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书!雪球私募&重阳投资荐读第12期】谈谈你对“网络”的看法?

查理·芒格先生有一句广为流传的话:“我这一生当中,未曾见过不读书就智慧满满的人。没有。一个都没有。沃伦(巴菲特)的阅读量之大可能会让你感到吃惊。我和他一样。我的孩子们打趣我说,我就是一本长着两条腿的书。”

无可争辩,阅读是成长的重要途径之一

现在,雪球私募联合重阳投资一起发起【赠书!雪球私募&重阳投资荐读】活动,我们希望和你一起,把阅读这件事儿坚持下去。

让阅读生出思考的力量,带你感受到自己的思想有厚度且有方向,四通八达,尽情徜徉。

重阳投资,业内唯一连续十年荣获金牛奖的私募管理人。重阳投资成立于2001年,专注于资产管理业务,“价值投资,绝对收益”是我们的核心理念。重阳投资旗下基金业绩优良,是业内唯一连续十年(2009-2018年)获得中证报“金牛奖”荣誉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


【雪球私募&重阳投资荐读第12期】

本期好书:《广场与高塔》,中信出版集团

互动话题:谈谈你对“网络”的看法?

留言时间:2020年1月17-19日,过期将不纳入筛选范围,留言鼓励原创

留言筛选时间:2020年1月20日-2020年2月2日

(被选中会收到雪球私募给您的私信,请回复寄送信息,逾期未提交或提交信息不全的视为自动放弃)

奖品派发时间:2020年2月3日后,以出版社及物流安排为准


内容简介

21世纪被称为网络时代,但事实上,网络早已存在。从印刷术的诞生到网络社群爆发,在《广场与高塔》这本书中,弗格森通贯古今,以新奇的视角,为我们重铸了一个个有形的和无形的网络。从神秘的共济会、辉煌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复杂的萨克森—科堡—哥达邦联、举世闻名的剑桥使徒网络,到现在互联网时代下的推特和脸书,作者以一个个引入入胜的故事,激发我们重新观察这些网络的运作及其建构的世界,重新看待我们习惯已久的世界观和它潜在的不同面貌。

在社会网络兴起、衰落、再崛起的历史中,作者用丰富的图表与数据为我们阐释了网络、聚类等不同概念,帮助我们重新审视旧权力与新社交网络之间的冲突与融合,并通过对比,为读者提供有关网络演变史的另类省思。


作者简介:【英】尼尔·弗格森

英国历史学家、《时代周刊》评选的“影响世界的100人”之一。专注于历史、金融、媒体领域,哈佛大学历史系劳伦斯·A.蒂施教授、牛津大学耶稣学院高级研究员、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杰出访问教授。著有《文明》《帝国》《巨人》《罗斯柴尔德家族》《金钱关系》《货币崛起》《纸与铁》《战争的悲悯》《西方的衰落》《顶级金融家》《基辛格》等畅销书。


前言︱历史学家网络

你可能常常听到这句话:“我们生活在一个网络化的世界中。”19世纪末以前,很少有人会使用“网络”一词,但现在,不论是作为动词还是名词,它都已经成了一个被过度使用的词语。对于那些处于网络之中雄心勃勃的年轻人来说,为了建立人脉,无论下一场派对多晚开始都值得去赶场。错过社交机会的恐惧感能让他们战胜所有困意。而对于年长且愤懑的网外人来说,“网络”一词有着不同的内涵。他们越来越怀疑这个世界正在为强大且排他的网络所控制,这些织网者就是银行家、政府机构、统治集团、犹太人组织、共济会、光明会。几乎所有关于它们的资料都像是一派胡言,但是,如果这些网络根本就不存在,那些阴谋论似乎就不太可能持续存在那么久。

阴谋论者的问题在于,作为愤愤不平的网外人,他们总是误解和歪曲网络的运作方式:他们以为精英网络能在暗中轻松地控制正式的权力机构。我的研究以及我自己的经验表明,情况并非如此。相反,非正式网络通常与政府机构存在高度矛盾的关系,有时甚至是敌对的。然而直到今天,在专业历史学家中,还有人有着忽视或至少是贬低、轻视、将网络作用轻描淡写的倾向。即使在今天,大多数历史学家也更愿意研究那些已经存档的机构,而那些没有留下条理分明的文件记录的组织好像根本没存在过一样。我的研究和经验再次告诉我,要小心现有档案形成的“陷阱”。纵观历史上的大变动,它们往往是由一些没留下多少记录的非正式组织造就的。

本书主要讲述了历史的飘忽不定、潮起潮落。它试图区分两个时代:一个是时间更长、人类生活被等级结构主宰的时期;另一个是新兴但颇具活力、因技术变革而产生的网络时代。简而言之,当世界的主要秩序属于等级制度时,你只能通过一个垂直机构中(如国家、企业等)一级一级的等级阶梯来获取属于你的最大权力;而当网络系统取得优势时,你就能够在一个或多个水平组织的社交团体中获取权力。正如我们所见,这种等级制度和网络之间的二分法过于简单了,尽管如此,我个人的一些事例或许可以说明将二分法作为出发点进行研究的作用。

2016年2月,也就是我撰写这篇前言初稿的那段时间,有天晚上我参加了一个读书会,主持人是纽约市前市长。这次聚会的主角是《华尔街日报》的专栏作家和前总统演讲撰稿人。我应彭博新闻社总编辑的邀请前来,我们的关系是20多年前在牛津大学建立的。在这次聚会上,我跟大约10个人打了招呼,并与他们进行了简短交谈,其中包括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主席;美国最大的工业公司之一、美国铝业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华尔街日报》评论版的编辑;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纽约殖民地俱乐部的成员和她的丈夫;还有一位年轻的演讲撰稿人,他向我介绍自己时说,他读过我的一本书(这无疑是与一个教授攀谈的正确方式)。

从某种角度来说,我参加那个聚会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我曾在几个知名大学工作过——牛津、剑桥、纽约、哈佛和斯坦福,这一事实好像让我自动成为多个大学校友网中的一员。作为作家和教授,我的工作让我进入一些经济和政治网络,比如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和彼尔德伯格会议。同时,我还是三个伦敦俱乐部和一个纽约俱乐部的成员。目前,我是三个实体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一个是全球资产管理公司,一个是英国智库,还有一个是纽约博物馆。

尽管我建立了相对良好的网络关系,但在其中却几乎没有任何权力。这次聚会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主持人,也就是那位前市长,借此机会在他简短的欢迎词中做了一个并不热切的暗示:他正在考虑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下一任美国总统竞选。但是作为一名英国公民,我甚至连投票权都没有。即使想要支持他,我也没有任何机会和方式能真正帮到他,抑或帮到其他任何一名候选人。尽管许多美国人以为,我作为一名学者已经完全脱离了普通人的现实生活。与我以前在牛津的同事不同,我不负责本科生的招生工作。在哈佛教书时,我可以为学生们打出“优秀”或“中等”的成绩,但是根本没有权力让最差的学生毕不了业。当进行博士招生时,在许多资深教员的投票中,我只占一票:同样相当于没有权力。对于在我咨询公司工作的人,我名义上有一定的权力,但是在过去5年的时间里,我总共只解雇了一名员工。在家里,我是4个孩子的父亲,但我对其中3个孩子的影响力——更不用说权力了——微乎其微。即使是最小的那位——他只有5岁,也已经在学习如何挑战我作为父亲的权威了。

简而言之,我只是一个不喜森严等级的人,我通过自己的选择成了“网络中人”。当我还是一名大学本科生时,我就喜欢大学里不分阶层的生活,尤其是参加众多社团组织。我加入了许多社团,不定期地参与其中几个社团的活动。我在牛津最喜欢的两项活动,一是在爵士五重奏里演奏低音提琴——这是一个至今仍以没有领奏而自豪的乐团;二是参加一个名为“坎宁”的小型保守派兴趣小组的会议。毕业后,我选择成为一名学者,因为在20岁出头的年纪,我更愿意选择自由而不是金钱。只要看到我的同龄人和他们的父亲都受雇于传统的垂直管理体系,我就不寒而栗。而看着那些我在牛津大学读书时的老师(他们是中世纪公司实体的研究员、古文字共和国的公民,在大量书本研究中握有权力),我就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冲动,要追随他们不慌不忙却坚忍向前的脚步。而当做学术的报酬无法满足家庭成员的期望时,我在不臣服于现实雇佣关系的前提下,努力挣钱:作为一名文字记者,我更喜欢当自由撰稿人,大部分情况下是做兼职,若能受聘为专栏作家更好。当我开始广播事业时,我以独立承包者的身份进行创作和出版作品,后来成立了自己的制作公司。企业家精神与我对自由的热爱相契合,我创立公司是为了保持自由,而不是致富。无论如何,我最喜欢的事情都是创作:写我感兴趣的题材的书。我的关系网络为我提供了最棒的研究课题——罗斯柴尔德银行的历史,西格蒙德·沃伯格的职业生涯,还有亨利·基辛格的生活。而直到最近我才意识到,它们本身都是关于网络的研究。

对于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我们参与的网络要比等级体系多,这并不仅仅意味着我们身处脸书、推特或其他在过去十几年里从互联网中涌现出的、基于计算机的网络中。我们还有亲属网络(今天的西方世界很少有等级森严的家庭)、朋友圈网络、邻居网络,以及由爱好相同的人形成的网络,除此之外,还有教育机构的校友网络、足球队的球迷网络。我们还是俱乐部和社团的成员,或者是慈善机构的支持者。甚至当我们参与类似教堂或政党等具有等级结构的组织活动时,也更像建立关系网,而不是工作,因为我们是自愿参与的,并不期望得到金钱的回报。

等级和网络的世界可以相交并产生互动。任何大公司都有非官方的网络,其形态与官方的组织结构图有很多不同。当员工们指责他们的老板偏袒某些员工时,这意味着一些关系暗网抢占了5楼“人力资源管理部”的先机,在正式晋升程序之前进行了运作。当不同公司的员工下班后聚会喝酒时,他们从各自垂直的公司大厦来到了水平的社交广场网络。至关重要的是,这群人中每个人在不同的等级结构中都握有权力,而他们形成的网络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安东尼·特罗洛普在他的小说《巴里塞》中,有一段令人难忘的描写,他抓住了正式权力和非正式影响力之间的区别,描绘了维多利亚时代政治家在下议院公开谴责对方,却在他们所属的伦敦俱乐部网络中私下交换秘密的场景。在这本书中,我想告诉读者,这样的网络在所有人类的历史中都能被找到,并且它们的真实性比大多数历史书所写的都要大。

我已经提到了,从前的历史学家不善于重建过去的网络。网络被忽视的部分原因,是传统的历史研究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国家和其他等级制度所产生的文件记录。网络确实会留下记录,只是找到它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读研究生时就是一个环保主义者,我还记得当时我去汉堡国家档案馆,被带到了一个令人非常迷茫的房间:里面到处都是用皮革装订的厚重书籍,它们用几乎看不清的旧德国文字手写而成,这些书组成了档案馆的目录。它们又指引我找到汉萨同盟古典官僚机构中各种“代表团”写的无数报告、记录簿和信件。我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去翻看了那些与我感兴趣的时期相对应的书籍,但令我震惊的是,没有任何一页的内容能吸引我。这样的痛苦持续了几个星期,之后我终于得到了解脱:我在英国领事馆的一次茶话会上有幸认识了银行家马克斯·沃伯格的儿子埃里克,他将我带进一个小小的橡木镶板房间,里面存放着沃伯格的私人文件。我当时的研究主题是:20世纪20年代早期德国恶性通货膨胀的历史,短短几个小时我就意识到,沃伯格与他的人际网络成员的通信能给我提供更多这方面的资料,甚至比英国国家档案馆中所有的文件加起来还要多。

然而,多年来,和大多数历史学家一样,我对网络的思考和写作方式都很随意。在我的脑海中,一个模糊的图表,通过各种血缘关系、商业关系和“选择性亲和”,就能将沃伯格与德国犹太商业精英的其他成员联系在一起。但是我没有想过要对这个网络进行认真的思考和研究。我满足于思考这个社交“圈子”,懒得进行下一步的探究,但“圈子”本身就是一个有缺陷的文学术语。而几年后,当我写到罗斯柴尔德连锁银行的历史时,我发现我的研究缺乏一种系统性。我太关注这个家庭的复杂家谱,因为它远不是非同寻常的表亲婚姻制度,却忽视了更广泛的代理人和附属银行网络,而在这个19世纪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诞生的过程中,后者的网络很重要。事后看来,我应该更加关注20世纪中叶的那些历史学家,比如刘易斯·纳米尔或罗纳德·赛姆,他们开创了群体传记研究,特别是打压了意识形态本身作为历史角色的作用。然而,这些努力没有得到正式的网络分析。此外,他们被一代社会(主义)历史学家取代,后者致力于揭示变动的阶级如何成为历史变革的推动力。据我的了解,在历史进程中,维尔弗雷多·帕累托的精英——从法国大革命期间的“名人”到威廉二世时期德国的“勋章获得者”,通常比卡尔·马克思的阶级更重要,但彼时我还没想过该如何分析精英组织的结构。

本书试图弥补曾经的疏忽。它讲述了从古代到最近的过去,网络和等级之间相互作用的故事。它汇集了从经济学到社会科学,从神经科学到组织行为学等众多学科的理论见解。本书的中心论点是:尽管历史学家迷恋研究国家等级制度,但是社会网络在历史上的地位比他们所认为的更加重要,尤其是在两个历史时期。第一个是“网络化时代”,在15世纪印刷术传入欧洲之后,一直持续到18世纪末。第二个就是我们当今的时代,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我认为,我们与硅谷有关的技术革命,与其说是等级制度危机产生的原因,不如说是其后果。而从18世纪90年代到20世纪60年代这段时间,出现了相反的趋势:等级制度重新确立了它的控制权,并成功摧毁或收编了网络。20世纪中叶,等级制度组织的权力达到顶峰——一个极权主义政权和全面战争的时代。

我想,如果我没有着手写一部关于当今世界上最娴熟的人际网络建立者亨利·基辛格的传记,我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见解。当我到达这个项目的中间阶段——第一卷已经完成,第二卷已经撰写了一半之时——我想到了一个有趣的假设:基辛格的成功、名气和声誉是否不仅归功于他强大的才智和坚强的意志,还归功于他建立一个兼收并蓄的人际关系网络的非凡能力呢?是否不仅归功于他在尼克松和福特政府的同事,还归功于政府以外的人——记者、报业大亨、外国大使和国家元首,甚至是好莱坞制片人呢?本书的大部分内容综合了(我希望没有过分简化)其他学者的研究,并且我也充分认可这些研究。但在基辛格的人际网络问题上,我提供的研究尝试是首创的。

雪球转发:21回复:51喜欢:6

精彩评论

StevChen01-18 00:08

我认为,首先需要明白一点,互联网其实不是一个行业。它更像是一个‘工具’地位的行当。做啥都要互联网,房产证要互联网,医疗保险要互联网,你指纹人脸也要互联网,都是互联网。这突然就厉害了,因为你自己把‘互联网行业’开始走下坡路这句话翻译一下看看。把互联网当成一个行业,什么互联网行业之前过热了,现在不行了,都是扯淡。
最近一年,金融和互联网的从业人员很容易丧。一方面是寄生在信息时代巨大生产力红利上的全球范围的巨额债务开始憋不住了,另一方面,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利益分配方式出现了极度剧烈的变化。商业的本质是在市场交换中逐利,而市场交换的基础是物权和人们的需求。互联网时代与工业时代相比,商业上变化的根本动因就是物权分配方式的变化和人们需求的变化。
过去的20年里,虽然我们一直在提所谓的“互联网革命”,但事实上她才只是像个婴儿一样蹒跚地学会走路而已。即便如此,我们也已经可以观察到网络商业红利发展的一些端倪——她更偏爱出现在那些用互联网的新方式来满足有效需求的商业领域——她的一边是后工业时代过剩的物质供给,另一边是工业时代未被解放的旺盛的人性需求。未来的互联网技术前途正在于:利用信息处理技术加工信息,得出结果直接予以自动化输出成为动作来加工对象。

天下一哥01-17 21:06

网络的高速发展为我们人类带来了全新的环境。
首先,网络创造了全新的人的学习环境。以往知识的获得主要是通过课堂、前辈的讲解、自己深入实践探知等,而在网络社会中,人们只需轻轻的点击鼠标,熟练的运用搜索引擎便可以轻松得知天下事。网络上的知识不只可以用语言表达,还可以用生动的图像阐释,网络
时代是一个图像的时代。图像传递的信息非常精确,具有形象性,而且同时能传递多个信息。图像是热媒介,其清晰度比较高,往往不需要融入过多的考虑便可清楚其传达之意。一些不易用文字表达的信息内容,可以通过图像的方式使人轻松易懂。
其次,网络创造了全新的人的购销环境。网络打破了传统的购物方式,给我们带来了全新的购物环境与销售环境。活跃在网络社会中的我们,足不出户便可购买如意称心的物品。现在网络购物逐渐走向成熟,像淘宝、当当、卓越等知名购物网站不但有着精确的出售系统,也有较完善的售后服务系统,如果网民不满意购买的货物,可以轻松进行调货或退货,有了完善的售后服务系统,网民可以放心享受网上购物的乐趣。有需求必然要有供应,销售商通过网络与消费者达成协议后,与快递公司合作便可轻松完成其销售环节。
第三,网络创造了全新的人的娱乐环境。有了网络,人们的娱乐方式大大增加了,网络是个多媒体的世界,可以为网民提供短片视频、电影、动画、电视剧等观看类的娱乐环境,而且还可以提供魔兽、CS、斗地主等需要网民高度参与的娱乐环境,给网民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第四,网络创造了全新的人的沟通环境。通过网络这一方便快捷的工具,人们可以用多种方式与他人进行沟通、联系、交流、讨论。MSN、腾讯QQ、移动飞信等可以进行即时语音聊天的同时,也可以进行即时视频聊天,在3G时代还没有到来的今天,网络的即时聊天大大满足了网民的沟通需求。博客、社区、贴吧等方式也给网民带来了全新的沟通方式与沟通环境。在网络上,人们可以与熟人进行沟通,也可以用匿名的方式与陌生人畅谈与熟人面对面时不愿谈之事。

全部评论

雪球私募02-07 18:01

您好,请查看雪球私募给您的私募,有惊喜哦~

雪球私募02-07 18:00

你好~请查看雪球私募给您的私信,有惊喜哦~

欢乐baby01-22 08:20

互联网最大的优势在于突破信息交流的屏障;其二是在互联网发展的中期,互联网最大的优势在于整合了更多的资源;其三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突破了传统的应用边界,让资源实现了线上到线下的突破,相信在产业互联网阶段,互联网会带来更多积极的变化。

站在IT行业的角度来看待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实现了从信息时代、数字化时代向数据化时代和智能化时代的发展。电脑打开了信息化和数字化时代的大门,通过信息管理系统,更多的资源管理任务可以通过电脑来实现,这不仅提升了管理效率,也大幅降低了管理成本。

当互联网出现之后,数据交换方式得到了极大的变化,数据交换变得更容易实现了,这在很大程度上拓展了电脑处理任务的边界,也进一步促成了网络平台的产生,而网络平台的产生则为互联网整合资源奠定了基础。

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互联网终于有了承载其价值的方式,这个方式就是数据,所以未来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数据的价值也会越来越高,更多的社会资源也将会数据化。

在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技术的全面发展之后,人工智能有了重要的应用场景,大数据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技术来全面提升自身的价值,因为大数据不是目的,运用大数据才算目的。所以未来的互联网时代,人工智能技术将开启一个新的发展篇章。

雪球私募01-21 11:01

ღ( ´・ᴗ・` )比心

丶情书再不朽01-20 12:35

感谢分享,说的非常好网络现在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是集交流、消费、娱乐等方方面面的产物,既是渠道,又是平台,把它当成一个在家就能触摸到的社会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