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美故事 313-1

昨天贴出一张对康美-广发“合作”的整体理解图,其中大部分内容雪球上的朋友都讨论过,有些是我自己分析后的判断,为了保持case study的完整性,我尽可能将手里的资料整理出来,看看我对康美-广发的判断究竟有多大的靠谱程度。原则上,只采用公开渠道可以得到的资料。

今天先来看看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康美药业,SH600518)及其控股股东家族相关企业的整体构架。


这是一个由家族控制的企业。马兴田、许冬瑾夫妇为实际控制人。(上图只为描述家族关系,不是股权结构图)

有网友以为马文添是马兴田、许冬瑾之子,经查证,据《普宁市下架山镇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对象花名册》,网页链接,马文添生于1949年,应为马兴田之父。

许冬瑾及其母亲许燕君自上市至今都是康美药业的自然人股东。许冬瑾父亲许德仕,不持有康美股份,但在潮汕那么一个传统的中国社会,相信他对由许燕君持有的康美股份拥有绝对的控制力。老许在康美上市时担任公司监事,2003年,辞去监事职务,不再在康美担任任何职务。但是,作为长辈,老许对女儿、女婿总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由马兴田及其父控制的康美实业自上市以来一直是康美药业最大股东。上面说了老许对小马、小许肯定有影响,老马呢?不知道!

一个大的家族,除了几位主要的老爷、太太,当然还有一堆的听差和“各界友好”。整理康美整理,可以看到康美药业有一个非常稳定的管理团队,自上市至今十余年,康美最核心的人物一直没有任何变化,几位成员不断地以董事、监事、副总的身份轮番出场,铁打的营盘铁打的兵啊!不管是不是打铁,康美这个团队实实在在是“自身硬”的。



对比国企,私营企业,尤其是家族企业确实更能够保证管理层的稳定,保证公司的长期战略得以坚持,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就制度合理性和稳定性而言,私营企业才应该是企业的正常状态。国家或者政府,真正的责任在于保证所有合法经营的企业的正常经营环境,这里包括正常的产业、金融、税收、土地、用工等各个方面。证券市场不该用来维持奄奄一息、治理混乱、技术落后的国有企业,而应该让市场资源与最具活力的企业相匹配。同时,对于那些弄虚作假、欺骗市场的公司,应该严格地依法处置,维持市场的公正、公平。(扯远了……)

与家族控制、稳定的管理层一道出现的,还有同样稳定的券商和审计师。

广发是故事的主角,在康美上市时,为康美提供1000万元委托贷款,当然,生意归生意,康美拿出一堆机器设备抵押给广发。可以看到,这是康美仅有的一次抵押贷款。广发的钟辉自康美上市直至2010年,连续出任康美董事。

审计师当然也是上市公司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一般而言,投资人士都会非常警惕那些频繁更换审计师的公司,但是,从康美的故事,我们至少应该同样提醒自己,那种从来不换审计师的公司,也得好好看看啊!安然出事之前,安达信当了它多少年的审计师?在这个问题上,要表扬一下愚蠢的国资委,为了避免央企与审计师的串通,国资委N年前就规定,央企的审计机构必须四年一换!证监会为什么不来这么一个规定呢?



广州的珠江正中从IPO开始就担任康美的审计师,十二年来,珠江正中为康美审计报告签字的会计师只有5个人,吉争雄签过6次,杨文蔚签过10次。图中蓝色部分为历年主会计师。

康美上市的剧情也蛮狗血的,有兴趣的朋友自行查看网上残存的《招股说明书》。与康美今天350亿的市值对比,有多少人知道这招股书里,还披露了1998年服装收入7164万元,结转成本6870万元,大家可以想象今天“中药饮片之王”当年在忙啥!本人对所有辛苦创业的人都永远怀有敬意,比起腐朽的国企,这些人才是中国的希望。但也由于同样的原因,我也深恨那些把别人辛辛苦苦挣来的钱骗走的人,他们的欺骗、造假严重地伤害了中国社会并不十分强大的正能量。

随着生意越来越大,马-许家族控制的公司也越来越多,有一些正儿八经地在康美的若干公开报告中披露过,还有一些只能从其他公开信息中提取。大体上,我们可以把马-许家族的生意分为两部分,即康美药业(600518)和其他散布在康美之外与康美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体外板块。


康美在2006年之前,一直坚守普宁,从事着“那份很有前途的职业”,从公开访谈上,马兴田对自己的成就相当满意,对于一个30来岁的白手起家的青年,当着堂堂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不要说在普宁这个小地方,放在全中国,也找不几个啊!




从康美药业的合并公司范围上,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2006年是康美真正的分水岭,尽管在2001年已感受到WTO之后在西药方面存在的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像当时的康美这样没有技术、没有产品、没有品牌的三无公司,实在难以获得多大的发展,尽管从2003年也逐步从西药转向中药,尤其是中药饮片,但从2012年的高峰回望,那时的康美真的什么都还没有开始。

$康美药业(SH600518)$
雪球转发:7回复:20喜欢:10

全部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