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悲观中遇见未来


今年的这个5月。应该是疫情以来,去了最多地方,见了最多朋友的一个月份。从大家的沟通和交流来看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1:共识点

其一:需求太弱。每个月这么高的m2,但是整体社会需求一直不足,也恰恰说明了当下金融系统自身是没有办法主动创造出需求的。如果继续这样大家啥也不想,是不是我们就像辜朝明写的《大衰退》里面说的资产负债表衰退了呢。我们是不是一定要如此呢。

其二:交易衰退。其实市场已经在走这个逻辑了,写文章的这个时候恒指从年内最高的22700已经跌到了18000+,大家对于4-5月的数据已经越来越没有信心。但是周边其他市场反而越来越好,就有了最近说的不孝有三,做多a股,抄底港股,做空美股。有条件的朋友最近都在做多美长债etf,真正做到了持债收息,拿着看涨期权的舒服姿势。

其三:悲观。因为我们很多朋友都是来自银行体系,也有来自全球知名的重组咨询公司。大家在悲观一点上,基本上是有共识的。都认为当下不知道如何解。最大的行业地产从所谓的个别企业,到后面一个个排队等着退市的st房企。从一开始的流动性危机到行业挤兑危机,愈演愈烈。第三支箭以后大家一度觉得看到了希望,4月的数据像一盆冷水泼到了大家脸上,再次提醒我们高杠杆行业挤兑是一种死亡螺旋。是不是地产也需要白芝浩原则。

其四:地产不只是地产。这点我在第一次看《置身事内》的时候,我就想明白了。最近昆m的一篇文章又引发了对于城投的担忧,其实在去年的4月份写的文章中表述过,(摘自去年文章:大逻辑上,我觉得94税改地方没MONEY,土地财政和城投是根本,现在的情况就是地方穷的矛盾上升成主要矛盾。所以等待变化这部分太长我就不叙述了。这个部分我的理解可能是错的)。可能这部分在慢慢变成现实。地产是底层资产,它坏了是有连锁性的,好像我朋友圈有一些专门喷地产和地产商的朋友,我觉得他们说的都对,但是咱们其实在一个游戏里,大厦如果黄昏,大概率也是钱难赚屎难吃的。

2:分歧点

其一:qe。这点其实很有意思,为啥qe是分歧呢。其实大家都认为qe是必选项,但是如何qe大家看法就有很大的分歧,有人认为,当下没有一个行业能够替代地产在中国的地位,需求的恢复必须要有一个能够承接的行业出来,而中国能执牛耳者唯地产也(我屁股决定脑袋也是这么认为的)。也有朋友认为靠金融体系自身为母体去消化现有债务,当然也有希望去修复居民端的说法。大家的说法都有自己的逻辑这点也是讨论有趣的地方

其二:城投债。刚不刚的问题好像骨子里就是信和不信的问题。信的人觉得这个是文化属性决定的,不信的人觉得这还有没有常识了。我觉得这个好像上不上班一个样子,有的人觉得不上班一天到晚混吃等吃,每天无所事事,生活没有保障,也有人觉得上班拿时间换钱是世界上最傻的事情。每个人都在站自己的角度看世界, 你说对吧,都对吧。你说错吧,好像也错。

围棋大师吴清源先生的自传《中的精神》里面说“中”这个字,中间的一竖将口字分成左右两部分,这左右两部分分别代表着阴和阳。而阴阳平衡的那一点正好是“中”。在围棋上,我经常说,要思考“中”的那一点。中和了棋盘上各个子的作用的那一点,就是正着。每次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在反思,我们最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在当下看当下,要么过分悲观要么过分乐观。在这个乐观与悲观中,有时候也不是有明显的界限,在第一次交易混合所有制企业债赚钱后,我提出了民营企业是半次交易机会,(摘自去年文章:民营地产不要跟我讲基本面,哪家好,哪家资产多,我只相信价格,因为只有价格能保护我们)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过于乐观看待了价格,价格依旧跌跌不休,超出了往日的路径。去年年底的三支箭,又把预期打了一部分回来,我们再次出手卖出一部分的债券,当时还觉得草率了,没想到今时今日我们又用非常低的价格接了回来。

我的好友alex说,我认识的人当中只有两个人依旧乐观(也证明了当下确实问题重重)。其实在这个当下我也不知道自己依旧乐观,但是至少我不悲观,因为我们其实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前几天在香港中环,我发了个朋友圈,手里拿着伯南克《行动的勇气》引用了书里的一段话:“在所有的危机当中。都会有两类人:敢于行动者以及惧怕行动者”。

雪球转发:14回复:27喜欢:8

精彩讨论

我是知道我不知道2023-05-31 20:06

脱钩在某种形态下不可调和,到处大涨唯独大 A 和港股萎哥,俄罗斯打乌克兰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欧洲尤其德国🇩🇪离不开大鹅能源,结果一年就脱钩打醒世界,另外一个就是三年疫情的各种政策,原本世界认为离不开这个最大的 supplier.突然发觉不三年也这么过来了!一切都在变化。英伟达掀起 AI 的风浪🌊,距离又拉大了…

全部讨论

独行者2023-06-11 19:11

我都买了。

越南富二代2023-06-10 21:17

然后买了碧服

独行者2023-06-01 10:26

生活不易。仍需努力。

小九999992023-06-01 06:57

产业升级谈何容易,要求大家讲情怀去升级。当工程师红利消失而产业升级还不能成功就无解了。

道玄之又玄2023-05-31 22:14

其实从中国劳动收入占比GDP(也就是初次分配)68%下降到2020年的42%(国际上基本是60-70%),这一过程,就代表劳动者的劳动成功被资本和政府抢夺。这也是居民负责上升的根本原因之一。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对产业升级的迫切需求,如果没有成功的升级,中国未来比日本惨10倍。那将是百业具衰,万马齐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