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修改于: 雪球转发:3回复:92喜欢:31
美团2023年业绩公告,美团核心商业业务的ROE看起来不错,没有具体公布这部分业务占用了多少净资产(全部净资产在1500亿左右),该板块的经营利润在380亿左右,核心商业业务板块的净利润没提供,估计也在300亿左右,估计该板块ROE在20%以上,算是盈利能力非常好了。
再细看报表,发现美团的佣金和营销收入都增加了很多,而且应付账款大幅度增长,这意味着美团占用了整个平台内其他玩家的资金、加大了抽佣比例,所以,在美团占据了垄断地位之后,它是有能力压榨整个生态内其他参与者来实现更高盈利的。
最近一年,明显感觉美团外卖越来越不划算了,随便一份两人外卖,都要50以上,打包费和配送费都不低……
不确定这样搞的抽样比例是否可以维持,但平时点外卖时看饿了么的配送费,经常比美团还要贵,老龄化社会,人工成本越来越高、更方便的外卖越来越不划算甚至比堂食更贵,恐怕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至少从核心商业业务的ROE来看,美团的盈利能力还是相当可以的。未来就看新业务多久能够亏转赢甚至大把盈利……
昨天刷抖音,看到一个横店做群众演员的up主,每天大约有300多的收入,如果每天都能接到活,一个月能有万把块钱收入,还包盒饭,所以他吃饭不怎么花自己的钱,在横店租了一个单间,350元/月,这样,他一个月只需要开支600多块钱。
4-5月淡季,就用续航120公里的电动自行车,拖着一个清洁工人放扫把工具的小拖车去西藏旅游,再配一个600w的折叠太阳能板和移动电源,有太阳的天气,居然也不需要找充电桩,人家这种条件都敢自驾去西藏,有床车的人怕啥呢?
这哥们之前在上海送外卖,一个月大约8000多收入,他说上海除了房租贵,其他生活成本其实不高,所以他就不租房,在一个地下管廊的楼梯间里搭帐篷睡觉,赚的钱大部分都存下来了,据说不租房、睡帐篷的外卖骑手,在上海有不少,美团提供的这种零工经济赚钱机会,养活了不少接近流浪汉状态的底层人口,善莫大焉。这哥们18-25岁在横店当群众演员,也攒了二十几万,在老家盖了个房子。抖音搞个自媒体账号,有十几万粉丝,估计也可以赚点广告费……
还刷到一对小年轻,居然开着一辆续航只有120公里的五菱宏光mini电动车,也敢走318去西藏,还带着一条小狗,3.5米长这么短的车,俩人居然在车里睡得好好的,车顶行李架装了一个3.5升油箱的增程发电机,可以增加100多公里续航,还有移动电源和行李箱。
这些年轻人虽然没钱,身处底层,但是年轻、身体好、行动力强、敢想敢干,比我身边很多一年赚二三十万、家里还有两三套房的中产夫妻行动力强得多,这些中产夫妻每天做牛做马,扣扣搜搜都舍不得消费,钱和时间全部砸在孩子培训班和学区房上,活得很憋屈,完全被工作和孩子给锁死了,自驾318是他们退休后才敢想象的事情……
当然,这两个up主如果有了孩子和稳定的工作,大概也会被体制化,朝九晚五每天拉磨吧。
网页链接看 美团 2023年业绩公告,看 美团 2023年业绩公告,

精彩讨论

forcode03-31 13:27

没有投资能力,尽量别轻易辞职吧,工作不愉快,可以尝试找一个氛围更好的地方,有能力长期自由职业赚到更多钱,那当然没问题了,人还是社会动物,工作带给人的不止是薪酬,还有社会连接、人际关系、成就感、个人事业等。

forcode03-31 10:54

看身边的高校老师,各种论文、职称、横向课题考核,一个个也活得并不轻松啊,也是拉磨的驴,管得死死的。还是我搞职业投资爽啊!不用浪费时间搞各种浪费生命的东西,不过职业投资99%的人做不好……

forcode03-31 18:29

最关键还得有足够本金,一般人40岁之前要买房和养育子女,很难积累起有意义的本金。

forcode03-31 11:15

我觉得太少了,你得考虑恶性通胀的可能性,250万就躺平,安全边际不够。8%的年化收益率,也只是判断一个人是否适合走这条路的最低线。年开支20万,有了房贷、孩子和汽车,每年还要跨省或出国自驾游,就远不够了,低水平的财务独立,活得太惨,贫穷不是价值投资。

走马财经03-31 13:02

美团提供的这种零工经济赚钱机会,养活了不少接近流浪汉状态的底层人口,善莫大焉。$美团-W(03690)$

全部讨论

中年男人上有老下有小,钱和时间都不是自己的,当然没这么惬意。

03-31 13:02

美团提供的这种零工经济赚钱机会,养活了不少接近流浪汉状态的底层人口,善莫大焉。$美团-W(03690)$

美国外卖比堂食更贵吗?未来中国点外卖也会比堂食更贵吧?
//在美国点外卖,顾客、餐馆、外卖员都被“困”在平台里?
在位于旧金山的名为“阿特萨诺”的拉丁系餐馆,顾客想下单一份鸡肉串和炸香蕉,最划算的选项是直接从店里取餐,需花费约22美元(包括9%的营业税)。
如果选择外卖,顾客就需支付额外费用。
在不给小费的情况下,顾客在上述三个外卖平台点这份食物的平均价格,较到店取餐贵6美元。
如果算上小费,在Grubhub平台点餐需38.23美元;Uber Eats次之,需33.65美元;最便宜的是DoorDash,也需要31.63美元。
从账单明细看,Grubhub和DoorDash平台都收取了一项未详细说明的“服务费”。前者称用于支付与外卖员相关的支出,而后者称“为帮助平台运行”。
Uber Eats虽未收取服务费,但收据上依然有一项5.2美元的税费。此外,Uber Eats还收取了支付给外卖员的额外费用。因为根据加利福尼亚州法律,外卖员必须获得其“工作时间”最低工资120%的薪酬。
马修在三大平台上都选择了顶级款服务。这样一来,他每接到一笔订单,就需向平台支付食物25%至30%的佣金。
作为回报,餐馆可获得更多曝光度以吸引顾客,顾客在点单后需要支付的外送费更低。
马修称,他不得不向顾客收取更高的食物费用。但这些额外收费并不能完全覆盖入驻三大平台的成本。
“如果这些外卖平台不存在,顾客们回归电话点餐或从我的网站直接下单,我就真的可以靠外卖赚钱。”马修说。
不过,即便心生抱怨,马修依然选择使用外卖平台,因为它们带来餐馆约三分之一的收入,今年的营业额有望达到约100万美元。
外卖员:被平台“利用”
再次,在三大外卖平台接单后,外卖员往往需要早早地到达餐馆,等待取餐。
他们的收入由基本工资和小费组成,后者占比为三分之一到50%。
还是以刚才的鸡肉串和炸香蕉为例,送餐距离约3.8公里,在Grubhub上,外卖员获得的收入最高,达到14.26美元;DoorDash为13.75美元,Uber Eats为13.7美元。
按规定,加州的外卖员能获得每小时不低于18美元的时薪(不含小费)。正因如此,他们有时会收到一笔收入“调整”,来保证其工资高于最低时薪,频率大概是一个月两次,金额多为10美元。
与此同时,高油价(接近每加仑5美元)也让外卖员感到赚钱很难。一名送货司机表示,平台在“利用”他们,以更少的报酬让他们送更远的订单。
在上述鸡肉串和炸香蕉的订单中,GrubHub能获得9.05美元,DoorDash以5.3美元位居第二, Uber Eats则获得3.69美元。
根据年度财报,Uber、DoorDash和Grubhub的母公司Just Eat Take away都在去年遭受亏损。上市公司DoorDash已两年多未实现年度盈利。去年的亏损高达14亿美元,2021年为4.68亿。
但Uber Eats和DoorDash都表示,季度财报出现令人鼓舞的趋势:收入随着客户持续增长而激增,亏损正在减少。
网页链接

03-31 06:09

看完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未婚未育的年轻人谁还愿意结婚生子呢

03-31 12:54

不是所有人都把所谓的自由看得那么重要,有些人就喜欢安安稳稳的上个班,在他们看来流浪式穷游跟乞讨无异,价值观是多元的。

现在很多年轻人通过直播自驾之类的搞流量赚钱的,那种旅游主播也是。
当然了年轻的时候无所顾忌可以更放肆一些,
我们年轻的时候可能天天在外面酒吧迪厅浪,只不过现在的年轻人浪的方式多样化了。
但是一旦成家立业,年纪稍长,父母老去,就没那么自由了。

03-31 11:12

外卖越来越贵了,外卖30(定价更是离谱 50),园区楼下20。

03-31 11:37

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贫,其一富……

03-31 07:47

这代的年轻人不一样,以前的人都是延迟消费,现在是即时消费。

丁克是个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