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兴证全球·谢治宇】一个灵活适应市场的“大白”

基本情况

谢治宇2007年毕业即加入兴证全球基金,研究员期间主要覆盖TMT 与新能源行业,2011年担任专户投资经理,2013年担任基金经理,2017年升任公募基金投资总监,快的飞起。

谢治宇也笑称自己是属于有投资天赋的那种人。


管理产品情况(2020年中报数据)

目前管理3只基金,总规模307亿

据谢治宇介绍,他自己的钱大部分都在自己的基金里,而且是发了工资就买,不会刻意择时。

兴全有一个基金经理持基计划,基金经理买自己的基金,公司会给额外的补充激励, 既为优秀基金经理提供额外激励,也实现了基金经理和客户的利益捆绑。

谢治宇在2020年初的公开信里说:在可见的未来,如果不出太大意外,我应该会持续管理这三只基金,并且没有新发基金的计划。

历史业绩(截止2020年10月16日)

 $兴全合润(F163406)$  的同期业绩排名2/539,第一名是 $华安逆向策略混合(F040035)$  ,发生过基金经理变更,所以对比同期基金经理,谢治宇是业绩最好的。

因为受到了大规模、建仓、减仓等诸多影响,我个人认为 $兴全合宜(SZ163417)$  前两年封闭期的业绩,不能完全体现谢治宇的能力,因此不考察这段业绩。后续我还会分析兴全合宜这只基金。


投资理念

01、以信托责任为基础进行投资

谢治宇认为,作为公募基金经理,他的投资框架是以信托责任为基础衍生出。也是由于兴全基金有较好的环境,才能做出较好的业绩。如果不做基金经理,投资方法可能会不一样。


谢治宇:

我的投资是建立在信托责任基础上,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正常人都觉得说,信托责任是基金公司最主要的职责,为什么会变成构建你框架的基础,因为我认为,这个东西带来很多做法上的限制。

投资是有边界条件的。钱的属性来源不一样,约束条件不一样,考核规则不一样,所有事情都不一样。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约束条件下做出来的,如果约束条件相对好一些,你跑好的概率就大一点。 

所谓约束条件好一些,是什么呢?你刚开始做的时候,师傅的理念是正确的;你自己开始干的时候,你手下的研究员和整个团队是值得信赖的,公司管理层是稳定的、懂业务的,不会给你稀奇古怪的指令;你的考核期是长的,你不需要为了很短期的时间拼命去想一些奇怪的事情。你就可以考虑更多一些,更从容一点。如果市场对我的容忍度变高了,我可能可以做一些更长期的事情。


02、以股票性价比为核心,自下而上投资,搭建多变量的投资框架

谢治宇的投资框架包含行业发展、估值、基本面、成长性等多个维度,其中性价比是他最核心的变量,自下而上寻找性价比高的好股票。

下面几张图是兴全合润每季度前十持仓,整体的趋势是:前几年持仓变化大,近几年持股时间变长,尤其是重仓股保持较稳定。


谢治宇:

我的投资框架是要有包容性的。世界是很复杂的,也是有主次的,在简化的过程当中,需要把所有东西变成一个有主次且多变量的一个模型。

我希望的框架叫做多变量,然后找重点。投资框架可以总结为一点,那就是寻找最具性价比的个股。

我一直相信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大部分的股票都有一个合理的价格,价格围绕价值,有时候高、有时候低。这个价值可能体现在成长性上,也可能体现在未来的市值空间,比如公司的风控、现金流、分红等等。 

·我大概去寻找一个我能够接受的最好的一个平衡,比较低估值的时候去把它买上。当超过这个价格时,我就换一批公司。  

·因为 A 股能够提供足够多的流动性,市场其实存在着风格的变化和转移,通过性价比的方式,你会一直很容易的找到比较好的组合。

·好股票包含两个点:首先,一定是质地非常好的公司,在这个基础上,要有一个合理的价格。

·行业、景气度、宏观的配置在我的框架里面,摆在相对低的一个位置,我希望能够用更长期公司的成长去弥补掉这些东西。估值上还是有一定的要求和约束,我没有办法脱离估值。

 ·随着慢慢的越做越久,我还是很坚持性价比理论,但在对于公司的要求上,我会要求更好的公司,但对于价格就会比以前放得更宽松一些。

·重仓持有的公司,估算角度,可能会考虑三、五年的时间,但如果要从经济体的角度考虑十年、五年,那绝对是很难,我做不了。 

·大家喜欢看一个赛道去买股票,这个方法短期看可能是有效的,但长期看是比较危险的。我觉得有几个普适的原则。这个行业市场空间非常的大,格局要相对比较稳定,同时这些公司要处在产业链比较核心的地位。这样才能选到一个合适的标的。

·我对好的公司大概有这么几个要求:历史上ROE水平是怎么样的?管理层是怎么样的?处在的行业是怎么样的?是一个有增长的行业,还是一个夕阳行业;公司在行业中的地位是什么?

·我始终认为,看好某一行业时,针对行业内的公司一定要非常谨慎。第一,要看好长期正确的方向;第二,要比较细致的求证方向内的公司;第三,要找到相对好的买点、好的价格。 

·永远存在让组合更优化的空间,但是我更多精力会放在去了解一个新的好公司上面。我觉得,这样的效率更高一些。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

03、组合均衡配置,整体偏好成长

谢治宇的行业配置一贯较为均衡,对于全市场各投资领域均有涉猎;对于军工、石化、有色、钢铁、建筑、建材等行业配置较少。

根据 @猫头鹰组合投资  的研究,在常配的行业中,他超越指数胜率达到50%以上的行业有16个,持续超过全市场主动基金经理胜率中位数的行业有6个。14个行业配置频次在20次左右,说明他具有较好的擅长的行业宽度。

谢治宇:

如果在某个行业的权重配到30%甚至50%,肯定是在赌这个事情,波动非常大,某个时间段会表现得很好,在某个时间段有很大的压力;

但如果组合里有超过100个股票,就是撒胡椒面了,最后跑出来可能会跟市场区别不大。

我看好一个行业,也不会超过 25个点。风格均衡一定在大部分时间段表现的不温不火,如果你做的好,长期表现更好一些。长期表现更好一直是我们公司的追求,我们公司绝大多数基金经理相对均衡。

·真正的风格切换,对于专业的投资者来讲都很难把握的。对于我来说,风格切换或者风格轮动的做法,难度是非常大的,而且成功率非常低。 

·我的股票数长年在40个左右,超过40个我会稍微做些调整。这个数量,是我自己顾得过来的,是经验数据的、合理的股票数。

·在我的框架里面,成长性的要求始终是最重要。成长性需要是持续的、可见的。比如说市场空间很大、竞争的格局非常清晰,估值在一个相对合理的区间,那我可能就会买到重仓吧!既要有机会,又要有认知。

·有几种类型的行业我是比较偏爱的,一种是收益大一点的,未来空间很大、成长性非常好的行业。另一种是收益可能会小一点、稳定一点。这对组合的配置价值是非常高的,组合会因为持有这些公司变得非常稳定。

 

04以估值作为保护

谢治宇不强调低估值,更多的是把估值作为保护,避免买入估值太高的股票。

2020年中报兴全合润前十持仓的平均PE为49,相对其他基金经理来说,这个估值水平不算高。


谢治宇:

市场给的溢价有时候会远远超过你的胜率。一个公司每年赚1亿,明年赚1.5个亿,后年再多赚一些,按正统看法,很好啊,确实也有成长性,但你非要给它一千亿市值,这让我怎么能够接受?

·不同公司估值方法是不一样的。比如消费品2-4倍的PS,我是可以接受的,但是给10倍的PS,就很难接受了。PE也是一样的,好公司可以给到30-50倍PE,容易理解;给到200倍,就不容易理解了。

·脱离估值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历史上每一次开始脱离估值的时候,就是这个市场出问题的时候。 

·估值最起码在某种程度上会保护你。如果在一个相对比较高的位置进去,然后又看错了,承受的风险会非常的大。如果是在一个比较低的位置,然后又看对了,最后收益就会非常高了。

·在20倍的时候“赌”一个事情和在50倍“赌”,可见的收益率或者说风险暴露是完全不一样的。 


05、风险控制

谢治宇:

股票下跌的时候,我会去先观察基本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基本面出问题了,我一定考虑的是先把它减掉。但基本面如果没有问题,我考虑加仓或者是持有。

·只在市场极度火热或极度恐慌的时候才考虑做择时。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通过行业的配置去分散风险。

·一些确定性、把握度高的好品种,我愿意用时间去换空间去等待,持有时间会比较长。同时适当的交易我觉得是必要的,当涨幅脱离了我的估值框架,或者有较大向下调整时就会卖出


06、投资心态:重视学习、反思和调整,合理安排工作和生活

作为一名老将,谢治宇的投资心态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谢治宇:

投资是建筑在对客观事实的了解基础上,而且是对这个事情了解不完备的基础上。唯一让你更了解或者更接近它的办法,就是学习。

特别是在中国,经济政策环境和市场形态是多变的,只有不停接触新鲜事物才能跟上发展的步伐。资本市场标的众多,诸多上市公司所从事的业务,都随着经济发展呈现更为细致且前沿的业态。如果不保持一种学习的态度,很容易错失好的投资机会,甚至会被淘汰。

·很多时候你的风格,对很多事情的看法,都会来自平常生活的积累。增长见识、扩大知识面是很重要的事情。

·我在生活中也是一个情绪比较稳定的人,尤其在投资时需要摒弃一些感性的情绪,用理性的思维去处理,这种潜移默化的性格塑造对决策是有积极影响的。

·一位优秀的基金经理需要具备较强的反思和纠错能力。在逆境中反思、纠错、体会、沉淀,才能让投资能力再上层楼。

·我追求的应该是一个平衡的状况,尽量不要给自己压迫感太强,我觉得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反而能够干得更好,保证自己的动作不变形,能够做的更长一点。类似长跑,都是有一个限度的,整天玩肯定不行。一般来说,我会在表现好的时候稍微放松一点,在表现差的时候稍微多用功一点。 

·作为基金经理,我每天要接触并处理海量的信息,思考这些信息对现有框架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工作量确实是比较大的,但我会通过多种放松和解压方式来让大脑处于平衡状态,比如运动、看书、做饭、陪伴家人,能提高我的思考效率。


成长轨迹

不同于其他基金经理可能在任职早期就形成了固定的投资方法,谢治宇的投资方法更多的是一直在跟随市场变化,从实际效果来看,也确实是比较好的适应了市场的变化和自身管理规模的变化。

下面沿着谢治宇的成长轨迹,进一步解析投资理念变化情况。

谢治宇:

世界是变化的,而且变化很快、很大,特别我们A股。基金经理需要接受考核、比排名,所以变化非常重要。你如果一直不去变化,是会出问题的。

·做投资很忌讳照搬过去的经验去分析当下和未来的情形,只有坚持学习和进步才能不被市场淘汰。

·我的投资风格也在不断的变化中。在不同阶段,基金经理的超额收益来源不一定是一致的。

·随着市场经验的积累,未来可能还会更新自己的投资框架,只有持续进化才能找到最匹配的投资模式。


01、2015年牛熊切换时,成功择时,当年排名靠前

下图为兴全合润的仓位变化,2013-2015年,仓位变动还挺大的(红框内)。2015年一季报,仓位干到了94.4%,非常幸福的吃到了牛市涨幅。5 月牛市冲顶阶段,相对中证 500 指数的超额收益迅速下降,进行了止盈操作,降低了仓位,保住了胜利果实。年底又及时加仓,做了一波反弹。

谢治宇2013年任职到2015年底,兴全合润的业绩排名为12/546。


谢治宇:

2015年比较特殊,我们觉得市场的估值特别高。前半年我们整体上很落后,因为我们在很底下就开始看空了。在减完仓以后,我确实纯粹从交易层面做了一把反弹。减仓和加仓,都做对了,后来就很好了。 那次操作是非常成功的。

虽然我们在历史上有成功的做出过仓位选择,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喜欢或者经常会这么做。对于公募基金来讲,做仓位的偏离是风险非常大的事情。这是产品性质决定的,公募基金是在比相对收益,仓位的偏离跟同行或者跟市场的偏离,风险是很大的。所以我并不是非常建议长期的去做择时。

2016年的熔断,你不可能识别,就算识别这个事情有风险,你也不可能在前面赌得那么重。2018年的市场,让我回到年初去看,我完全没有识别能力。贸易战是外生性的冲击,这个事情几辈子也不会见到过一次,我不认为我有能力识别出来。 

在2018年年底,我们那个时候非常坚定的认为,市场是被低估的,把仓位放在很高的位置。(ps:兴全合宜当时的仓位并没有加满,只有半仓)

市场肯定会出现极端情况,这么多年我们也观测到很多次,市场显著被高估的时候买基金是非常不理智的。但是绝大多数的市场情况处于不可预测短期到底是涨是跌的状况,这种时候做择时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如果在那种极端的情况下,做择时是非常有意义的。而且我们一向认为,在可识别时,一定要做出对投资者负责的举动。

如果是一个标准的价值投资者,我相信在2015年3月份的时候,是肯定不敢把仓位打的那么高的。所以谢治宇当时的投资框架里,肯定是有跟随市场狂热、享受泡沫的逻辑在里面的。

但是牛熊切换并不是每年都有,基金经理也很难保证每次都做对。现在我们掐那一段的业绩,单纯看2016年以来谢治宇的业绩,是不是还是那么出色呢?

数据显示,2016-1-1至今,兴全合润分级的业绩在混合基金的排名为88/1309,依旧非常出色!说明即使不依赖仓位择时,谢治宇依然有很强的超额收益能力。

但也要看到,这个业绩相比之前没那么拔尖了。这段时间业绩好于谢治宇的基金经理有:张坤、林鹏、李晓星、刘彦春、雷鸣、邬传雁、杨浩、王崇、程洲、曲扬等。


02、2017年从偏中小盘的风格转变为偏大盘的风格。

如果翻看A股的走势,会发现2016-2017年是一个分水岭,产生了一个明显的风格切换。2016年以前是小盘股有超额收益,之后是大盘股。

因此,盈亏同源,有些基金经理2016年以前业绩很好,之后就不行了,比如宋昆、任泽松、左金保;

有些基金经理2016年以前业绩一般,后来越来越好,比如张坤、刘彦春、萧楠。

谢治宇是一个稀缺的穿越了这个分水岭、一直保持业绩好的经理。一方面得益于他的均衡配置。更重要的是他在2017年及时嗅到了市场风格的切换,并及时的跟随调整了自己的投资方法。

具体来看,2016年谢治宇其实还没有太察觉到市场的变化,因此业绩一般。2017年二季度开始转变风格,迅速扭转了之前的不利局面↓

下图为招商证券统计的兴全合润持仓市值风格变化,可以看出2017Q2的有一个明显的风格切换,减少了小盘股的配置,特别是减少了100亿以下小盘股的配置,加大了1000亿以上市值个股的配置。

从持仓行业分布来看,减配了周期、TMT领域个股,增配了保险、地产、消费领域个股。

谢治宇:

世界是变化的,而且变化很快、很大,特别我们A股。基金经理很大程度上需要接受考核、比排名,所以变化非常重要。你如果一直不去变化,是会出问题的。

我的投资风格也在不断的变化中。在不同阶段,基金经理的超额收益来源不一定是一致的。

2017年感受到市场风格、市场投资逻辑发生变化,对投资思路进行了调整。我觉得,适度灵活性在A股是非常重要的,我现在还是这么看,但是做得到做不到就不一定了。

A股此轮风格切换,事实上早在2016年下半年保险资金举牌热期间就已初现端倪,当时我认为这可能仅仅是一个市场行为,不愿意跟进。但后来我意识到,资金的行为只是一个外在表现形式,它反映的是部分高分红、低估值的个股已经体现出较大的投资价值。

过往估值体系中核心价值类个股是折价的,2017年以来由于资金偏好,这类公司产生溢价。在目前的经济情况下,溢价是合理的。

2015年的表现较为成功,而2016年的风格有些漂移,从原先的均衡转向偏向中小成长股,似乎有些过度迎合市场风格。尽管2016年的全年业绩仍能达到同类平均水平,但给2017年的操作留下了一定隐患。2017年年初持仓中有较多的中小市值成长股,因而没有能更快地切换到白马股上来。经历了这一课,自己对如何兼顾中短期和长期业绩、平衡自我风格和市场风格,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假设把2016年风格切换前后的谢治宇,看成两个基金经理,一个是擅长中小盘的,一个是擅长大盘的。将他们进行对比,确实是2016年的谢治宇之前业绩更好↓风格切换后,业绩也不错。

但是A股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因此,这种同时擅长大盘和小盘的基金经理,绝对是非常稀缺的!可以适应更多的市场行情。

可惜比较遗憾的是,2018年后,谢治宇的管理规模急剧上升,有些小盘股,现在即使他看好也没法再买了。

03、2018年发行兴全合宜,募集了300亿,成为当时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经理

我承认在一段时间内,对谢治宇和兴全基金是有偏见的,产生偏见的原因,是兴全合宜!

兴全合宜在2018年1月16日单日募集规模达到327亿,现在看来可能不算什么,但在当时,是创历史的。

我当时认为,兴全基金公司募集这么大的规模,是对基民非常不负责任的表现。

当时的兴全合宜也是备受争议和骂名,后来才知道这个规模是兴全基金和谢治宇自己都没有预料到的。


然而,不知道是运气还是实力,兴全合宜2018年保持50%左右仓位,成功规避了2018年的熊市。又在2019 年仓位提升到了70%以上,及时捕获了市场的上涨。所以两年封闭期结束时,其实业绩还是不错的。

据谢治宇自己介绍,主要是基于建仓节奏而非择时判断。

兴全合宜在今年1月打开前, 谢治宇还专门写了一封信,分析兴全合宜的运作情况,信写的也挺诚恳的,并且没有回避问题。


谢治宇在信中说:

管理合宜的两年,有许多需要反省。规模对我的挑战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我自己感觉时间的约束某种程度上胜过规模的约束。

因为产品规模较大且一次性开放赎回,两年封闭期投资就像一段短途航程,除了中间平稳飞行的一段时间,我们也必须为飞机的起飞和降落准备充裕的时间。

我所面临的情况是,建仓需要一定时间,仓位稳定一段时间后,随着封闭期临近结束,我必须提前考虑减仓,为基金的流动性做好充分的准备。


04、管理规模逐年加大,有没有受影响?能否适应?

虽然2020年兴全合宜赎回了200多亿,但是2019年发行了一个兴全社会价值三年持有。所以谢治宇目前还管理了300多亿。

下图为谢治宇的管理规模变化情况,

规模更大,交易时冲击成本大,投资时需要更左侧介入;以前擅长的小盘股基本上没法买了。同时,谢治宇的投资方法——基于股票性价比构建组合,有些也会变得难以调整。

下图为谢治宇的换手率,随着管理规模的扩大,确实有一个明显的下降

谢治宇:

当我管理的资金没有这么大时,会不会提高换手率或者更频繁交易?我觉得有可能的。因为A股很好的流动性提供了这种可能性。但是这跟择时一样。是不是真的能够完全地利用好这个流动性?我怀疑这个答案也一样是否定的。

·确实真的有一些市值很小、成长性很好的,可能也要取舍一下。 

·调整投资风格时,会从更长周期的眼光去看,不会根据市场短期风格来进行切换。

·目前管理规模较大,基于流动性考虑较少配置高 beta 个股。大市值公司流动性好,可以做一些波段操作。但基于管理规模,一旦需要进行止损,对市场冲击较大,收益主要基于研究准确性,波段增强较为有限。 

我认为规模影响多多少少有一些,但也不用太担心,毕竟谢治宇在这个规模下已经适应了2年多。

下面我用横向对比的方式,检验谢治宇关于性价比的投资方法是否受到了规模影响。

整个兴全的基金经理都偏向均衡配置,强调性价比。其中乔迁与谢治宇的投资方法最为接近,或者说乔迁师从于谢治宇(曾经给他干过2年的基金经理助理)。

下图为谢治宇与兴全其他基金经理业绩对比,可以看到即使谢治宇的管理规模比他们都大,业绩依然表现较好。

05、近几年,在市场风格变化和规模扩大的影响下,从强调性价比,变为更注重持有好公司,弱化了估值的束缚

近几年,在外资流入等影响下,市场呈现出明显的大盘成长风格,尤其是医药消费科技中的优质公司,股价和估值不断上涨。谢治宇也比较好的适应了这种风格。更加注重对公司的深度研究和长期持有,降低了换手率。


谢治宇:

我的投资方法沿革有两个阶段。在早期,换手率偏高,大部分收益来源于找到市场中性价比好的公司,并不断把性价比不高的公司从组合中剔除,这是一个非常适合主动型的,有进攻性的做法。

这个方法的坏处是什么呢?就是对公司、行业的认知不深入,缺乏更加长期的认识。有一些很好的、市值长很大的公司,我持有的时间不长,并没有完整赚到这个钱。比如说茅台,中间起起伏伏这么大,我们在很底部的时候买,但是稍微涨涨就走了,跟茅台后来的涨幅比起来差距非常大。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2016年、2017年,市场风格开始偏向大盘、蓝筹股,这跟外资进入有很大关系,我开始认识到他们带来的一些理念性变化可能是长期性的问题,可能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我们以前看的也是公司价值,要求成长性,只不过看法更加集中在利润表的成长性上。外资的看法更多体现在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量表上。

涨得好的公司,市值是实实在在增长起来的,并不是涨起来又掉下来,说明是值这个钱的。这也引起我的思考,是不是应该把好公司的权重放的比性价比更高一点。

最近几年我看法是,当你在看好一个事情的时候,中间的波折是很大的,很少出现一看好它就上涨,不看好就卖掉的事情。

后来,我的方法就变成更多的偏向于寻找更好的公司,放宽所谓的性价比的标准,希望做到把好的公司持有期拉的更长一些,中间将承受一些波动。 

·以性价比为核心的投资框架没有变化,但考虑到市场环境发生了变化,资金聚集于稳定性更高、可测性更强的股票,因此自己的投资思路也作了一些修正,加大了“确定性”这枚因子的权重。如果判断组合中哪只股票的增速预期不够确定,那么就会将其替换出去。

·我对港股的认识也发生了改变。最早合宜可以买港股的时候,我的看法是,一个A+H股公司,港股比A股便宜很多,我应该去买这样的公司,希望将来能赚到价差收敛,而且这些相对也都是好公司。所以,我买了很多有港股、但差价挺大的公司。现在我更愿意看一些好的资产,估值当然重要,但估值束缚会变的更小一些。

·现在的市场行情中,正确的思路是通过投资质地好的公司来构建安全边际。

按照谢治宇转变后的思路,我们继续假设——外资持续流入,改变A股生态,机构越来越需要依靠选股获得超额收益。

而且谢治宇管理规模将来可能会到400、500亿,以前那种性价比的投资方法会越来越难以使用,他也必须越来越依靠选股和长期持股获得超额收益,那么谢治宇的选股能力如何呢?

我们以2018.2(管理规模超过300亿)为界,考察谢治宇的选股能力,对比其他同样擅长自下而上选股、买入并持有的优秀基金经理。

客观地说,谢治宇选股这方面的能力还是很强的,但是比那些最擅长选股的基金经理可能有一点点差距。

下面这张图是猫头鹰基金研究院 模拟了谢治宇前十大持仓的走势,并跟实际走势进行对比,说明谢治宇前十持仓的选股做的还是挺好的。实盘可能还有改进的空间。



当前投资观点

谢治宇近年来最有代表性的投资就是隆基股份,从2017Q3买入,不断加仓,持有至今,并在今年获得爆发,获得了大概5倍的收益。

谢治宇:

要专注于社会需求没有被满足的领域,例如光伏和新能源车,未来空间很大,在中国有较为完善的配套产业链,大部分自主权掌握在我们手上,我们应当非常重视,加大力度研究、投资。

光伏行业我们很看好,过去几年持续跟踪,认为光伏未来会成为主要的能源生产途径,不随着短期市场波动和经济而变化,除非出现新的东西来。

光伏这个行业不停地有新技术迭代,新的技术出来会导致现有的龙头产能出问题,所以大家会非常的担心是不是会有新的技术,这个担心是非常必要的。回答由两个部组成,第一:市场对这个事情的认知是不是足够充分;市场对光伏的估值比新能源车的估计要吝啬得多,这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行业历史上给大家有很多不好的印象。第二:上市公司对这个事情的认知是不是足够充分。从公司的角度来讲,认知应该是挺充分的。隆基股份每年在研发上投入是非常大的,研发投入相当于这个行业里面最大的一笔投入,对于这样的一个企业来讲,他会不会意识不到新技术对这个行业带来的影响?尤其是他是上一轮新技术的受益者,他非常知道技术革命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现在市场非常简单:第一,全球的流动性过剩,钱不值钱,资产值钱;第二,我们的经济体里面,需要把钱放到股票市场里来,而不能放到其他地方。


关于港股 …

两年前,兴全合宜基金是公司第一只可以投港股的基金,做法非常谨慎,更多的会从A-H价差的考虑去买一些港股里相对便宜的股票。但是投资效果并不好。

经过这两年,对于港股的看法是扩大我们的视角,尽量研究在A股我们投不到的好公司,比如阿里、腾讯,这些优质公司值得长期持有,而不一定是从追求价差的角度。 

港股我觉得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第一整体估值偏低;第二有一些独特的公司,竞争力非常好、价格合理。我们公司现在对于港股的看法都是偏乐观的。

 

关于科技行业 …

A股的特点在于,在看到长远方向正确的时候,倾向于把长期事情短期化,股价很容易在短时间内一步到位。这一个散户参与度更高、没有做空机制的市场,实际上承受的下降风险小。

 特别是对于新兴事物,市场习惯于先假设行业或公司能够成功,将市值和股价给到位,然后在一个平台上停留下来验证。从环保、影视,再到IP、VR,莫不如此。如果验证结果超出预期,那么相关板块或公司股价还能继续上涨,如果被证伪,股价则会下跌。我经历过3G、4G、5G,每一代的市场节奏基本相似,但真正成长起来的公司并不是那么多。

注:以上不作为投资依据,仅供参考


零城逆影点评

我认为谢治宇的打法与张坤、林鹏、陈光明、刘彦春、张锋那种选股的方式不太一样,是偏向GRAP的,并且会跟随市场的变化进行调整。

 经历过A股一轮完整牛熊的实践证明,还是比较有效的。在各个市场阶段、不同风格下,都及时调整了投资策略,取得了较好业绩,综合起来,便成就了现在年化28%的强大业绩。

 不足之处:①任职前几年择时较频繁;②历史上曾经也买过VR等偏炒作的股票;③今年一季度买入万科、保利,二季度又卖出。说明他其实还是有一些跟随市场热点和风格的动作在里面。这是与他访谈内容展现出的不一致的地方。

 综上,我认为谢治宇持仓均衡,市场适应能力强,可以作为组合底仓配置。如果你认为未来市场的风格和偏好依旧多变,可以多配置谢治宇;如果你认为未来市场可能会更强调自下而上选股,可以考虑多配置那些更擅长选股的基金经理。

 本文杂糅了多个谢治宇的访谈,无法一一列出,部分数据来源于 @猫头鹰基金研究院   @MissDouDou   @招商证券,在此表示感谢。 

 @今日话题    @蛋卷基金    @雪球达人秀    @兴全掌柜   

雪球转发:96回复:85喜欢:244

精彩评论

超越自由20302020-10-23 22:48

相比张坤,谢治宇更偏向于成长性,在牛市中会涨的更好。这段时间越来越觉得选基金不用太多,对于一般的投资者半仓谢治宇半仓张坤就行了。

猫中二爷2020-10-27 11:41

补充一下 今年谢治宇表现这么好也和隆基的爆发密不可分 你去看看隆基2018的k线就知道为什么那年他的回撤大了 这就是盈亏同源最好的范例

十年一梦灬2020-12-02 08:29

朱少醒,张坤,谢治宇,这些经过市场长期验证的优秀的基金经理值得学习

四维世界2020-10-26 06:08

1、公募基金没有业绩提成,收管理费为主,与客户的利益不一致。动力是成功的源泉,基金经理没有持久的动力,长期业绩持续增长难以判断。




2、业绩好以后会大量发行新基金,分散基金经理精力,造成选股成功率下降,影响业绩。




3、还有人员变动频繁,影响业绩持久性。
谢治宇把这三个问题都解决了。
每个月工资都买自己的基金。宣布在可见的时间不再发新基金,也会继续干。而且是80后,毕业就到了兴全。晨星10年榜首

全部评论

渔夫0o006-14 23:13

我的投资是建立在信托责任基础上,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正常人都觉得说,信托责任是基金公司最主要的职责,为什么会变成构建你框架的基础,因为我认为,这个东西带来很多做法上的限制。

投资是有边界条件的。钱的属性来源不一样,约束条件不一样,考核规则不一样,所有事情都不一样。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约束条件下做出来的,如果约束条件相对好一些,你跑好的概率就大一点。

所谓约束条件好一些,是什么呢?你刚开始做的时候,师傅的理念是正确的;你自己开始干的时候,你手下的研究员和整个团队是值得信赖的,公司管理层是稳定的、懂业务的,不会给你稀奇古怪的指令;你的考核期是长的,你不需要为了很短期的时间拼命去想一些奇怪的事情。你就可以考虑更多一些,更从容一点。如果市场对我的容忍度变高了,我可能可以做一些更长期的事情。

理财小兔基04-18 08:24

不一定的,得看合同,有些是归基金公司的

Album1203-05 18:40

谢治宇的回撤真控制的不错

水木春风02-09 22:25

算比较稳的一个,不过他自己也说过,规模一旦大了,很难再获得以往那样的高收益

陆地龙王2020-12-08 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