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未知和可知

世界是未知的,是从两个方面来说。一是因,即一件事情导致另一件事情发生的概率是未知的。二是果,即发生的后果超出我们的想象。所以有黑天鹅。

世界是可知的,也是从这两个方面来说。我们可以知道一些因果,即概率是大约可以估算的,这就是贝叶斯公式,赔率也是大约可以估算的,虽然其误差往往超过一个量级,这就是幂律。

有人只看到因,却忘了果,所以捡了芝麻丟了西瓜,而楚霸王乃有:“此天亡我也,非战之罪!”之叹。

有人只看到果,却不懂因。所以越努力的结果,不过是把自己脖子上的绳子勒得更紧。所谓:“凡人畏果,菩萨畏因”。

概率不是必然,所以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重复的概率就是必然,所以傻人“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而智者“只问耕耘,不问收获。”

有人不懂世界的未知,以为有“历史的终结”,却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变局”。

有人以为可以“格尽天下之至理”,却终不过“为学日益,为道日损。”

所以机关算尽者,反被聪明误。汉高祖“非刘姓不封王”,却造就“七国之乱”。明太祖鸟尽弓藏,只不过让“靖难之役”无良将,而不设宰相,却岂知后世权力尽入阉人之手。

钱是赚不完的,却可以花完,亏完。

树不会长到天上去,而星星之火,却可燎原。

上苍有好生之德,天地以万物为刍狗。


Android转发:0回复:1喜欢:0

全部评论

肯尼金_灶沐04-22 09:04

写的太好,拜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