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牌局

来自刘志超的雪球原创专栏

运营德州扑克俱乐部期间,结识过形形色色的玩家。

有一位m哥,因性格豪爽,财力颇丰,且牌技不佳,在本地德州扑克届广受欢迎。我在牌桌上并不狠打他,经常给他指点打法,他也时而送我些小礼品回谢,一来二去,就处成了哥们。

一天夜里十一点多,已经入睡的我被手机震醒,一看,m哥的7个未接来电。赶忙回过去,只听他说,“兄弟你终于醒了,快来救我!”原来m哥被别人撺掇着去打大局,跟我通话的时候已经“水下”近百万。他心态几近崩盘,顾不得时间入夜,只得求助于我替他扳回些损失。

风驰电掣赶过去,他下我上。满桌9人,有冒进的水鱼,也有低调的高手。

随着牌局深入,输的离桌,赢的退码,桌上人数逐渐减少。从9人到7人,再到4人,最后剩下我跟另一位单挑。至此我已经打了30多个小时。我手中筹码大概38万,对方筹码大约40多万。我们商定,要么我被他清台,要么我从他身上翻倍,牌局就此结束。钱虽重要,身体也要休息呀。

又是近三个小时的你来我往。在我长久的铺垫下,对手终于按捺不住来抓我诈唬,被我成功从他身上翻倍。这场长达36小时的德扑马拉松终于结束了。

m哥输了17万,开心的刷了卡。

出了门,m哥一再向我表达他的感激之情,当下要给我2万元好处费。我说,虽然打回来很多,但也输了不少,既然是兄弟就别说见外的话,以后千万不要再打大局了。m哥连连应允,感谢不断。

过两天才听闻,跟我打到单挑的那位,是常年在澳门混迹的职业牌手。当年怀揣8万块南下澳门,打出千万身家。这次带了几个徒弟到本地割韭菜,没想到第一战就被无名业余之辈咬了手。

后来有两次接到m哥电话,说有比较好的大局,要不要一起去,输了算他的,赢了平分。我拒绝了,也劝他不要去。他在电话里应承着,但后来还是自己去了。赢了一次十来万,极大的增长了信心。

一次我在上海办事,接到m哥电话。他问,兄弟在哪儿呢?我说在上海办事。他有些欲言又止,寒暄了几句就挂了。后来听说,当时他在一个大局上,水下60多万。可惜这次再没人能救他了。也是从这次牌局开始,让他逐渐陷入窘境。

为了不被家人知道他在外面烂赌,他借了一些高利贷。甚至有一次打小局输了一万多没钱归账,是我去刷卡带他走的。

我非常反对他急于翻本去打大局的想法,也数次批评了他在牌局上冒进的打法。不愿意替他打大局,可能让他觉得我这个“兄弟”不够意思。他也是个非常好面子的人,觉得自己的打法没问题,只是运气不如我好,不接受我批评。渐渐的我们联系也少了起来。

有一天想问问m哥近况,微信发过去,发现已经被删,讶异了很久。后来从其他朋友那里得知,他借的高利贷滚的太快,自己已经无法承受,只得跟家里和盘托出。自然是老婆闹父母训,好在m哥家有些势力,找了公安的关系跟高利贷放了话,只需还本金和部分利息。但父母坚决不许他在本地待,先把他送去了外地公司,最后送去了澳大利亚。

m哥估计也没想到,接触德州扑克居然给他上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课。我这个旁听生从他的lesson上也有自己的收获,赌性浓重的人不可信赖。

·  已收录至专栏  ·
刘志超的原创专栏
136篇文章, 60097人关注
进入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