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计然天成: 1)债务存在理论上的上限,但这个上限和当下还不还钱没啥关系,跟法律规定的形式上的债务上限更没啥关系,它是一个无法直接观测又无法准确估算,并隐约和未来长期附加价值创造能力相关联的。现实世界里唯一可以间接地,模糊地观测其健康水准的指标就是利率。
2)不是一种骗局,是一种促进合理分配资源,激发大家生产力的契约形式。
3)有本币举债能力的国家或多或少都可以玩这种操作。
4)债权人会破产,但债权人也会记仇,信誉好坏其实是现代商业体系里最昂贵的成本之一。//@计然天成:回复@学经济家:请教一个问题,像美国这样不断发债,每次没钱了就调高债务上限继续发债真的不会出问题吗?政府没能力还也根本不打算还,每年靠借旧还新继续苟下去,投资人大概也知道这点,只是装作不知道继续投资,是不是也是现代社会的一种骗局?另外,这种操作是不是只有美国能做,毕竟美元独特地位,其他国家真的可以效仿吗?以前看过一个说法,国家不会破产,国家只会使债权人破产
雪球转发:1回复:10喜欢:2
引用:
这篇反响非常糟糕,未经孙国峰信用货币理论洗脑的兄弟们大呼学总你叛变了。唉,还觉得货币银行学、凯恩斯、弗里德曼、张五常等货币观有道理的请尽快先补一下。 阅读之前也建议先看看“股市收入倍增器”这篇预热一下,比较简单。为什么说股市是现代经济体的“收入倍增器” 要点是“采取减税降费并增...

全部评论

洗水标02-12 15:18

债务上我不认为当下水准有问题,关于日本QE更多的问题是技术上的(国债/ETF市场流动性的枯竭,从而导致的对于金融市场机制的影响等等)

Winter_has_gone02-12 14:58

我的意思是,没有上限吗?

哈哈010202-12 14:55

希腊就是财政收入还不上利息了。
2008金融风暴之前,看似正常的债务规模,
全球金融危机一爆,谁的安全边际小谁先死。

洗水标02-12 14:51

来得太晚,扩得太慢。但黑田临危上阵,算是已经尽力做了能做得。早年是财政金融行政互拖后腿,现在至少金融政策算是及格了。。

哈哈010202-12 1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