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人,到非洲去!

发布于: 雪球转发:0回复:2喜欢:3

非洲化石能源与可再生资源富集,然而许多非洲国家却面临着广泛的能源短缺,包括电力供应率低以及缺乏清洁能源和技术。

据世界银行统计,到2021年时,约有6亿人(占非洲人口的 43%)还没有用上电力。其中,近98%的人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

然而,非洲却拥有丰富的能源潜力。非洲大陆仅利用了其水力发电潜力的11% 和风能潜力的0.01%。研究机构预测,到2050年,非洲将占据全球天然气/液化天然气 (LNG) 市场 11%的份额,并将成为仅次于中东的天然气供应增长第二高的地区。

非洲还有一个其它大洲都羡慕的资源——拥有全世界60%的太阳能资源,但光伏装仅占到全球的1%。光伏人,真的非常有必要重视非洲的太阳能机会。

01拥有60%的光照资源,却没有电

光伏,真的是一项造福的事业。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有一半人口用不上电。虽然非洲贫困没什么钱,但那些能用上电的人,平均支付的电费竟然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

电力短缺已经成为非洲摆脱贫困的瓶颈,每年给非洲大陆造成的损失,GDP占比竟高达2%至4%。

帮助非洲人民解决用电问题,本身就是造福,而且还能成人达己,合作共赢。

非洲的电力紧张,并不是阶段性解决就可以的,其电力需求缺口一直在扩大。同样以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为例,这些地区的人口预计将从2018年的10亿增长到2050年的20亿以上,电力需求预计每年增长至少3%。

即使站在碳排放的角度,世界对于非洲也同样是不公平的。因为工业化程度较低,非洲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仅占到全球的4%左右。我们包括欧美国家在内,作为碳排放大国,实际上要感激非洲人民为碳减排所做的贡献。

因此,即使出于公平与正义,即使出于道德与良知,即使出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责任与担当,也应该帮助非洲贫困地区人民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

开发非洲的太阳能,需要巨大投入。IEA表示,为了实现其能源和气候目标,非洲在2026年至2030年间每年需要1900亿美元的投资,其中三分之二用于清洁能源。

世界银行、国际能源署和联合国等其他合作伙伴最近呼吁,发达经济体应该为非洲等发展中经济体的可再生能源发展提供更多的支持。

02非洲能源投资,非常不均衡

实际上,非洲的能源投资一点也不少。

2012 年至 2021 年,二十国集团 (G20) 国家和多边开发银行 (MDB) 对非洲的公共和私人能源融资总额为3,457.6 亿美元。这笔资金平均到每年高达350亿美元。

然而,这些资金的使用在分布上非常不平衡:非洲的十个国家获得了十年期间所有资金的77%。

埃及获得的资金最多,是第二大受援国莫桑比克的两倍多。即使扣除达巴核电站250亿美元的承诺,埃及仍然是非洲公共财政的最大接受国。

另外,对于非洲能源投资的资金来源也比较集中。在2012年至2021年间,只有少数国家和多边融资实体(包括中国、法国、意大利、美国和世界银行集团)向非洲提供了大部分能源融资。由于资金来源单一,大量能源融资往往会受制于少数国家和机构的相关政策和优先事项。

我国是对非洲能源与可再生能源投资最大的国家。

这些投资中的大部分,并没有完全流向可再生能源,光伏仅占11%。

G20国家对非洲的3457.6亿美元的能源投资中:天然气/液化天然气项目的投资最高,有835.1 亿美元;其次是混合化石燃料项目,有600.4 亿美元;太阳能项目仅为375.2 亿美元;石油项目为279.8亿美元;核电项止261.4 亿美元;水电项目257.7 亿美元;煤炭项目201.5 亿美元;风能项目127.5 亿美元;生物质项目23.4 亿美元;地热项目18.7 亿美元。

03非洲的“风光”,中国在创造

中国政府援尼日利亚太阳能交通信号灯工程

根据非洲太阳能行业协会(AFSIA)的最新数据,截至2023年12月底,非洲大陆光伏累计装机容量达到16吉瓦,年度新增装机容量为3.7吉瓦。

AFSIA 表示,约65%的新增装机是用于自用的商业光伏电站。相关报告称:“与世界其他地区不同,只有少数大型项目响应政府要求,在2023年并入非洲电网。”

在16GW的装机总量中,并没有考虑那些不在AFSIA监管范围内的户用光伏。

2023年,非洲大陆新增装机容量3.7吉瓦。南非占总量近3 吉瓦,主要由工商业项目推动 (75%)。该国并网光伏发电容量从2022年的4.2吉瓦增加到2023年底的7.1吉瓦。

布基纳法索的太阳能装机容量位居非洲第二,为92 兆瓦,其次是毛里塔尼亚(84 兆瓦)、肯尼亚(69.5 兆瓦)和刚果民主共和国(40 兆瓦)。

除毛里塔尼亚新增产能全部为工商业外,这些国家都建设了大型项目。去年,另有 15 个国家的装机容量均超过 10 兆瓦,但大多数非洲国家的装机容量仍低于 1 兆瓦。

中国已成为非洲可再生能源的造王者。巨大的水力、太阳能和风能项目投资数十亿美元,正在帮助将非洲大陆巨大的清洁能源潜力变为现实。

根据非洲气候基金会和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以及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 (GDP) 中心2021 年的一份报告,自 2000 年以来,中国已在非洲提供了超过 130 亿美元的资金,并开发了超过 10 吉瓦的清洁能源产能。2010年至2020年,非洲可再生能源年均增长26%,其中太阳能、水力发电和风能是排名前三位的技术。

埃塞俄比亚体现了中国对非洲可再生能源投资不断增长的趋势。过去十年,中国公司在该国资助和开发了大型水电大坝和风电场。2011年至2018年,中国在埃塞俄比亚能源领域投资超过40亿美元,占新增发电能力的50%以上。

肯尼亚是中国可再生能源投资的另一个主要接受国。中国在肯尼亚各地资助并建设了大型太阳能和风电场,帮助扩大可再生能源的获取,特别是在农村地区。最引人注目的是,310兆瓦图尔卡纳湖风电项目由一家中国公司建造,是当今非洲最大的风电场。该项目于2017年上线,提供肯尼亚15%的电力容量。

由于国内市场饱和,中国国内的太阳能、风能和水电行业需要国际机会。向非洲出口设备和服务创造了新的增长途径。

非洲可再生能源融资与中国更广泛的援助和发展努力完美契合,提升了中国作为非洲发展合作伙伴的形象。

2022年6月,中非共和国首座光伏电站萨卡伊光伏电站并网发电,该电站由中国能建天津电建总承包,装机容量为15兆瓦,其建成能够满足中非首都班吉约30%的用电需求,极大促进了当地社会经济发展。

光伏电站项目建设周期短,且绿色环保,装机容量大,能立竿见影地解决当地用电短缺问题。项目在建设过程中还提供了约700人次的就业机会,帮助当地工人掌握了各项技能。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 发布的《2022年可再生能源全球状况报告》显示,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2021年非洲离网太阳能产品销量仍达740万套,成为全球最大市场。其中,东部非洲销量最高,达400万套;肯尼亚为该地区销量最大国家,销售170万套;埃塞俄比亚排名第二,销售43.9万套。中部非洲和南部非洲的销量则显著增长,如赞比亚销量同比增长77%,卢旺达增长30%,坦桑尼亚增长9%。西部非洲销量为100万套,规模相对较小。2022年上半年,非洲地区累计进口1.6GW中国光伏组件,同比增长41%

中国在非洲投资是着眼于非洲的能源安全。随着经济飞速增长,中国对进口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越来越大。投资非洲可再生能源有助于中国实现能源来源多元化并减少对化石燃料进口的依赖。根据《人人享有可持续能源》的数据,2019年中国近三分之一的石油进口来自非洲。因此,一位专家指出,投资非洲可再生能源,既是帮助非洲建立能源基础设施,也是中国能源安全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END

全部讨论

04-19 21:44

以可再生能源为持续发展基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04-30 18:55

非洲是要你的本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