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的力量——贝佐斯致股东信摘录2011

创造可以以很多形式在很多维度发生。而最激烈最具变革性的创造经常是那些可以给其他人赋能,并激发他们自身创造力的——能够让其他人追逐他们的梦想。这正是AWS(Amazon Web Service)、FBA(Fulfillment by Amazon)、KDP (Kindle Direct Publishing)正在做的事情——我们正在创建一个非常强大的自助平台可以让成千上万的人在上面大胆试验,去完成那些原本觉得无法想象或不切实际的事情。这些创新的、大规模的平台并非零和博弈的,它们创造了一个双赢的局面,为开发者、企业家、消费者、作者、读者都创造了极大的价值

AWS已经有30多种不同的服务和数千名大大小小的企业和个体开发者的客户。AWS最先推出的服务之一是简单存储服务(Simple Storage Servie or S3)现在在上面保存着9000亿个数据标的,同时每天都会新增超过10亿的新标的。S3通常每秒需要处理50万个交易,峰值的时候需要处理近100万个交易。所有的AWS都是用多少付多少钱的模式,把固定资产投资明显的变为一种可变成本。AWS是自助服务的,你不需要和销售人员来协商合同,你可以读一下网上的文件然后就开始了。AWS很有弹性,你可以很简单的增加或缩减规模

在2011年的第四季度,FBA为第三方卖家运送了上千万的商品。当第三方卖家使用FBA,他们的商品可以享受Amazon Prime、超级省运送和亚马逊退货处理和客户服务。FBA也是自助的还附带非常好用的库存管理控制台,这是亚马逊卖家中心的一部分。说的更科技驱动一些,FBA还附带一系列API,你能用我们全球服务中心的网络就像一个巨大的计算机神经末梢

我要强调这些平台的自助性,因为我认为有一个并不那么显而易见的原因:就算是处于好意的守门员都会延缓创新。当一个平台是自助的,很多不太可能的实现的想法都会被尝试,因为没有一个专家一样的守门员在那儿对你说:这个不会有用的!你猜怎么着,许多这些看似不可能的想法其实是走得通的,社会也会被这种多样性的受益者。

Kindle Direct Publishing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成长——有一千多名KDP的作者现在每月都可以售出一千册书,有的作者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了上万册,有两个已经加入了Kindle百万俱乐部。 KDP对作者来说是个大赢家,使用KDP的作者可以仍然保留著作权,保留著作的衍生权,可以按照他们自己的时间表来发布作品——传统的出版行业,等著作写完后出版的延迟可能会有一年甚至更多时间。更重要的是,KDP的作者可以得到70%的版税。而传统的出版商仅仅对每本电子书支付17.5%的版税(它们支付书售价的70%中的25%)而KDP的版税结构对作者来说是革命性的。一本KDP图书的售价对读者来说十分友好:仅仅2.99美元,而作者能拿到2美元。而在传统17.5%的版税,一本书要卖到11.43美元才能拿到2美元的版税。而我保证你在2.99美元的价格卖出的书的数量肯定比11.43美元定价的时候多得多。

KDP对读者也非常好是因为读者能够买到便宜的图书,但同样重要的是读者获得了多样性,因为原本会被出版社拒绝的作者有机会在亚马逊出售他们的作品。你有一个很好的窗口来观察这个现象。看看Kindle的畅销书榜和New York Times的畅销书榜——哪一个更具多样性?Kindle的榜单上有非常多的小出版社和个人作者的作品,而New York Times的榜单基本上是被功成名就有影响力的作者所霸占。

亚马逊人在向未来学习,用激烈的革新来为作者、企业家和开发者来创造价值。创造已经变成了亚马逊的第二特性,而且在我看来,亚马逊创造正在不断加速。我向你保证这是非常充满活力的。我为整个团队感到非常骄傲,也为自己能有一个前排座位而感到幸运。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0

全部讨论

启程巴芒阁2021-01-19 17:41

对外赋能的三种服务:AWS,FBA,KD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