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这几年的投资失误 - 也许我们都是盲人摸象

早醒了,睡不着,起来写文章。想不到雪球上5点钟就有人敲开市钟了。

10年开始投资股票,真的是无知无畏,什么都不懂。我经过一番自我摸索,看中了港股复旦张江。可惜资料很少,我在网上用各种关键词,拼命挖掘资料,拼凑了一些文章,即使到现在,在网上搜索复旦张江的投资文章,好像基本上只能搜到我写的,其他人的依然不多。

投资复旦张江不能算赔,我满仓持有半年多还是一年,可能是略亏,我就出来了。

A股这个时候我主要研究并发文看好的只有两个股票,昆明制药,福瑞股份。昆明制药还算看得准,但是福瑞股份就走眼了。这个股票我没有买,但是公开发文看好的也算投资失误。

我之前已经反复总结过复旦张江和福瑞股份的投资失误。说白了,就是新技术,都有各种局限性,不要过于盲目乐观。但问题是,我现在看多了商业历史,才知道,破坏性的创新技术最开始也都是缺陷累累的,例如火车最开车都不如马车跑得快,而很多技术看起来完美无缺,到头来却失败了,例如摩托罗拉的铱星,例如通信业界倾力打造的ATM标准最终败在IP这种简单为美的草根协议之下。经验教训就是不要盲目对新技术新路线过于自信,测不准的概率很高。

再后来,就是让我悔恨的投资失误了。我几乎在2011年中集安瑞科的历史性底部前后一两天,半仓抄底了这个去年的超级大牛股。只可惜,后来我在诸多名博的文章诱惑之下,慢慢将仓位转向中国熔盛重工,匹克体育,联邦制药等股票。错失了中集安瑞科的收益,反而造成了一些亏损。当然,由于我09年在期货上的投资教训,我已经学会了止损。很多价值投资者很自信,不止损,我想这也许是很多名博主后来销声匿迹的原因吧,满仓一个股票,结果后来深套不休,例如曾经有一个卖房满仓押宝中泰化学的博主。

熔盛重工,匹克体育,联邦制药,这几个股票对我在投资上的启迪其实远大于它们带来的经济损失。熔盛重工,当年我是看朱文兄的博客买入的,朱文兄至今依然把它作为港股第一仓位,但是他持仓众多,很分散,风险不大。

这几个股票,最大的启迪之一是不要盲目逆向投资。这方面林奇的文章很好,不要为逆向而逆向,我也反复引用。很多时候,人们往往被某个事物曾经的泡沫和盈利高峰所吸引,梦想着重现辉煌,殊不知,这种时刻往往是数十年一遇的,例如07年的航运暴利,09,10年的棉花暴利,甚至11年的水泥暴利可能都算。熔盛重工的轮船业,匹克体育的体育服装,联邦制药的抗生素原料,都不知道何时能够脱离行业的低谷。大家都梦想着很快回到过去的高峰盈利,只可惜,消化不良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他们的转型方向海工,更加差异化的体育服装,胰岛素等,都充满很多不确定性。

现在,对于这种股票,我会更倾向于右侧交易,就是看到了行业的周期明确有了改善信号,或者公司的转型开始展示成效才考虑买入。如果是左侧抄底,那么一定要重视资产负债表,如果像熔盛重工这种资产负债率过高,多元化的业务相互之间无法对冲风险的,我基本上不会考虑。

前一段时间我也初步研究了大成生化科技等股票。这个股票之前以研究罗欣药业出名的爱丽舍大哥好像已经买入建仓。但我的结论还是等等。与熔盛重工一样,资产负债率很高,而且周期性严重,原有的氨基酸很难重现过去的辉煌,新转型的植物醇还远远没有技术成熟,谁知道何时能够规模盈利。

现在这两个股票都已经创新低或者即将创新低。

联邦制药我曾经发文表示,相比科伦药业,更看好联邦制药。现在看来,这完全就是错误。我当初的主要论点就是:联邦制药新转型的胰岛素前景好,科伦药业从大输液往抗生素转型,不靠谱。启示有几个:首先,对于公司的主营业务要深刻认识,它究竟会如何发展?现在看起来,科伦的大输液比起联邦制药的抗生素原料还是要好。其次,转型一定能够成吗?胰岛素这种高难度的细分市场,是中国企业这么容易突破的吗?特别是联邦制药这种没有深刻思路的公司?

我看了sosome老大的港股逆向分散投资的实盘仓位,联邦制药的仓位最重,恐怕他潜意识里也还是有看好医药股的主观偏见,所以才对联邦制药分配了最多仓位。其实,联邦制药的主营业务不稳健,新业务不确定性大,资产负债表也不算特别好,这个公司的运营能力总体上是一般的,股价也不算便宜,没有低于净资产。

A股这两年我主要的失误就是永辉超市,嘉麟杰。说实话,这两个股票我买入后也都很快清仓,没怎么亏损。永辉超市我是因为门店装修摊销期限过长有虚增收入风险卖出,但现在看来,永辉超市主要的问题还是估值太高,同时它的生鲜模式不一定有我们想象的牛,可以跨地域不断革其他现有超市的命,同时忽略了房租和人力成本对超市行业的系统性影响。

嘉麟杰当初我拿来跟探路者和鲁泰对比,说白了主要是基于它的小市值,它现有业务户外服装高级面料的壁垒,以及进入户外服装高端品牌的前景。教训有几个,第一个,跟联邦制药等一样,主营业务的壁垒估计错误,它的户外面料壁垒还不如鲁泰的色织布壁垒高,业绩下滑更厉害,第二个,新转型的业务成效很慢,不确定性很大,高端品牌哪有那么容易塑造?探路者走大众入门级产品路线,正好赶上这几年的景气,所以估值虽高,业绩还是增长的。鲁泰的衬衫转型慢,但是它的现有面料业务很坚挺,业绩比较稳定。嘉麟杰这种小市值公司反而是业绩下滑最厉害的。

最后一个就是中国食品了。去年我主要投资的是医药股,A股片仔癀,东阿阿胶,港股广州药业,中国生物制药,李氏大药厂等。中国食品当初主要还是冲着它的业绩在逐年转好,甚至在张裕等同行下滑的情况下,它半年报逆势增长,给了我危险的心理暗示。另外,它的食用油我觉得应该是大众消费品,有提升潜力。后来考虑到红酒行业的危险,我还是清仓了,没有亏损,幸运。年报出来,让人大失所望,不仅红酒理所当然下滑,食用油竟然破天荒亏损了。

昨天又思考了一下红酒行业。我感觉,也许多数时候我们都是盲人摸象,自以为看懂了一个行业和公司,其实南辕北辙。之前,有多少人在中葡股份,张裕等红酒股上折戟?也许,大家跟我一样,都是冲着红酒在中国的人均消费量低于世界水平,红酒的健康优势,红酒替代白酒趋势这些美好潜力去的。但是,红酒行业真的那么容易复制白酒的辉煌吗?

白酒的成功,其实有很多因素,例如中国投资驱动的社交需求,中国的文化传统白酒占统治地位,红酒是舶来品,面临国外红酒的激烈竞争,白酒比起红酒更加共性化但同时还保持个性化,例如白酒都是勾兑的,容易规模生产,而红酒都是年份酒,不同年份的天气导致红酒质量不一样,价格也显著有差异。

国外红酒品牌太多了,似乎都是小众品牌,家族企业,例如我在南非Woolworth看到过差不多有数十个品牌数百种当地红酒,价格也都不贵,很多折合人民币才几十元。我也看过南非的红酒杂志Wine,去过开普敦的著名酒庄参观。

也许红酒就TMD是一个小众的长尾路线的个性化行业,不适合规模化生产,适合慢慢经营而非学快速消费品铺天盖地铺货,把自己和渠道撑死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不管是张裕,还是中国食品,中葡股份,也许都不是很好的投资标的,估值都太贵,小众产品想指望业绩暴增,不现实,所以必须要求安全边际。

不管是长城的酒庄酒路线还是中葡的葡萄园限产路线,我相信是正确的选择,回归小众经济长尾路线,提高质量,限制产量,但是,在面临国外红酒竞争,以及如何适应红酒的个性化营销方面,都还有很多不确定性。

也许,葡萄酒行业,最好的投资标的还是王朝酒业呢,价格低,即使自己的品牌无法复兴,它的红酒库存和葡萄园也可以转手卖个好价。谁知道。

总结自己的几年投资历程,最大的感受还是不要过于自信,我们也许都是盲人摸象,真的能够洞察一个行业和公司的本质,而不是仅仅靠运气赚钱?终极的制胜之道还是要两手准备,一方面尽量追求安全边际,多多研究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和企业的管理层是否诚实还是贪婪,另外一方面深刻了解行业和公司的本质,明白它们为什么成功,为什么失败?一方面固然要尽量多搜集和研究数据,另外一方面也要努力用常识和逻辑思考,数据会有矛盾冲突,只有常识和逻辑能够指引方向。
雪球转发:137回复:119喜欢:184

全部评论

左海1976102014-01-04 23:53

写得太好了,受益颇多,还要多拿出来看看!

大风起兮呼呼呼2013-10-28 10:20

问题关键在于:行为本质是另种类型的跟风而已~

mike1632013-10-26 13:31

写的很好,学习了。我个人目前的一个感受就是便宜是一个很好的护城河,可以抵消很多不利因素。很朵股很多不好,但便宜就是硬道理。注意这里面不包括那些造假作弊的公司。

STK20202013-10-03 17:46

转型股可以适当投一点,重仓是不理智的。任何股都有风险,但关键的是风险与收益能否成正比,觉得联邦若转型成功的话上升空间很大,风险与收益匹配,值得冒险,不像某些公司风险不小,上升空间缺乏想象。
       港股的一个特点是股性不活,投资者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对概念,利好消息没反应或反应滞后。很多股会怕趴在地上的很久。以前曾看好上海复旦的芯片,可股价就是不涨,在底部卧了两年,这样的等待很难说值与不值,不过个人还是不喜欢重仓等待,轻仓就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