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弱势闹哪样?

自川普先生入住华府以来,强股市,弱美元的策略执行的不错,美股三大指数屡创新高,美元指数屡创新低,走到今天,基本上达到一个阶段性的节点了,也就是说,这两位的角色可能要互换一下了,美元要涨一涨,美股则要跌一跌,当然总体上,这是修正和调整,不是趋势性的逆转。

美股会走出历史上最大最长的牛市,这个基本判断不会变,这是技术发展和产业变革的大势,也是次贷危机之后,美联储等金融管理机构一系列培育经济向好发展政策的长效体现,正因为此,保持细水长流的慢牛走势很是重要。美股强虽强,理性还是保持的相当充分,有前景的企业涨,表现不好的照样跌的稀里哗啦,离疯狂的顶部现象还远的很,既便如此,从年初至今的累计涨幅也已经非常可观,若做空市场,理由也很多:朝核问题,联储并表节奏问题,联储主席人选的悬疑,川普新税收政策的待定,美国政府是否休克性停摆,加息的步伐该怎么迈,以及史无前例的严重自然灾害等等,每一项,都够市场折腾的,所以,调整的理由实在充分的不要不要的,就看华尔街的意愿了,秋冬季,大多是市场回撤的高发季节,美股回撤,拳头收回来,为来年继续走牛做好铺垫和准备,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与此同时,美元可能也会结束目前的颓势,慢慢转身,总体上,美元的大趋势还是向好的,虽然从周期性上看,09年至今美元处于上升通道已经9年,单纯从时间上看确有走熊的历史惯性,但这种周期性只能是参考,而不是肯定,变是金融市场的永恒。

川普的振兴美国计划,是既要金融实力的持续强势,也要制造业的回归,同时美国产品的出口竞争力还要强,并重启和强调传统的盎格鲁撒克逊精神,这几乎是鱼和熊掌兼得的事情,难度极大,川普看上去面目可憎,这份雄心可是太不简单,如果做成了,或者说如果能把美国推上这个方向的轨道,这个“讨厌的”老头无疑会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有作为的总统之一,从目前的情势看,我认为他“正在路上”。

要达成这个目的,在金融和工商业领域,美元,美股,美债和大宗商品以及企业的表现,不同时段会有不同的侧重,普通的因果逻辑是不能解释这种复杂关系的,以美元为例,经济向好,进入加息周期的先发优势与各种非美货币形成的息差等因素都是推升美元走强的重要原因,然而它偏偏就走出来一个弱行情,半年下来,美元指数回到了两年多前的低位,确实让让很多人不解。从历史上看,加息周期并不伴随美元的必然升值,相反多数情况下是走贬的,当然也有升值的情况,具体怎样,是要看当时整体的经济政治背景,升贬对美国政体的利弊而定,其中有没有操控的成分,我想多少是有一些的,至少在意愿上,管理者是可以表达他们的倾向的,这无可厚非,至于如何起作用,那就是整体结构的能力了,中国可以用各种行政指令防止资金外流,保住人民币币值,而在国际金融市场长袖善舞半个多世纪的美国,手段就更多了,所以是否操控汇率,都是相对而言,当然更加市场化的做法是要强调的,这是体现相对公平的基础。

美元阶段性的弱势,带来原油、有色金属、煤炭等大宗商品的价格上行,这些品类与行业在次贷之后的惨烈下行,对全面的经济复苏是不利的,毕竟经济繁荣不是一个局部的表象,是绝大多数行业都要受益的,但基础大宗商品要再想重现2007年的辉煌,也是绝无可能的,经济发展的核心逻辑已经跃升,大宗商品基本上成为一个被降伏的群体,将大大平抑其周期波动性带给整体经济的剧烈震荡,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原油,而美元是平衡大宗商品的一支重要力量,从这大半年的情形看,阶段性的转折点应该会到来,结果将是大宗商品走低,美元走扬,美股也将进入调整,当然,美元并非要走大牛市,长期看,美元的波动性,是在递减的。

美元的走势是较难判断的金融品种,非常复杂,经济好,美元不一定就好,经济差美元也不一定差,加息美元不一定涨,降息美元不一定就跌,美元涉及的方面实在太多,总体上它的走向,就是向着利多美国的方向,今天国内还用简单的升贬涨跌来 判断汇率的,是时候要变一变思路了,汇率的变动有很多指向,如何发展出自身经济与外部环境平衡角力的能力,才是整体政治和经济走向强势和成熟的标志。

·  已收录至专栏  ·
立春的原创专栏
151篇文章, 71384人关注
进入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