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寻找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

从2005年创办时用耶鲁大学投资基金办公室(Yale Endowment)提供的3000万美元,到目前的110亿美元资产管理规模,张磊带领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 Management)成为亚洲地区植根于中国而着眼于全球的资产管理规模最大、业绩最优秀的基金之一,他本人也成为华人在全球投资界成功的代表。

 可在张磊看来,这些只是结果,他更看重的是做事情的理念和方式。“我要做企业的超长期合伙人,这是我的信念和信仰。”因此,他一直在“寻找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

   对价值观的坚持,让张磊选择将高瓴资本打造成亚洲独有的“长青基金”(Evergreen Fund)模式,是他能够说服包括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等在内的超长期LP信任他的关键,而业绩数字和投资名单上如腾讯、京东商城、大润发、蓝月亮、去哪儿等知名公司,只是坚持所获的些许回报。

   但坚持并非僵化。虽然重点投资领域包括互联网与媒体、消费与零售、医疗健康、能源与先进制造业等,但张磊称高瓴的本质是一家“投资于变化”的机构,在对话中他也多次谈及“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所以,他觉得很幸运能够生活在这个创新层出不穷的时代里,并有幸帮助那些敢于拥抱变化的企业家实现梦想。

   这位低调的投资人,此前并未接受过任何中文媒体的深度专访。在这次与我近2个小时对话中,他却将自己的投资理念、投资哲学、投资方法和典型案例全面而扼要地进行了分享,对无法披露或正在进行的核心策略也坦率说“NO”。酣畅淋漓,却又意犹未尽。

   42岁的张磊告诉我,自己是84岁巴菲特“长期持有”的坚定信念执行者,也从被称为机构投资业导师、耶鲁投资基金负责人大卫·史文森身上收益良多。可他并没有想复制谁、成为谁。

   他与高瓴资本所做的和继续做的,还会是“守正用奇”。

   超长期投资

   超长期投资是我的信念和信仰。总结来讲,第一点是把基金做成超长期结构的基金,第二点是所投公司和投资基金的理念要完全一致。

  《21世纪》:高瓴一直坚持“超长期投资”理念,如何理解“超长期”?如何坚持“超长期”?

  张磊:我要做企业的超长期合伙人,这是我的信念和信仰。而高瓴基金的模式在亚洲也是独有的,我们是一家长青基金。

  我们认为投公司就是投人,真正的好公司是有限的,真正有格局观、有胸怀又有执行力的创业者也是有限的,不如找最好的公司长期持有,帮助企业家把最好的能力发挥出来。所以我们希望所投公司从早期、中期、晚期、上市乃至上市后一直持有。而非投一个IPO,上市卖掉,再不停地找。长青基金的特点是投PE项目不用担心退出压力,公司上市后,只要业务发展前景可期,基金会继续持有。

   超长期投资对出资人(LP)的要求很高,需要对投资人(GP)非常信任。我们选择的LP都是超长线资本,像大学捐赠基金、家族基金、养老金、主权基金,这些钱都是要传子传孙的。高瓴只给这样的投资者管钱,这些人也真正理解我们的战略,大家之间有最少的隔阂。这种信任也是基于对人,哪天我不干了才要退出,只要我干下去,几十年就会永远地支持下去。而只有你的资本是长期的,才有条件花时间和精力去思考什么才是具有长期前景的生意模式,什么样的企业值得持有30年以上。

   这种超长期投资人,总结来讲,第一点是把基金做成超长期结构的基金,第二点是所投公司和投资基金的理念要完全一致。

  《21世纪》:你的投资理念的最核心之处是什么?

  张磊:我要找的是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

  特别少的人,特别少的公司能够有这个格局、执行力、能够把公司愿景推到那么高的高度,我们就要寻找这样的人。这个人怎么找到呢?有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是人海模式,到处参加各种会议,一个地方一个地方跑。我们采用的是研究型模式,就是通过研究发现哪个是最好的商业模式,然后我们再寻找跟最好商业模式契合的最好创业者,我们再一起发展。

   这种研究模式让我们对事物有了深刻理解。如果理解的结果可以通过二级市场实现,我们就买入股票长期持有,如果没有这样的公司,我们就寻找私人市场,如果没有私人市场,我们就自己孵化。这个是长期做投资的人才有的能力。

   我举个例子,2008年我们研究中国消费品升级,那时很多基础消费品品类都被跨国公司占领,宝洁、联合利华就占领了家用洗涤市场。我们看到这些跨国公司本质上是有历史包袱的,无法抓住中国消费升级的趋势,就找到了当时做洗手液的蓝月亮公司创始人罗秋平,鼓励他做洗衣液。我们现在是蓝月亮唯一的外部投资人。而且第一天我们投入的时候公司本身是赚钱的,但我们成功地说服他不要赚短期的钱,要勇于进入新的品类,打败跨国公司,变成中国洗衣液的第一名。于是我们投资了以后,把它从一个赚钱的公司先变成亏损的公司,但这只是短期的亏损,今天赚的钱是原来的十倍,怎么做到这一点?就是通过更深的研究;得出的结论使得我们有能力容忍短期的亏损,从而带来更大的格局。这个创业者有这个梦想,跟我们的理念完全一致,所以大家在一起才能做出一番事业。我们的投资从某种角度上讲有点像孵化器,但更像是思想的孵化器。

 真正的护城河

  我经常在公司内部强调我们要善于甄别“虚假的护城河”,譬如政府保护,这类的护城河随时都有可能崩溃。而长期创造最大价值的,并用最高效的方式和最低的成本创造最大价值的才是企业“护城河”的本质。

 《21世纪》:你提出“在关键的时点投资关键的变化”,如何定义、判断这两个“关键”?

  张磊:要研究,只有研究才能让你对变化有理解。研究是基于深刻的对事物本质的研究,方法见仁见智,有的人看一两个季度,有的人看一两年,有的人看盈利,我看东西是看看五年、十年、二十年的东西。我看的不是形式,我看的是一个人本质上给社会有没有创造价值,只要你给社会创造很大的价值,早晚你会给所创的公司创造价值。

  我把投资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零和游戏,一种是蛋糕做大游戏。很多人的投资是前者,比如pre-IPO这种,我个人是不相信零和游戏的。我喜欢把蛋糕做大的游戏,就是我的思想、资本不能创造价值,我是不会投资的。

  从这个角度来讲,就更需要对关键时点和关键机会的把握。什么是关键时点?就是大家都看不懂的时候。关键变化是什么呢?如果是一成不变的事情,实际上很容易被看见,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只有在变化的过程中我们才能去跟别人有不同的观点,而且是产生非常长期的不同观点。

   我关注的是创造多大价值的机会,这就是我说的深入基本研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多年来一直坚持持续深入的跨时间、跨地区、跨行业、跨类别、跨线上/线下的行业研究,所以高瓴能够深刻理解这些行业的长期内在发展规律和业务逻辑,从而准确把握行业与市场的变革要素和时点。

 《21世纪》:你提出“把最好的生意模式带给最好的企业家”,如何定义、判断这两个“最好”?

  张磊:各种生意模式都有非常不同的变化。比如说简单的是卖产品的,但是如果提升附加值就可能变成卖一种服务,如果再抓住关键机会可能变成一个平台,使卖产品和卖服务的人都可以用这个平台。生意模式博大精深,在这个过程中一个企业家能看清楚生意的本质是什么,他的理念和格局观就是不一样的。

 《21世纪》:你并没有过创业经历和管理企业的经验,你怎么知道什么是最好的呢?

  张磊:你说得对,但我有两点优势。首先,我们有幸天天跟最好的企业家打交道,而且是与他们发生剧烈变化的那段打交道,经常参与到伟大企业的创造过程中去,不管是当年的百度、腾讯、京东,还是今天的蓝月亮,去哪儿网。这个过程中你是有很大优势的,因为自己只做一家企业的话,你有可能被局限于自己的行业和自己的事业,当你天天跟各种各样的企业打交道,从消费、互联网到先进机械制造,甚至水泥,你就能够找到伟大企业的共同点。

  第二,我做高瓴本身也是个创业,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也是个创业者,在这个过程中我学习了很多,了解了文化、理念、人生的各种取舍。我也能够把自己的经验、情感与优秀企业家们分享、沟通。能否有通感,能否做到换位思考,是很重要的。我自己创业的过程,帮我更好地理解创业。

 《21世纪》:优秀的商业模式需要有“真正的护城河”,你是怎么发现、区分的?

  张磊:这是很好的问题。可能永远没有正确答案。

  我觉得“真正的护城河”是长期创造最大价值的,而且用最高效的方式和最低的成本创造最大价值。怎么创造这种价值,在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时代是不一样的。在美国,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品牌是最大化、最快创造价值的“护城河”,而随着互联网对品牌的冲击,品牌价值的护城河又不见得是最高效的方式,有人说在网上通过意见领袖创造价值效率更高。如我刚才说的,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护城河也不可能不变,优秀的公司是当互联网大潮袭来时,能够深挖自己的“护城河”,主动拥抱互联网带来的变化。如果一家企业亘古不变,这种企业永远不值得投资。从这个角度上讲,政府保护类型的“护城河”是非常脆弱的,这类护城河随时都有可能崩溃。我最看重的“护城河”是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去挖造的护城河,这些人能不断地根据变化作出反应。那些赚快钱的人逐渐会发现他的路越走越窄,坚持做长期事的人的路才会越走越宽。

  最大的风控是选人

  这样的风控是个自我选择的过程,目光长远、想做大事且有大局观的企业家跟我们本身就很容易契合,而着重小利、玩零和游戏的人跟我们也不太适合。

 《21世纪》:你们的风险控制的手段、流程和主要关注点是什么?

  张磊:财务上的风控都会做,这是基本的。但我们最重要的关注点是选到最合适的企业家。这个人能不能既有格局观,又有执行力,还有很深的对变化的敏感,以及对事物本质的理解,我觉得这种人很难找,大部分人都是在某一时期对某一方面会很好,但是有的人能够通过和外面的交流把自己提升。

  比如去哪儿网的创始人庄辰超和蓝月亮的创始人罗秋平,一个代表互联网,一个代表消费品。庄辰超,虽然年轻但多次参与到创业的过程,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和对事物的洞察力,他能够在关键的时期把控股权卖给百度,说明他有很大的格局观,他的人生梦想是做成中国最大的旅游搜索平台。罗秋平本来可以过非常安逸的生活,不用冒这么大的风险,但他的人生梦想就是成为中国日化的第一名,打败跨国公司,变化给了他这个机会,他也抓住了关键机会。在这个过程中,他愿意放弃小富即安的一年一两亿利润的公司,不惜在前一两年把公司做亏损,为了未来开辟一个新天地,这是很强的格局观。

   这样的风控理念反而是个自我选择的过程,目光长远、想做大事且有大局观的企业家跟我们本身就很容易契合,而着重小利、玩零和游戏的人跟我们也不太适合,走不到一起,对我们来讲反而省了很多功夫。

  当然,有的企业家可能在某个领域内受不同的人影响,突然到了某个时间点不会把追求企业价值的最大化作为目标,有的人想去赚快钱了,有的人选择了更安逸的生活,我觉得这都可以理解。这个过程当中最重要的是大家互相很坦诚,你要有这种变化,就很坦诚地告诉我。好在到现在我还没有遇到这种事情。

  《21世纪》:投资了最好的企业家,又如何与他们形成良性、长期的伙伴关系?

  张磊:我觉得这个时候就要摆正投资者的位置。我们这些年做得最好,就是永远摆正自己是投资人的位置,跟公司的创始人保持非常灵活的合作,这也令我们相对比较超脱,避免在公司运营上介入太深,同时我们通过深入研究形成的战略格局观点还可以帮助企业。

  三个哲学观

 “守正用奇”语出老子《道德经》的“以正治国,以奇用兵”;“弱水三千,但取一瓢”引申自《论语》,是说看准了好的公司或业务模式就要下重注;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出自《史记》,是说只要做正确的事情,不用去到处宣传,好的企业家会找到我们。

 《21世纪》:你的投资哲学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抑或是一种结合?

  张磊:我们整个公司虽然看起来像西方企业的做事方式,但我真正的投资哲学是源于中国的。

  我有三个哲学观,也是在公司里反复强调并实践的。分别是:“守正用奇”、“弱水三千,但取一瓢”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守正用奇”语出老子《道德经》的“以正治国,以奇用兵”;“弱水三千,但取一瓢”引申自《论语》,是说看准了好的公司或业务模式就要下重注。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出自《史记》,是说只要做正确的事情,不用去到处宣传,好的企业家会找到我们。

《21世纪》:从高中读《资本论》的少年,到考入人大,再到耶鲁求学。你个人性格、思维模式、行事方式中的变与不变是什么?

  张磊:我对自己相信的东西的天真的追求始终不变,我相信的东西都会一直追求下去,甚至这个过程会显得非常地天真。

  我变得更多的是能够更加理解这个世界与社会的复杂与多样性,更加宽容了。更加宽容以后,使人更容易能够站在别人的角度谅解别人,考虑别人的问题。

《21世纪》:你最尊敬、认同的投资人是谁?大卫·史文森先生对你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张磊:我肯定是巴菲特的坚定信念执行者。我们更认可的是长期持有,很多人只是简单的价值投资者。巴菲特早期投资是捡便宜的思路,后来才变成了长期持有的思路,所以我更认可、学习巴菲特的中后期投资。从大卫·史文森身上,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学习到他对自己的信念像宗教一般地信仰,他可以去华尔街赚很多钱,但他都不去赚,就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

 《21世纪》:他是你未来成长的目标和榜样吗?

  张磊:每个人最后都要做自己,我从每个人身上都能学到很多东西。

 《21世纪》:你觉得成功的投资人需要有哪些特质?

  张磊:我在2005年创建公司的时候,我对我想招的员工的特质说了三个词,就是好奇、独立与诚实。对想干大事的,想有更高成就的人,除了这三点以外还要有一个很宽容,很能够欣赏别人,还要有很强的想象力。你能释放自己的想象力,第三个是很好的身体。

 《21世纪》:你在创业高瓴过程中的最深感触是什么?你本人的领导风格是怎样的?

  张磊:创业中感触最深的是对价值观的坚持,“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领导风格有点儿无为而治吧。我只要信任你,就会给你足够的空间去发挥与发展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勇 北京报道 2014-03-28

原文链接:网页链接
雪球转发:356回复:202喜欢:886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大晴天uni2017-06-24 15:27

守正用齐,大格局思维挖造护城河,超长期投资,

gobby772016-07-29 10:41

好赞

小尾巴桑2015-12-09 05:23

评论已被删除

棉花糖92015-04-16 16:38

评论已被删除

宏美产趋势派2015-04-05 20:45

高瓴资本的背后是耶鲁大学投资基金,张磊毕业于耶鲁管理学院,恩师是耶鲁投资基金负责人大卫·史文森,史文森是与巴菲特齐名的投资大师,全球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行业权威研究机构PEI曾推选他为全球PE业影响力百人榜第二名,仅次于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而史文森的恩师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詹姆斯·托宾,张磊的本科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金融专业。
高瓴资本是张磊利用耶鲁大学投资基金提供的3000万美元作为起步资金于2005年创立的,创立以来年均复合回报率高达52%,目前管理基金77.66亿美元(另有一说是140亿美元,但未经证实),黑石集团对冲基金投资业务负责人汤姆?希尔将张磊誉为中国的史蒂夫?曼德尔——曼德尔是孤松资本创始人,对冲基金领域最受人尊敬和低调的人士之一。
通过4步让你找到“潜在”大格局观企业
我们来看一下什么类别的企业是发展快速前景大好的、值得投资并长期持有的大格局观企业呢?大格局观企业,用通俗的话说就是能深刻把握所在行业的发展变化和理解目标客户群的需求,依靠独特的产品服务创新,即使牺牲短期短期收益也要执行商业模式的战略布局,以获取长期收益为目标的企业。
张磊和高瓴资本的投资风格和理念就是寻找具有大格局观的企业家,然后通过引导推动这些企业成长为业务稳健成长、具有大格局观的企业。
没有大格局观的企业家就没有大格局观的企业,要想成为大格局企业,就是要成为“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这样的创业家或者企业掌舵者。
在探讨如何成为大格局观企业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张磊认定的具有大格局观的企业,这些企业他都作了投资。
1、张磊第一笔投资的对象是腾讯。高瓴资本成立后,张磊把从耶鲁大学投资基金筹集的大部分基金都投给腾讯,结果回报非常丰厚,目前仍继续保有腾讯股份;
2、投资京东商城是张磊目前所有投资中的最大手笔。张磊认为京东就是“亚马逊 UPS国际快递”,刘强东找来想要7000万美元,张磊回答说:“你如果只要7000万,我就不投了,要投就投3个亿。”他认定京东的商业模式就是需要烧钱的生意,不烧20亿美元无法形成核心竞争力。张磊还推动了京东与腾讯的战略合作,通过并购让腾讯成为京东的第二大股东。
3、高瓴资本很看好百度,参投由百度的去哪儿(百度持股61.05%)在2013年10月已经登陆纳斯达克,高瓴资本持股4.64%,去哪儿CEO庄辰超很看重高瓴资本对去哪儿的帮助及指导意见。
4、高瓴资本参投的4家企业:四环医药、远东宏信、高鑫零售(以大润发及欧尚作为品牌经营大卖场)、海螺创业已经实现IPO,高瓴资本正在推动所投资的蓝月亮、豆果网、追光动画等在资本市场公开上市。
5,与很多只做风险投资的投资机构不同,高瓴资本除风险投资业务之外,旗下另有只基金“HCM中国基金”专门负责在中国二级市场股市(包括港股)的投资,同样也以长线投资著称,主要投资对象包括美的集团、青岛啤酒、冀东水泥、洋河股份、中国国贸、格力、上海机场、携程、搜狐、新濠博亚、雅虎、久邦数码、汽车之家等企业。
高瓴资本在风险投资上的成绩已经不能用优异来评价,而是让人难以置信,张磊和高瓴资本看中并投资的这些企业,是不是都是大格局观企业呢?现在是不可能有答案的,这些都需要时间慢慢来证明。投资京东并推动京东成功上市,可以说让高瓴资本一战成名,真正确立了在投资领域的江湖地位,我们来评估比较一下以上这些不完全统计的高瓴资本的投资对象,这些企业都是比较优秀的,在各自的行业中都是举足轻重的,从中可以发现一些规律:
1、这些企业在细分行业里都是领先的或具备这样的成长潜力,市场空间大;
2、这些企业的掌门人具有开创精神,绝大多数视野开阔,意志坚定;
3、这些企业的价值被低估,潜力还没有被释放出来,业务具有较好的成长性。
张磊选择大格局观企业是遵循怎样的逻辑呢?在作全新剖析后,可以把以把之分作四部曲:
首先是选择快速发展的领域和行业,其重点投资领域包括互联网与媒体、消费与零售、医疗健康、能源与先进制造业等;
其次是研究所关注领域的商业模式,寻找最好的商业模式,采用研究型模式来锁定投资项目类型;
第三是再寻找跟最好商业模式契合的企业家来一起发展,企业家一定是“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这样才可能成长为一家大格局观企业;
第四,帮助这些具有大格局观的企业家充分挖掘并发挥他们的潜能,在指导下进行全新战略布局,最后实现企业价值最大化。
可以通过两个案例来理解。第一个案例是蓝月亮。高瓴资本在投资蓝月亮后,蓝月亮在高瓴资本的建议下改变战法,全力着手于教育消费者改变洗衣方式,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而业绩并不快速增长,结果是由盈利状况变成连续3年亏损,但蓝月亮坚决执行,三年之后效果十分明显,蓝月亮一跃成为中国洗衣液的行业老大。
第二个例子是京东商城。高瓴资本在投资京东后,与其他投资机构急着推动京东尽快在资本市场上市不同,张磊支持刘强东进行战略布局,以及扩大产品线和通过价格战占领市场,刘强东一度与投资机构关系很紧张,但在张磊的支持下熬过了难关。张磊认为京东就是“亚马逊 UPS国际快递”,所以在管理上,在投资京东后的第二周,张磊就带着刘强东去了美国,让刘强东全面了解沃尔玛的物流网络和仓储系统,京东随后展开了供应链再造和物流渠道优化;张磊还安排京东管理层向高瓴投资的高鑫零售旗下的大润发的高管团队进行学习取经,帮助京东团队学习线下零售的管理知识;在运营上,对京东选择什么样的后期投资人发挥作用,张磊希望给京东后期引进的投资人也能像高瓴一样,没有短期退出压力,能真正放眼未来,支持公司的长远发展,高瓴还帮助京东引进不少富有经验的互联网运营和营销等方面的高级管理人才。
张磊的投资哲学源于中国,他有三个哲学观,即:“守正用奇”、“弱水三千,但取一瓢”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守正用奇”语出老子《道德经》的“以正治国,以奇用兵”,做投资要用深度研究之道,但选择投资对象要出奇制胜;“弱水三千,但取一瓢”引申自《论语》,不要刻意追逐太多的机会,只看准某个并舍得下重注;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出自《史记》,只要做好正确的事情,不用宣扬,好项目会主动找上门的。
不要完全以投资人的思维来做企业
大格局观企业的特点就是视野开阔,哪怕牺牲短期收益,也要追求抢占竞争制高点,从而让企业持续快速成长,以获得长期收益。
我们前面是从投资机构的角度来看大格局观企业的,现在我们则站在企业的立场,来看看企业家如何做,才能把企业发展成长为大格局观企业。
不要被风险投资机构的标致性的三看“看团队、看市场、看商业模式”所误导,然后把精力放在“三看”上面却把本来最重要的事情疏忽了。
投资人的思维具有指导作用,但实际做企业的都得面临很多现实难题的考验,以下这10点是非常重要的:
1,把客户的需求搞清楚。不论你已经选择或正在选择什么领域、行业,都先要把客户的需求搞清楚,把客户群找准,有些人张口闭口都是商业模式、好产品,脱离用户需求去谈这些都是舍本逐末,创意、技术都不是核心,把客户的需求搞清楚才是要害,否则最后可能一事无成。
2,清楚定义为客户创造什么价值。能给客户带来价值才能够生存和持久成长,但很多企业家没有对“为客户创造价值”进行清楚定义和管理设计,过于朦胧,抓不准客户需求的痛点,就就导致市场再怎么迅猛发展,你也很难发展壮大。
3,创造好产品。产品其实就是你对满足目标客户需求、创造客户价值的解决方案,不论你是终端使用品、中间性产品还是平台服务产品,不论你是依靠性能、价格还是服务来取胜,市场都会用用户体验来用脚投票,不同行业会有差异,像IT产品会追求极致,电商会讲求货源、价格和物流,而农产品则会追求纯天然。技术是手段,不要以技术为核心,而是以客户需求为核心,创造出来的产品更是可以变化的,不是一成不变。
4,找到好的商业模式。这已经老生常谈,当然真的难找或创新。有些行业根本不需要创新商业模式,靠产品就能取胜,有些行业则凭着商业模式就可能颠覆原有的竞争格局,而有些行业即使是从事同一种业务,也可能商业模式完全不同。总之,选择高成长性的市场,挖掘最好的商业模式,通过创新拓宽护城河,搭建进入壁垒,甚至进行上下游整合,让自己快速发展同时阻止竞争对手的发展。
5,做好企业家个人的自我管理。企业家的成长决定企业能发展到什么高度,企业家的成长靠的是自我管理。可能你会佩服别人的视野、激情、意志力,感叹别人敢于追求梦想、开拓创新、自我否定、拥抱变化等等,其实差别就在于自我管理做得好不好。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说,自我管理就是要回答五大问题:“我是谁(我的优势是什么?我如何做事?我的价值观是什么?)、我属于哪里、我能做出什么贡献、我如何维系人际关系、我的下半生做什么”,建议大家抽点时间学习德鲁克的经典,经营是重要,但管理这个基础可不能缺。
6,创新营销。企业的成长必须靠好的营销来支撑,营销手法多样,根据产品来选择,但利用社会化营销手段已经是趋势,同时也要关注社群运营。
7,匹配适合的管理团队和找到关键人才。风投的眼里就是要你企业拥有一流的团队,这毕竟是理想情况。比较靠谱的是合用才是最好。团队,团队,人才,人才,一个企业能做多大,就看一个企业能招多少好的人才,经营企业就是经营人才,市场竞争归根结底就是人才竞争。挖掘吧,寻找吧,提升吧!
8,产品创新和管理创新。追求快速创新,建立一套不依赖某个人的创新系统,产品创新的重要性不用多言,实际上“通过创新让产品不断地迭代,甚至推出颠覆性的产品“这种认识已经深入人心,但大家往往不关注管理创新,看一看小米雷军的做法,看一看海尔张瑞敏的最新行动,企业是一个系统,每个环节都需要相配合,而不是仅靠某一块很突出就能取胜。
9,保证资源支持。企业能不能成功,有时候就看融资的快慢和数量,当对手抢先一步完成融资,你可能就失去先机甚至堕入地狱,融资能力甚至成了考量一个企业家能否做大的标准。哪怕企业已经处于成熟期,充足的资金也是必须的,行军打仗,粮草先行。
10,高效的战略执行和运营。风投看投资价值,而做企业的得看绩效,价值只是体现,这是差别。战略如何分解执行,如何让运营的效率更高,如何控制成本,如何扩大销售,等等,这些不是风险最关心的,但这恰恰是企业家日常最重要的事。
大格局观企业并不是什么新颖的企业类别,我把它看作是一种思维方式,通过这种思维方式有助于让我们更系统地理解风险投资机构是如何选择投资对象的,其背后遵循什么样的逻辑,同时,我与众多的企业家、创业者沟通交流时,明显发现不少人就是以风险投资机构的逻辑、观念来架构运营自己的企业的,而企业的发展却与构想差别非常大,他们不知道问题在哪,他们总是强调你看市场这么大,我这个产品如何好,甚至罗列找出十来二十项所谓的微创新,在我看来,他们没有把握如何做企业的逻辑,梳理这几条要点是想大家有些帮助。当然,如果你只想把企业做成项目型企业,赚一把就走,大格局观企业的逻辑完全不适合你。
成功者只是占少数的,失败者是多数的,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做得不好,企业的本质就是创造客户,所以,做企业必须保持做企业的本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