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修改于: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
《金钱博弈》的作者单伟建,一个被软银CEO孙正义连连夸赞的“厉害的人”,也是让孙正义破例的男人。[狗头]
晚上计划要看完《金钱博弈》,边看边做笔记,越看越起劲,但还是留下最后五十页放在明天,理由是想要细细的品,边看边学,边学边看。(另外一个防止深夜阅读头脑过于兴奋而难于入眠)[狗头]
单伟建是位极其好的金融学老师,这本书不仅仅是他实战的故事,而且他的文笔如此好,对于读者来说,是本极佳的关于私市股权整体交易,从进入到退出的经典案例。[狗头]
我在看到他和孙正义的二次会谈,第一次二个小时,第二次半个小时,就让孙正义决定注资,而且是以有限合伙人的角色,必须向普通合作人(新桥),支付管理费和投资利润分成。当时,孙正义感觉不解,他反问单伟建说:“通常别人请我投资都是给我付费的。”这句话的意思是,当时的软银宣布投资什么公司,马上那家公司的股票就非常火爆。但是单伟建让孙正义破了例,二个半小时让孙正义决定注资韩国第一银行,而且要求其所投资金额不少于所需资本的30%。[狗头]
我在前面的读后小作文里讲到,本书400页,讲到快要三百页的时候才正式完成谈判和具有法律效应的签字仪式。这说明谈判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过程是非常困难和艰辛的。整个过程花了整整十五个月,但是,寻找这个项目的筹资需要时间却非常的短,这说明了好项目是不缺“金主爸爸”的青睐的。[狗头]
再接下来的正式管理和改造的开始,单伟建讲到第一银行换行长的风波,新桥聘请的第一任行长本来是如他们期望的要求来招聘过来的,但是没有想到还不到二年就发生了对深陷债务危机的海力士的风险敞口过高,引发重组的第一银行的坏账的危机。
书里的描写很具体,我看完的感觉是单伟建和他的老板懂得能“及时止损”,发现问题,马上快速解决问题,分清责任,关键时找准问题的根本,就是撤掉第一任行长,继续寻找合适的新行长。
我想要说优秀的管理人才是很稀缺的。但是,他们找的第二个行长非常的合适和优秀,没有从全球找,而是从身边来找。从韩国第一银行的董事会里来找,这说明了外来的和尚也不是那么能会念经。(写到这里,我联想到阿里巴巴的现任CEO和前任CEO)。[狗头]
管理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且管理最重要是要"用心”。如何理解和解释“用心”,我想这里可以写很长很长得文章,总结那些曾经成功的公司后来失败了,还有那些曾经成功的公司后来也继续能成功的例子。[狗头]
我对收购之后的重构韩国第一银行的管理很感兴趣,单伟建老师写的篇幅比较短,但是仍旧是很受用的,比如他写到对于银行来讲"风险管理“是极其重要的,他说风险控制是一门科学,也是一种艺术,有的地方是需要量化的,有的完全是凭借经验主管判断的。
他讲了一个例子:
1921年,老摩根在美国国会做证,有个议员说,你们搞银行的不就是和有钱人做生意吗,意思是银行家都是唯利是图。摩根回答道:“先生,并非如此。”议员非常惊讶,说:“不是这样吗?那你靠什么判断是否和一个人做生意呢?”摩根说:“人品,如果一个人人品不好,就算他把基督世界里所有的债券都拿来做抵押,我也不会借给他一分钱。”[狗头]
总结:我以这个摩根的小故事为今天的结束,是因为我深深认同他讲的关于“人品”的这个观念。人品代表一个人的品性的综合体现,有原生家庭的教育影响,还有后天成长的影响。我见过各色各样的人,我很深信的一点就是同类人的磁场是相互吸引。
我曾经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本质是什么没有想的很清楚,但是今天我理解的是可怜的人,那些所谓在公众面前表现的极其可怜的人,并且想用这种“可怜”来引发公众对另一个人的“针对”和“攻击”的人,本质上是因为人品不行,说到底所谓的那个凄凄惨惨的“可怜的人”是成不了时间的朋友的。[狗头]
不知不觉写了一个多小时,感觉时间过的真快呀,昨天下过暴雨的上海的凌晨非常的安静和凉爽。[狗头]@雪球创作者中心 #单伟建# #孙正义# #金钱博弈# $银行(BK0055)$ $软银集团(SFT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