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格最新访谈:我愿意在投资中承担一些“中国风险”︱品名家

编者按

近日,99岁高龄的查理·芒格老先生接受了播客平台Acquired的专访,在轻松的聊天氛围中,分享了自己多年来的投资与人生智慧。

在这场66分钟的访谈中,我们听到了芒格对全球证券市场的思考、对短期交易的理解,以及对包括Costco、比亚迪等在内的诸多投资案例的回顾。

巴菲特曾经开玩笑说,“有两个恐怖分子劫持了查理和我乘坐的飞机,声称在处决我们之前,可以满足我们最后一个愿望,结果芒格说,能不能让我再讲一次Costco的优点。”

由此可见芒格对Costco的爱,在访谈中,芒格倾述了他对此的理解和思考。

包括去年以来被市场热议的伯克希尔增持日本五大商社这一话题,芒格也给出了说法——

日本商社的投资,是一笔不需要动脑子就能赚到的钱。

他这样评价,“如果你能在一个世纪里面碰到一两次像日本商社这样的投资机会,那就很幸运了。”

“就像上帝已经为你指了一条明路,你只要把钱投进去就行了。”

虽然这次访谈已经有了部分翻译,但质量实在让人吐槽,

比如——“伯克希尔在日本投资房地产是显而易见的好生意。”

明明买的是五大商社,怎么变成了投房地产

房地产一个世纪只有两三次机会

好生意,每个决定都简单,想都不用想:烂生意,每个决定都困难,总是进退维谷、步履维艰。伯克希尔在日本投资房地产是显而易见的好生意。

还有,“你可以提前十年借到所有的钱,去购买股票,并且支付5%的股息。”

明明是收获股息,怎么翻译成了支付?

投资报长期跟踪翻译巴菲特芒格的大量访谈对话,在对这两位有深刻理解的基础上,精心翻译了芒格此次对话的精华内容。

接下来,就和投资报(liulishidian)一起细细品味芒格的智慧吧!

—— BY 六里投资报

祝开卷有得。

图文来源/ 微信公众号【六里投资报】

作者/ 六里投资报

本图文已获得转载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

巴菲特不喜欢零售业

是什么让Costco如此成功?

问:前段时间,我有幸与Costco的高管Richard Galanti交流……

查理·芒格:哦,是的,Richard Galanti一直任职于Costco。

问:似乎Costco所有的高管都是这样,我很好奇,你是怎样与Costco或者说Price Club结缘的?在Price Club与Costco合并之前,你就投资了它吗?

查理·芒格:是的,我买了。

我在市场上买的股票,不是听了什么小道消息。

问:那你是如何结识吉姆·辛内加尔(Jim Sinegal,Costco的联合创始人及前首席执行官)的呢?

查理·芒格:辛内加尔曾经邀请沃伦成为Costco的董事,

他那时在寻找一位在财务领域具有良好声誉和专业知识的人。

问:伯克希尔有没有尝试过收购Costco或者成为其股东?

查理·芒格:沃伦不喜欢零售行业。

他是对的。

渐渐地,零售业中曾经强大的一切都消失了。

问:是因为巴菲特在Diversified Retailing上面有过糟糕的经历吗?(译者注:1966年1月,巴菲特、芒格和戈特斯曼成立了一家控股公司Diversified Retailing Company,意在收购多元化的,尤其是零售领域的业务)

查理·芒格:不,我们在Diversified Retailing中赚了很多钱,但我们实际上并没有从零售行业中取得什么成功。

道理很简单。

巴菲特和我买下了这家位于巴尔的摩的小型百货连锁店。这是个巨大的错误,因为竞争太激烈了。

我们刚签完字,就意识到,我们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

所以,我们决定尽力扭转局面,承担这些看起来很愚蠢的结果,而不是让它直接破产。

理智告诉我们应该尽快退出,

但在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融资了许多无条款债务,总是有额外的现金,我们自己的股票也卖了很多,我们当时的处境可以说是进退维谷。

所以,我们当时不停地买买买,所有的钱都用来买了公司股票。

当然了,最后我们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把它翻了三倍。

问:谈谈Costco的优点?

查理·芒格:人在一生中,知道自己是正确的,并且这件事情会产生非凡效益的时候,并不是很多。

可能一生中,只会有5、6次这样的机会。

那些在早期就用掉这2、3次机会的人可能都破产了,因为他们觉得这很简单。

但实际上,这很难,而且这样的时机很稀有。

问:Costco的什么特点让你意识到,这是一生中为数不多的这种时刻之一?

查理·芒格:好吧,他们确实比美国的其他零售店都卖得便宜。如果你在Costco看到一件商品,你会非常确信你得到的是最好的价格。

他们做了很多事情。

包括以奖励积分的方式,给到底的消费者提供特殊福利,积累会员声誉;

他们在存货上没有压款,等Costco从顾客那边收到货款后,再向供应商付钱。

提供众多格外宽敞的停车位,通常早期停车位都是8、9英尺的时候,他们所有的停车位都有10英尺宽。

他们在大型零售业中做到了高效这一点。

Costco的低SKU数和高库存周转率把这些优势完美地组合在一起,这是商业模式和企业文化的魔力,需要很好的执行力才能做到。

你必须真的着手去做,然后40年每天、每周、每年不断坚持做最基本的生意,这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买到Costco这样伟大的公司,不用去考虑退出的问题。

搭档应该互补,且理应互相欣赏

问:你和巴菲特成为好搭档有半个世纪的时间,我和我的搭档合作也有10年了。

查理·芒格:巴菲特和我,我们身上有很多相似之处。

我们都希望家庭平安,为投资者贡献一份好的成果,在这些事上,我们的态度非常一致。

沃伦依然关心伯克希尔股东的安稳胜过其他一切。

如果我们在整个过程中使用更多的杠杆,现在我们可能会有三倍的资金,而风险也不会更大。

问:和巴菲特合作了50年以后,您在人际关系上有什么建议?

查理·芒格:如果你们互相欣赏,并且喜欢在一起工作的话,那一定很有帮助。

我没有什么可提供的固定公式。

很多长期有效的合作关系,都是因为其中一个人擅长一件事,另一个人擅长另一件事,

他们只是自然地分配角色,每个人都热爱自己在做的事情。

比如,在Costco里面,他们有非常聪明但并非零售商出身的Jeff Brotman,以及Jim Sinegal。

他们最开始认同,是Brotman创立了一整个公司,所以他该成为董事会主席和CEO。

但是后来,Sinegal觉得,“不行,我得是CEO。”

所以,很不幸,每个人都觉得很煎熬,后来Brotman就离开了。

我只研究两种类型的公司

问:还有哪些重要的公司我们没有提到,就像在研究Costco的优点时一样?

查理·芒格:我只研究两种类型的公司。

我是本·格雷厄姆的拥趸——

所以,如果某样东西真的很便宜,

即使它是一家糟糕的公司,我也愿意考虑购买它。

我偶尔会这么做。

我曾经有过一两次非常成功的经历。

但与霍华德·马克斯(Howard Marks)不同,我一生中只有过一两次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大额收益的投资案例。

并不是说我这样做了一百次,

这并不容易,一百次轻松赚钱的机会几乎是不存在的。

问:一类是捡烟蒂,另一类呢?

查理·芒格:当然,那些拥有伟大的品牌的公司也是好的。

关键是,得在极少数他们真的很便宜的情况下,去买入它。

以现在的价格购买Costco的话……也许会有好的结果,但那……

再说一次,世界变得越来越难了。

比亚迪是笔风险投资,

它是个奇迹,王传福是个天才

问:话题转向汽车行业。

查理·芒格:汽车行业或许会受到大的冲击。

未来谁会赢?

那谁知道呢!

所有一切格局都被电动汽车的出现改变了,

新的、庞大的资本需求,不同的汽车销售方式,加上强硬的工会。

所以,我甚至不看这个行业。

问:你会认为,因为电动汽车的颠覆性创新,今天比50年前更值得投资吗?

查理·芒格:好吧,可能只有一两家公司如此,

不是其他公司也这样。

比亚迪是个奇迹。

那家伙(王传福)每周工作70个小时,而且非常聪明,能为人所不能为。

他可以看着别人的汽车零件,然后想出如何制造出来这个东西。

这是平常人做不到的。

问:之前还有类似的投资吗?据我所知,你在比亚迪上投资了2.7个亿,而现在它价值80亿美金。

查理·芒格:对于比亚迪的投资,就像是一笔风险投资。

只不过它是一家上市公司,而我们刚好买了它的股票。

但那真是像风险投资一样,他们当时毫不犹豫地全力以赴、大力推进。

我曾经试图劝阻他们进入汽车行业,当时他们打算收购一家破产的车企。

我对他说,你这是自掘坟墓,你真地要这样做吗?

但他没有听我们的意见,坚决前进。

他们做得真地很好。

尽管在早期的经销商体系上犯了错误之后,他们几乎濒临破产。

问:是什么吸引了你?

查理·芒格:王传福是个天才,他在读工程学博士的时候,看见别人造出来的东西,他就能复刻出那个零件。

早上看看,下午再看看,他就能做出来了!

我从未见过那样的人,他可以做出来任何想要的东西。

他是一个天生的工程师,是一个能把一切都做出来的那种生产型管理者。

这很重要,在一个地方能够聚集许多有才华的人,这是很有价值的。

所有电动汽车中关于电机、加速、制动之类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

问:王传福和比亚迪比之于埃隆·马斯克和特斯拉如何?

查理·芒格:王传福是个狂热的人,他知道如何实际动手来制造东西,也“更接地气”。

换句话说,王传福比马斯克更擅长实际制造东西。

问:您也投资了现代汽车。这项投资对你来说怎么样?

查理·芒格:是的,亏钱,但不多。

他们的领导层也是聪明人。

因为我很固执,我一直坚持持有,直到它的股价回到和我买的时候差不多。

日本商社的投资是一笔

不需要动脑子就能赚到的钱

问:关于伯克希尔投资日本商社公司的讨论很多。

查理·芒格:这是个不用动脑的事儿。

如果你像沃伦·巴菲特一样聪明,也许一个世纪里你会有两三次这样的想法。

日本利率一度在持续的10年时间里,年化只有0.5个百分点。

而这些贸易公司实际上都是根深蒂固的传统企业,他们拥有非常低价的铜矿和橡胶资源。

所以,如果你可以在10年前买入,它将为你带来每年5%左右的股息率。

这是一笔非常庞大的现金流,而它甚至不需要什么额外投资,也不需要什么思考。

又有多少次这样的机会呢?

如果你能在一个世纪里,碰到一两次这样的机会,那就很幸运了。

只是我们做了这件别人没有做的事而已。

这也需要十足的耐心,因为想要拿回投资的100亿美元,可能需要漫长的时间。

但这就像上帝已经把路给你指明了,你只要把钱投进去就行。

这真是赚起来非常轻松的钱了。

爱马仕和LV的成功

我们很难不喜欢品牌的价值

问:有趣的是,这就是一个悖论了。这样的投资需要伯克希尔的信用作为背书,但在伯克希尔的规模下,实际上又很难投入足够多的资金。

查理·芒格:这是真的。

但为什么觉得赚钱不需要经历什么困难呢?

为什么觉得会很容易呢?

问:说到时尚领域,你认为世界上顶尖的时尚企业,像爱马仕和LVMH,是什么让他们长久的拥有价值?

查理·芒格:他们打造了自己的品牌,

人们非常信赖品牌,他们花了一个世纪才做到这一点。

我们很难不喜欢品牌的价值。

因为我们很幸运的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实现了我们的第一笔收购,那就是收购喜诗糖果。

并且我们很快发现,没有人在意我们每年是不是提价10%。

价格提高,销量却没有受影响,这使得净利润得以增长。

我们在过去的40年间,每年都会提价10%。

所以,这真是一家非常令人满意的公司。

它不需要新的资本投入,我对此很满意,没什么新的资本需求。

当我们购买时,它只有两个大厨房和一些租赁的店铺,现在又多了一些。

Charlie See是个花花公子,他的哥哥全权管理着公司。

在哥哥去世后,Charles成为了遗嘱执行人,却无力支付这一大笔的遗产税。

为了在到期前付掉遗产税,可能八个月左右的时间,他决定卖掉股份。

在我们买这家公司的时候,它的税前利润只有400万。

问:查理,如果你重回自己的30岁或者40岁,你还会再次进入投资界吗?

查理·芒格:可能会,因为这是我的天性。

但我并不喜欢自己在30多岁的时候做的事情,

如果我有足够的钱了,我会更偏向于用自己的钱投资,那是一种更好的方法。

因为在那之前,我们经常被迫与投资银行家、投资顾问以及风险投资人打交道。

问:如果你和巴菲特现在都是30岁,你们还会一起打造出类似于伯克希尔一样的存在吗?

查理·芒格:答案是否定的。

我们取得今天这样一个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很好的成果,几乎需要必然的三个因素。

一,是每个人都非常聪明,

二,是工作非常努力,

三,也需要非常幸运。

中国在未来20年前景

比其他任何大型经济体都要好

问:你会继续在中国投资吗?你对此持什么立场?

查理·芒格:我在中国问题上的立场是,

中国经济在未来20年内的前景,比几乎任何其他大型经济体都要好。

这是第一。

第二,中国的龙头公司比之于其他同业要更优秀、更强,并且它们的价格要便宜得多。

所以很自然地,我愿意在投资组合中承担一些“中国风险”。

中国的风险有多大?

这不是个科学的话题,我也不在意它是18%还是多少。

问:其他地缘政治考虑呢?你会在这个时候持有台积电吗?

查理·芒格:嗯,我也不喜欢那个。

我喜欢像苹果这样拥有自己品牌的东西。

问:查理,你到明年1月1日就满100岁了,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你有什么计划吗?

查理·芒格:我打算来场party!

- The End -

提示

本公众号所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和销售要约。

如您对重阳产品感兴趣,欢迎扫码咨询。

公众号改变了推送规则,

我们的文章可能会迷失在茫茫的信息流中,

你的一个分享、点赞、“在看”,

能让我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一步,

为了更好地相遇,

星标置顶也是极好的。

重阳投资,始终和你在一起。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4

全部讨论

一张旧船票2023-11-09 10:48

老爷子也要保本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