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雪球转发:8回复:185喜欢:53

越来越觉得发达国家群体在向苏联时代和我国改革开放前的的国企发展,几个特点:

- 靠的都是之前积累的老本。有矿的比较稳定,真正有竞争力的,只有一个美爹,其他都类似那种业务还没死,但是毫无发展前途的改革开放前的国企。

- 编制很重要,有编制的人通过各种社会运动搞福利,搞luxury belief,就是不搞提高生产力。想在老国企搞提高生产力是缺乏incentive的,毕竟勤劳勇敢国家不管,好吃懒做国家补助。

- 因为编制问题,低端工作没人做或者太贵,所以人都会变得更全能,不但自己做饭带孩子,还可以做家具搬家,大家都觉得节奏慢是合理的,那么着急干嘛。

- 某国企引入了大量的临时工,降低了通胀提高了社会效率,但是造成了很大的社会矛盾,有编制的人很不满意。某国企引入了大量的有钱人,国家欣欣向荣,但是普通工人没有享受到经济增长享受到了通货膨胀,也谈不上多满意。

- 因为没有市场竞争,部分公共服务的水平很底下。今天看的加拿大37岁老婆去世的帖子,让我想到了之前去学校的医院看病,非常感慨。昨天也看了一个吐槽澳大利亚的公共服务基本都是半垄断的视频。

- 国企员工们拿着垄断利润 或者 借债来的钱,消费私营企业产出的廉价商品。还要说私营企业低RQ优势。

- 某国的高科技企业可以门焊不好,程序乱写。国防5大公司主要的工作就是每年涨价。

- 有一帮人去论证老国企的制度是先进的合理的,因为大多数人都想不劳而获(特别认知低的),且老国企确实当时确实待遇不错。

冷战的上一轮,是市场经济战胜了国有经济。这一轮,一样的会是市场经济战胜保护主义。等下岗的时候,老国企兄弟们得直面一下惨淡的人生。

最后吐槽一下,我上周先在本地电商平台买了个东西,然后在PDD上下单了空运的东西。PDD的东西需要先发到转运仓,确认重量体积邮费,再空运到港清关再陆运。PDD的东西先到[狗头]

精彩讨论

forcode04-18 08:46

/黄循财:更广泛的背景是,我们正在从一个良性的全球化时代进入一个大国竞争的新时期。因此,这将是一个更加碎片化的世界,一个更加不确定的世界,将有更多的尾部风险,更多的波动性,更多的——不幸的是——动荡事件,这些事件可能会给全球经济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在这种大环境下,我认为我们也面临着另一个变化,从过去10年的宽松货币、极低的利率,到另一个可能更正常化的时期,利率将在更长时间内更高,宽松货币的时代已经结束。我认为这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大背景,在这种环境下,我认为我们将看到更加缓慢的增长。我们之所以能体验到这一点,是因为新加坡对此非常适应,因为我们是一个如此小而开放的经济体,外部需求占我们GDP增长的很大一部分。我们是矿井里的金丝雀——当外部环境不好时,我们最能立即感受到它。我们已经感受到了增长缓慢的影响。希望通胀趋势会下降;我们充满希望。我们看到像美国一样有所放缓,但我们担心石油的下行风险。中东正在发生的事情可能会产生影响。关于厄尔尼诺现象和其他未知风险的粮食供应,情况也可能变得更糟。关于中国,我认为他们现在正在经历一种具有挑战性的情况,因为年轻人失业率很高。他们决定刺破房地产泡沫,这样做会带来痛苦的后果。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做法,因为房地产行业出现了过剩行为。但房地产约占经济的20-30%。它是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旦你刺破了泡沫,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后果,连锁反应会在整个经济中层层叠叠,他们将不得不管理这些后果。与此同时,他们将不得不重新平衡经济,使其更加以消费为基础。这并不容易,因为他们还必须在社会保障方面进行改革,这需要时间。考虑到他们国家的规模,这是相当复杂的。但与他们的官员交谈,我认为他们明白需要做什么。这是一个沟通的问题,也是确保实施做得好的问题。所以总的来说,我们的感觉是,你听到很多评论员和人们在谈论巅峰中国。我们认为这被夸大了;我们认为中国将继续增长。也许有问题的是,许多人都在问的是,中国经济将增长到什么程度,也许是4%,也许是5%。但是,它将在多大程度上拥有与以前相同的创业活力和活力。我认为现在没有人知道答案。我认为中国政府本身必须弄清楚什么是正确的平衡。每个人都在关注持续市场改革的明确迹象,然后他们才会决定这确实是正确的前进轨迹。我想说,我不会低估中国人天生的动物精神。他们足智多谋。他们决心为自己争取更好的生活。你永远不应该低估他们在中国人民身上的巨大动力和活力。
从新加坡的角度来看,当然也从东南亚所有国家的角度来看,我们珍视与美国的友谊。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一直是非常好的朋友。中国现在也是东南亚各国的好朋友。我们想和他们保持朋友关系。毕竟,应该可以拥有不止一个最好的朋友。
我们最大的挑战是——新加坡总是一个不可能的国家。我们太小了,没有自然资源,你不会把赌注押在1965年的新加坡。你不会指望新加坡能活下来,但我们做到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我們的挑戰是盡可能長久地維持這個名為新加坡的小奇蹟。我对此的生动印象是当我还是密歇根大学的学生时。在密歇根州,有一座鬼城叫新加坡。它位于卡拉马祖河附近的密歇根湖畔。它成立于 1830 年代。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它被称为新加坡。但据推测,因为新加坡是英国人在1819年建立的英国港口,而且很快,我们就成为了英国人繁荣的港口。也许消息是从异国情调的远东传开的,有一个叫做新加坡的地方,你知道在那些日子里,新闻传播需要时间。所以在1830年代,有人决定在密歇根州建立一个小镇,它是一个造船和木材港口,并且有一段时间做得很好。但50年后,流动的沙丘吞噬了这个小镇。如果你现在去那里,你只能看到一个路标,上面写着这些是新加坡的废墟。所以密歇根州的新加坡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大约50年。我们的使命是让新加坡在东南亚持续很长时间。
如果你问新加坡人,绝大多数每天阅读中文报纸的新加坡人不会觉得《华盛顿邮报》所描述的内容是准确的。因为我们可以亲眼阅读和看到有关中国的文章,而且它们涵盖的范围很广,包括许多批评中国做法的文章。归根结底,新加坡的报纸必须反映新加坡的观点,因为它们必须反映我们的社会。我們的報紙不能像《華盛頓郵報》一樣,我們也不能要求《華盛頓郵報》變得像新加坡的報紙。关于中国的影响,或任何其他国家的影响,我们注意到我们是一个小的、开放的和多元化的社会。我们是一个多种族、多文化的社会。我们的大多数人口是华裔,所以我们的祖先可以追溯到中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已经发展了自己的新加坡身份。我们是新加坡华人,新加坡华人与中国华人截然不同——在价值观、观点和身份认同上。就像新加坡马来人与马来西亚或印度尼西亚的马来人有很大不同,或者新加坡印度人与印度人有很大不同。而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你必须非常了解这一点。鉴于我们是一个如此小而开放的多元文化社会,我们知道我们很容易受到来自其他地方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对此非常警惕。 从政府的角度来看,我们不断地让公众参与进来,教育,解释我们的国家利益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做出某些决定。不是因为选边站队,也不是因为外部影响,而是因为新加坡自身的利益。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做这件事。事实上,如果你看看新加坡人消费的很大一部分,在新闻和娱乐中,实际上,其中很多是英语;其中很多来自美国和英国。坦率地说,西方媒体不乏对新加坡的批评,不乏强调我们制度缺陷的评论和文章,并要求我们更像西方的自由主义理想。我们非常清楚,作为一个小国,我们容易受到来自各方的影响。归根结底,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尽管我们可能很小,但我们是自己的人民,我们做出自己的选择,这真的取决于新加坡人,决定我们国家的未来。不是中国,也不是西方。
网页链接

张玄机04-18 00:25

今天看了“2023年10月13日黄循财与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顾问克里斯托弗·约翰斯通访谈实录”,老黄说你们西方批评新加坡制度缺陷,希望我们像你们一样,但我们就是我们,我们做出自己的选择,我们不会跟你们一样的老黄还说,你去问问那些阅读中文报纸的新加坡人,他们没有人相信「华盛顿邮报」说的那一套,因为新加坡人可以自己阅读中国文章

谢伯瑄04-18 00:49

没办法这就是地心引力,人有惰性、偷懒都是常识(天性),以竞争为终身乐趣的属于稀有。
有的环境鼓励卷(相对一些个体感受差)勉强对抗。如果是多数选择,随着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一定是不可逆福利社会,就如女性生育率一样,明知道这样竞争力、生产力增速是不行的,但被多数/道德绑架了。所以只能非市场化阻止那些生产力更高的国家进入高附加值区域(没说不应该,不论是车、cgt代工、还是互联网内容平台,__先下场的,昂撒及小弟只是放下道德大旗的对标而已,只是阐述其中一个原因哈)。
在free market(__一般是下场把供给端扶持起来再free market competition,其实和昂撒一俩百年前类似)和citizen更幸福(好吃懒做)两个PC上,选票决定了保后者。
/
__也有很多问题(如留不住先富的),但营造了最富含竞争性的环境+最有比较欲的民族(文化),而且给想发展的行业高度资本化,当然屁股在不同地方,爱恨视角也不同。
/
ps. 极端奥派有俩个悖论,1. 需要gov又希望gov小,小gov自然压制不了如religion、plutocrat、或其他群体,又或army孱弱抵御不了外敌,被人家摘了果子,最后演变成theocracy, plutocracy, or military junta。
2. 纯市场经济里的gov申手就是剧场效应,如果大家都不起立还好,但一个起立了了,其他不起立就是劣势。gov伸手整合更同一大需求市场和更强大供给端,free market还没发展起来的小公司完全没法竞争,已有的大公司也得寻求其他力量去竞争。所以极端奥派和planned(大数据宏观精准调配也是其中之一),都是不懂人性
/
用英文替代一些词迫不得已,__问题之一吧

中年电竞选手04-19 03:00

还需要奋斗的人不宜去非美发达国家,没你发财的机会。 有钱了选择可以很自由

ph7up04-18 08:00

你以为你是那个学生?不,你是那个灯

全部讨论

那你为什么选择生活在老国企世界呢

卷到最后就是韩国,最终连人都没有了。

今天看了“2023年10月13日黄循财与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顾问克里斯托弗·约翰斯通访谈实录”,老黄说你们西方批评新加坡制度缺陷,希望我们像你们一样,但我们就是我们,我们做出自己的选择,我们不会跟你们一样的老黄还说,你去问问那些阅读中文报纸的新加坡人,他们没有人相信「华盛顿邮报」说的那一套,因为新加坡人可以自己阅读中国文章

当年日本一样卷,产业优势不比我们小,最后怎样。卷背后是巨大过剩产能和过剩投资,我们将如何面对产能利用率低,化解高债务,居民的收入占比过低?不是卷就好,我们需要平衡。

04-18 00:49

没办法这就是地心引力,人有惰性、偷懒都是常识(天性),以竞争为终身乐趣的属于稀有。
有的环境鼓励卷(相对一些个体感受差)勉强对抗。如果是多数选择,随着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一定是不可逆福利社会,就如女性生育率一样,明知道这样竞争力、生产力增速是不行的,但被多数/道德绑架了。所以只能非市场化阻止那些生产力更高的国家进入高附加值区域(没说不应该,不论是车、cgt代工、还是互联网内容平台,__先下场的,昂撒及小弟只是放下道德大旗的对标而已,只是阐述其中一个原因哈)。
在free market(__一般是下场把供给端扶持起来再free market competition,其实和昂撒一俩百年前类似)和citizen更幸福(好吃懒做)两个PC上,选票决定了保后者。
/
__也有很多问题(如留不住先富的),但营造了最富含竞争性的环境+最有比较欲的民族(文化),而且给想发展的行业高度资本化,当然屁股在不同地方,爱恨视角也不同。
/
ps. 极端奥派有俩个悖论,1. 需要gov又希望gov小,小gov自然压制不了如religion、plutocrat、或其他群体,又或army孱弱抵御不了外敌,被人家摘了果子,最后演变成theocracy, plutocracy, or military junta。
2. 纯市场经济里的gov申手就是剧场效应,如果大家都不起立还好,但一个起立了了,其他不起立就是劣势。gov伸手整合更同一大需求市场和更强大供给端,free market还没发展起来的小公司完全没法竞争,已有的大公司也得寻求其他力量去竞争。所以极端奥派和planned(大数据宏观精准调配也是其中之一),都是不懂人性
/
用英文替代一些词迫不得已,__问题之一吧

新加坡官僚到这种程度了?

04-17 23:24

越卷越赢,不卷等死?

04-18 00:59

一句话 你想不想进国企躺 活着不就是为了享受吗

资本主义怕法律,国家资本主义怕啥,干就完了,加燃料,兄弟们上啊,自信点儿

04-19 08:37

工业化、信息化时代从不缺产能和效率,基本都是严重过剩的,没有发达国家好吃懒做去消化这些产能,国内日子更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