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这个世界很失望

“我对这个世界很失望”——美国大选后的某一天,我放下手机,瘫在沙发上,两眼茫然,自言自语地说了这句话。

我失望的既不是因为拜登将当选,更不是川普略输。经济政策方面,我更喜欢保守派(右派)的,社会文化方面,则赞同左派,所以我不知道自己是左还是右。如果我能投票的话,我更愿意将票投给右派的麦凯恩、罗姆尼,或者左派的布隆伯格。但是麦凯恩已经去世,罗姆尼、布隆伯格等温和派,党内就压根无法出线。

无论如何,拜登胜出,总比川普连任令我高兴点,虽然我不喜欢拜登。就如4年前,我也不喜欢希拉里一样,川普当选,我除了惊奇外,没有觉得多大的失望。而且,当年左派说Facebook的假新闻,导致了希拉里的失败,我认为高估了Facebook在其中的作用。Facebook被国会调查、质询时,我还以股东身份,写了几篇辩解的文章。

四年过去了,世界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毕竟社会法制并没有坍塌。哪怕川普连任四年,也并不见得会导致天崩地裂、世界毁灭的结局。拜登上台,那总是一件不太坏的事情。

然而,我还是很失望。

随着大选票数的逆转,无数关于大选舞弊的消息流传于推特、微博、微信群和朋友圈。而且很多有板有眼,比如“川普布了很大一个局,早在选票上打上区块链水印,明天就抓人”、“柏林美军突击德国某公司办公室”、“邮政某领导指示手下扔掉川普的选票”、“半夜偷偷用卡车拉假选票进来”、“大量死人投票”、“民主党通过投票系统直接修改了几百万选票”……

如果光看这些传言,觉得美国人民正是天下受苦受难的百姓,等着我们去主持正义。

针对这些传言,我月初就做了下面的分析:

“如果说票数误差的问题,这个多半存在。重新点两次票,估计每次数字都会不一样,这里既有辨认、登记、录入的误差,也有运输、存放、票本身不规范填写可能导致被重新认定。如果两边票数差距大的时候,通常没有重新点票的必要,这些偏差只会在极小的范围之内,而且这个偏差未必只对落后一方不利。

如果说,个别人的造假,理论也存在这个可能,虽然他们得冒着被定重罪的风险。如果漏洞存在的话,未必只有一方的支持者利用,而另外一方几千万人都情操高尚而不耻为之。还是上面那个结论,双方差距大的时候,即便存在个别问题选票,也并不影响结果。

那么有组织的、系统性的造假呢?或许有,但是微信群、朋友圈、微博上流传的各种证据,都是常识和逻辑的测试题:

1,系统性造假需要很多人参与,迟早会泄露,最亲密的人都可能是二五仔;

2,目前为止,川普都没有向法院提供任何直接证据;

3,川普政府掌握着邮政、司法部、FBI、CIA……对造假更担心的应该是另外一方。而这些机构要么同时背叛了川普,要么都是废物,网上都罗列了无数”铁证“,连远隔万里的群体都义愤填膺了,他们竟然无动于衷;

4,如果你掌握了一个真正的”铁证“,你觉得川普愿意花多少钱买?1000万美元?1个亿?”

事实上,直到今天,川普律师提起的30多个诉讼几乎都输了。而且没有几个诉讼是直接关于诉讼舞弊的,更没有向法院展示网上广泛流传的各种“铁证”。德州副州长,悬赏100万美元征集大选舞弊的线索,依然分文未花。FBI还真抓获一个假冒死去的母亲投票的,不过他投的是川普。所以,如果川普明年1月还是被迫离开白宫,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们团队不懂中文,没有能力将中文世界的证据提交更法院。

我们既不是福尔摩斯,也不是上帝。大选是否存在作弊以及作弊的程度,一方面我们需要看法院的判决和FBI的调查,另外就是依赖常识和逻辑去思考。

常识和逻辑,恰好是很多人的短板。阴谋论,则是最容易被用于解释自己所无法理解或无法接受的事情。

很多年前,刚上中文推圈,那感觉就像一个被闷在铁屋里的人,突然遇到一扇打开的天窗。一个个在历史上消失的名字、曾经心目中的英雄,都活跃在中文推圈上。你可以近距离膜拜他们的宏图大略,也可以无微不至地感受他们在异国他乡的境况。他们那一代,以及他们所追求的东西和所代表的精神,在互联网上依然让很多人热血沸腾。

可惜,他们当中许许多多人,疯狂地传发各种大选舞弊的“铁证”,拼命粉饰川普的失败。可以理解他们支持川普的原因,“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虽然他们把自己的希望不切实际地寄托在川普身上,所托非人也只是认知的缺陷。而且支持左派还是右派,也是很个人的选择。但是他们竟然毫无常识和逻辑,相信那些非常低劣的关于大选舞弊的传言,不是极度愚蠢,就是深深的恶意。无论是哪种原因,他们的言行与他们所宣称的宏达理想,都是背道而驰的。这帮人,一旦掌握权力,也是个灾难。

随便打开右派媒体(比如《华尔街日报》《Fox News》的新闻的推,或者转发到国内的微博,下面大量的谩骂和暴力语言,和无脑地列举各种“作弊事实”,真的令人对这个世界感到失望。

我和一个朋友聊到这种现象,他竟然也说了同样的话——“我对这个世界很失望。” 我反过来安慰他说,“世界本来就是乌合之众组成,投资市场,他们可能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不要失望,更不能抱怨,要心存感激。如果每个人都是理性的,股市可能不复存在。”

我说服了朋友,也让自己的失望找到了一个舒心的出口。

上周四,美股交易时间的后半段,中国的凌晨,著名做空机构浑水突然发布报告,认为一家中国公司欢聚时代(YY)90%的收入是造假,股价随即暴跌百分之二十多。我粗略地看了一下浑水的报告,初步认为,业务运营上或许存在一些中国特色的瑕疵,但是财务数据肯定是真实可靠的。于是在收盘之前,大比例仓位买进,花掉了所有的现金。经过周末两天的继续研究和思考,更加坚定了我对其财务数据真实的判断。原因如下:

1,公司持续的分红和回购。

2,公司运营和上市多年,每年缴纳巨额的所得税,并且接受持续的审计。

3,造假严重后果对于管理层的得失取舍,以及基于对管理层的了解和信任、

4,做空报告特意排除YY曾经的控股子公司虎牙,而虎牙此前已经被腾讯收购。如果浑水不排除虎牙,他就要说服大家相信,腾讯收购了一家造假的公司,这显然很难;但是如果浑水说虎牙的数据可信,那么就意味着,一个母公司90%的营收造假,而控制的子公司,竟然完全真实可靠,这明显与常理相悖。

5,基于公司的营收总规模、单用户贡献,与行业同类公司比较,并没有明显的异常。

6,百度已经达成协议收购YY中国业务,如果财务存在问题,对百度来说很容易发现和求证,不会走到协议这一步。

7,将一个造假的业务卖给别人,别人接手后会马上发现,后患无穷。

8,与百度的交易完成后,公司现金与市值接近(上周四暴跌时),而海外业务增长迅猛。

基于此,我认为对其财务数据无需担心,将继续持有。这也许就说巴老说的“别人恐慌我贪婪”。

虽然我仍然对这个世界有一点失望,但这可能就是多元化社会的一个长期现实。更多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这个现实世界中,让自己生活得更好。(作者:梁剑)

披露:文章发表时,作者所在机构 $大道全球精选(P000325)$    $iMeigu Fund(P000057)$   持有 $欢聚(YY)$   的多头仓位。

雪球转发:179回复:379喜欢:180

精彩评论

听风阁2020-11-25 07:36

川普是面镜子,反射出楼主这样的很多人没看清的真相,那些公知当初在国内环境下显得那么高大上,到了真正的民主环境下立刻原形毕露了,暴露出他们本身的傲慢,偏见,愚昧,缺乏常识和逻辑,唯立场论。从这个角度说,楼主及很多人都要感谢川普,帮助人们加深了对这个复杂世界的深刻理解。所谓的失望说白了就是原来太单纯了,太理想化了。

心新NL2020-11-25 04:09

中文圈的很多东西都是某功主导的谣言,那些当年被历史尘埃砸了一下,以为自己是伟人的,大部分其实既不尊重事实,缺乏逻辑和人品。所以某种意义上说,我同意李光耀的看法,要实施xx需要双方素质相当。从这些人的素质看,还不如维持当前。美国是跨入分蛋糕的矛盾阶段了,但是美国在未来二三十年还会是伟大的国家。

孤独的海东青2020-11-25 07:01

我对你很失望,一把年级了还看不透

几千越甲2020-11-25 00:26

有近代史、联共党史、几十年神州运动史垫底,这就“失望”了?

linjia5102020-11-24 17:41

YY是否财务造假的分析逻辑真严密,值得学习。

全部评论

wwg13801-08 08:42

老同学的文字通俗易懂

IvyBai2021-03-01 10:42

请问该如何理解直播行业“刷单”这种现象呢?这属于业务造假吗?

斯丹达尔2021-02-22 16:20

可惜,他们当中许许多多人,疯狂地传发各种大选舞弊的“铁证”,拼命粉饰川普的失败。可以理解他们支持川普的原因,“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虽然他们把自己的希望不切实际地寄托在川普身上,所托非人也只是认知的缺陷。而且支持左派还是右派,也是很个人的选择。但是他们竟然毫无常识和逻辑,相信那些非常低劣的关于大选舞弊的传言,不是极度愚蠢,就是深深的恶意。无论是哪种原因,他们的言行与他们所宣称的宏达理想,都是背道而驰的。这帮人,一旦掌握权力,也是个灾难

梁剑2021-02-10 11:59

rock15422002021-02-10 09:30

对这个时间永远不要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