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降药价那些事

人造之物,皆如其制造者一样可怜:他眼界偏狭、方法有限,拙于算计,举止艰难,成果单调乏味。                                                  ——约瑟夫·德·迈斯特《论法国》

国家发改委为何在9·18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发布降药价公告,其用意不得而知,我们唯一清楚的是,折磨了业界近半年的降价传闻终于化为现实;当我们看着各个品规的具体降幅时,看到的并不是数字,而是忙碌在这份目录背后的身影——官员、专家、商人,他们施尽通天之法、用竭遁地之功造出的这两份目录,是否如其制造者一样可怜?!

今日,有媒体自发改委降价令挂网始便逐一撰写多份稿件,功虽难表,勤实可勉,姑且转载令其传播,并附个人浅见于其间,读者诸君勉乎哉!

1 国家发展改革委调整免疫等药品价格

  香港阿思达克通讯社9月18日讯,周二,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出通知,决定从10月8日起调整部分抗肿瘤、免疫和血液系统类等药品的最高零售限价,共涉及95个品种、200多个代表剂型规格,平均降价幅度为17%。

  据了解,此次是国家发改委14年来第30次降价,也是今年的第2次降价。在今年3月的第一次调价中,国家发改委大幅调整消化类等药品价格,平均降幅达17%。截至上午9:00,国家发改委尚未发布各个降价品种的具体名单及降幅。

  其中,免疫类药物是指免疫抑制剂与免疫增强剂,具体品种有环孢素、吗替麦考酚酯、他克莫司等。涉及生产销售免疫类药物的A股上市公司包括,海正药业<600267.SH>、华东医药<000963.SZ>、双鹭药业<002038.SZ>、华北制药<600812.SH>等,也涉及罗氏控股<PINK:RHHBY>等在华跨国药企的产品。

:2012年两次降价的特点是,根据2009年医保目录所分品类(大体上是按照适应症划分)实施,而此前20多次降价并无此规律。由此可见,今后降价将趋常态化、规律化、易于查询比对;同时相关药品所归属的适应症市场使用情况至关重要,各治疗领域学会委员、科室主任等专家的话语权有望增强。

2 静丙价格未显著下调 上海莱士、博雅生物或受益

  香港阿思达克通讯社9月18日讯,本轮发改委降价中,血液制品静脉注射用人免疫球蛋白(下称“静丙”)价格下调幅度不大。该品种是上海莱士<002252.SZ>与博雅生物<300294.SZ>的主营产品之一。

  上海莱士所生产品规为2.5g:50ml,该品规的最新最高限价为561元,上海莱士证券事务代表张屹称,新限价与各省市零售限价相比基本持平,“和上海最高限价600元比稍有下降,但是与另一些省市限价比有提高,总体来说差不多。”根据2012年半年报,静丙占到公司上年半销售收入的40%。

  博雅生物董秘办人士则称,公司所产静丙共7个品规,相比新限价的平均降幅约10%,“对公司的影响并不太大。”根据2012年半年报,静丙占博雅生物销售收入的50%。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指出,这次价格调整对日费用高的药品加大了降价力度、对日费用低的药品不降价,鼓励价格相对低廉药品的生产供应;对部分临床供应紧张的血液制品适当提高了价格。

对血液制品调价的传闻,年初开始业界一直存在分歧,只到最近才理清:发改委降价品类中并无血液制品一项,血液制品调节是按照相关适应症(参考2009年医保目录)实施的。此次调价中有凝血八因子、静丙等血液制品,前者某品规396元的零售价与目前实施的限价完全一致,并无提高,而静丙则略有下滑,基本上保持稳定,一则说明血液制品短缺现状短期难改,二则佐证了发改委的降价方针:对部分临床供应紧张的血液制品适当提高了价格。(尽管事实是不降或微降,相较其他品类坚挺许多。)

3 免疫调节药物降价温和 华东医药利空出尽

  香港阿思达克通讯社9月18日讯,国家发改委今日公布的降价名单中,免疫调节药物降价幅度温和,有代表性的品种降幅与此轮降价平均降幅17%接近,部分品种降幅更低。国内免疫调节类药物生产的龙头企业华东医药<000963.SZ>几个主营品种的降幅都符合预期。

  根据此前最高零售价对比计算,环孢素的统一定价药品最高零售限价平均降幅约为20%,单独定价药品平均降幅不到15%。前者主要生产厂家有华东医药、华北制药<600812.SH>等,后者生产企业为瑞士诺华公司。其中,规格为25mg*50(微乳化制剂)粒的环孢素零售限价从414元/盒(瓶)降至340元/盒(瓶),降幅为18%。

  吗替麦考酚酯的统一定价药品最高零售限价平均降幅接近20%,单独定价药品平均降幅为15%,前者主要生产厂家有华东医药、华北制药、双鹭药业<002038.SZ>等,后者生产企业为罗氏制药。

  他克莫司的统一定价药品最高零售限价平均降幅逼近15%,单独定价药品平均降幅约为10%,前者主要生产厂家有海正药业<600267.SH>、华东医药等,后者生产企业为安斯泰来公司。其中,安斯泰来有一项品规降幅低至4%。

  广发证券此前的研报指出,华东医药的环孢素及吗替麦考酚酯可承受15%的降价,他克莫司降价幅度如果在15%左右,对该品种的价格影响仅在个位数。

  截至14:54,华东医药微涨0.63%,报35.22。

对免疫调节药物的预期降幅在15%左右,部分品种实际降幅略高于预期,但和此轮总体降幅17%相比,并不过分,因此称温和。以外企为主的单独定价药品,与国内仿制药的统一定价药品降幅相比,降幅大约低5个百分点,佐证发改委的调价趋势:即缩小统一定价与单独定价之间的差距。(有朋友质疑此段表述,因此作附注如下,历次降价确实都是单独定价药品的降幅低,从累积降幅来看,单独定价药品的降价幅度与统一定价药品的差距一直在拉大,此处我仅从单次降幅差距分析,比以前的差距要小。)在国内没有专事免疫调节类药物生产销售的大型上市药企,华东医药属于比较集中的,但对该类产品依赖并不算太大,因此利空不强。

4 部分肿瘤药调价幅度近40% 恒瑞医药首当其冲

  香港阿思达克通讯社9月18日讯,与国家发改委2006年发布部分抗肿瘤药品最高零售价格对比,规格为40mg:20ml的奥沙利铂注射液的最高零售价从463下调至285,降幅38.4%,规格为20mg:1ml的多西他赛注射液的最高零售价从712下调至521,降幅26.8%,规格为150mg:25ml的紫杉醇注射液的最高零售价从1902下调至864,降幅54.6%。

  恒瑞医药<600276.SH>是国内最大的肿瘤药企业。公司上海研发中心首席科学营运官董庆表示,公司抗肿瘤药产品很多,降价对营业收入会有一定影响,“但降价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事情,公司将用扩大国内销售量和增大国外出口量两个方法来对应”。此前广发证券的“降价压力测试”显示,恒瑞医药的亚叶酸钙、奥沙利铂及多西他赛可承受降价范围都在20%以上。

  东方证券研报显示,奥沙利铂是恒瑞的重点品种,2011 年的销售收入达 5-6 亿。恒瑞医药去年销售收入为45.5亿元。

  双鹭药业<002038.SZ>证券事务代表朱凯表示,本轮发改委降价涉及公司的产品销售额占比不大,而且降低的是最高零售价,公司出厂价并没有降低,所以影响不大。他还强调,目前在各省市实际招标中,长春瑞滨、紫杉醇、白介素2的中标价格,已经低于此次调价后的最高零售价。

  海正药业<600267.SH>一位高层也表示,本次降幅较大的奥沙利铂、多西他赛和紫杉醇不是公司的主营品种,对公司营业收入影响不大。

  涉及到肿瘤药生产销售的A股上市公司包括:恒瑞医药、双鹭药业、海正药业、益佰制药<600594.SH>、海南海药<000566.SZ>、誉衡药业<002437.SZ>等。

相比免疫调节药物,肿瘤用药不同品类的降幅差距较大,奥沙利铂、多西他赛、紫杉醇等都系老品种,2006年降价至今已有5年多,因此降幅较大,这也提醒我们发改委降价原则包括对普药老品种强力杀价,依赖老品种确非企业生存之道,而单独定价产品公关极强,降幅极低,如赛诺菲的乐沙定约降7%,比此前公司内部预计的15%还低

5 主营产品降幅低于预期 信立泰一度触涨停

  香港阿思达克通讯社9月18日讯,国家发改委今日发布新一轮药品降价方案,信立泰<002294.SZ>的首仿药氯吡格雷片(商品名泰嘉,25mg*2规格)定价从98.9元下调至89元。信立泰证券事务代表朱立峰表示,“该降幅低于此前的市场预期。”

  此前,市场预期,氯吡格雷的降幅在20%以上,但根据今日公布的官方文件,原研药的降幅约为10%,而仿制药的降幅仅10.1%。氯吡格雷是占据信立泰近一半销售收入的主营品种。

  信立泰周二高开高走,上午10:00触及涨停,截至13:29,该股报24.90元,涨8.97%。

血液系统用药中,信立泰值得单独讲讲,此前业界预期泰嘉降幅约为30%,也有竞争对手传闻称已经得到消息为50%,一度造成市场对公司业绩的恐慌,但事实证明,严重依赖泰嘉的信立泰在关键时刻站住了脚跟,体现出国内企业罕见的公关能力。根据计算,其10%左右的降幅,堪比原研药波立维的降幅,这在历次降价中也算的上一个奇迹

6 医药板块政策利空终出尽

  香港阿思达克通讯社9月18日讯,国家发改委今日发布14年来第30次降药价通知,对抗肿瘤、免疫和血液系统类等药品的最高零售限价进行调整,平均降价幅度为17%。医药板块近期最大的政策利空终于出尽。

  “降价是个无法规避的利空,对二级市场而言,影响实际上已经释放得差不多了。”上海一位医药行业的分析师称,降价预期从年初持续到现在,相关公司的股价对该消息已经消化了很久,预计政策落地后并不会掀起较大波澜。

  从今年2月份起,业界就已传出发改委下半年将对上述三类药物降价的风声。上述分析师向阿思达克表示,此次降价幅度与预期相符,利空效应不强。

  值得一提的是,所谓最高零售限价,是指发改委对药品终端销售价格设定上限,药企在各省市的实际中标价格一般显著低于最高零售限价。

  “我们产品的出厂价格本来也达不到此前的最高限价,所以这次降幅对实际销售收入不会有影响。”上海莱士<002252.SZ>证券事务代表张屹告诉阿思达克,该企业相关产品在本次发改委调价中维持了原有最高限价。

评:资深医药界人士应该能达成一个共识,每一轮降价对现阶段药企的销售收入影响一般不会很大,一则实际零售价一般都低于最高零售价,有一定的降价空间;二则企业对此都会有预期,在考核标准、销售策略上及时调整过,除非是很烂的企业,不然不至于会一下子体现到报表上。当然,我们必须注意到,发改委降价会更加密集和频繁,挤压中间利润是大势所趋,企业对具体品种的眼光以及公关能力是否契合发改委降价大原则,是这张目录背后的大筹码。

附注:上述新闻报道转载自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阿思达克通讯社,版权归其所有,点评为本人所写,限于能力视野不免诸多错谬,欢迎读者诸君质疑、探讨。
雪球转发:20回复:20喜欢:23

全部评论

木瞳2012-09-19 12:54

谢谢关注~现在还适合买入信立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