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只要解决一个问题,就能大幅减小类似突发事件的冲击。

我们假设一下,如果当时武汉没有那种隐形的封口令,信息会在1月10左右就会大幅传播,这样,最起码人群就不会有各种聚集,也就不会这么严重了。

为什么会有这种封口令呢?

因为负责人会考虑各种各样的多种因素,进行权衡,一旦他权衡错误,就可能会带来灾难后果,大众可能就变成了牺牲品。

可表面上从他的工作职责上来看,他也没有失责,也是按流程办事,制度上也没有规定先办什么后办什么,办错顺序有什么后果。

~~~~

假设一个情景。

有一条大河,碰到雨季暴涨,有可能会带来洪水。上游有一个大坝,封堵起来有些困难,作为领导者本身也很难确定,是否真的能安全堵住。

如果这时封闭信息,那大众虽然知道大概有这个险情,但是不知道具体情况。

于是大众就只能盲目的相信这个领导者,别无选择。

如果这个领导者发布安抚情绪的讲话,那大部分群众就会认为没什么风险,不做任何防范措施,这样就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

如果没有消息封闭措施,消息可以自然扩散,那大众就可以得到更多的消息细节。

同时领导者也只发实际情况的消息,没有任何偏向性,把各种可能性都告诉大众。

那大众就可以根据消息细节和官方信息,综合判断,自己进行选择。

这样选择权就在大众自身。不论最终结果如何,谁也没法埋怨,最起码没人骗自己和误导自己。

~~~~

这样做最大的难点是打击真正的谣言,毕竟总是有各种目的的人去散发各种谣言。应该增加这方面的立法和执法力度。

其实,如果官方能保持一贯的的客观和中立,大众自然也就不会去相信什么谣言。

同时官方加强和社会的沟通,第一时间解释大众各种的疑问,也就没有谣言生存的空间了。

~~~~

所以这次通过武汉肺炎这件事,应该在立法上有一些改变。

最主要的就是明确消息封锁的权限基础。

不能说一个医院,一个领导,就能轻易的给职工封口,应该限制住他们的封口权限边界,让他们的这种封口令变成非法事件。

当然,每个国家也应该有相应的保密机制,这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就得制定明确的制度,只有什么样类型的消息才可以封口,涉及大众利益的不允许封口。

Android转发:12回复:65喜欢:4

全部评论

股市的牛04-03 09:18

这个理解的思路有意思

耳东羽02-03 22:14

不不不,你这个我不讨论,也不敢谈论,谁知道你想换到哪个层面
我们都是玩大A的,玩大A要讲逻辑,那我们就讲个公开信息推演出来的逻辑
如下:公开信息是12月8日发现第一例,后来有新冠8君子事件,接着是高福曾光团队到达武汉(不传人或有限人传人),注意时间,这个团队到武汉是12月31日,然后在钟南山山团队到达武汉发声后,我们听到的都是高曾团队的口径。
高福是中疾控主任,曾光是中国流行病首席专家,作为地方政府层面,是外行吧?不听专家的听谁的?
武汉市长说我没这个权限,可以理解了吧?
但是接下来钟南山团队为什么又到了武汉?
后面我怂,不推演了中间的可以补充一下,发现疫情,作为地方肯定是往上报,没报的话,高曾不可能来武汉,高曾给了个结论后,地方肯定按照这个结论防控,接下来半个多月,应该是控不住,地方再报,钟南山团队到达武汉,结论人传人,第三天封城,封城不是一个地方政府能决定的吧?
所以,从时间点的逻辑来看,地方政府是没有大的问题的

无为而为之201102-03 10:31

离不开媒体的监督呀

登山出海02-03 10:03

老巴是如何选公司经理?我的理解1.能力不必多说,精英是必须的。2.诚实 理性 。 3·对股东负责。4.收入无需再考虑,为了自我价值实现。

蜗Snail牛02-03 08:54

言简意赅,核心明确,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