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的钱袋子不好管?恒大人寿4年三换董事长,业绩下滑65%

斑马消费 曹子昂

4年前的亚冠决胜场,恒大不惜单方违约私撤赞助商广告,让“恒大人寿”出现在恒大淘宝俱乐部球员的胸前。作为恒大布局金融业的第一颗棋子,恒大人寿曾经承担着许家印较高的期许,最终却是失望而归。

恒大人寿靠万能险做大规模,在A股市场掀起一阵举牌潮后,因频繁短线交易涉嫌操纵市场被监管部门处罚。

之后,恒大人寿放慢步调。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下滑65%,并进入以人事动荡为首要表现的调整期,今年以来包括董事长朱加麟在内的五大董事离职。

恒大旗下的另一主要金融资产盛京银行,日子也不好过,业绩下滑、不良率上升、人事动荡,万亿金融小巨头亟待重振。

许家印还有会有金融野心吗?

4年三换董事长

节后第一天,恒大人寿披露董事长变更公告,董事长朱加麟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其他一切职务。

朱加麟先后担任信诚人寿董事副总经理、首席运营官、副首席执行官,中信银行(601998.SH)副行长、总行营业部(北京分行)总经理,恒大金融集团常务副总裁、总裁,恒大集团副总裁等职务。

这一消息令市场震惊。毕竟,朱加麟出任恒大人寿董事长时间不长,他也是恒大入主恒大人寿4年以来的第3任董事长。

2015年11月,恒大以39.39亿元向重庆地产集团和重庆城投集团收购中新大东方人寿50%的股权,更名为恒大人寿。另外,新加坡大东方人寿和重庆财信集团各持股25%。

恒大人寿时任董事长赵冬梅,同时也是重庆地产集团财务总监。2016年6月,代表恒大的彭建军接任公司董事长。彭此前主要从事酒店管理业务,进入恒大后先后在恒大酒店、恒大地产、恒大粮油任职,并无金融从业经验。

2018年7月,恒大从中信银行挖来的朱加麟正式出任恒大人寿董事长,到2019年9月底辞职,也只不过干了14个月。

实际上,除了最引人注目的董事长一职,恒大人寿今年人事调整颇为频繁。

2019年5月30日,恒大人寿发布董事会成员变更的相关公告,李福奎、TanYeowHau(陈彦翔)、KooChungChang(邱浚章)、彭陵江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袁林、潘开灵、王赫担任公司独立董事。

至此,代表大东方人寿的两名外方董事全部退出,代表重庆财信集团的董事会席位仅剩1个。

另外,据媒体报道称,2019年7月,恒大人寿副董事长陈杰离职。陈杰曾担任湖南保监局局长、重庆保监局局长,临危受命主持恒大金融集团,后调任至恒大人寿。不过,陈杰从未进入恒大人寿的董监高名单。

斑马消费梳理后发现,2016年至今,恒大人寿董监高共有21人离职,相当于董监高团队整体清洗了一遍。

上半年业绩下滑65%

2006年,新加坡大东方人寿想进入中国市场,便到重庆与重庆地产集团、重庆城投集团、重庆财信集团合资成立中新大东方人寿,4家股东各持股25%。

2015年8月,重庆地产集团与重庆城投集团合计持有的中新大东方人寿50%挂牌出让,恒大借此进军保险业。

与前海人寿、富德生命人寿等险资黑马一样,恒大人寿靠万能险迅速做大。

2015年,恒大人寿资产总额201.00亿元,2016年-2018年分别为731.38亿元、1038.43亿元、1202.32亿元;2015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5.18亿元、-3.34亿元,2016年-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83.56亿元、319.01亿元、449.45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4.23亿元、12.43亿元、17.53亿元。

以万能险做大保费规模,是中小险企抢占市场份额、实现弯道超车的惯用做法,代价之一就是,较高的结算利率倒逼保险公司实行更激进的投资策略。

在恒大人寿被监管部门“敲打”后,2017年许家印亲自表态,“保险姓保”,要求恒大人寿原保费收入不低于50%,力争实现60%。

在此方针的指导下,恒大人寿的增速慢了下来,2018年的业绩增长远低于2017年,2019年上半年业绩直接下滑。其偿付能力报告披露,2019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4.06亿元,同比下降65.06%。

除了过于依赖万能险,恒大人寿的另一个业务隐患在于过于依赖银保渠道。

斑马消费梳理后发现,公司核心产品全部通过银保渠道销售,2018年银保渠道在公司原保险合同业务收入中占比93.18%。

另外,近年公司的退保率飙升。2016年-2018年,公司营业支出中的退保金分别为7.89亿元、13.34亿元、94.58亿元。

马前卒沉寂

拿下恒大人寿后,许家印在A股市场多了一个“马前卒”。

恒大人寿举牌过的公司包括:栋梁新材(已更名为万邦德)、梅雁吉祥(600868.SH)、国民技术、粤宏远A、隆鑫通用、宝鹰股份、金科股份、永鼎股份、京运通、金螳螂、沧州明珠、金洲管道、智光电气等。

论举牌数量和控制程度,恒大人寿与前海人寿、富德生命人寿等相比,毫不逊色。但因为没有直接刚上万科A(000002.SZ)、格力电器等“硬茬”,恒大人寿的举牌并未引起太大市场关注。

2016年底,因频繁短线交易涉嫌操纵市场,恒大人寿被保监会处罚,限制股票投资一年、两名责任人分别行业禁入五年和三年。

此后,恒大人寿在A股市场几乎销声匿迹。截至目前,除了宝鹰股份(002047.SZ)外,恒大人寿已退出上述十余家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2018年底,公司持有的金融资产中,股票价值仅4.17亿元,占比2.87%——2016年底,这一比例为40%。

如果说举牌代表了恒大的意志、配合了恒大的行动,较为隐秘,那么,恒大人寿对恒大系输血,则较为直接——尽管,恒大人寿被监管部门处罚后,许家印公开表态,恒大人寿不做“提款机”。

恒大健康向恒大人寿采购保险服务、恒大人寿向恒大购买房产用于固定资产投资等较为常见,输血交易中比较大的两笔为:2018年9月恒大人寿认购9.9亿元信托份额,助恒大健康旗下亿元购买设备,2019年6月恒大人寿买入恒大地产公司债20亿元。

金融布局浅尝辄止

在爱上汽车并投入巨资之前,金融才是许家印在地产主业之外的“心头好”。

拿下恒大人寿是许家印在金融领域第一个重大布局,之后,陆续控股盛京银行(02066.HK),进军P2P,去香港拿下恒大证券。

但正是因为恒大人寿,不仅没赚到钱,还因为行政处罚,差点把集团拖入信誉泥沼,许家印最终在金融领域浅尝辄止。

2016年开始,恒大陆续砸下超过300亿,成为盛京银行的控股股东。但是,盛京银行近年的发展不容乐观。

2017年底盛京银行资产规模突破1万亿,2018年底下降为9854.33亿元,直到2019年上半年末才回升到1万亿;

2016年-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61.14亿元、132.50亿元、158.85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68.65亿元、75.80亿元、51.29亿元,整体下滑较为严重;

2019年上半年公司业绩大幅提升,营业收入101.38亿元,同比增长68.14%,归属净利润31.56亿元,同比增长11.09%,但盈利能力较前几年大幅降低;

2015年,盛京银行不良率为1.32%,此后几年急剧上升,2016年-2018年分别为1.74%、1.49%、1.71%,2019年上半年为1.69%。

与恒大人寿一样,盛京银行近年也经历几轮人事变动,今年4月底董事长张启阳辞职,邱火发接任。企查查显示,盛京银行法人已于5月20日变更为邱火发。邱先后在交通银行、光大银行任职近30年,经验丰富,他能否重振盛京银行?

至于恒大的互联网金融等业务、香港的券商业务,则完全没有了消息,毕竟,恒大当年进军金融业务高调组建的恒大金融集团,也已经雪藏了。

$盛京银行(02066)$ $中国恒大(03333)$ $恒大高新(SZ002591)$

斑马消费(微信ID:banmaxiaofei)·原创

@徒步投资笔记 @小_德 @今日话题

雪球转发:0回复:4喜欢:1

全部评论

wanda80wd10-21 15:27

太准了,你点评啥啥涨,以后就看你了。赞赞赞赞

嘉实元和哪里跑10-17 11:33

许弃约的大名名扬神州,买弃约型保险那得多傻缺啊

wanda80wd10-17 10:49

发现个问题,这个斑马看空的个股第二天都能大涨,比如金字火腿等。大家可以研究下买点,绝对的反向指标

wanda80wd10-17 10:45

写文章有何目的呢,看空恒大还是相关个股。现在的文章目的性太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