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腕对话王拓 | 交个朋友王牌主播:找到自己的方向,忙并快乐着

新腕儿(bosandao)独家原创

作者:怜舟

导语:

王拓很忙。他每天早上8点半起床,一个小时后赶到教室给学生上课,12点半下课后,到1点半继续上课,忙到下午6点。不上课的时候,他在下午2点进入直播间,直播到下午六七点,再从晚上7点,直播到凌晨1点。

直播结束,和团队复盘当天的直播情况,2点结束。回到家洗漱下,刷下抖音带货榜,直到凌晨3点睡觉。

只有5个多小时的睡眠时间,起床对他来说,是件困难事。“我们团队有两位同事专门负责我叫我起床,夺命连环Call的那种。”说起起床困难症的事,王拓大笑,笑声很爽朗,丝毫感觉不出来这是个每天睡眠五个多小时,一周无休的人。

与王拓的采访进行了1个小时,采访结束后,我们又在直播间看到了他。

我们很好奇,连续高负荷工作运转,是否会累,这位明星主播会有惰性吗?“我其实有惰性,但团队不允许我有惰性。”

在交个朋友直播间里,常常会看到这位外形帅气的主播,坐在罗永浩身边。常关注罗永浩的人和公司同事都知道,罗永浩很喜欢王拓。王拓多是在直播间和交个朋友电商学苑课上和大家交流,鲜少有人系统的了解到,这位明星主播成长经历。

王拓是如何成长为一名明星主播的?成为一名优秀的主播,需要具备哪些素质和能力?面对每次挫折,他如何应对?和罗永浩搭档做直播,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在新腕与王拓间的这场对话中,王拓为我们一一解答。

01

毅然进入

王拓来自于新疆乌鲁木齐,用他的话说,“比较偏下沉市场,在西北一带。”相对于一线城市信息的发达程度,下沉市场的触达度,更是商业价值的体现。这是王拓注意到抖音市场的开始。

那时王拓的线下培训创业刚结束,回老家过年了,注意到了抖音。在此之前,他做过8年空乘行业。2016年,正值公众号红利期,大家逐渐形成看公众号文章的习惯。王拓通过公众号注意到了互联网,“当时觉得这些内容勾起我的兴趣,就想能早点进入到互联网。”

彼时,王拓已做到乘务长,同时身兼企业文化内训师、代言人、团委副书记等职务。“日常还是要飞,觉得有点枯燥,想花换个环境挑战下,我就辞职了。”

在空乘行业8年,贸然裸辞离开,有些不习惯。“辞职那段时间,和我想的有些不一样。没做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去面试,很多工作要求工作经验,给的薪酬待遇也有很大落差,我就决定自己做培训师。”

空乘行业对礼仪专业性要求很高,他之前做过礼仪培训师,有丰富的经验,“当时觉得自己可以做培训这个事情,也赚到一些前,后来因为疫情原因,线下门店不好做,由赚钱到亏钱,欠了很多钱。”

正好快过年了,王拓便回乌鲁木齐过年了。在家隔离期间,发现七大姑八大姨都在刷抖音,已经成为一种现象级娱乐形式,他很看好抖音市场。他之前做空乘行业时,担任团委书记,负责文化宣传类的文艺工作,例如晚会、拍视频等。“我会拍摄、会剪辑、会演、会创意、会写稿……这是我的天然优势。”

就这样,王拓开了一个抖音账号,“自己拍、自己导、自己演、自己剪辑、自己运营……”一人独揽团队工作的缺点在于,有爆款的时候,会带来成就感,但多数都是无人问津,很容易陷入自我怀疑中。

过完年,王拓回到了长期生活的厦门。他那时了解到“十点读书”正在转型做抖音,想找到适合的人,他们不谋而合,就在十点读书留了下来,逐渐成长为一名拥有300万粉丝的达人主播。

主播显然是适合王拓的。在家乡乌鲁木齐发现抖音的机会,在厦门小试牛刀后,有了成绩和基础。为了追求更多可能,他毅然离开生活10年的厦门,来到电商超圣地——杭州。

落地杭州,意味着一切要重新开始了。

杭州薪资水平比较高。王拓那会一天面试了6家公司,拿到了5家offer,其中有一家公司一个月能给到五六万,播的效果好点的,10万-20万都有可能。收拾好行李,就要去上班了,王拓先刷刷抖音,熟悉下生态,“还挺有意思”。无意间看到了交个朋友的直播间。

“我原先是知识类主播,没办法做用嘶吼的方式讲解产品,还是偏平静一点的,这个直播间和我想要的风格很像。”他打开招聘软件看到了这家公司正在招聘主播,就问了问。“结果他说我不能当主播。他们不面向社会招聘主播,有专门的主播培训培训管理部招聘,还有是罗老师亲自招的。我说‘那我就不去了’。”

看到不能做主播了,王拓有点想放弃。可对方说,不做主播,“你可以来当别的”。工作人员看着王拓简历,先前工作经历比较丰富,在十点读书时做过选品、商务、直播、复盘,除了技术类工作,他全做过。在航空公司时,还考了评茶员和试酒师,“你比较适合做选品”。

在交个朋友的Offer之前,王拓拿到的全是主播岗位,薪酬也比较理想。“当时我的诉求第一肯定是薪资,因为我要还钱。其次是,我在这里能有更多学习的机会,工作一两年出去了,也能干个别的,工作经验会比较丰富。”权衡利弊,先前选择一个能直接赚钱的主播,更符合当时实际利益。

HR告诉他,交个朋友很多主播都是做选品出身。听到‘你在这里选品,是有可能当主播的’这句话,“我觉得这是个机会,既然是机会,可以把握下,为什么要否定自己。”就去了交个朋友。

当时的王拓,认为自己胜算很大。做选品工作要求逻辑强,形象好,对综合条件要求比较高,有机会内部转岗和晋升。而且交个朋友模式,他很认可。“我要学习真正的直播电商要怎么做,就要像专业的机构和人学习,所以对于这个选择不会后悔。后悔了大不了再换,我觉得还好。”

当自己的需求越来越精准,留给自己的选择,也就更为清晰。

02

成为主播

由选品到主播的这段路,王拓走的很坎坷,差点就放弃了。

选品这份工作本身并不难,可遇上王拓这样“死磕”的劲头儿,会变得非常复杂和繁琐。他们当时每天要出70至80个产品,例如酒品类,选出的10款产品要对他的销售做个预判,判断其舆情、售后风险及具有潜力的产品。其次,要查询大量资料,调查产品资质是否齐全。最后,是产品销量问题,也就是对爆款潜质产品的眼光问题。

公司直播电商部门正常是下午2点上班,晚上2点下班,我们每天下午2点上班,凌晨四点下班,甚至早上9点下班。“我属于不太会去随意对付的人,作为公司的新人,需要付出更多时间补齐自己专业短板和认知的不足。”

日复一日勤奋的工作,王拓迎来了做主播的机会。直播间负责人对他表达了一些赞赏和肯定,大致说了“看你挺努力的,写的口播稿罗老师也跨过,跟直播对稿将产品逻辑也挺清晰。形象可以,普通话也很标准,要不是试着当主播?”直播带货除了个人能力外,还要有观众缘,王拓就先试播。

“试播第一场和第二场都比较顺利,正面评价比较多,到了第三场,由于直播负责人没跟罗老师讲我试播的事情,被罗老师看到一个不认识的主播,他去问了直播负责人,才知道是在试播,未经罗老师面试和同意是不能直接上播的,于是我播到一半就让我下播了。”谈起当时的事,仍能感受到王拓的失落感。

“要么走,要么留,继续在选品岗工作”,这是当时王拓面临的两个选择。当时的王拓觉得自己在交个朋友的职场生涯,可能就此断绝了。给母亲打了一通电话,“妈,我基本上当不了主播了。我妈说,你不是播的挺好的吗。”讲了这件事后,母亲让他再考虑下。

“最后我决定不换工作了,继续在交个朋友。”他回忆起自己当时的考虑,“人有两种价值要实现,一种是物质价值,另一种是精神价值。我当时觉得自己的精神价值还不足以达到想要的物质价值时,要优先提升自己的精神价值。而交个朋友能满足我在这个行业的认知、判断和能力的提升,这是精神价值的一种,在这里机会和价值会更大。”

王拓那会来了也不到两个月,已经做到选品统筹,负责一场直播的货盘组合,也就是从单一品类变成多品类了。对直播间产品认知还在沉淀中。除此之外,员工休息时间比较少,人员紧张,工作强度太高,他当时给新来的领导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他觉得我比较优秀想法,就升我为选品商务的统筹。”

这次留下来后,于王拓而言,是个转折的机会。做了选品商务统筹了,需要常和罗老师过品会,他都会参与,一来二去,罗老师对王拓印象很好,相当于通过了对王拓的面试,最后就同意他直播了。

王拓的主播生涯,至此和老罗,密不可分。2021年9月底,王拓第一次和老罗搭档。“和罗老师搭档的主播是固定的,那个时候公司搬到杭州了,朱萧木和黄贺在北京处理公司的事情,就想找个男主播搭档。我当时数据表现还可以,就成为了他的搭档。”

老罗的直播间,观看人数都得两三万,被这么多人看着,会有紧张。尤其身边做着是老板,“罗老师比较严谨,稍有闪失,他会当场跟你讲这个问题。在几万人面前跟你讲这个问题,你想想这个场面都会紧张。”

和老罗搭档,的确会紧张。可另一面,他会帮助年轻人成长。他曾建议王拓直播时,一定要穿衬衫西服,或者是带领子的polo衫。后来在王拓做主播的第二个月,一款奥康衬衫单品成为爆款。“后来我发现,罗老师的嗅觉,不得不佩服。”

王拓和罗永浩直播多场,受到的影响分为两方面,分别是讲解产品和价值观。“和罗老师搭档时,我会观察他怎么去讲,和用户互动,让大家都喜欢上直播间。自己复盘时,也会看切片去学习。”

另fei外就是价值观,罗永浩对产品的严谨性,关注他的人都很了解。“别看他块头挺大,其实是个很细心的人,他对产品的细节建议,很多大家都没想到的话,会是一个很大的失误。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方向上,要举一反三,形成严谨的价值观。”

03

多层身份

成为主播后,现在的王拓同时身兼美妆直播间主理人、电商学苑培训讲师,对于这两种角色前后转化,王拓挺适应的。

谈及当时选择做美妆,而不是畅销的服饰、食品品类,王拓表示,“我觉得他有更多可能性。”美妆赛道足够深,可以开很多产品线,例如跨境线、大排品牌线、国货线、彩妆线、护肤品线、家清线等等。“只要把这个类目做的足够深,未来的可能性更多,所以选择了美妆赛道。”

交个朋友男性占比比较高,这对于王拓选择的美妆品类,并不占太多优势,“我吃了很多苦头”。

开篇很困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王拓只能卖大牌美妆产品。“大牌美妆佣金极低,完全不赚钱。我们做一个垂类账号,要做到自负盈亏,不赚钱的话,只能通过不断的吸粉,用短期阵痛换长期价值。”

这里包括变换货盘,短视频加持,包括建立用户认知,培养用户心智等,同步投流,才能精准找到购买新货盘的用户。

对于另外一个身份,王拓讲到他刚进电商学苑的时候,还处于初创阶段,自己担任类似于顾问的角色,随后便以讲师的身份,进入电商学苑。

主播和讲师的角色转化,王拓倒显得乐在其中。得益于他之前做过培训讲师的经历,这份工作很快驾轻就熟,“授课是有方法论的,只要把内容替换掉,结合大量实战经验,教大家如何在一个大流量平台进行流量获客和变现。”

在培训学院,会接触到很多想要成为主播的学员,主播行业薪资高,学历门槛不高,是个很好的选择。不过,想要做好这份工作并不容易。需要自身条件与后天努力的结合。

王拓向新腕讲到交个朋友选拔主播的标准,首先,逻辑思维要非常清晰。其次,作为主播,需要有很好的表达能力,能快速接受信息和迭代处理信息。“打个比方,有个人卖货卖不好,我把方法轮讲了之后,有的人会立刻行动,结合要卖的产品迭代要讲的产品和话术。但有的人就去睡觉了。”

另外还要勤奋,抗压性够强。综合上述条件,才对外形有要求,结合自身形象提炼出特点,给人一种幽默感,形成记忆点。

对于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直播间操盘手的问题,王拓表示,要有全盘思维和数据思维。“抖音是一个算法平台,强调算法逻辑,所以,需要有通过大量实战去了解抖音算法逻辑,不要变成理论派。”

除此之外,作为一个操盘手,要对自己深耕的垂类类目,有足够的了解。“抖音所有的客单价和类目都不一样,人群也完全不同,不同直播间打法不同,唯一不变的是自己的全盘认知和数据底层认知,还要做到对于行业内不同垂类、客单价和产品,体现出不同的玩法和表现形式,这是成为操盘手比较难的事。”因此要提高自己的专业性和信息获取能力,基本桑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直播间操盘手。

采访到了尾声,王拓告诉我们,他现在在减少直播时长,将更多的时间花在思考上,去做一些能够全盘增量的事情。“主播工作很大的弊端是,投入多少时间就会产出多少时间。我去年平均只直播4小时,今年直播时间平均到6、7个小时了,甚至常态化是8小时,严重影响到我的其他时间,我在简化直播时间。”对于外来规划,他说自己不会一直当主播,可能会逐渐转到幕后,做一些用户增长、业务增长类的工作。

回忆起6年前的王拓,刚离开航空公司。常年在天上飞,突然想下来看看。一路辗转,到了直播间,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世纪睿科(01450)$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