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柏国际(KBAL)$ 这间公司还挺有意思,4亿的市值,手里有9700万的现金,没有任何债务,7500万的revolver没有动过。FY20(截止2020年的6月30日)的营收,workplace从117mil降低到了91mil,下降22.3%,hospitality从49.6mil降低到了43.5mil,下降12.3%,health从28.8mil下降到21.6mil,降幅25%。workplace包括commercial,也包括了education和government。周期性体现在education在二三财政季度购买较少,hospitality在夏天期间购买较少(因为入住率高)。这间印第安纳的公司创建于1939年,过去68年来年年分红。从资本配置角度,45%再投资,16%回购,25%分红,14%并购。最近CFO Michelle辞职(在公司32年了)是因为个人原因,但具体如何还不清楚,调进来了Timothy Wolfe,原来是可口可乐欧洲的英国分部的VP和CFO。公司有好几个showroom(LA,Chicago,Boston,Washington,Dallas,Atlanta,Toronto等),两个supply chainsourcing 的地区,具体的生产和销售在美国(主要)和墨西哥(次要)完成。一个在中国东莞,一个在越南胡志明市,所以贸易战估计有影响,同时公司10K提到运输费用不可小觑,尤其是freight forwarding这块,要是运力不足,或者能源价格高企,都会对logistics costs形成较大的冲击。

这个行业本身高度碎片化,是有整合的空间的。行业中的主要玩家除了KBAL之外还有$赫尔曼米勒(MLHR)$ $HNI(HNI)$ SCS和KNL,这些公司的自由现金流产生能力都很强,而且盈利能力都很不错,现在看来可能是整个行业跌出来了机会,因为过往十年的ROE和ROIC大多数企业绝大多数年份都是双位数的。金柏国际是从2014年10月30日分拆了Kimball Electronics(ticker: KE)之后盈利能力上了一个台阶的。所以总体来看尽管行业碎片化,大家也都相安无事,没有特别去打价格战攫取市场份额的行为。

风险可能有两个,第一个是workplace占比60%,但以后可能会向work from home转折,是不是能顺利转过去,legacy business怎么处理,受影响的速度和程度有多大值得思考;第二个是进口的furniture(尤其是比如中国或者东南亚的生产力更廉价的产品)会不会对这个行业有比较大的冲击。注意这间公司自从中国加入WTO以后其实股价就没有涨了,是不是有这方面的原因。这里的比较优势变化也值得关注和思考。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0

全部评论

次善君2020-10-22 00:49

过去十年,整个行业看起来都是跑输大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