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禾

陈嘉禾

欢迎关注“陈嘉禾”、“陈嘉禾的研究”哦。

陈嘉禾回复的提问

听了您的直播非常好,请问您有微信公众号么?想知道您的主要的分享平台在哪里
希望有空多开几场直播,非常感谢

他的全部讨论

回复@unite_zhao: 对,这本书的中文译本的名字起的真的是,一言难尽。不过书是非常好的书。//@unite_zhao:回复@陈嘉禾:我的启蒙教材,居然是《股市真规则》,我擦,这名字被翻译的,好像是在,炒股票哈。我就搞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股票背后是企业,企业就是做生意,生意的差别太tmd的大啦。

回复@郭荆璞: 我记得有个电影有句台词:我不怕有100枚核弹的人,我怕只有1枚核弹的人。//@郭荆璞:回复@陈达美股投资:如果没有fa4,也就不会有歇后语“和尚打伞,无发(法fa4)无天”了。听相声能听到从刘宝瑞到郭德纲都有念fa4的时候,老北京读“法”有四声,“没法fa1儿办哪”,“有什么法fa2子”...

回复@流浪行星: 你可以换个思路,高负债的,买最稳健的那几个。//@流浪行星:回复@陈嘉禾:我现在的搞法是,凡是高负债率的,用宽基搞

回复@zhaojielin: 其实我的启蒙老师不是巴菲特,是Marks。我最早接触到的价值投资的书,就是他的《投资最重要的事》。所以有一次我遇到他的时候,就很开心的跟他说,你是我价值投资上的Mentor,你的书对我帮助很大很大。然后Marks说,那本书是巴菲特喊他写的。。。//@zhaojielin:回复@陈嘉禾:人弃...

现在大家是直接都不讨论银行了嘛。。。资本市场彻底忽视的,往往就是那个啥。

回复@细数风与月: 美国政府会强制美国投资者,不得持有某个市场的股票,中国政府又不会强制我出售中国的股票。//@细数风与月:回复@陈嘉禾:巴菲特先生昨天的股东信说:在美国之外,基本上没有能够让伯克希尔进行有实际意义的资本部署的候选公司。 猫猫怎么看待这个?

回复@Waterspinch: 你居然还需要扛,这说明你还不够乐观。。//@Waterspinch:回复@Waterspinch:今天刚过了元宵节,我的持仓已经创了历史新高,看看当初最乐观的我也快要抗不过去的时候,也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所以投资股市,还是需要更加强大的心力,不然很难做到别人恐惧你贪婪,很可能就是别人恐...

回复@三大王叫我来巡山: 看完就不觉得刺激了!//@三大王叫我来巡山:回复@陈嘉禾:这一本放在床头好久了,一直沉不下心来读完。主要是这几个月股巿太刺激了[滴汗] 查看图片

回复@细数风与月: 回头看[狗头]//@细数风与月:回复@陈嘉禾:此刻回来再看看,猫猫有点东西[狗头]

回复@小大学森: 是哦,还有奶油。//@小大学森:回复@陈嘉禾:加糖和用不同的奶,一杯250ml拿铁如果正常用200ml的(180千卡)奶再加10g白糖(40千卡)再加50ml美式,也就250千卡左右。

回复@三大王叫我来巡山: 盗版的只要十几块[捂脸]//@三大王叫我来巡山:回复@上市公司价值分析:读书是性价比最高的投资,一本只要几十块钱。陈老师的书,就算内容差不多,但起码不会跑偏。只要能从中得到一点启发,我觉得就赚大了。陈老师的书起码是自己的投资感悟,一年才出一本,比好多复制粘贴拼...

回复@别瞎说大实话: 我伙呆[惊呆]//@别瞎说大实话:回复@陈嘉禾:靠瓜子控体重的震惊了[捂脸]

回复@辣肉面加两个蛋: 理论上一杯美式没有啥能量对吧。。加一点奶应该也没有。拿铁是怎么做出来那么大热量的。//@辣肉面加两个蛋:回复@陈嘉禾:国内各种花里胡哨咖啡就是奶茶套路,不断出新品维持新鲜度曝光度和竞争力。还是拿热量来说,瑞幸标准不加糖热拿铁大概200大卡出头,但那种花里胡哨的拿铁...

回复@细数风与月: 其实我写过挺多文章,零零散散的聊能源啊电力什么的。//@细数风与月:回复@陈嘉禾:有时间的话,猫猫跟我们唠唠港股的电力运营商呗

回复@总是我不对: 零食西点饮料干果,四害[惊呆]//@总是我不对:回复@陈嘉禾:一油差不多等于三淀粉,等于五肉,等于一百五十倍的西瓜,所以不要吃零食西点饮料干果,四害😲

回复@三大王叫我来巡山: 谢谢支持!//@三大王叫我来巡山:回复@陈嘉禾:老师的每一本书都买了,真是著作等身啊[很赞]

回复@菜卜B: 我在港股的电力股都几进几出了。。。//@菜卜B:回复@陈嘉禾:跑个题,港股上市的电力公司众多,不知道嘉禾老师看完之后有没有兴趣这篇文章聊聊这个行业[献花花]

回复@邵满: 66666666666//@邵满:回复@陈嘉禾:关于营养表可以再补充几个,也许大部分人也不晓得:
1. 在每行单项后面都有个百分比,它指的是,摄入该单位(如100g)的食物,该项营养成分一个人每天所需量的百分比。比如脂肪一项,如果是60%,那就是代表这吃了这份量食物,就已经吃了国家一天推...

约翰·邓普顿:行情总是在绝望中诞生,在半信半疑中成长,在乐观主义弥漫时成熟,在人人陶醉中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