理的华安研究精选混合,2019、2020以及2021至今都排名市场前10%,但今年市场风格有些变化,这个业绩是如何做到的?

 万建军 业绩好,肯定有运气成分。我这几年投资风格很一致,没有出现大变化。事实上,2019到2021年市场风格也挺一致,绝大多数机会集中在科技、消费、医药三个大方向。

我第一次做投资就遇到了2015年的股灾,然后又是2018年的大熊市,职业生涯经历了两次完整的熊市,也在2018年底才把今天的投资体系得以完善。我之前也在平安养老保险管理研究团队,关注过很多行业。我发现去管一个行业分析师,和自己真正理解一个行业有巨大差异。

在投资中,我只买自己真正理解的行业,而且一旦看好都会下重仓买。个股也是类似,如果我看好一个公司,就可能重仓买。由于我下手很重,对深度研究的要求特别高,不做能力圈之外的投资。即便有些机会可能会赚钱,如果我不知道如何把握基本面,也会放弃。

90%的牛股是跟踪出来的

朱昂:不过去年很多业绩好的基金经理,今年业绩就比较一般,你还能保持很好,这是为什么?

 万建军 我投资还有两个特点:1)很看重跟踪;2)不会拘泥于一个行业。我是看传媒出身的,当年白酒的基本面是最差的,所以对持仓的白酒股不会有个人偏见,没有什么股票是非卖品。通过草根调研,能感知基本面的变化,适度调整组合。我之前通过草根调研,发现白酒的一批价比预期的要弱,而新能源汽车,会比预期的好很多。我就降低了消费品配置,增加了科技股配置。

朱昂:个股研究上,你很看重公司的壁垒,能否谈谈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壁垒?

 万建军 我看好的壁垒都有一个很简单的指标:市占率。市占率第一或者第二,都是市场已经给我们挑选出来了。举个例子,我可以看各种白酒的财务指标,筛选出来最好的公司就是某高端白酒龙头,这个从市占率角度就能看到。行业龙头一定有某种壁垒。财务指标和数据,则对我跟踪特别有帮助。通过财务指标的变化,让我理解公司的竞争力变化,比如说ROE的变化、毛利率的变化、周转率的变化等等。这些财务指标不是我用来选公司的,而是用来跟踪基本面变化的。我先天喜欢好行业和好公司,这些都是比较清晰的,研究员也已经帮我们梳理很清楚了。

朱昂:能否分享一个有代表性的投资案例?

 万建军 我谈一个比较代表我个人框架的投资案例吧。

在2018年底的时候,我们内部判断非洲猪瘟对养殖行业影响超过此前预期,大概率会推动猪价未来一年上涨。当时我们一些基金经理已经做了先知先觉的布局。我这个人比较后知后觉,就找到了许多行业专家和上市公司进行交流。当我确定了这个投资机会后,在2019年重仓了养殖行业。到了2019年三季度我判断看未来一年,猪价大概率是向下的,就把大部分持仓都做了减持。

这一笔投资中,我做对了一半,也错了一半。做错的部分是,猪肉价格最终的高点比我预期的更高,第二年下跌的幅度比我想得要慢。这里面的龙头公司,在我卖出后依然有很好的表现。

这里面,体现了我一个比较鲜明的特点:我喜欢买行业Beta向上阶段的机会,不太喜欢买行业Beta向下,但个股可以靠自身的Alpha向上。投资中的胜率很重要,在一个行业Beta向上的时候,选股的胜率可能会高很多。甚至有时候没有选到最好的那个公司,收益表现也不会太差。然而,在行业Beta向下的时候,只有选到最优秀的公司,才可能会有绝对收益。

朱昂:但你不是看农业和消费出身的,为什么真的敢重仓养殖?

 万建军 我当时花了整整一个季度在做研究,对养殖股的置信度很高。这时候行业的基本面已经走出来了。有些基金经理喜欢在底部进行重仓,这不是我的风格。在行业底部的时候,有利好和利空交织在一起,其实很难判断。我觉得做投资不是比速度,而是比理解。如果这是一个几年的投资机会,晚一些买也没有关系。当我对一个行业理解越深后,就会配置越重。

我比较认同一句话:90%的牛股是跟踪出来的。我特别看重对基本面的跟踪,只有跟踪比较深,才能拿得重。在个股选择上,我不喜欢很难跟踪的行业和公司。有些公司上下游没办法验证,行业数据只能听公司管理层跟你说,这种公司我就不太会买。

深度跟踪能带来较好的卖点

朱昂:能否再系统性谈谈你是如何调仓的?

 万建军 我卖出股票有三个原因:1)基本面出现问题了;2)基本面没有问题,但我发现了一些疑虑;3)我找到了比这个公司更好的投资机会。

去年疫情之前,我特别看好科技,配了很多半导体的股票。疫情刚发生的时候,我认为很快就会结束,并没有对组合做调整。我买的很多科技股,都属于外向型的商业模式,那时候也不知道海外的疫情会爆发。到了去年3-4月份,看到海外疫情非常严重,已经控不住了。这时候,我非常担心全球的需求会出现问题,反过来看国内的必选消费是当时更确定的投资机会。于是我就做了组合调整,降低了科技股配置,增加了可选消费的配置。

朱昂:关于跟踪基本面,有什么案例分享吗?

 万建军 我选的行业都是大路货,公司也没有“独门股”。我这个人相信常识,赚的是笨钱。我并不认为自己比其他人更聪明,能找到超越别人的行业和个股机会。我买的公司也都是人人都知道的。

我觉得机构投资者相比于个人投资者有一个很重要的优势,就是能够进行频繁的跟踪和交流。个人投资者是很难经常和管理层或者行业专家进行沟通的。

我在今年春节前一天,听了7场白酒经销商的录音,每一场1个小时。我听完之后,对春节期间的白酒动销特别有信心。等春节回来之后,白酒股出现了暴跌。我又听了十几场路演,基本面还是没问题,但白酒股的跌幅远超我预期。

从逻辑上讲,可能对白酒股的基本面跟踪,反而给我带来了负贡献。但是跟踪是我投资框架中必不可少的一环。我觉得自己在认知能力上和大家没有太大差异,也都找到好行业和好公司。通过长期跟踪,能给我带来持股的信心。

朱昂:关于牛股是跟踪出来的,这句话能否展开讲讲?

 万建军 投资不能有偏见,持续跟踪才能真正看到一个公司的变化,在这方面我有许多经验教训。举个例子,医美这个行业,非常符合我的好行业和好阶段框架,曾经有一个纺织服装公司转型做了医美。一开始,我对这个公司是排斥的,因为纺织服装并不是一个好行业,公司转型做医美是不是可靠。后来,我找了看纺织服装的研究员沟通,才发现这家公司早在2015年就开始做医美,真的踏踏实实把这一块业务做起来了,也实现了异地扩张。这个公司的股价过去1年涨了10倍,我就是因为没有做跟踪,而错过了。

投资中,选错公司是大概率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关键要控制选错公司带来的损失。如果每年能判断是创业板好还是主板好,这个人三年下来就是市场第一了,事实上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通过跟踪,也能帮助我们避免选错公司带来过大的亏损。

下手轻重,和确定性有关,和历史涨幅无关

朱昂:组合管理上你是怎么做的?

 万建军 我的特点是下手比较重。看好一个行业,一般就买20%到30%仓位,看好一个公司,基本上也是重仓。我对组合的仓位,不会做择时。历史数据统计发现,95%的基金经理是没有择时能力的,判断市场涨跌和判断宏观经济一样困难。

朱昂:为什么下手会比较重?

 万建军 买公司核心要对基本面有深度理解,本质上你看得足够深,自然会下手重一些。我觉得投资落实到最后,就是买好行业和好公司,大家也知道,好资产一定是稀缺的。我看许多海外的投资大师,买公司也都是重仓。

另一方面,如果一个公司只买1%仓位,即便涨了100%,对净值的贡献也只有1%。如果一个公司买了10%仓位,即便只有20%到30%的涨幅,也能贡献2%到3%的净值收益。我看重投资的胜率,有高胜率的机会就一定要重仓。

朱昂:不少你下重手的行业和个股,买之前已经涨了一波了,你没有心理障碍吗?

 万建军 我下手的轻重,和确定性的理解有关,和股价历史的涨幅无关。

朱昂:你不喜欢对抗市场对吧?

 万建军 应该说,我不喜欢对抗基本面,一直用比较谦虚的心态去看市场。A股其实是一个非常基本面的市场,长期表现几乎全部由基本面决定。许多人会问我怎么看资金面,我会告诉他们,资金只决定短期的斜率,本质要尊重基本面的变化。做投资,千万不能在基本面向下的时候,视而不见。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多配置几个行业。如果只配置一个行业,大概率会变得固执,只听好消息,不愿意接受坏消息。我特别喜欢别人讲我重仓股的负面问题,知道一个公司更全面的维度,反而会坚定我的持股信心,对控制风险也特别有帮助。

华安基金平台,带来能力圈的扩大

朱昂:从保险资管到华安的公募基金管理,这个变化你的体系有什么改变吗?

 万建军 保险公司的长期投资理念,对我建立投资框架有很大帮助。在保险公司,由于资金的久期很长,一讲投资就是3到5年的战略资产配置,甚至有时候时间会更长。短期阶段性涨20%和跌20%,在保险公司的投资体系中,不会关注那么多。所以,我在构建投资框架的时候,也尽量看得长一些,对行业都是从3到5年角度出发。

朱昂:在你的投资生涯中,还有什么飞跃点或者突变点吗?

 万建军 飞跃点主要发生在熊市中,熊市能特别锻炼一个人,让你所有的缺点和问题,都体现得非常明显。我原来做投资有一个错误的执念,只要看好就一直拿着不动。2018年我重仓了医药行业,有一天中午市场出了带量采购的政策。我中午还在和券商做交流,回到办公室后,下午几乎所有医药股都跌停了,那一天我净值回撤很大,对我印象特别深。

我那时候比较后知后觉,对这个政策没有很强的感觉,基本上把那一轮医药股的下跌,完整都吃到了。后来,我只要看到产业格局出现变化,就一定会有卖出动作。回头看,当时如果把那些仿制药卖掉,基本上都是对的。带量采购带来了仿制药黄金时代的结束,创新药时代的开启。

我身边有很多好朋友,都是在熊市中建立了投资框架。牛市其实差异不会很大,熊市中如果表现不好,差异会特别大。

朱昂:如何不断保持自己的超额收益能力?

 万建军 超额收益的本质来自能力圈不断拓展。巴菲特年龄那么大了,还在学习科技股的投资。华安基金是一个特别好的平台,基金经理的投资风格很多元,每个人都有擅长的领域,我平时和内部基金经理交流,都会学到很多。有时候一个基金经理和你聊1个小时,比你自己研究10天还有效果。

朱昂:你很看重跟踪,那么如果分配精力?

 万建军 内部研究员对我的帮助特别大,他们也知道我对跟踪的要求很高,许多变化也都是来自研究员的提醒。我平时特别喜欢问研究员,这个行业最近有什么新变化,他们就会把行业的变化告诉我,从中能给我许多启发。

我自己也会做跟踪,但把精力聚焦在能力圈范围内的好行业。以医药为例,我主要跟踪最好的子行业。

朱昂:如果不做基金经理,你会做什么?

 万建军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原来是在华为的海外工作,当时不太喜欢那种工作状态,就裸辞回国找工作。找公司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能进这个行业。我这个人非常喜欢接触新东西,不断有东西可以学习,是自己非常喜欢的状态,所以还是蛮适合做基金经理的。

我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做普通的事情,不要想着靠聪明和勤奋碾压别的基金经理,这是几乎不可能的。承认自己是普通人,就按照普通人的方式做事,大概率能获得一个平均的水平。如果减少犯错,运气再好一些,可能收益率就会比其他人更好一些。

- end -

按姓名首字母排序

安     昀 | 鲍无可 | 贲兴振 | 薄官辉 | 曹   晋 | 曹文俊

常亚桥 | 常   蓁  | 崔建波 | 陈璇淼 | 陈   平 | 陈   媛

陈立秋 | 陈   军 | 陈觉平 | 陈文扬 | 陈   宇 | 程   彧

程    洲 | 程   琨 | 崔    莹 | 蔡嵩松 | 蔡    滨 | 蔡志鹏

邓炯鹏 | 董伟炜 | 杜晓海 | 杜   洋 | 冯明远 | 付   斌

付   娟 | 费   逸 | 范   洁 | 方钰涵 | 方   纬 | 高兰君

刚登峰 | 葛   晨 | 顾耀强 | 光   磊 | 归   凯 | 郭   锐

郭   堃 | 郭相博 | 巩怀志 | 韩   冬 | 韩海平 | 郝旭东

郝   淼 | 何   帅 | 何晓春 | 何   琦 | 侯振新 | 洪   流

胡昕炜 | 胡鲁滨 | 胡宜斌 | 胡   涛 | 胡   伟 | 胡    喆

黄    峰 | 黄    力 | 黄立华 | 黄   波 | 姜   诚 | 蒋   鑫

纪文静 | 焦   巍 | 贾    鹏 | 金笑非 | 匡   伟 | 孔令超

劳杰男 | 雷   鸣 | 李德辉 | 李   琛 | 李晓西 | 李晓星

李元博 | 李耀柱 | 李玉刚 | 李健伟 | 李   建 | 李佳存

李   巍 | 李晓星 | 李   竞 | 李振兴 | 李    欣 | 李少君

厉叶淼 | 黎海威 | 梁    浩 | 梁    辉 | 梁   力 | 梁永强

廖瀚博 | 林   庆 | 刘   斌 | 刘   波 | 刘   辉 | 刘格菘

刘   江 | 刘晓龙 | 刘    苏 | 刘    锐 | 刘   平 | 刘   潇

柳世庆 | 柳万军 | 陆   彬 | 陆政哲 | 陆    欣 | 陆   航

罗春蕾 | 罗世锋 | 骆   莹 | 吕越超 | 楼慧源 | 马    翔

马   龙 | 莫海波 | 牛   勇 | 彭凌志 | 潘中宁 | 潘   明

蒲世林 | 齐   皓 | 祁   禾 | 邱璟旻 | 丘栋荣 | 邱   杰

秦   毅 | 秦绪文 | 曲    径 | 饶    刚 | 宋海岸 | 石   波

沈   楠 | 沈雪峰 | 史    伟 | 是星涛 | 孙   芳 | 孙   伟民生加银

孙   伟东方红 | 孙轶佳 | 汤   慧 | 唐颐恒 | 谭冬寒 | 谭鹏万

谭   丽 | 田彧龙 | 田    瑀 | 屠环宇 | 陶    灿 | 王大鹏

王东杰 | 王君正 | 王    涵 | 王    俊 | 王    培 | 王    鹏

王    栩 | 王延飞 | 王宗合 | 王克玉 | 王    景 | 王诗瑶

王晓明 | 王奇玮 | 王筱苓 | 王园园 | 王    垠 | 魏晓雪

魏    东 | 翁启森 | 吴    星 | 吴    达 | 吴丰树 | 吴   印

吴     渭 | 伍    旋 | 肖瑞瑾 | 肖威兵 | 谢书英 | 谢振东

徐荔蓉 | 徐志敏 | 徐    成 | 徐    斌 | 许文星 | 许    炎

薛冀颖 | 夏    雨 | 颜    媛 | 杨    栋 | 杨    浩 | 杨    瑨

杨锐文 | 杨    帆 | 杨岳斌 | 杨    明 | 姚    跃 | 姚志鹏

叶    松 | 叶    展 | 易智泉 | 于   渤 | 于   洋 | 于善辉

于浩成 | 袁    宜 | 袁    航 | 袁   曦 | 余小波 | 余芽芳

张丹华 | 张东一 | 张  峰富国 | 张  峰农银汇理 | 张    锋

张汉毅 | 张    晖 | 张    慧 | 张金涛 | 张    骏 | 张     萍

张    帆 | 张延鹏 | 张迎军 | 张益驰 | 张鸿羽 | 章    晖

章旭峰 | 詹    成 | 赵晓东 | 赵    强 | 曾    刚 | 郑澄然

郑慧莲 | 郑    磊 | 郑巍山 | 郑    伟 | 郑泽鸿 | 周应波

周克平 | 周    良 | 周雪军 | 周    云 | 周    杨 | 朱    平

朱    赟 | 朱晓亮 | 朱    熠 | 左金保 | 赵    蓓 | 邹维娜

邹    唯 | 邹     曦

雪球转发:3回复:1喜欢:8

全部评论

青青果00207-19 19:50

承认自己是普通人,就按照普通人的方式做事,大概率能获得一个平均的水平。如果减少犯错,运气再好一些,可能收益率就会比其他人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