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本地手游下载量从不过亿,他凭什么成为首个拥有3.5亿下载量的印度手游开发商?

GametionTechnologies创始人兼CEO Vikash Jaiswal

来源 / Yourstory

编译 / Volanews

5月25日,也就是今天,印度在实行了长达两个月的全国封锁后,首度恢复了国内部分机场国内航班的运转。尽管大多数印度民众仍被要求居家隔离办公,但肆虐全球的疫情,的确让一些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因为疫情和全境封锁而出现井喷式发展的印度游戏行业就是最引人瞩目的现象之一。

在印度疫情肆虐期间,一款名为Ludo King的游戏不仅成功登上了印度iOS&Android游戏下载榜Top1的位置,其DAU与MAU更是从疫情发生之前的300万-1500万和6000万-6300万,爆增至现在的5000万和1.85亿。出品Ludo King的印度游戏公司Gametion创始人兼CEO Vikash Jaiswal,也开始被人称为“Ludo King”背后的男人。

那么,这位“Ludo King”背后的男人,究竟是如何一战成名的呢?

缘起:I wanted to be rich!

毫无疑问,Vikash Jaiswal是个从小就酷爱电子游戏的印度青年。早在1991年,当印度政府决定关停线下游戏厅时,17岁的Vikash Jaiswal唯一的心愿就是,买一台电子游戏机,玩上一整天。

但出生在印度巴特那一个普通家庭的他,在他两岁时就失去了父亲,全家靠父亲留下的救济金生存。

Vikash作为家里最大的孩子,从来没有人问过他长大之后想要做什么,但他知道,“I wanted to be rich!(我想成为有钱人!)”

等他再长大了一些之后,他发现IT工程师的收入不错,于是决定将此作为职业目标。

在不断学习计算机工程技术的同时,Vikash的创造力也同步得到了发展,他回忆起在早年从事工程入口设计的同时,还会时不时做做手工贺卡。

Vikash早年制作的手工贺卡

“设计、雕刻、裁剪……我会把做好的贺卡给到一家本地的文具店,让他们帮忙出售。”Vikash回忆道。

Vikash花了几年的时间完成了计算机工程课程,并在巴特那继续学习动画制作、计算机制图以及3D制图等课程。1999年,他在北方邦的布朗德沙尔完成了计算机工程专业的大学课程。

Vikash回忆起,在当时,买电脑还是一笔很大的开销,但他母亲与兄弟们却想方设法给他搞到了一台。他说,自那以后,他从未辜负过他们的这笔巨额投资。

“在大学宿舍里,别人常常用电脑听歌或看电影,而我却全副身心地在用电脑学习各种知识。”Vikash称。

正因如此,Vikash成为了宿舍里的“计算机百事通”,“当别人都在用电脑打发时间时,我用它来体验各种免费软件和阅读计算机杂志。”

初入职场:童年追梦

就在Vikash体验各种游戏软件的同时,他重燃了自己的童年梦想——制作一款属于自己的游戏。

差不多只用了一晚上的时间,他开发了一款名为Eggy Boy的游戏,并被不少媒体评为“月度推荐游戏”,“就连宿舍的同学也在玩这款游戏”。

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Vikash特意请了一天假,来到距离校舍20公里外的“附近”网吧,那里的上网费用是一小时一百卢比(10元人民币)。“在当时,上网是一种奢侈品。”Vikash回忆道。

在凭借Eggy Boy小有名气之后,Vikash意识到自己想去游戏公司供职。在那天请假去网吧上网的时候,他把自己的简历投递到了各家游戏公司的邮箱里。2004年,他终于收到了面试通知,并最终得到了位于孟买的IndiaGames游戏公司的职位。

Vikash在IndiaGames一干就是四年,并在那里真正开始进入游戏行业,头脑灵光的他,在那时快速学习了Google AdSense,并用它来给自己搭建的各种游戏内容网站带来收入。IndiaGames后来成功卖给了迪士尼

对Vikash来说,这段职业经历最为有趣的时刻在于当他所搭建的各种游戏内容网站通过Google AdSense获得的收入超过他当时的工资时,Vikash决定辞职,全职创业。“当时,很多身边的朋友建议我再干多一年,这样能够拿到奖金。”Vikash笑道。但这显然不是他的选择。

从IndiaGames辞职后,他开始独立开发游戏和网站。

一战成名:Ludo King问世

2010年,Vikash用自己积攒的20万卢比作为启动资金,成立了Gametion,并在新孟买设立了一个小小的办公室,招募了6名团队成员,配置了几台电脑。

“那时的目标就是赚钱,团队里的工程师和设计师跟我一起把游戏做得更好,卖得更好,就是唯一的目标。”

到了2013年,Vikash开始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移动端游戏的增长趋势,Ludo King的构想也开始逐渐成型。Ludo King作为印度传统皇家游戏Pachisi的现代版形式,后者曾是古代印度君王与皇后之间经常玩的游戏项目。

但据Vikash回忆,当时团队的核心主力只有三个人,包括Vikash在内,其中,主程序员从来没有玩过Ludo游戏,因此,Vikash几乎凭着一己之力完成了Ludo King从概念到原型的全过程。也因如此,Ludo King最初的版本几乎只有非常简单的游戏规则和快速简单的玩法。“Ludo在不同地区有着不同的规则,而我当时只想做一个简单快捷的版本。”Vikash表示。

2016年初,Ludo King正式推出,并从此成为印度游戏下载榜上的常驻客。“这也是过去几年来唯一长居下载榜头部位置的印度游戏。”Vikash如是说。现在,Ludo King在印度的月活用户规模已经超过了包括Candy Crush Saga、PUBG、Clash of Clans、Subway Surfers,Temple Run等知名游戏。Vikash特别强调称,在Ludo King之前,印度几乎没有一款本土游戏的下载量超过1亿次,而Ludo King至今已拥有超过3.5亿次下载。

而据Sensor Tower数据,在今年疫情肆虐印度全境的3月份,Ludo King的收入为30万美元。

如今,Vikash的团队已扩大至70人,并陆续推出了包括Carrom King在内的其他游戏。

今年3月24日,印度总理莫迪正式宣布全境封锁之后,Ludo King的下载量与用户数开始出现飙升。“基本上在印度国家电视台的连续剧结束后,晚上10点半左右,人们就可以纷纷登陆我们的App来玩游戏,我们的服务器也会出现宕机。”为此,Vikash和他的团队在疫情期间把服务器数量从原本的8台增加到了现在的200台,以应对蜂拥而至的用户。

同时,Vikash也在设法让Ludo King变得更具社交属性,6月份发布的新版本将支持四人以上的多人游戏,并支持在私密游戏房间中的语音聊天功能。

在商业化一侧,自今年疫情以来,Gametion的广告收入已增长了5倍。Vikash骄傲地表示,Gametion自创立以来,一直是自筹资金,并持续盈利的,2019财年总收入为600万美元,2020财年预计将实现3倍增长。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