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气投资的问题

很多人崇尚景气投资而忽略估值,大体逻辑如下:估值说不清楚,但景气可以追踪,因此即便是泡沫状态,只要追踪到景气拐头,就可全身而退!这种方法的一个前提条件是:股价只有在景气改变后才会回落。事实上,这种前提并不成立。无论是整体市场还是单个行业,很多情况都是景气继续上行的时候股价就开始掉头,等确认景气拐点,股价已经回落很多。

以全市场为例,2007年10月16日股市见顶,但当时的景气很好,一直延续到2008年年中。“次贷危机”对于经济的影响要到08年下半年特别四季度才体现,上半年经济一直处于过热状态,各行各业的景气指标大多上行,最多只是成本高一点而已。但股市到08年中已经腰斩。如果只是追踪景气,那焦煤价格要08年11月才开始下跌,为什么要早早卖出呢?再往大一点讲,07年十月大家提出来“黄金十年”的理由,例如人口红利、城镇化率等,事后看也大体不差,但周期股风光不再、估值持续下行。2011年同样如此,这个案例我反复讲过。当年春天我们为了定位周期进行了大量的草根调研,最终发现很多行业未来三个月的订单良好。而事实的情况是:未来三个月的订单大多兑现,当年经济的高点在年中才出现,但股市在4月份就见顶了。因此,指望凭借资源、大量调研,最终紧跟景气做投资,未必有效!

回到单个行业,这种案例也不胜枚举,比如说刚刚过去的猪周期。回头看,除了牧原,大部分的猪和鸡股价高点都在2019年3、4月份。但那个时候,生猪价格才从最底部起来一点点,猪价真正的主升浪发生在2019年下半年,整个2020年都徘徊在高盈利区域。股价为何在景气主升浪前就基本见顶?

当然,很多人举出一些更先导的指标,认为猪价只是同步指标,投资应该更靠前。但问题是,很多所谓的先导性指标不具备权威性,大家众说纷纭。比如2012年11月的塑化剂算不算是白酒的先导性指标?如果看这种指标,那白酒可能永远都无法涨了,因为白酒一直用塑化剂。2012年7月16日茅台就见了高点,9月1日还上调出厂价,2013年春糖会前看不到景气下滑的具体痕迹,但股价领先于景气拐点下跌了。

景气投资的极致就是赛道投资。看好一个赛道,特别是阶段性的新兴产业,只要这个产业的渗透率不断提升、政策不变,那这个行业的龙头公司可以不管估值、甚至不管短时间的景气和利空。这里有两个问题:其一,新兴产业、物是人非,未来的龙头未必是现在这个,技术路径都有可能被颠覆,为尚未出现的未来支付这么高的估值是否值得?其次,历史无数次证明,泡沫破灭并不需要行业破灭。科网泡沫破灭后,互联网的渗透率依然上升;2015年创业板的泡沫破灭后,移动互联继续惠及人们的生活。再往前看,铁路、飞机、汽车· ·· ·哪个行业不是最终改变了世界,但投资者鲜有最终获利。关于此点,可以看看巴菲特1999年7月在太阳谷的演说。因此,不能将“来行业还有多少空间、渗透率还有多少”未作为投资的唯一依据。理性的投资还是要考虑性价比、考虑估值。

申明:感谢您阅读此文!如对本公司及公司产品有兴趣,可以添加huangyuan_fund或直接扫描以下二维码,联系公司客服。本文仅为策略随笔,不构成投资建议!

雪球转发:127回复:85喜欢:145

精彩评论

cfuwxd2021-11-10 20:56

这都没人看,没人转啊。这市场真的是...

乌龟的旅行2021-11-12 00:42

如果有固定的趋势投资技巧,这个方法就会失效。股市里就是只要哪一种方法可以迅速挣大钱,这方法很快失灵。

群兽中的一只猫2021-11-11 23:49

股价并不会和基本面景气同步,甚至有时候提前很多,有时候滞后很多。这些年见过很多做所谓的景气度的“趋势投资者”,他们总以为自己能跑掉。实际是,几乎都跑不掉。当年二战时,英国股市在不列颠战役前就已触底。美国股市在中途岛战役前就发生了大翻盘。德国股市在对苏联发动袭击的同时达到了市值之巅。“市场的合力”永远不是个体能预测的。所以还是回归价值为好。

santicos2021-11-11 23:54

站远一点看,没有一者是全对的,能结合在一起的,才更好一些吧

屹然行之2021-11-10 21:11

不少投资大师在书里写到,高速增长的高景气新兴行业除了往往估值极高之外,同时会吸引大量资本进入,引起激烈的竞争,导致最后挣钱的公司可能并不多。不过a股这些年,碰上业绩爆发叠加政策刺激之类的赛道股,确实也涨幅颇大,甚至不需要业绩,只要是在赛道之内,就可以估值持续拉升。

全部评论

圆形时间04-21 12:24

感觉您还没说完

圆形时间04-21 12:18

景气延续到2008年中?

悠等生201804-03 23:29

事实上,这种前提并不成立。无论是整体市场还是单个行业,很多情况都是景气继续上行的时候股价就开始掉头,等确认景气拐点,股价已经回落很多

龙伏初爻2021-12-04 19:39

为什么我联想到了中远海控?尽管我还持有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