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爆丑闻!红黄蓝幼儿园又现虐童事件,事后的诚恳道歉经不起推敲

品牌口碑不断下降,经营业绩连年亏损,加之持有现金不断缩水……长年风雨飘摇的红黄蓝还走多远?

花朵财经原创

红黄蓝幼儿园,难道你已经忘了4年前针扎过的十余名孩子么?

4月12日,据网络流传,江西瑞金一名红黄蓝幼儿园教师在朋友圈发布了3张男童闻大人脚的照片,该朋友圈同时配文称“从小培养m”,并在留言中称“已屏蔽家长领导”。

算下来,近年来红黄蓝虐童事件已经不知发生了多少回,但结果呢?

这个教育机构似乎已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在频频被曝虐童事件后,不免令人怀疑红黄蓝的企业文化,还有它的师资水平。

回首2017年的红黄蓝事件,十余名幼儿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红黄蓝教育机构官方声明称,将对幼儿园监控系统进行全面升级,确保做到无死角不间断实时监控。

针对社会关注的幼儿教育的师资问题,北京市教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各区要严格师资管理,加强幼儿教师准入资质审查、师德师风建设。

然而时至今日,红黄蓝幼儿园教师再爆虐童,可以发现红黄蓝在教师准入资质审查方面或并无改善。无独有偶,连续虐童事件后,红黄蓝多甩锅于教师,在本次事件中,经调查,涉事老师为园所助教,园所已将其辞退。

同样的,对于负面消息,红黄蓝再次给出了诚恳的道歉表明,表示一定以此为戒,继续强化教师行为规范和师风师德建设,但面对屡教不教的前车之鉴,此次红黄蓝的以此为戒,又还有人愿意相信?

对于诚信这一件事,作为公众的上市公司,红黄蓝的财报,同样不值得信赖。

2020年2月4日,一份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北京分所审计的一名员工举报文件在网络上广泛传播,文件直指德勤内部在多个审计项目存在不合规、违背审计职业道德行为。而在这一份长达55页的举报材料,其中就涉及到了在美上市的红黄蓝。

举报人表示,在德勤进行红黄蓝2016年度审计工作期间,举报人在抽凭过程中发现先前许多底稿中的日期或金额与实际凭证不一致,随后询问项目组负责人,负责人则表示不用那么仔细,随便填填就行。

举报人的离职前同事还发现,红黄蓝下属北京培训学校的管理费用基本为高管和董事长孩子在海外消费的报销,如:大量管理层出国购物、奥特莱斯消费、创始人儿子在纽约高消费、学习高尔夫等费用,均被纳入公司的管理费用。

然而,在接下来的上市审计中,德勤却将管理费用列为不需要进行细节测试的会计科目,只是进行了简单的复核。此外,德勤负责红黄蓝项目的合伙人单莉莉被指收受红黄蓝价值几万元的美容卡,并在第二年的红黄蓝项目上涨审计费,请德勤帮忙掩盖红黄蓝的一些问题,严重违背审计独立性政策。

曾因旗下幼儿园出现虐童事件,站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现今又被指向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输送利益,谋求掩盖财报问题,试问红黄蓝又还有什么是值得可以信赖的?

公开资料显示,红黄蓝教育创建于1998年,目前拥有近1300家亲子园和近400家幼儿园,专注为0-6岁婴幼儿提供学前教育指导与服务。2017年9月27日,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红黄蓝上市出道即是巅峰,11月下旬,赴美上市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公司就因旗下幼儿园出现虐童事件,股价一路腰斩。截至2021年4月13日,红黄蓝最新股价报2.88美元,相较首日开盘价24.12美元,已仅剩下不足一个零头。

诚信经不起推敲,这对于红黄蓝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打击。在财报上可以发现,在虐童事件后的接下来几年里,红黄蓝的经营业绩持续呈现出亏损,且亏损金额正在不断加大。2018年亏损178.9万美元,2019年亏损243.4万美元,到了2020年上半年,亏损金额更一度扩大至3946万美元。

另一方面,不断攀升的负债率逐渐成为红黄蓝的困扰。截至2020年9月30日,红黄蓝资产负债率高达78.27%,相较于2017年资产负债率仅54.17%,公司的负债上升幅度明显较大。在负债急速飙升的背后,红黄蓝手中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也在一年间从8007万美元大幅缩水到了5970万美元。

品牌口碑不断下降,经营业绩连年亏损,加之持有现金不断缩水,以及资产负债率逐年攀升,此外股价低迷,难以继续从二级市场实现融资,对于长年处于风雨飘摇的红黄蓝,它又还能继续走多远?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