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修改于: Android转发:0回复:9喜欢:1
回复@曹文景: 篮球的例子不太恰当哈
我拿过一所d2的offer(没奖学金),高四拿过二阵(honorable mention),交流过的d1水平球员应该近百了。媒体上平常也爱好了解球员成长的故事(原来是各种报道采访,球探报告,后来球员流行做播客)。
/
仅就篮球而论,热爱是排在天赋和运气(伤病)后面的。热爱篮球的球员太多了,美国有大把从5-6岁接触篮球,10-11确定主项,高中乱杀的但后面连d1都打不上的球员(d1球员大概3%能够签下nba合同),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身高,臂展,爆发力。在高强度比赛里,一个6'5身高,6'9臂展,35vertical的主项排球/橄榄/田径运动员,远比一个基本功非常好udersize篮球运动员作用大。
/
先说logos,美国男性平均身高是5'10,假设正态分布,假设每个身高阶段热爱篮球的比例相同,nba应该只有2-3%左右的球员under 6 foot。而世界上超过7 foot 的人里每12个就有1个有过nba履历。
/
再说ethos,我记忆就有贝弗利,哈登,乔治说过相当比例nba球员根本不爱篮球(他们可是世界上最好的450个篮球运动员,职业是篮球生涯的最后一站,已经是长期的体现),雷阿伦更想当高尔夫球运动员,爱德华兹更想当橄榄球运动员等等。
/
拉塞尔我不了解,至于科比乔丹与其说他们是对篮球的热爱,不如说他们是对最强的偏执,恰恰他们的天赋树和篮球匹配,在这个领域他们付出努力可以一直赢,形成良性循环。大部分球员也是,擅长(天赋)导致热爱(高投入产出比),但当升入到一个天赋不突出的环境(投入产出低于平均水准),且边际回报很小时(伤病,定位(有球权从来都是少数)),很多球员看起来就没那么“热爱”了
/
/
回到公司上,在一些行业里(同质化,变化快,高增长)核心人物懂/热爱业务是最重要事情,这点我同意。但在很多行业里(差异化,变化慢,夕阳),现在掌舵者影响因子就相对小了,他对业务热爱与否对公司/行业的边际影响就更小了。当然这些公司的禀赋,壁垒,卡位也是之前掌舵者在影响因子大的时候(增长期,变局期)累积的。//@曹文景:回复@曹文景:科比:拥有十一个总冠军的拉塞尔在自传里写道"我看球赛时,首先琢磨得是这个球员为何打球?" 请注意:不是看球技、不是看身体条件、不是看数据。这个角度也可以带入到看企业里来,看企业,首先就得琢磨操盘手为何干这个业务。其他所谓的技术、渠道力、规模数据,长期而言都不是最具决定性的因素。
引用:
2024-02-28 13:33
文章为何以此为名?
纵观这两年腾讯的游戏业务,是否有此感慨?曾经的业界王者,透露出一种无奈的疲惫。先有米社《原神》的压力,后有网易《逆水》的追击,就连寄托着全村人“希望”的《元梦》也是高开低走。整整5年,没有一款能打的产品。
2023年,国内游戏市场大幅增长的当下,腾讯的游...

全部讨论

02-28 19:38

D1打CBA水平够不

02-28 22:44

我刚打赏了这条讨论 ¥1,也推荐给你。

02-28 21:47

非常有启发。感谢

02-28 20:27

茅台的季老是真爱,现在的嘛,不好说。差异化也是靠打出来的,但打拼时真的是否适合投资?这恐怕需要好好探讨了,当然风投除外,毕竟玩的就是惊险。

科比是热爱篮球,天赋也好,又偏执!真牛逼

02-28 19:47

很棒的观点,又想起了我勇的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