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山丘

总结,通常到年度结束,才写。

2017年还剩两月,iMeigu Fund基金净值创了新高,今年到目前为止回报率近60%,但算上去年的大回撤,这个业绩其实很平庸,不足为道。只是是对我来说,算是爬越了一座山丘,总结一年多来的经验教训,知往鉴今,以启未来。

2017年年初,异常寒冷。而我的冬天,已经持续了大半年,自从众多中概公司私有化遭遇意外开始。一位基金持有人问我,“你们今年还有信心将净值做到多少?” 在净值大幅回撤之后,我不得不痛苦地面对投资人的疑问。在以往,预测将来一个时期的回报率,这会被我认为是非常不专业、不负责的行为。但面对多年这位朋友多年的信任,我只有硬着头皮说,“我的目标是做到1.3以上。”随后,这位基金持有人,连续两次增持。幸好截至6月底,就完成了1.3的目标,总算没有因为信任问题,再次失去朋友。

在去年净值一路下跌时,最令人痛苦的不是公司的存亡或者金钱的亏损,而是投资人信任的丧失。因为前者是暂时性的;后者是永久性的。对于基金管理人来说,获得投资人的信任可能需要几年,但机会只有一次,是一辈子仅有的一次。

再次回顾2016年的重大的教训,主要有:

一,整体投资策略而言,方向性地出错。私有化套利只是个短期行为,既不能成为长期投资的主要方向,亦难以带来持续的收益。2016年初我们将整年的策略定位在私有化套利上,大比例仓位移到私有化的公司上,搁置了其他互联网公司的投资。随着5月底开始私有化产生变故,我们一方面遭受了这些公司股价大幅回撤的损失,同时又错失了微博等公司复苏的机会。

二,过于依赖经验的判断。因为此前历次套利的成功,加深对下一次机会的确信度,危机由此而生,正所谓“成功乃失败之母”。2016年初的中星微电子、奇虎,以及更早以前的澜起科技、巨人等都成功获得预期收益,也促成了大比例仓位转移到私有化套利上的决策。

三,风险防范欠缺。对于私有化出现系统性问题的可能性考虑得很少,对于国内政策环境过份乐观,风险防范措施做得不好。

在痛定思痛后,逐步回归了中国互联网主流公司的投资渠道上,放弃了那些看起来低估的边缘小公司。边缘化公司,其低估有必然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管理层原因,公司越做越小;另一方面,正是因为公司如此,留不住优秀的人,而公司很难做起来。这些公司即使估值便宜,必须考虑管理层的信任风险以及公司价值兑现的可能性。因为中概公司多半是开曼离岸结构,对于散户甚至是大机构,捡了一筐烟蒂,最后也是烂在手里。

因此,我们以最大的仓位比例,增加到腾讯和阿里巴巴上。腾讯和阿里巴巴几乎就代表了整个中国互联网——游戏、社交、电商、支付等领域垄断地位难以动摇。此外,个别细分领域还有少数不错的龙头公司,比如微博、YY、陌陌、易车(易鑫)等。这些标的就是我们这60%涨幅的主要来源。同时,因为背着沉重的历史包袱,也因为年初1.3净值的信口承诺,为了避免再次出现致命的暴跌,所以我们在6月份开始就更趋保守,持续地降低仓位和平衡比例以等待更好的机会,否则收益率会更好看。但我还是愿意现在的这个结果——安睡中保持稳定的增长。

回顾过去的这段起落,我仍然不太确定,是自己运气没有完全糟透,终于等来了一波牛市,还是自己的能力和胆识在关键时刻做了正确的选择? 唯一清晰的是——幸好熬过来了。翻越这个山丘,肯定不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挑战,但也足以警醒一生。铭记于心的,还有朋友、同事、投资人的支持。再次感谢所有的投资人。(艾美谷 梁剑)

$iMeigu Fund(P000057)$ 

·  已收录至专栏  ·
梁剑的原创专栏
105篇文章, 89764人关注
进入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