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黑色面包: 媒体制作的简易化(便宜便携的电子设备,易用的剪辑软件),和新型内容分发渠道(Facebook,Youtube,短视频),导致这个过去几乎可以垄断客户注意力的行业在上下游都遭遇瓦解。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最初自媒体作为挑战者出现时,在那些媒体巨人面前也如蝼蚁一般,没有名气的主播,没有精良的制作,更没有触及千万人的平台。可这一点火光,预示着整个行业的竞争格局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当护城河出现破损迹象时,不要再去看今年margin有多高,ROIC有多好。除非尽快把现金/FCF抽离,那都是可以下跌的空间,是价值流失的开始。//@黑色面包:回复@黑色面包:又是一年的自由媒体(Liberty Media)的投资日,距离发这个帖子,也已经有接近5年了。光阴如梭啊。
当时认为没有出路的$Dish Network(DISH)$ ,股价又跌了90%,现在交易价格已经只有3美金/股了,而且与$Altice USA(ATUS)$ 不同的是,DISH 2025年到期的债券,YTM已经打到了35%。
传媒行业曾经被认为是除了科技行业之外,商业模式第二好的行业。十年前,可能绝大多数人做梦也想不到,这样一个行业,居然集体进入了困境(distress)。尽管股价跌了很多,但我对这个行业仍然提不起兴趣。他们可能也很难想到,科技恰好是传媒的邻居,看到邻居的花园好看,身强体壮,直接把邻居的房子给占了。这是一堂很深刻的商业课。
传媒行业的核心资本配置逻辑中一直是有杠杆的,从70年代到现在,50多年一直如此。默多克的财富,很大一部分就是通过加杠杆获得的。一般来说,加杠杆是为了增加权益的回报 -- 然而,问题在于,07-16年那10年间,这些生意本身也没有明显的好转。由于流媒体的出现以及科技行业的入局,竞争加剧,ROIC下降,而我们都知道,当ROIC低于WACC的时候,杠杆就是价值毁灭的。所以马龙说通过杠杆去增厚股东回报,这是无稽之谈,因为生意本身,系统性地不赚钱了。Gregg Maffei在02年-17年这15年间,曾有着年化20%的辉煌成绩,但过去6年,完全是原地划水,因为资本回报率在变革的商业版图下消失了,不见了(其实是走到科技公司那里去了)。
这些公司并没有回过神来,相反还是继续分红回购,负债,对过往做线性外推,而加息就变成了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换句话说,21年前的10年杀的是ROIC,21年之后这些公司不得不转型流媒体叠加加息,所以是ROIC和WACC的双杀,在这种背景下,股东价值瞬间就灰飞烟灭。$派拉蒙全球(PARA)$ 的债被穆迪降为垃圾级,WBD回到了2005年的股价,Digicel, ATUS和DISH则面临破产清算。Peter Draghi以杠杆和激进闻名,还有所谓的"Altice文化“(加杠杆,砍成本),马龙今年的评价,"Toast, it's all toast",实在是到位+令人忍俊不禁。
现在大家都知道,展期到来,这整个行业未来几年就是困境状态的,然而这个行业完全不能让我有当时油气行业里集中仓位抄底的欲望/勇气,因为科技压着传媒(甚至吞并传媒)的实相并无改变,无论在内容还是渠道角度,这些公司看上去都没有胜算。至于幸存者对困境资产的整合,或许DIS,CMCSA,和WBD有一些可能,但作为股东,希望出手的肯定是科技公司,毕竟有钱的爸爸才能给出一个好价格。内容和渠道类资产并不是一文不值的,毕竟有那么多年的积累,只是因为债主横梗在其中,权益所有者的风险(兑现的波动)就变成了一个勇敢者的游戏。
没有想到刚入门时覆盖的行业,居然就是一个价值毁灭行业的典范。这里面有太多的故事,有太多值得揣摩和反思的地方。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3
引用:
$AT&T(T)$ 不妨复盘思考一下AT&T的并购。如果我们回溯AT&T当时收购DirecTV(490亿,30%现金,70%股权,7.7x LTM EV/EBITDA)的时候的两个原因,一个是自身付费电视业务薄弱,U-verse的用户只有500万人,而收购DirecTV则可以将付费客户数量增加到2600万人,变成全美第三大。规模能够带...

全部讨论

黑色面包2023-11-12 03:13

行业的反应确实太慢了 其实18年那会流媒体已经很明显了 但19年底迪士尼才出来带头转型,基本就是看着大好时光流逝。那时候的大量自由现金流既没有投入转型,又没有降低负债,两个核心风险因子都留着,反而是回购股票拒绝认识现状(可能也确实没能力认识)去支撑股价,最后落到今天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