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股价跌去了80%:贝佐斯致股东信摘录2000

Ouch!2000年对资本市场的很多人,毫无疑问也对亚马逊的股东来说是非常残酷的一年。亚马逊的股价比我上一年写股东信的时候跌掉了80%。尽管如此,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衡量,现在的亚马逊都比过去的亚马逊要更强。

在2000年我们服务了2000万名客户,1999年这个数字是1400万

销售从1999年16.4亿美元增长到了2000年的27.6亿美元

运营亏损从1999年4季度的26%收窄至2000年4季度的6%

2000年每个客户的在亚马逊的花费为134美元,上升了19%

毛利在2000年到达了6.56亿美元,比去年上升了125%

国际销售从1999年的1.68亿上升到了2000年的3.81亿美元

我们在2000年4季度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Toysrus.com销售了1.25亿美元的玩具和电玩产品

截止2000年末,得益于我们年初一笔欧元转化的融资,我们的现金和可交易证券从1999年的7.06亿美元上升到了11亿美元。

最为重要的是,我们埋头以客户为中心反映在了美国消费者满意指数上,亚马逊获得了84的得分,我们被告知这是有史以来任何行业的服务性公司获得的最高分

所以,为什么公司比去年表现的更好,而股价却比去年走低了那么多。正如著名的投资大师本杰明格雷厄姆所说:短期来看,股市是一个投票机;长期来看,股市是一个称重机“ 很明显,在1999年大泡沫中,投资者更多的实在投票而不是在称重。我们是一家想要被称重的公司,随着时间,我们将会被称重,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所有的公司都会被称重。与此同时, 我们埋头苦干,希望创造出一个越来越重的公司。

我们很多的投资者都听到我说”大胆的赌注”,我们作为一家公司,已经并将继续做一些大胆的赌注——从数码和无限的技术投资,我们对一些更小的电商公司的投资比如Living.com和Pet.com,这两家在2000年的时候都倒闭了。我们是这两家公司的主要股东,并且在这两个公司上亏了很多钱。

我们做这些投资是因为在短时间内,我们自己不会进入这些领域,但我们非常相信互联网上的“圈地热“隐喻。真的,从1994年起,这个隐喻对我们来说是极为有用的做决策的帮手,但现在我们相信它的作用在近几年已经大大消退了。回顾过去,我们显著低估了进入这些领域所需要的时间,也显著低估了单一品类电商公司想要取得成果所需要的规模化是多么难的事情。

线上零售(对应传统零售)是个规模化的生意,有较高的固定资产投入和相对低的可变成本。所以成为一个中等体量的电商是很难的。如果有足够长的资金支持,上述两家公司或许可能获得足够多的客户来达到规模效应。但当资本市场向互联网公司关上融资的大门时,这些公司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关门大吉了。尽管这是令人心痛的决定,但是用更多我们自己的资金来对他们进行投资让他们能够喘上这口气,会是一个更大的错误。

未来:不动产并不遵循摩尔定律

让我们看向未来。为什么你应该对电子商务的未来和亚马逊的未来保持乐观呢?

行业的增长和新用户的接受度在未来几年都会因为线上购物的消费体验有巨大改进而被驱动。用户体验会被不断增加的带宽、硬盘容量、处理能力而变得更好,所有这些方面都在变得又快又好。

处理能力的价格表现每18个月都会增加一倍(摩尔定律),硬盘空间的价格表现每12个月就会增加一倍,带宽的价格表现每9个月就会增加一倍。基于这个增速,亚马逊在未来五年能够比现在多用60倍带宽/每客户,与此同时去保持我们的带宽固定投资成本恒定。同样的,硬盘容量和处理器的价格表现的改进能够让我们在我们的网页上做更多更好的实时个性化

在物理世界,零售商将会继续用科技来降低成本,但却不改变用户体验。我们也会利用科技来降低成本,但更大的效果是我们用科技来驱动用户的接受度和收入。我们仍然相信,15%的零售最终将会搬到网上。

现在仍然没有什么定论,我们仍然有很多需要去证明。Amazon.com是一个独特的资产。我们有品牌有客户关系有科技有实施服务的基础设施,有财力,有人才有在这个还是婴儿期的行业行业不断拓展我们的领先地位,并建立一个重要且持久的公司的决心。我们要通过”用户第一“来实现它。

2001年将会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它与2000年一样,也是聚焦和执行的一年。作为第一步,我们目标在2001年第四季度取得盈利。当然,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无法做出保证。我们有一个计划来达到这个目标,这将使我们的首要任务,公司的每个人都承诺将为实现这个目标而助一臂之力。我期待在来年向各位股东回报我们的进步

一如既往的,我们将1997年的股东信附上。

雪球转发:1回复:1喜欢:0

全部讨论

启程巴芒阁2021-01-14 15:20

Mark,2000年互联网泡沫,股价跌去80%,一次绝佳的投资机会,可以看到亚马逊的内在价值在持续的增长,而股价却跌了这么多,当时多么的不理智。贝索斯也引用了格雷厄姆的话,“短期来看,股市是一个投票机;长期来看,股市是一个称重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