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bearmimi: 通过牺牲未来换取当下的竞争优势。//@bearmimi:回复@汤诗语:换个表述方式,就是后发国家最优先事项,并不是把自己搞成先发,而是在和其他后发国的竞争中胜出。于是足够多而便宜的工程师或者说工程师红利就是重中之重,这是在通过人口红利积累一定量资本的国家,想要在产业价值链继续向上攀登,的另一个必要因素。
当然代价就是通过地产等方式汲取的人口红利及工程师红利(投入基建以进一步扩大生产杠杆/经营杠杆以降本)太多,人口及工程师本人留不够足量的资本以消费,于是他们选择放弃生育,这样就不用投入下一代的教育等资本积累,钱就够花了。
换句话说就是使用上一代的积累+透支下一代的未来而集中爆发在这一代,完成奋六世之余烈的伟业。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
引用:
在雪球或微博的朋友,都可能都关注到了,我最近贴的一些文字都是关于美国和中国教育的观点。
为了避免被扣帽子,先说自己的观点,不管是什么人或商品或制度或服务,永远没有完美的,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缺点。
承认有缺点,并不是什么丢人现眼或把老祖宗脸都丢光了,或社死的事情;跟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