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Android转发:0回复:25喜欢:2
来了。又一家(不久的将来)有造血能力的创新医疗开始回购。以25%净利率算今年16pe(4ps),两个主业的市场都还有数倍空间(不定量拍增速了),还没上桌玩家已经没机会了。大部分高耗小公司没有并购价值,在预期未来会稳定造血,且股价低估的情况下回购是正确选择,尤其相比于乱收购,乱跨界。耗材的国际化很难,比药物难,预期要放低(我觉得可以没有预期)。目前看团队在高耗领域算是能力不错,人比较靠谱的(这个行业真是卧龙凤雏频出,上一个我经历过这样的行业是高教[滴汗])。后续看看回购情况,有无可能配合一级机构出货。
引用:
2023-09-27 22:40
归创通桥-B 公告及通告 - [其他-杂项] 自愿性公告 - 有意於市场上进行股份购回 网页链接

全部讨论

_eerT_2023-09-29 21:50

说到并购,我多说两句,现在不做或者放弃的赛道,以后更加没有机会窗口,让别人做大的话,并购起来很不容易,所以不赚钱也不能轻易放弃。重复也是可以并购的,主要为了提高市占率赚钱,不是为了产品本身,这样双方意愿都强。中秋快乐哈!

谢伯瑄2023-09-29 21:43

上市这个刚才没打完就发了,确实是有些束缚公司(不过老常也不在意),但老常给这波牛市快上的决策非常靠谱(包括和高领的合作),现在很多高耗,设备,药企上不了市,一级没人愿意折价接盘(为数不多钱都去投早,投新了),研发停滞或者直接死了。
btw: 中秋咱俩还在讨论微创,祝你中秋快乐。

谢伯瑄2023-09-29 21:39

嗯,我是这个意思。并购的话概率比较小,高耗很多产品重复,没啥价值,出清小玩家应该会比药企比例高。微创目前低位不/少稀释股权,继续保持自研强度是我的预期上限。

谢伯瑄2023-09-29 21:35

认同,咱们目前没有这个文化,所以既然大概率管理层会继续投,找水大鱼大,长坡的赛道更好(深耕,能力圈内一直有机会,钱都不够花),除了这个原因还有几个重要原因决定我在中国基本只投成长(存量行业,成熟公司基本不碰)。

_eerT_2023-09-29 21:28

忘了说一点,经验上,指望民营企业赚了钱回报股东比较难,赚了钱用来发展可以暂时回避这个问题

_eerT_2023-09-29 21:16

嗯,具体经营层面的事情只能交给企业家了,而且我们也不能假设我们更对。对手不弱,确实会影响获利的量级和时间,但定性上是没问题的,要我估计的话,到某个临界点,形势比较明朗之后,会有一些并购和淘汰赛道上的小玩家

谢伯瑄2023-09-29 21:04

嗯,可能是我潜意识里想用微创为例子表达我的体系。微创整体做的事和老常说的话是基本一致的(不考虑超/低预期),是知行合一的,就是做一个超级器械(高耗)集团。而国际经验,高耗/设备基本上都是大集团。你对老常的判断和这个视角我都认同。
_
如果拆分每条赛道来看,目前浮上水面的对手都不弱,在我看来相对聚焦些无疑增高了未来获取更大份额的可能性(现在也很高)。我不是想要完美老常哈,投资不可能追求完美,对于标的也只能选择无法干涉,目前微创的优点远远超过缺点,且研发能力已经证明,所以我重仓。但对于一些领域的投入(想到还有OK镜)和12赛道野望,我打个问号,对整体都会降低些预期。当然希望老常和团队能把野望做成现实打我脸。

_eerT_2023-09-29 20:37

我理解你的视角哈,我主要是想告诉你可以尝试用另一个视角来看,就是如果微创要做成一个大型综合型的器械集团,再倒推他要做什么,那他做的事情就make sense了。我记得骨科,他说的就是骨科是一个大的品类,不能放弃。我认同微创不是完美的公司,老常不是完美的掌门人,预期miss之类的,但回到要做成一个大型综合型的器械集团这个目标上的话,微创和老常是这个目标上走的最聚焦最接近成功的,没有之一。从这个例子我们也能看到,上市对公司还是压力很大的,战略目标容易变形,可能在市场的压力下被迫去收缩,如果微创是非上市公司,可能短期盈利是一件优先级非常低的事情,战略股东关心的问题也变成打算抢多少赛道,市占率多少之类的

谢伯瑄2023-09-29 19:34

感谢信息分享。拼多多应该还是给了一些机会的,22年中大概,主站继续跑赢友商,社区团购领先美团(网页链接)两大优秀团队正面pk,当时也有很多信息披露出来(互联网行业公司信息相对曝光度最大),团队能力被多次证明(事实/归纳)且原因符合常识(逻辑/演绎),确定性应该比上市更好(尤其是对“人”这块),且赔率也不差。

谢伯瑄2023-09-29 19:25

认同你前半段的观点,可以仔细看下我写的哈,和你说的不矛盾哈。我指的骨科和CRM是不及管理层的指引。换句话说,老常如果说海外渠道比较难,但我们必须要做,因为blabla,就靠谱很多。但一而再再而三的给高预期说明年盈利就是一个不靠谱的表现。
_
我对人的判断是基于常识,咱们讨论里主要涉及两个常识。1,我认为任何人/团队/公司能力都是有限的。专注于自己能力圈内的业务,如果有余力(人才组织度/钱)可以去尝试新的业务,也可以裁员降本/回馈股东。从常识出发,我认为拼多多做买菜,temu,微创做外周,结构心,神介等都是在自己能力圈内做事,有竞争/认知优势。而做医美,宠物医疗是完全不熟悉的行业,对比别的团队可能有竞争劣势,自己又是子目录对人家根目录(对手可能是专注一个细分很久的团队),尤其是在主业资源都吃紧的情况下,这在我这里就是减分项,但由于体量小影响不大就是了。
_
现在后视镜看来,字节在头条起来后还有足够的人才组织度、对内容产品的认知领先、领先的管理体系(我觉得字节有目前世界最顶级高价值人才管理架构)。
但回到16年,我并没有足够的信息去做出这些判断(就如我现在对微创的管理,文化也是基本摸瞎状态),即使给我个机会去投字节,我可能也是不会碰的。最后全球成功了非常厉害,如果是个二级公司看到新业务发展中的势头很好(贝叶斯迭代),且价格便宜(赔率)固然也可以参与。
_
不仅互联网,很多创始人都是野心过彭的,相比于利润他们更喜欢规模,相比于回报股东他们更喜欢花在下一个机会。不同于old money死抠几个点利润、极度厌恶风险,如果他们没有这样的特质也很难做大。
比如百度,中间页,糯米,阿波罗,现在的闻心,每次故事讲的都很美,搜索的钱也都砸了进去,后面行业真爆发了从来没百度的事,这就是价值毁灭。
_
美团字节这种可以连续在捕捉新领域机会且能成功的都是罕见的,所以在没有足够信息判断出他们特殊的情况下,我暂时只看多他们在自己深耕多年且证明比同业优秀的领域。我是先胜后求战,不怕错过。现在咱们有足够信息了解判断美团团队很优秀,价格如果这么跌下去也可能会给机会。
不知道我这么解释是否清晰些,亦或是不认同我的判断方式,那就求同存异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