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财富与智慧启示录

圣经启示录里说,灾难的四骑士是战争、饥荒、瘟疫和死亡。纵观整个二十世纪,四骑士出现了两次,分别对应两次世界大战;其中第二次世界大战持续时间更久,空前的杀戮、占领、饥荒和瘟疫,对财富的毁灭程度更大。那么,如何客观看待艺术品、黄金珠宝、不动产和股票的不同特性以及长期表现?

1、艺术品:在战争中风险大

在战争年代,虽然艺术品可以藏匿,但需要苛刻的存储环境,在战火纷飞的条件下,人心惶惶、不可终日,遇到到处劫掠的军人更是危险。最重要的是,战争伴随着毁灭和饥荒,收藏者也会怀疑这些艺术品能否变现以换取食物。特别是在被占领的国家,艺术品的保存难上加难,绝不是保存财富的好方式。

当时,纳粹空军元帅戈林钟爱艺术品,贪婪的从各国掠走无数珍品。另外,占领军也偷走数千件艺术品,很多就此一去不返,战后即便要追回也是千辛万苦。如巴黎的伯汉兄弟,经营高级艺廊。德军一来,他们马上把莫奈、雷诺瓦、毕加索、塞尚等画作分成两份:一兄弟运到摩纳哥,逃过一劫;另一兄弟却错判形势,藏在自己的豪宅中,结果德军搜查发现,全部抢走;最痛惜的是两兄弟把最好的名画藏匿于法国崎岖偏远的城堡中,他们认为德军永远不会到那里,结果因为城堡仿白宫的造型、激怒了德军,被纵火焚烧,藏匿其中的无价名画毁于大火。

波兰三大富豪选择将珍宝埋在地下,不幸的是,他们都遭到告密者出卖(当人们挨饿受冻时,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全部被德军没收。二战结束后,仅华沙地区就有1.35万件艺术品申报遗失。当然一些艺术品逃过纳粹的魔掌,如巴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豪宅在战时被德国征用为空军指挥部,戈林肯定去搜刮过,但他没想到在书架的背后还有一间密室,里面藏满了罗斯柴尔德的最佳画作。

值得一提的是,凯恩斯在1940年到巴黎出差,人们纷纷变卖收藏品,艺廊堆满了一流画作。凯恩斯在隆隆炮火中,买了两幅塞尚、两幅德拉克罗瓦的画作;若他还健在,40年后那些画作价值至少翻40倍;当然,他还应该感谢英国人民的奋勇不屈。

2、黄金珠宝:各有千秋

1942年日军占领香港时,当地华人发现他们的金钱和山顶别墅一文不值。在那种极端困境中,珠宝反而是最好的财富保值工具,可以轻易拿去换取粮食和药物等生活必需品,因为日本军官想用珠宝去讨女人欢心。

但在欧洲等被占领国家,流传着很多故事:有人拿着价值不菲的珠宝去黑市交易,只能以贱价脱手。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成员逃到英美两国后,也靠变卖珠宝生活及东山再起。

在伦敦空袭期间,英国犯罪率急剧上升,尤其城市,被炸房屋遭洗劫,盗窃谋杀陡增。富人损失惨重:众多私藏的无价传家宝不翼而飞,有钱人必须亲自看管贵重物品。一位英国老太太透露,她有四年时间是跟珠宝睡,而不是跟丈夫。珠宝是最容易携带和变现,也是最容易保护的财产形式。

在战争时期,几乎每个参战国都发生了恶性通胀,尤其是被占国和战败国,这对财富保值来说是毁灭性的。历史显示,在二战期间被占领的欧洲,黄金是最好藏匿、保值及维持部分流动性的资产。

法国的富豪家族世世代代都囤积黄金。根据瑞士的私人银行家,1939年法国多数富豪家族的财产中,约有20%是金条,那些金条都放在瑞士或埋在自家别墅的后花园里(遗憾的是,他们几乎没有投资美国股市)。但恶性通胀发生时,法郎兑美元一路狂贬,但以法郎计价的黄金价格跟着飙涨。黄金的实际价格,比房产和实业的飙涨还要快,具体高出多少,现在很难知道。

但在那可怕的岁月里,黄金避险有三个问题:(1)若要变现,你必须找到买家或黑市交易者,两者都一样危险,在当时充满告密和背叛的野蛮社会,任何事都会发生,你可能会被当场谋杀抢劫或被人盯上、引祸家中。(2)即便找到交易方,也是买方市场,金价会大打折扣,你只能被迫接受;身临其境的人讲到,当时暖衣和食物是大家最想得到的东西,拿黄金出来就真的能换到食物吗?人首先要得到温饱,才会贪图财富。(3)你必须自己亲手藏匿,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整体来说,卖几块金条比卖房产或事业的危险性和代价要小得多。

(笔者参观牟氏庄园所见,历史在东西方亦是相似)

在二战时的不少国家,黑市是获利最好的行业,也是真正赚钱的地方。很多人因此致富,但非常危险,形同玩命。有些狡猾的生意人善于把获利变成不动产,或用黑钱买黄金囤积。法国解放后,一些黑市交易者由于民愤积久,很快遭到暴力虐待而命运悲惨,财富自然是一场空。

3、不动产的保值增值具有普适性

1940年的法国富豪世家,经历二战,到1950年依然富有,主要因为他们拥有农场、地产。法国期间还经历了恶性通胀,但他们拥有的不动产在名义值上也大幅升值,但实质上从1940年增值了20%。换句话说,不动产是对抗通胀的绝佳方法。无独有偶,意大利的情况也是如此,约20个意大利富豪世家也是靠持有不动产,在墨索里尼时期、德国占领期、盟军入侵期,保住了财富。

1914~1950年,德国是个几乎无法让财富保值和增值的地方:输掉两次世界大战,巨额赔款、恶性通胀、独裁专政,遭遇占领、轰炸。如果你是一名非犹太裔德国人,应该怎么办?应该说,这是数千年来有钱人都面临的问题,包括美国南北内战:小说《飘》里,当联邦军逼近,南方乡间处处陷入火海时,斯嘉丽的父亲临终时交代,一定要想尽办法保住塔拉庄园的地产,“只有土地才是真真切切重要的”。二战历史大致佐证了他的观点,更别说作为长期幸运的战胜国(如美国等)不动产。

房产下面的土地永远都在,即便遭到轰炸,地契被毁,当地人也知道那块地是谁的。有时,如果原来的地主讨人厌,当地人就会顺势忘掉所属权(积德更重要)。总体而言,土地可以保值,无论是农地、林地或建设用地。

德国和日本一样,盟军占领比较温和文明,人民的财产权获得了尊重,东德除外。不过,柏林墙倒塌后,东德的地产价值也恢复了。在遭到轰炸的城市,被毁的住宅或地产都得不到赔偿,但所有权得到保留。

1940年如果你在日本的财产都是土地,你就保住了财富。尤其是在东京和大阪的工商、住宅用地。即便土地上的建筑物经历二战被完全炸毁,你还是要死守土地,相信日本终究会浴火重生、重新崛起;战后繁荣期一来,地价开始狂飙,你就成了大富翁。战后日本的商业、住宅用地是很好的投资标的。1950~1990年,日本的名义收入翻了50倍,土地价格翻了330倍。1990年泡沫破灭后,地价大幅下滑,但近年又再度攀升。长期而言,日本的股票和土地都是不错的财富保值和升值工具。

当然,战时土地的流动性很差,当家人饥寒交迫时,你空有一堆地产却无法产粮也一样没用。不动产、事业、股票,只有在投资期拉得足够长时才有用。

4、股票仍是长期回报最佳

研究财富的保值增值,最好的方式是纵观世界各国股市的长期走势。研究发现,幸运国的股市长期回报率最好。所谓幸运,是指没有战败、未遭占领、整体稳定、未受恶性通胀的国家。研究显示,幸运国在1900~2000年的实质报酬率(经通胀调整后),以本国货币计算是6.5%,以美元计价是6.2%,这个数据包含了再投资收益的总回报率。

表1:稳定而幸运的国家:年化实质报酬率(%),1900~2000年

资料来源:《千禧报告第二卷》;荷兰银行。注:瑞士从1911年开始

在这一百年里,美国股市的实际报酬率是6.9%。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以标普500指数和CPI指数计算,结果是二十世纪的实际报酬率是7%,几乎一样。长期7%的实际报酬率其实相当优异,这表示股市的资金每10.6年购买力就翻两倍,每20年就翻四倍,相当惊人!

表2:不幸的输家:年化实质报酬率(%),1900~2000年

资料来源:《千禧报告第二卷》;荷兰银行

幸运国比不幸国每年的股市回报率高230基点,而且波动性更小(20.4% VS 24.6%)。一年多出230基点,再以复利计算100年,那是相当惊人的数字。不幸国的政府公债很多是负报酬,其通胀率几乎是幸运国的两倍。战败国及遭到占领的国家,为他们的不幸和罪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们的股票报酬率很低就是证明。日本和德国在国难之后,出现了惊人的成长,这很有趣,他们在战后都不反抗占领,专心重建经济,所以重新创造了财富。伊拉克等大部分国家则是相反。

历史资料清晰显示,战胜国的金融资产都有很好的报酬,股票的长期表现最好。英美股市都有惊人的预测性,在长期的战争中,他们都精准察觉到局势的转折点。但在这跌宕起伏的过程中,需要投资人必须有耐心和毅力。

今天,这些幸运国依然是比较强大、成熟的经济体,但他们普遍面临着人口减少的挑战。未来高成长的经济体将会是发展中国家或新兴市场,他们有迅速成长的劳动力和生产力,这些都是成为最佳股市的条件。但是他们的实质收益和购买力很难持续高增长,换句话说,高成长国家一直在不断的更换,他们不见得就有成功而稳定的发展。

5、家族财富的艰难传承

犹太人是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他们有根深蒂固的难民思维,永远保有忧患意识。1920年代纳粹崛起之前,犹太人早就是德国社会与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许多犹太人的祖先早在中世纪末期就在法兰克福生活,他们在日耳曼帝国里受到尊重。1930年代初期,德国上流社会的犹太人觉得自己就是德国人,身家相当安全。他们知道社会里的反犹情结,但他们自认为在德国的地位已经稳固并完全融入德国社会。

身为中产阶级的犹太人日益感受到压力,走在街上无辜被抓,店铺突然被砸。很多身居德国的犹太人远走他乡时,不得不选择变卖家产,当他们卖掉公司和房产时发现,现在是买方市场,他们只能得到真实价格的二分之一。不过,他们还是逃出了德国,成为难民,但依旧保有唯一的无价之宝:自己的大脑。

到1935年底,已有10万名犹太人离开德国,还有45万名犹太人仍在观望。其中包括众多犹太精英,他们面临痛苦地选择:丢下家产移民逃难,还是选择坚守、期盼否极泰来。然而时间拖得越久,犹太人移民的成本越高。德国顶尖犹太银行家麦克斯·华宝在1938年底不得不出售银行事业。我们作一简图:

华宝家族离开德国时,1160万马克的资产账面值,经过70%折扣、54%所得税、90%外汇税之后,只剩15.5万马克,所谓财富征收,莫过如此。至少他们安然逃离了。

华宝家族离开德国时,1160万马克的资产账面值,经过70%折扣、54%所得税、90%外汇税之后,只剩15.5万马克,所谓财富征收,莫过如此。至少他们安然逃离了。

法国知名犹太富豪乔治·列文被捕时,德国秘密警察知道他在瑞士银行存了很多钱。在向纳粹转账400万元加一笔好处费后,他被特殊保送到西班牙马德里——可以轻易转往伦敦或纽约。总之,列文在瑞士存一大笔钱是正确的。

有些幸运的法国富有家庭在乡下找到世外桃源,他们在1940年关闭巴黎的住家,带着多数珍宝,隐居偏僻的乡间农村,躲过了战乱(注意:此时不应住豪华住宅,或拥有太肥沃的土地)。同样的道理适用于比利时、丹麦、荷兰和东欧。

1912年出生的匈牙利贵族安德拉斯世世代代拥有一座豪华大庄园、2000英亩农地,在布达佩斯拥有几栋出租公寓和一座豪宅。他是杰出的骑师,战争爆发后,他别无选择,只能跟随德军到东线作战。后来他投降美军,在战俘营呆了7个月。战后他逃到美国,以打工为生,他一贫如洗:苏联没收了他的家产,公寓和豪宅尽数被炸毁。后来经过多次争执和交涉,新成立的匈牙利政府终于把破烂不堪的庄园和两百英亩土地归还给他,仅此而已!他的儿子估算,那些赔偿不到1940年家产的5%。安德拉斯没有把财富多元化分散,因此付出惨痛代价。

不过,他的故事有个圆满的结局,安德拉斯的两个儿子都在美国成长,也许是基因不错,也许是移民特别认真的心态,两兄弟双双获得哈佛大学奖学金,后来都积累了不错的财力。也许大脑和技能才是最方便携带、最好的财富保存方式。

看过历史沉浮,要特别提醒的一点是,富人特别容易自满、过度自信,成为有钱的傻瓜。如许多犹太人非常优秀,见多识广、博学涵养,但流于自满。他们在德国太安逸、养尊处优,自以为结识所谓的重要人脉,根本不相信会出现集体迫害、危及自身性命。类似事件,亚美尼亚人、海外华人等都已发生数次。

以上故事告诉我们,尤其是拥有大量财富的少数族裔,要随时保有忧患意识,不要炫富,无论你觉得当下有多安全、多融入当地社群,一定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在海外存一些资产。由于所在国资产收益丰厚,转移到海外确实痛苦、代价高昂。我们不难理解为何印尼、菲律宾的富有华人,总是在新加波和香港置产;新西兰的地产成为美国金融大佬的投资首选;俄罗斯富豪斥巨资购买伦敦、纽约和法国南部的房产。他们都知道那些房产买贵了,但他们主要目的是建立保险机制,实现资产配置的多元化。一位俄罗斯富豪说:我也希望我买错了。

6、资产配置之道

拥有财富的人应该永远要牢记一件事:《启示录》里的四骑士,总是会再次现身。从远古以来,财富拥有者就一直面临着各种威胁。财富令人眼红,也令富者得意忘形。多元化投资是必要的,分散在股票、私募股权,以及能够创造现金流的事业;股市在重大转折点有惊人的直觉反应,随时注意投资大众的集体智慧。就如华尔街的俗语:大事即将降临时,它的影子总是先投射到纽交所上。

尼采曾说,忽视过去,如瞎一眼;沉迷过去,如同失明。我们无法预测灾难的黑天鹅何时出现,千万不要沉迷于黑天鹅事件。预测的太早,其实和错误没什么两样。还是尼采说得好:盯着深渊太久,你也成了深渊。

考虑到流动性,股票仍是保存财富最好的方法。即便在20世纪的百年间,德、意、日等国经历了长期梦魇,股票还是提高了资本的实质购买力。《对冲基金风云录》和《战争、财富与智慧》的作者巴顿·比格斯个人认为,家族应该把75%的财富投资在股票上(注:仅供参考)。二十世纪的历史证明:股票应该作为主要投资,而不是唯一的投资。耶鲁大学基金掌舵者大卫·斯文森喜欢说,在这个容易出现通胀的世界里,你应该成为股权的拥有者,而不是放款人;你的多数投资应该放在全球性的股市里,别想抓住股市短期波动的时机,应该注重股市长期的实质复利购买力。

同时,在容易出现战争和混乱地方,土地和房产是最安全的财富保障。不起眼的农场,而非豪宅,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实体建筑可能会被炸毁,但土地永远都在,无法被掠夺到其他地方。如:在法国和意大利,拥有及经营葡萄园是很好的财富保值方式;而在1940年代的日本,最好的财富保值方式是创业思维、拥有工业用地和日后可能壮大的事业。

但股票和土地都需要长期的耐心和毅力,如同《魔鬼词典》里的释义,“耐心”是被伪装成美德的轻度绝望(Patience: A minor form of despair disguised as virtu.)

最后,综上所述,品味古老的东方文化,更是充满长期智慧。立德、立功、立言,或许是最好的财富传承。

前序系列文章:

二战股市风云—1.美国

二战股市风云—2.英国

二战股市风云—3.法国

二战股市风云—4.德国和日本

雪球转发:61回复:45喜欢:118

精彩评论

天鹅悲歌2019-06-15 22:35

中国历史上那么多大地主在朝代的后期疯狂的买地,然后就是社会因为土地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而矛盾激化,重启,然后再来一次轮回。到了现代很多人还不理解财富的本质,以为财富是土地或者纸币或者黄金等等,其实财富只是一种秩序,只有讲规则讲信用的社会才能长期维持财富的增长。动辄重启的社会,靠什么都维持不住财富。

老熊老雄01-30 09:06

看完此文,腦海浮現:李嘉誠是最聰明的華人富豪一一一資產的安全和傳承都安排得堪稱完美$长实集团(01113)$

At-man01-30 10:17

这个周末雪球怎么傻B了,看到了好几篇相似的论述,都是说投资农地,地产,林地的,时代变了不自知吗?还是个人独立可建国。中国历史王朝更替,有几个地主躲过了。
话说建国70年了,能把我祖辈的田产还我吗?田产不要了,能把老宅还我们吗?天真,刻舟求剑。

见小曰明辉01-15 10:53

【坐拥24.2万英亩!全球第四大富豪比尔盖茨成美国最大农田主 还有更多富翁在“囤地”】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获得了一个新头衔:美国最大农田主。这位全球第四大富豪已悄悄地在美国各地购买了24.2万英亩的耕地,这足以使他成为美国最大的私人农田所有者。盖茨并不是《Land Report》的名单上唯一拥有私人农田的亿万富翁。 Wonderful Company联合创始人斯图尔特和琳达·雷斯尼克(净资产71亿美元)以19万英亩的土地排名第三。他们的农田为他们的品牌生产商品,包括POM Wonderful, Wonderful Pistachios和Wonderful Halos mandarins。
虽然盖茨可能是美国最大的耕地所有者,但他绝不是最大的个人土地所有者。在《Land Report》的美国100大地主的名单中,位居榜首的是自由传媒集团( Liberty Media)主席约翰-马龙,他拥有220万英亩的牧场和林地。CNN创始人泰德-特纳排名第三,拥有横跨8个州的200万英亩牧场。就连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也在大规模投资土地,他拥有42万英亩土地,主要在西德克萨斯州,排在第25位。

老熊老雄01-30 14:21

放心,只是一時的現像,會回來的,而安全和傳承不是考慮一時的得失,是富過幾代和會不會被人抓住春袋甚至沒頂的考量,這樣的高度去考慮問題不是馬道長的智慧可以企及的,對不?

全部评论

超级大螃蟹02-15 11:45

你说的挺对的,我一直坚信靠运气损失的一定可以靠实力赚回来,我很信奉这句话,反之亦然,

GameWatcher02-02 00:44

逍遥游TAL01-31 09:37

dfar200801-31 00:00

二十世纪的历史证明:股票应该作为主要投资,而不是唯一的投资。

RedKingdom01-30 21:08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