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虚增利润119亿,你真的相信?

证监会对上市公司康得新的立案调查结果出来了,结论让整个市场大跌眼镜,15万康得新的投资者懵了。

请看结论一:

2015 年 1 月至 2018 年 12 月,康得新通过虚构销售业务方式虚增营业收入, 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 和销售费用。通过上述方式,康得新《2015 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 23.81 亿 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 144.65%;《2016 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 30.89 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 134.19%;《2017 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 39.74 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 136.47%;《2018 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总额 24.77 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 722.16%。上述行为导致康得新披露的相关年度报 告财务数据存在虚假记载

四年合计虚增利润119亿。

这是真的?股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种结果必然导致康得新连续四年净利润为负,并触发强制退市程序,但冷静了一天后,投资者开始质疑证监会的结论是如何得出的,因为多年来,许多投资者参观了康得新的生产线,有着一手的材料,而市场上公司的产品也随处可见,加之历年的会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证券监管部门,各种机构等调研、检查、核查,没有发现公司生产经营上的异常,那这119亿虚增又是如何计算出来的?投资者一头雾水。

本博不是会计专业人士,也没有掌握和接触过一手材料,只是一个普通的股票投资者,我现在仅凭我对公司报表微不足道的认知和常识,来探究这119亿虚增利润的“内幕”。

现在我们有两种思路进行分析,一是反向推测营业收入,二是北京银行的《资金管理协议》。

一、反向推测营业收入

我们先看看康得新15----18年年报的收入和利润

2015年:营收:75.6亿,扣非净利润:14亿,净利润率:18.5%

2016年:营收:92.3亿,扣非净利润:18.8亿,净利润率:20.3%

2017年:营收:117.9亿,扣非净利润:24亿,净利润率:20.3%

2018年:营收:91.5亿,扣非净利润:2.9亿,净利润率:3%(年审会计出示非标)

四年合计:营收:377.3亿,扣非净利润:59.7亿,净利润率:19.7%(18年非标不计入)

如果按照四年原公司报表的营收利润关系推算,我们可以得到如下数据

2015年:虚增利润:23.81亿,反推营收:128.7亿,相比报表营收:-53.1亿

2016年:虚增利润:30.89亿,反推营收:152.2亿,相比报表营收:-59.8亿

2017年:虚增利润:39.74亿,反推营收:195.7亿,相比报表营收:-77.8亿

2018年:虚增利润:24.77亿,反推营收:123,8亿,相比报表营收:-32.3亿(按20%计)

四年合计:虚增利润:119.21亿,反推营收:600亿,相比报表营收:-223亿。

从证监会的调查结论和以上数据分析看,我有两个疑惑:

1、四年虚增利润119,21亿推算,公司报表上应该虚增营收600亿,而康得新公司报表实际营收为377.3亿,相比结果为-223亿。请问证监会的调查人员,这点投资者应该如何理解?如果公司净利润亏损,解释的原因很多,但虚增利润,要把账做平,营收是一定要相配合好,这个营收-223亿的账谁见过?又有谁做过?

2、如果公司依法纳税,公司实际报表营收377.3亿,按税率10%计算,四年纳税37.73亿(这里不含各种退税,免税),这个数据与网络信息传出的公司纳税情况非常接近,康得新作为张家港市的纳税大户,年纳税10亿左右。而如果按证监会调查结果虚增的营收计算,康得新四年纳税应该达到60亿,年均纳税15亿。康得新偷税了?

3、如果调查结果在真实的,公司虚增119亿利润,相应的需要虚增600亿营收,同时需要为此向张家港政府纳税60亿,而康得新四年的扣非净利润也才是59.7亿,我想问问,康得新的一伙人是英雄呢?是蠢蛋呢?还是坏蛋?

所以,我的结论是:通过虚增营收的方式来达到虚增119.21亿利润途径是行不通的,这个假设不成立。当然不排除公司部分业务虚增。

二、北京银行的《现金管理服务协议》

下面我们从康得新与北京银行西单分行签订的《现金管理服务协议》这件事情分析,看看能否找到调查组认定康得新虚增119亿利润的原因。从证监会的公告得知:

康得新与康得集团发生的关联交易金额

2014 年为 65.23 亿元,占最近一期 经审计净资产的 171.75%;

2015 年为 58.37 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120.92%;

2016 年为 76.72 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83.26%;

2017 年 为 171.50 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109.92%;

2018 年为 159.31 亿元, 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88.36%。

接下来,我们看看这个协议的资金操作和账户资金显示的模式,见《公告》内容:

《现金管理服务协议》:“,将协议下子公司账户资金实时归集到康得集团北京银行 西单支行 3258 账户,如需付款再从母账户下拨。各子账户实际余额为 0,但北 京银行提供的银行对账单上不显示母子账户间自动上存下划等归集交易,显示余 额为累计上存金额扣减下拨金额后的余额。康得新及其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 3 家 子公司的 5 个银行账户资金被实时归集到康得集团。”

从上述的管理模式,我们知道,上市公司银行账户上的资金有:实际余额和显示余额两种。实际余额为 0,而显示余 额为累计上存金额扣减下拨金额后的余额。

现在我们可以作以下分析:

1、历年(15---17年)瑞华会计和审计所对公司年报的审计,在资金现存数据函证上,看到的是“显示余额”,这个数据是正确的,与公司财务账面上的现金数据相吻合。即使瑞华会计事务所对真实的现金存款有怀疑,他们也没有权利和机会查看实际余额。这也是瑞华以往出示年审毫无保留意见的原因。从这个角度看,瑞华会计事务所是履行了审计程序并出示了客观、公正、正确的年审意见。

而18年年审瑞华审计事务所为什么又出示“非标”呢?因为之前几年瑞华看到的是“显示余额”,而18年由于大股东占用资金的事情暴露,公司要求北京银行拨回公司122亿资金,此时,北京银行给予瑞华年审和公司管理层的函证是:可用余额为零。即“实际余额”,而不是“显示余额”。

2、证监会的调查组看到的是哪种数据呢?无疑,是实际余额。

由于证监会和银监会应公司诉讼,对北京银行西单分行的事件进行了联合调查,因此,证监会调查组见到资金上调下拨的情况,但在最终对康得新资金银行存库的认定,还应该是以康得新5个账户为基准。如果认可康德集团3258账号上的资金是上市公司康得新的,那就等同认可《现金管理服务协议》的合法性,同时也等同于认可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合法性。

因此调查组就顺理成章的出现这样的判断思路:15年---18年年底,康得新5个账户实际资金为零。而这四年的年底,康得新公司财务账面上是反映了“显示余额”的,这样,公司财务账面与银行存库余额就出现了这个差额:15年:23.81亿,16年:30.89亿,17年:39.74亿,18年:24.77亿。共计119,21亿。从会计角度,就会得出康得新公司财务账面利润虚增的结论。

同时,我们还发现,这119亿与122亿非常接近,就此进一步推测,这122亿资金已经从康德集团3258归集账户上划拨到集团的其它账户上,而且是四年分别划走挪用,这样就导致,即使调查组按照归集账户现金与上市公司账面资金余额比较,也出现119亿的差额。

现在股民普遍有一种担心,公司有关人员故意制造虚增的数据,以抹平大股东占用的122亿资金,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有一点也可以判断,调查组要对几年前各种虚增造假的合同进行一一核实,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至少短时间内难于办得。

康得新突然暴雷虚增利润119亿,完全超出了投资者,甚至公司员工对想象范围,现在事情扑朔迷离,虽然我倾向于虚增结论与《现金管理服务协议》的余额确认有关,但仍然希望得到公司的公告信息认定。

雪球转发:13回复:147喜欢:7

精彩评论

zhy99200007-07 16:46

图片评论

唐先生很厉害的07-07 19:11

老是说“唔是顾胜”并不适合炒股,一根筋,讲情怀,到现在证监会都定性了还在疑神疑鬼执迷不悟,你不亏谁亏啊,建议你此生远离股市!

雏鹰跟航07-07 23:19

一堆傻子

知子非鱼07-08 07:38

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可能和元卫南是一样的,根本就不持有股票,写小说来的。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人?

半月蓝风07-07 18:10

我支持你!求真。就算死,也瞑目。

全部评论

中国式创新07-14 17:49

我不信

唐先生很厉害的07-14 13:13

看到唔是顾胜我就想起古代那些与古不化的老头,真的太像了,这种人固执到让人绝望

休灵竹07-14 06:07

你把造假的近利润率去反推营收?得出来的结果除了是假的还能有什么?

赫赫00107-13 21:41

快去大平台发声

HGZ同學07-12 01:55

其实很简单,康得新5个主要账户被实时归集到康得集团母账户,形成关联交易,康得新账户从2014年签订起实际余额始终为0,就是康得新每一笔收回来的钱都会被上存归集,和康得集团的资金混合,上存到康得集团的钱还属不属于康得新?在法律层面上不属于。而证监会又说上存和下划的差额,每年康得新上存(支出)-康得集团下划(收入)=实际亏损,实际亏损+年报利润=虚增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