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波动微盘量化的罪与罚

发布于: 修改于: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

(一)充斥高学历精英的量化

众所周知陆家嘴金融圈的从业门槛非常的高,从机构层面,就拿对研究水平要求最低的券商/基金销售岗位来讲,起码得是211/985的硕士学历。而在当下游资、zhuang家、机构、量化构成的四方博弈中,量化的学历门槛又是其中最最高的。这个底层逻辑在于
1、量化本质上是利用数学方法论,借助于算法、算力来实现高频交易的高胜率,这需要从业者具备非常专业的数学逻辑思维、工程动手能力。只有学习能力非常强大的人才能做出来。

2、量化需要不断不断的对于变化中的交易进行解构与归纳,很多层面上升到打破边界的交叉学科乃至哲学的高度,要做得好要经常翻阅最新的论文期刊,做大量的思考迭代,甚至已经类似于严肃学术研究。这超出了大部分大学教育的能力范畴,只有最精英的大脑才能胜任。

所以我们看到很多量化基金在介绍团队的时候会提到,团队来源于清北复交、常春藤名校。

(二)高波动微盘量化本质:利用科技集体割韭菜的畸形生意

这个底层逻辑非常简单,因为这群高学历的量化在利用算法收割普通人

高波动微盘股,说白了就是做超短。超短的钱,来源于对高收益有不切实际幻想、或者被引诱的普通人参与超短博弈失败输掉的钱。而不是来源于什么光鲜的团队能力、来源于一丝一毫的价值。

中国股市投机的30年的本质叙事是造富神话,断涌现的一代代交易天才参透了市场博弈的本质,获得上千倍收益。而普通人由于生活的压力,基于改变生活的需求进入股市,被这些美妙的神话眩晕窒息,从而一队队参与到超短博弈的大潮中。其中的获胜概率不足千分之一。普通人无法分辨低概率的本质和高赔率表象之间的关系,总是会忍不住参与的。

市场监管是不会禁止投机与交易的,但是一般来讲,人类参与投机总是有失败的可能的。强如利弗莫尔几次破产。最成功的的游资如果使用杠杆也有可能归零,如果不引入更大格局的产业思维,情绪技术流总会遇到规模限制。

而高学历的量化从业者发明了新的玩法参与高波动微盘股:

1、上杠杆。因为人会犯错,市场风格改变的时候游资也需要时间来适应,赚了几百倍的游资反而几乎没有碰杠杆的。算法将人的行为解构之后,算法不犯错,算法试错成本低,算法止损可控,就上杠杆。

2、使用融券、做空工具等保护利润。人类层面,使用这类高阶工具的投资者的出身,往往不能维持极端的投机思维。而纯投机的人往往用不好这些工具。

3、用炫目的成绩来吸引高净值客户,高净值客户背后的研究资源、信息优势也被整合。量化绝对不是自我标榜那样纯粹通过数学做事情。

这套策略确定的时候,难道这些人不知道他们是在割韭菜吗?你看起来这次爆仓收割了高净值人群,实际上往前的所有收益都是收割的普通人。

(三)高波动微盘量化,波动到底从何而来?

微盘股上窜下跳,吸引普通人进进出出。本质上这是一门流量生意。赚钱效应带来流量。但就跟所有的流量一样,存在着核心流量制造圈层,有流量传播扩散的规律。

量化本身并不构成这种波动的核心来源。如果微盘股没有赚钱效应,微盘量化是做不起来的。微盘股能维持巨大的波动、创造赚钱效应(的感觉)、维持板块热度。本质上还是要靠人类的活跃资金的资金行为。

如果人类活跃资金不玩高波动的游戏了(准确的说,不大规模玩这个游戏了),高波动量化就是无根之木了。所以从这点上来说,高波动量化必然依附于活跃资金,而高波动量化反过来放大波动,让普通人觉得这池水还没有凉透,从而会参与进来。参与的结果就是钱没了。

(四)高波动尾盘量化的三宗罪

第一点就是放大波动,对抗监管价格笼子机制。

2023年4月10日全面注册制实施,同时推出来价格笼子。102%价格笼子显然是不鼓励普通人打板。如果普通人不打板,超短的钱少了,投机自然就会被抑制,这也是当时发生的现象,涨停板减少、投机氛围降低。

可为什么到了夏天的时候,电力、XX智能、机器人+汽车小票、华为科技大规模的超短投机又出现了呢?

因为高波动量化构成了增量资金,因为它可以更快的迭代出来新的打法。

第二点就是天然的与活跃资金共进退。

就比如今年上半年AI的很多行情,算力的疯狂炒作。我们看一下某量化巨头的官网就看到,他们标榜自己买了很多GPU、捐献了很多算力给社会。但是国内的大模型发展到底怎么样、到底有多少严肃的大模型创业者需要严肃的算力,很多认真研究的人都是清楚的。所以认真研究过的公募基本不参与算力。

再看看23年的这些算力爆炒的标的,很明确的一点就是人类资金博弈水平非常高的一小撮人都是适应不了今年博弈的变化的。那么那些爆炒到几倍、并不是之前人类龙头战法和抱团能解释的票,是怎么走出来的?特别是里面还有非常多的20cm。

陆家嘴就是一个半径几公里的范围。

第三点是败坏社会风气。

高波动量化本质就是割韭菜。但是它比人类之间割韭菜更加不道德。因为人类是有犯错的空间的,人类会收手。量化不会,钱不是自己的,亏掉了不心疼,而且由于第二条罪,它的立场本质上是不会独立的,至少在高波动微盘量化上绝对不是。

我们的资本市场需要很多高端的人才进来贡献力量,需要经历很多波折和改革。

但是我们绝对不需要这些清北复交常春藤背景的最强大脑,拿着巨额的薪水,与活跃资金共进退,利用着资方的资源,在资本市场历史性的转折点上大发其财,不断重复引诱人、套住人、毁灭人的价值毁灭螺旋,最后还抛下一句:这是契约精神,他们都是韭菜。

那就让这些人去买核心资产,成为新的价值取向的垫脚石。@雪球创作者中心 @西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