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 币安核心团队齐聚首尔!透露了些什么新动向?

7月22日,在韩国首尔 Blockchain Partners Summit 2018(BPS)会场,应在场多家媒体要求,币安核心团队举办了一场记者问答会。

币安CEO赵长鹏、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币安CFO周玮、币安Labs负责人Ella Zhang出席了会议。

其中提到了币安的核心理念、安全措施、市场策略、成长心路历程、Labs的投资方向等等内容。

BABI财经将现场重要问题做摘录集锦如下:

Q:最近在公开场合露面好像多了?

赵长鹏:我是否去参加会议是随机的,最近并没有特别注意是否参加多了。

Q: 听说最近专注去中心化交易所?

赵长鹏:我们传统交易所和区中心化都会做,只是想提供给用户最好的体验和服务。

Q:币安Labs喜欢投哪些项目?

Ella Zhang:解决生态里的基本的,严重的问题,比如公链的性能问题;

去中心化交易所也是一个方向;

入口,如钱包、支付应用;

稳定币的解决方案;

跟合规有关的创业项目;

数字资产token化的Dapp,比如游戏,目前来看实物资产token化还没有那么快。

Labs投资前会问:

应用落地场景是否真实?

创始团队的初心是什么?

为什么一定要用区块链?

Labs不喜欢太大的项目,喜欢产品已经做出来的小团队。

Q:怎么看待Fcoin的崛起?

赵长鹏:交易挖矿的模式无法持续,一个币卖完了又开始卖新币,可以看到这些币一直在跌;

交易所的核心是技术和服务,安全和速度是用户的需要的;

币安的模式就是简单,很低的手续费为主;

Fcoin出现之后,内部数据显示我们的用户没有怎么转账到那边去;

Q:币安的安全工作是如何做的这么好的?

赵长鹏:币安98%以上用户资金放在冷钱包;

每月请外部团队做渗透测试,每月换供应商;

服务器的费用远远超过员工费用;

Q:如何评价最近持有BNB手续费折扣下调?

赵长鹏:高交易量的大户还是有较高的折扣的,这是根据一开始做的约定,会继续观察用户的反应。

Q:币安“暴富”后的心路历程?

赵长鹏:人们都会用自己的眼观来判断我们,“有钱了以后应该变得更拽一点”,这是他们自己的感觉,从我们的团队感觉来说,我们还是很低调,我没买房、买车、买船、买岛,个人生活没什么改变,只是更忙。

尽管币安的影响力大了,但依然不能满足所有人,很多上币需求堆积如山,一个月只能上10~20个币,由于此也得罪了很多人,所以有人故意说我们的坏话,是可以理解的,我们一般不会回应,不解释,埋头做自己的事情。

何一:这一年我最大的变化是老了。我也还是没车没房,工作压力更大,责任更大,也受到了更多批评。我们没有变化,是别人看我们的眼神变化了。可能因为我平时在公众媒体上比较犀利,得罪了很多人,对此我表示抱歉。我问朋友愿不愿意跟我交换生活,她说不愿意,看我又穷又苦。

我并不认为币安现在有钱,我们还是穷人。我们现在这点钱,对于我们想把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行业做成互联网这么大的行业的话,还是太少了。我们还是有非常多不成熟的地方,需要大家不吝提出更多建议,帮助我们成长。

Q:为何币安拒绝了菲律宾的牌照?

赵长鹏我们没有拒绝,我们还在谈,因为菲律宾希望我们收取现行30倍以上的手续费,交易双向收,我们问政府可否向行业里的所有平台企业降低手续费,否则难以形成足够吸引力,比如相比马耳他,我们已经拿到了做证券化token交易的牌照,百慕大,泽西岛,我们还在和台湾地区谈,还在和新加坡谈,最好能拿下韩国(笑)。

Q:有没有准备上韩国的币,怎么看韩国项目?对这两天BPS大会的想法?

赵长鹏:我们应该是上过一些韩国的币,我们韩国用户的社区应该也不小,韩国最亚洲具战略性的市场之一,我们对所有的项目是平等的,我认为基于韩国有利的基本面环境,从投资基金到监管到技术,我认为韩国的项目是很有潜力的。最大限制可能还是兼管,韩国仍然禁止ICO,不过韩国是民主国家,支持者可以努力去争取。

对于本此区块链大会,我觉得非常棒,比如现在已经是最后一天还是又很多人在。

Ella Zhang:Labs是分布式团队,3人在美国,1人北京、1人香港,1人韩国。韩国的负责人Christy在加入的时候就表示希望支持韩国的区块链项目创业者。我们最近刚刚接近谈拢一个韩国的项目,稍后将公布正式消息。

何一:从今天的记者会已经可以看到这个会议的国际化,门票很贵,我的一些朋友都没有买到,我希望能多来韩国和大家多多交流。

赵长鹏:我们CFO都是自己花钱买的票。

Q:中本聪和币安?

赵长鹏:对于中本聪,我不是不在乎他是谁,我其实也非常好奇,币安如果跟比特币比的话还是一个非常中心化的结构,尽管比起普通公司我们去中心化的多,我们没有银行账户、没有办公室,团队遍及39个国家,我希望币安未来即便我消失了,也能正常运转,这是我们非常想达到的目标。

Q:如何建立社会影响力?

赵长鹏:我们刚成立了一个慈善基金,我们在非洲刚捐了1000台电脑,这些电脑帮助当地想学习区块链的人去学习,然后他们再去教其他人。上周我们向受水灾严重,币安自己捐了100万美元,同时从社区中又募集了40万美元捐款。我们的慈善基金还有更多消息将陆续公布。

Ella:我们在美国聘请了一个资深律师在为token合法化奔走,他原来是一个众筹平台Angellist的创始人,平台上投资人都是合格投资人,他现在的信念是让平民也能参与一些很早期的项目,这是一种公平的信念。

在非洲银行金融基础设施非常不足,很多人被隔绝在金融服务之外,区块链适合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希望能找到好的项目能解决这个问题。

Q:币安找人的要求?

赵长鹏:我们的人数可能只是别的团队四分之一以下,我们只要最好的人,我们会找对区块链信仰特别强的人,我们会找对金钱不斤斤计较的人,我们会找热爱这份事业的人,如果一个人这三点都能做到,他会做出非常出色的结果。无论什么岗位,我们都希望我们的人要有满足这样的条件。我相信币安是最棒的可以工作 的地方。

何一:要跟币安有共同价值观很重要,我们不是一个单纯以赚钱为目标的公司,我们的愿景是改变历史,如果没有这样的共鸣,可能很难一起走下去。此外,人品是不是正直,能否遵循道德准则,这一点也很重要。

Q:币安似乎不重视韩国市场?

何一:我们不重视韩国市场的理解是不对的,好像你特别喜欢一个女孩,其实你会更怕跟她说话,约她出去。我们正在韩国最好更多准备和努力。

Q:币安作为国际领头交易所,是如何做到的?

赵长鹏:4个要点——

我们首先追求出最好的产品,最好的服务,这是我们首要任务。

其次我们组建了最好的团队。

然后我们很多时候运气也不错,区块链概念帮助我们在全球获得了更多关注我们的用户遍及80个国家,团队员工遍及39个国家,我们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国际化的创业公司。

最后,我们的价值观帮助我们前进,我们要求一定要做正确正直的事情,用户知道这一点,他们会就帮我们去传播这种价值观,随着时间这种价值观会凸显出价值,我们从未在任何公共平台上去买过广告,我们所有的传播都来自口碑营销。

何一补充:长得好看,又努力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