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分之1自旋

2分之1自旋

2分之1自旋回复的提问

这股票退市了?我怎么在OTC查不到代码?我还有1000美金在里面[哭泣],是不是要等几天才会到粉单啊查看全文

2分之1自旋的热门讨论
他山之石与买方卖方

这几周,除了休息了段时间,多是在编程中耗去。程序算是有些眉目,写出了个通用的财务数据修正器(实际是解六十二元一次方程,六十二是财务项目的数量),并设法将其在每家公司的计算时间从20分钟降到了7秒,如果加入平行计算,用常见的四核处理器或许能降到2秒。写这个程序,实则是一时兴起,觉...查看全文

护城河里的浮萍

说下近况。这两周主要在看目前持有的企业,研究的内容比较专门-诸如Peabody最终重组方案,或资管公司WDR对新劳工法的应对方针,或3D地震仪制造商GEOS的竞争对手,故而就没写博客。此处的公司加起来占我仓位不到2%,纯粹是买点放着、加深了解的兴趣。莫太当真。 -- 我对“护城河”的说法被滥用,颇...查看全文

ESV随笔

去年研究船运业时,因为对油价和提油成本的判断,刻意避开了海上钻井公司。大约是因为海上油服股价又创新低,我终于忍不住做些了解,从前十大中挑了Seadrill, Ensco以及Atwood看看。 这三家公司目前的股价都在0.3x市净率以下,其中Seadrill更是只有约0.02倍。该公司正在讨论破产事宜,但由于债权...查看全文

股市收益与GDP

昨天,在研究FTC反垄断案例时,脑中突然跳出个疑问“为什么股市长期回报率高于GDP增速,资本回报率却不下降?”。写本文前,我想了一个小时,也未搞明白这个问题和反垄断有何关系。总之,相比于事无巨细的反垄断,这个问题显的更有趣些。 据我所知,很多人都在投资生涯初期、乃至更早的阶段,接受...查看全文

SAT,补*班与启发式搜索

两周前,有朋友发来一个视频链接,网页链接说中国初二学生完胜美国SAT,问我看法。我并不了解SAT,故而去做了些调查,进而了解了美国人对自个的教育系统的悲观态度。另一方面,我们也知道中国人对应试教育的悲观态度。在很多方面,两国...查看全文

无题

这周将MATLAB升级,从2005版升到2016版。本以为鸟枪换大炮,谁知道以前写的程序竟有许多不兼容处。一边堵漏,一边又忍不住改良起数年前写的程序。这一番修改,将之前电脑不眠不休一周爬下来的数据(为避免被封IP所以用时很长)改的面目全非,临了发现数据忘了备份。在两种选择-花数个小时写个程序...查看全文

狗尾续貂: 我每年都会花几周时间编程,虽没什么大作,但也自以为和码农站在同一阵营。年前,AlphaGo(阿尔法狗)穿着“大师”的马甲在野狐和弈城,6天连下60局快棋,大败多位九段名家,围棋界为此震惊的程度,远胜年初4:1击败李世石。一时,码农阵营一片欢欣,围棋界则为之沮丧。屁股决定态度,我...查看全文

一文不止的鱼

2015年年底,翻科学杂志得知FDA批准了转基因三文鱼,感叹科技商业化之慢外,并没有多想。数天后,有朋友又和我提起这事,于是印象又深了些许。两周前,本是在找分拆投资的机会,却碰上生物技术平台Intrexon分拆Aquabounty-某转基因三文鱼的FDA批准运营商,颇有它乡遇故人的观感。 Aquabounty的第...查看全文

WBAR不是水吧

最近一两年,我时不时的会写些合并方面的研究,但实际做过的合并套利却只有一单,算是门外汉。今个提到的案例RAD,是周五才留意到,包括翻教材的时间、只研究了十数小时,还未甚作投资笔记,才有兴致拿来写文章。 合并套利至今只做过一单,主要是因为拿捏不住研究的深度。平常做股票投资,虽然研...查看全文

年中补睡,消失数周。查看全文

细究企业寿命

上周说护城河的时候,我提到几乎所有企业都有护城河,而企业越大、护城河也理当拓宽。(故此,哪怕企业家有能力判断护城河的宽窄,这个判断独立于企业的大小、或所处环境的险恶程度,也是无用的。而作为投资者,除了识别竞争优势的相对强弱,他还得找出方法将这种相对优势量化为估值。这些是上周...查看全文

开一会小差,节后回神儿。查看全文

拼图基金业绩下滑原因

3月26日写的《无题》末尾,我提到美国公募和私募的回报率在过去的10年、5年内大比例落后大盘。此事的原因,究竟是低利率环境所致,还是市场有效性的变化,我当时未及多想,也并没有看到现成的观点参考,故此一笔带过。之后的两个月里,时不时的去想这个问题,大约有些收获。 金融界对此问题的默然...查看全文

反竞争的无影手

前些日子,一位雪友问起我对某合并套利案的观点。我对合并套利偶有关注,细致研究过的也有两三例,最近一年却未下过手,大半是被其他投资吸去了注意力。在合并套利中,我一直下意识回避的是涉及反垄断的案子,却恰是这位雪友所问。对此,当然是回答不懂。于是他说,你看这合并只是市场老二和老六...查看全文

DOM清零

为DOM这家市值曾只20万美金的公司,我已经写过3篇文章。第一次写,主要是叙述产权纠纷和大致的估值。第二三次则是对估值和拍卖成本进行细致讨论。为了追求估值的准确,我甚至从资源局找到了其矿井的最新产量数据。但事实证明,研究的深度是无止境的—DOM的最终价值,相比我评估的250万-1600万$,...查看全文

Peabody怎么切蛋糕,及对RAD合并的补充

Peabody(BTU)的破产重组于本月初完成,其债券价格登顶后安全着陆。 BTU 6.25% 2021无抵押债价格走势图 我由于想知道投资者能收到多少非公开信息,而在2016年初买过一点BTU债券。所谓一点,是指系统允许的最小单位,面值为$10000,成本不及1/10。虽然数额很小,高点时也有7000$的浮盈,若用来买...查看全文

想写估值建模细节方面的误区,一不留神在普通人对建模的误解上花了太多时间。于人无益,删了去,只作今日无更。查看全文

今日无更查看全文

今日无更。查看全文

他的全部讨论

年中补睡,消失数周。查看全文

ESV随笔

去年研究船运业时,因为对油价和提油成本的判断,刻意避开了海上钻井公司。大约是因为海上油服股价又创新低,我终于忍不住做些了解,从前十大中挑了Seadrill, Ensco以及Atwood看看。 这三家公司目前的股价都在0.3x市净率以下,其中Seadrill更是只有约0.02倍。该公司正在讨论破产事宜,但由于债权...查看全文

没啥话题,今日无更查看全文

拼图基金业绩下滑原因

3月26日写的《无题》末尾,我提到美国公募和私募的回报率在过去的10年、5年内大比例落后大盘。此事的原因,究竟是低利率环境所致,还是市场有效性的变化,我当时未及多想,也并没有看到现成的观点参考,故此一笔带过。之后的两个月里,时不时的去想这个问题,大约有些收获。 金融界对此问题的默然...查看全文

他山之石与买方卖方

这几周,除了休息了段时间,多是在编程中耗去。程序算是有些眉目,写出了个通用的财务数据修正器(实际是解六十二元一次方程,六十二是财务项目的数量),并设法将其在每家公司的计算时间从20分钟降到了7秒,如果加入平行计算,用常见的四核处理器或许能降到2秒。写这个程序,实则是一时兴起,觉...查看全文

今日无更。查看全文

SAT,补*班与启发式搜索

两周前,有朋友发来一个视频链接,网页链接说中国初二学生完胜美国SAT,问我看法。我并不了解SAT,故而去做了些调查,进而了解了美国人对自个的教育系统的悲观态度。另一方面,我们也知道中国人对应试教育的悲观态度。在很多方面,两国...查看全文

写程序,今日无更查看全文

DOM清零

为DOM这家市值曾只20万美金的公司,我已经写过3篇文章。第一次写,主要是叙述产权纠纷和大致的估值。第二三次则是对估值和拍卖成本进行细致讨论。为了追求估值的准确,我甚至从资源局找到了其矿井的最新产量数据。但事实证明,研究的深度是无止境的—DOM的最终价值,相比我评估的250万-1600万$,...查看全文

Peabody怎么切蛋糕,及对RAD合并的补充

Peabody(BTU)的破产重组于本月初完成,其债券价格登顶后安全着陆。 BTU 6.25% 2021无抵押债价格走势图 我由于想知道投资者能收到多少非公开信息,而在2016年初买过一点BTU债券。所谓一点,是指系统允许的最小单位,面值为$10000,成本不及1/10。虽然数额很小,高点时也有7000$的浮盈,若用来买...查看全文

WBAR不是水吧

最近一两年,我时不时的会写些合并方面的研究,但实际做过的合并套利却只有一单,算是门外汉。今个提到的案例RAD,是周五才留意到,包括翻教材的时间、只研究了十数小时,还未甚作投资笔记,才有兴致拿来写文章。 合并套利至今只做过一单,主要是因为拿捏不住研究的深度。平常做股票投资,虽然研...查看全文

想写估值建模细节方面的误区,一不留神在普通人对建模的误解上花了太多时间。于人无益,删了去,只作今日无更。查看全文

无题

这周将MATLAB升级,从2005版升到2016版。本以为鸟枪换大炮,谁知道以前写的程序竟有许多不兼容处。一边堵漏,一边又忍不住改良起数年前写的程序。这一番修改,将之前电脑不眠不休一周爬下来的数据(为避免被封IP所以用时很长)改的面目全非,临了发现数据忘了备份。在两种选择-花数个小时写个程序...查看全文

细究企业寿命

上周说护城河的时候,我提到几乎所有企业都有护城河,而企业越大、护城河也理当拓宽。(故此,哪怕企业家有能力判断护城河的宽窄,这个判断独立于企业的大小、或所处环境的险恶程度,也是无用的。而作为投资者,除了识别竞争优势的相对强弱,他还得找出方法将这种相对优势量化为估值。这些是上周...查看全文

护城河里的浮萍

说下近况。这两周主要在看目前持有的企业,研究的内容比较专门-诸如Peabody最终重组方案,或资管公司WDR对新劳工法的应对方针,或3D地震仪制造商GEOS的竞争对手,故而就没写博客。此处的公司加起来占我仓位不到2%,纯粹是买点放着、加深了解的兴趣。莫太当真。 -- 我对“护城河”的说法被滥用,颇...查看全文

开一会小差,节后回神儿。查看全文

狗尾续貂: 我每年都会花几周时间编程,虽没什么大作,但也自以为和码农站在同一阵营。年前,AlphaGo(阿尔法狗)穿着“大师”的马甲在野狐和弈城,6天连下60局快棋,大败多位九段名家,围棋界为此震惊的程度,远胜年初4:1击败李世石。一时,码农阵营一片欢欣,围棋界则为之沮丧。屁股决定态度,我...查看全文

一文不止的鱼

2015年年底,翻科学杂志得知FDA批准了转基因三文鱼,感叹科技商业化之慢外,并没有多想。数天后,有朋友又和我提起这事,于是印象又深了些许。两周前,本是在找分拆投资的机会,却碰上生物技术平台Intrexon分拆Aquabounty-某转基因三文鱼的FDA批准运营商,颇有它乡遇故人的观感。 Aquabounty的第...查看全文

今日无更查看全文

反竞争的无影手

前些日子,一位雪友问起我对某合并套利案的观点。我对合并套利偶有关注,细致研究过的也有两三例,最近一年却未下过手,大半是被其他投资吸去了注意力。在合并套利中,我一直下意识回避的是涉及反垄断的案子,却恰是这位雪友所问。对此,当然是回答不懂。于是他说,你看这合并只是市场老二和老六...查看全文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