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修改于: 雪球转发:0回复:22喜欢:0

暖风吹了一周末,版署的求生欲被充分激活。

x心动公司

全部讨论

烧刀子2023-12-24 12:29

断了也挺好

crimsonkingbolt2023-12-24 12:16

我们国家的总目标从以前的发展变为维护稳定。
从拉高上限到维护下限。但是现在经济发展已经成了维稳不可绕过的重要手段了

西安府第一精神病院2023-12-24 12:15

炒股这么多年你也知道,A股,官家以上市企业为重,视股东为刍狗。
至于港股股东的地位,很多年以前应该是高于人民大众的,后来2010和2011的事情出来后,就被拉下来了

西安府第一精神病院2023-12-24 12:11

我也是重仓心动的股东,赔了上百万了,当然理解股东的心情。
你的说法都对,我同意。但是,你真的觉得这几年,看了这么多人和事,咱们的总目标还是经济发展么?嘘

crimsonkingbolt2023-12-24 12:00

另外既然知道是体制是目标和结果导向的,你这个监管如果对于经济发展这个现在的总目标产生不好的后果,请问中宣部领导能负这个责吗?
甚至对于游戏产业影响有限对于金融市场造成很大动荡,他们也付不起这个责任。
金融对于实体是有反身性的。金融不好,大家赔钱就更没钱没心情消费,通缩继续严重,这个结果小小中宣部能硬着头皮硬推吗?

crimsonkingbolt2023-12-24 11:53

你说的这个从中下层利益出发的意见我懂,我也是一直认为这个出发点非常好。
我的意见是这个样子发出来,限额那里没发落地,诱导性充值说法有行业性歧视的问题。首充,首日登录完全可以绕过。
所以这个文件只是形式上有利于所谓保护玩家。
这也是很多监管文件的问题,没法落地,从规定变成了倡议书。但是唱的高调要是里外不讨好,就会把调子调低。
那么情绪影响也没有了。
至于这个规定的核心和灵魂,最后很可能在那里空悬罢了

烧刀子2023-12-24 11:52

西安府第一精神病院2023-12-24 11:48

看我给上面大佬的回复。呵呵,这两年这些破事我也参与了,越干越心凉。

西安府第一精神病院2023-12-24 11:33

皮毛的改动,应付一下,当然可以,但是核心和灵魂,反氪金这个主题,你觉得会改?你让人家重新换一拨起草的人么?
我说的体制内潜规则就是,这个稿子能出来,必然是经过中宣部和总署联席会,所有领导拍板定论表示满意的东西,要改它核心的主题,真的不太可能。
你怀疑我在的体制是什么体制,给你举三个真实的我亲自经历的案例。
第一个,我参与起草了省国资委和财政金融系统国有企业上交红利办法。主要核心就是上交比例是多少,净利润的百分之三十,四十,还是五十?这个靠什么定?公开说法也是为了企业健康发展,但是实际的当然是看近几年财政要花多少钱,打算从国企身上拿多少钱。这个比例肯定会问询各个企业听取意见,如果各个企业大佬,尤其正厅级大佬反对强烈,我们会修改,但是也就是让一个百分点,两个点,上交时间松一点,仅此而已。而且就是这一个点让步,也是做问询稿时候留好的空间。让步之后,再次问询,如果还有企业反对,就是给脸不要脸,省里大佬会命令我们直接把文件公布分发,直接定论了。
第二个案例,本人起草宣讲某财政金融集团系统人员降薪的方案,明面的目标是响应上面号召共渡难关,真实的目标就很复杂了。企业降了工资总额,就会增加利润,我会在保全某些人利益和让集团目标完成更容易中间取一个平衡点,当然是某人授意的。在给大家问询宣讲时候,我会给大家说,集团厅级领导降薪百分之二十,带头降薪,所以处级中层要跟上,降百分之十左右,员工是辛苦的绝对不降薪。但是厅级领导降的基数可不是全部年薪,处级干部呢根据混的情况有各种办法找补,比方说我作为执行这个制度的人,我的损失后面大佬肯定会给我补齐的。最后谁受益谁受损,其实早就定好了,再怎么问询都没有用。
第三个案例,我给我老板起草汇报材料,尽管这两年业绩一直下滑,但是把头拍破了也要找到增长的亮点。我给老板建议可以给sheng长说实际情况,反正是客观的能怪谁呢。其实是我幼稚了,咱们国家是结果导向的,敢在公开场合承认下降或者失误,马上会被政敌攻击和问责,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会给他准备一套真实的数据,在私下场合,他会和领导沟通解释。
我说这么多的原因,是要让大家明白,体制内出规章制度,是目标和结果导向的,必然会有个真实的原因,但是绝对不是明面上给大家说的那个,相信的话你就天真了。为什么出台反氪金为主题的这个制度?很明显是和教培一样,让中下层民众开心。再多游戏公司和股东去反映意见,但是和中下层相比,他们会选择偏向谁,反正看看最近国内的事情,我觉得不会有太大改观。

chqs-春华秋实2023-12-24 10:36

游戏,是一种精神文化上的消费。人,除了要填饱肚子,也需要填充内心精神世界。游戏公司开发一款游戏,是需要在各方面反复推敲打磨游戏剧情内容的,是需要付出巨大成本投入的,玩家对游戏各种形式的付费,天经地义,无可厚非,这也是对知识劳动的尊重。
时代在发展进步,认知也需要跟上时代,而不是固步自封,一些人对游戏本能的偏见,甚至是敌意,是自身认知欠缺的问题,而不是游戏的问题。各方面需要为游戏行业正名,摆脱对游戏习惯性的负面认知。
游戏,承载着中国文化出海的使命,提高中国文化软实力,需要大力支持发展游戏行业。
另外,如果不让年轻人玩游戏来释放过多的时间精力,对于社会而言,后果很严重,懂滴自然懂。。。。。
综合多重因素考量后,最后应该还是会修正这个意见草案,大力支持鼓励游戏发展,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