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联蹊跷迎五连板,傅军的“新华联系”危机四伏

编辑导语:从事文旅地产业务的新华联,成了“新华联系”的最大罪人。

图/百度百科

连年巨额亏损的新华联,却成了资金哄抢的焦点。

截至9月20日,新华联已经喜提五连板。

而在此前,新华联表示不涉及环球影城概念。

不过在今年1月,新华联曾经“蹭”过环球影城概念,彼时更迎来几波涨停潮。

作为持续亏损、债务多次逾期的上市公司,新华联的连续涨停令人费解。

值得一提的是,新华联的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如今也岌岌可危,甚至陷入债务重组的风波之中。

而“新华联系”的全面危机,与从事文旅地产业务的新华联,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涉环球影城概念喜提五连板,信披前后打脸

9月20日,新华联再次以涨停板收盘,收于3.99元/股。

至此,新华联已经喜提五连板。

甚至于,9月19日,三连板的新华联先是在午后短暂跌停,随后便再度被资金哄抢,一举上演天地板的惊人表现。

就在9月15日晚间,新华联刚发布股票异常波动公告,称9月14日、9月15日连续两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 20%。

与此同时,新华联还表示,其主营业务为文旅景区开发与运营、房地产项目开发建设、酒店管理、物业服务等,不涉及环球影城概念。

然而,发布股价异动公告提示风险,并未能阻止新华联的五连板。

9月至今,新华联股价涨幅已达80%,成为近期股票交易市场上最大的黑马。

由上文可知,新华联近期遭资金哄抢,很重要的原因是其涉及环球影城概念。

虽然新华联对此矢口否认,但是,氢财经注意到,在今年年初,新华联曾披露与环球影城相关的业务信息。

今年1月,新华联在互动平台答投资者问称,作为注册和办公地都位于通州区的文旅企业,紧邻通州环球影城,管理层高度重视环球影城开业的契机。

此后,在环球影城概念的加持之下,叠加当时房地产板块的大涨行情,新华联在一个月内被资金连续几波热炒,累计涨停21次,股价月度涨幅最高曾达133%。

如今,新华联却表示,不涉及环球影城概念,前后信披打脸,势必将引发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

 

巨额亏损、债务逾期,控股股东陷债务重组风波

新华联多次连扳的背后,是其业绩的惨淡表现。

资料显示,新华联主要业务为商品房销售和文旅综合行业,这两部分收入为总营收的主力军。

但是,自2020年开始,新华联就陷入亏损泥潭。

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1年,新华联分别亏损12.86亿元、38.93亿元。

而在今年上半年,新华联实现营业收入21.21亿元,同比增加10.49%;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9.93亿元,比上年同期亏损有所扩大。

也就是说,仅仅两年半时间,新华联累计亏损便有60多亿元。

由于持续亏损,使得新华联的债务高企。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新华联累计负债393亿,负债率达到92%。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财务报告,新华联就曾被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会计师事务所指出:截至2021年12月31日,新华联借款本金到期未偿还的金额为30.46亿元,其中30.4亿元尚未签订相关的展期协议。

到了今年6月30日,新华联存在借款本金到期未偿还的金额为41.55亿元,全部尚未签订相关的展期协议。

在新华联深陷债务逾期之际,其控股股东进入破产重整一事,也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

8月12日 ,新华联披露,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8月9日裁定受理申请人湖南富兴集团有限公司,对公司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控股)的破产重整申请,理由是新华联控股无力偿还3000万元的欠款。

截至目前,新华联控股持有新华联11.12亿股,占新华联总股本的58.65%。

由此看来,新华联当下的情况,非常不乐观。

而在持续巨额亏损、债务严重逾期,甚至控股股东破产重组的背景下,新华联的股价连续涨停,实属蹊跷。

 

文旅地产成傅军心病,”新华联系”危机四伏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今年8月,久违露面的新华联控股和新华联的董事长及实控人傅军,曾公开发文称,司法重整也许是解决新华联控股债务问题的唯一办法。

作为泰山会的重要一员,傅军曾建立起一座巨大的商业帝国。涉足领域包括文旅地产、金融、矿业、石油、化工、投资、陶瓷、酒业等多个产业。

尤其是文旅地产,在彼时高周转模式在业内盛行的时候,傅军便慧眼识珠地选择了“轻资产重运营”的地产新模式,而新华联成为其倾注野心的重要平台。

2017年,新华联的文旅地产之路开始加速转型,而这一过程,这正是傅军的“新华联系”规模膨胀得最快的几年。

2020年新华联集团凭借着1055.95亿元的营收,成为湖南第一民企,傅军也坐上了湖南株洲首富之位。

然而,随着新华联陷入亏损泥潭,傅军的“新华联系”也危机四伏。

文旅项目的最大弊端,就是投资周期很长,往往是几年到十年,而回报的周期往往更长,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这势必将占用公司大量的资金。

新华联同样面临这样的难题。

最早从2020年开始,新华联的文旅综合板块才开始产生收入,第一年是11亿元,第二年是12亿元。

这与该板块动辄几十亿、上百亿的资金投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比如新华联铜官窑国际文化旅游度假区项目,计划总投资在100亿元左右。

在这种背景之下,新华联的资金流动性,就成了最大的隐患。

而从2020年开始的疫情和限制境内旅游的防控措施,成了压倒新华联的最后一根稻草。

随之而来的行业寒冬,更使得新华联没有了丝毫的喘息之机。

而作为新华联的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也疲于资金周转。但其旗下的另外几家上市公司,在新华联控股的大肆抽血之下,也先后被掏空了身子。

自此,“新华联系”陷入了全面危机。

也就是说,从事文旅地产业务的新华联,成了“新华联系”的最大罪人。

原文作者:梁华梁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