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储局救不了经济 这2隻股可作避风港

假如您是长线投资者,过去10年当真顺风顺水。自从经济大衰退触底反弹后,代表性较广泛的标普500指数 (SNPINDEX:^GSPC)、标誌性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 (DJINDICES:^DJI) 和高科技公司为主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 (NASDAQINDEX:^IXIC) 已纷纷大升至介乎4倍到5倍。

但对于许多投资者,「经济大衰退」的百业萧条仍然记忆犹新。经济收缩和衰退是经济周期的自然一环,只是迟早问题,并非会不会来的问题。事实上,下一场经济衰退将会来临。

经济衰退忧虑升温

近月,我们目睹多个警号,暗示问题已迫在眉睫。投资者最熟悉的一个指标,可能就是孳息曲线倒挂。

一般情况下,较长年期的债券收益率应较高,这自然合理不过,因为投资者愿意将资金停泊在更长年期的资产,自然想获得较高回报。但我们近期却看到孳息曲线的斜度趋平,最后更出现倒挂情况,即是说短债的收益率甚至高于长债(更具体说,即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低于2年期国债,这正是「孳息曲线倒挂」的意思)。儘管孳息曲线出现倒挂后,不一定就会有经济衰退,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每次在经济衰退前,却总是先出现孳息曲线倒挂。

另一个警号来自美国製造业,即使美国经济增长越来越依赖科技行业,製造业对于美国经济扩张仍然佔很重要地位。10月的ISM採购经理指数为48.3%。该数字只要低于50%,就代表製造业正在萎缩。这已是连续第3个月出现收缩,2019年9月的数据更差,刷新10多年来的低位。

此外,我们亦看到相对于金融机构的传统贷款,近10年来企业债务显着增加。这笔美国非金融企业债务到年中已迫近10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48%,较2008年第三季「经济大衰退」期间资产负债表的6.6万亿美元企业债务高52%。

联储局总是救世主上身,但下次经济衰退可能会束手无策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几乎每次经济衰退,投资者都会寄望国家央行大显神通,几下招数便迅速化危为安。

联储局往往会干预短期利率,或者更具体说,调整联邦基金目标利率。这是金融机构(银行与信贷机构)相互之间以无抵押方式进行隔晚借贷的利率。联储局虽然不会直接干预基准利率,但会调节联邦基金目标利率,达到间接影响整个市场的效果,从信用卡利率到银行贷款,甚至是抵押贷款等均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因此,联储局若想刺激美国经济增长,又或推升通胀,就会採取宽鬆政策,降低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刺激借贷活动。相反,若想防止经济过热或通货膨胀过高,则会採取紧缩政策,提高联邦基金目标利率。

听起来很简单,对吧?

但问题来了:联邦基金利率7年来一直处于历史低位(0%至0.25%),联储局只能将利率上调9个百分点(即25个基点)至介乎2.25%和2.5%,但到2019年中旬又转回宽鬆货币政策。最近一次减息后,联邦基金利率目前介乎1.5%至1.75%。

从历史角度看,联储局不得不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500个基点,以刺激美国经济摆脱衰退阴影。但从2018年底的2.5%开始下调利率,联储局若要将利率下调至0%,目前尚有的空间仅是过往平均水平的一半。

下次经济衰退来袭,非常规货币政策可能已经行不通

根据三藩市联邦储备银行 (FRBSF) 高级政策顾问兼执行副总裁Glenn Rudebusch撰写的《三藩市联邦储备银行经济信函》,在应付下次经济衰退时,这种历史超低水平的贷款利率或会限制联储局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成效。

在经济大衰退期间和之后,我们看到联储局其中一个对策就是採用量化宽鬆政策 (QE)。央行会大量买入国债,推低收益率,刺激借贷活动。量化宽鬆政策亦包括联储局在房地产市场濒临崩溃时购买抵押证券。

Rudebusch认为,联储局可用的第二个非常规工具就是前瞻性指导。从行外人的角度说,联储局可使用短期利率指引,以降低长期债券的收益率,从而纾缓金融状况,刺激借贷活动。联储局不可影响所持长期债券的预期溢价,但显然可就短期利率给予较宽鬆指引,这可有效影响市场对长期收益率的整体看法。

然而,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的成效并不清楚。儘管市场认为联储局扮演了「经济大衰退」的救世主,但那时手上有超过500个基点的联邦基金利率可供减息。其他没有这种减息空间的央行,例如日本和欧洲央行等,这种非常规宽鬆工具的成效不彰。事实上,这些地区的增长当下已停滞了好一段时间。

换言之,联储局在下次经济衰退时,未必再有能力救市。

避之则吉?不完全正确。

这麽说,投资者该怎麽办?是否提取现金避之则吉?将钱都藏在床垫下,寄望最好的日子再来?几乎可以肯定,全都不是正确答案。

长线投资者如果坚持信念,继续留在市场上,历史证明他们将获得丰厚回报。当标普500指数、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步入熊市,即使联储局无力挽救,历史证明跌市正是入货时机,根本没理由要恐慌。

自1950年以来,标普500指数已经历过37次正式的调整。说到「正式」,笔者指的是从最近高位至少下跌10%,不包括四捨五入。不过实情却是:在这37次调整中,每一次最终都被之后的牛市收復失地。事实上,市场往往只用了几个月时间,就可收復大部分甚至全部失地。因此,即使经济衰退陆续出现,继续进行投资实属明智之举。

但如果您想转守为攻,不妨考虑在投资组合中加入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收息股和价值股。

收息股已为投资者带来很多优势。这类公司往往盈利可观,业务模式已经得起时间验证,您可将股息用于再投资计划,让财富增长更快。在长期低息环境下,收息股带来的收入更高,绝对是额外奖赏。

以AT&T ($AT&T(T)$;NYSE:T) 为例。这家无线网络和内容公司的业务虽然无甚惊喜,增长率只有中低单位数。不过AT&T的年度股息率达5.3%,而且很有保障,称得上世间难求。股价的波幅亦远低于大市。由于AT&T的高利润无线服务採用订阅模式,因此即使经济下滑,对利润产生的影响亦不大。AT&T盈利的能见度很高,而且经得起时间考验,下次经济衰退大可发挥定海神针的功效。

此外,在联储局长期宽鬆货币政策下,增长股虽然最能受惠,但当经济衰退出现,价值股可能再次拥有优势。当经济下滑,市场对收益表的分析往往巨细无遗,因此像CVS Health ($西维斯(CVS)$;NYSE:CVS) 这类公司值得多看几眼。

CVS Health是美国龙头药房连锁集团。低利润的门店销售虽然可能受经济衰退影响,但总体而言,医疗保健行业具有抵御风暴的能力,因为当我们不适或生病,那便别无他选了。因此CVS Health的高利润製药业务将能保持稳定需求。据华尔街分析师预测,明年预测市盈率仅为9倍。CVS Health可望帮助投资者即使面对经济衰退,仍能迎难而上。

我们团队刚撰写了一篇增长股特别报告《哪间公司会成为巴菲特预测这个一万亿行业走向的赢家》及第一篇港股研究报告可看《一隻您不容错过的港股》。关于其他投资科技股的机会及投资港股需要特别留意的地方可看《拥抱AI万亿投资机遇,投资者不容错过的6隻科技股》和《股场四大致胜之道:给香港投资者的愚人指南》。

万里富The Motley Fool HK所提供的信息仅供一般参考之用,并不构成任何个人化的投资劝诱或建议。作者没持有以上提及的股票。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