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盐酱醋酒治急症的应用

油盐酱醋可以入药,而且还是急救要药。但人们大多只知有病求医,忽视食品自疗,缺乏这方面知识。张仲景曾因此而慨叹“水火至近而难识,百姓日用而不知”,故撰作《五味损益食治篇》,惜乎已失传。但食疗方面的经验,散见于历代本草学著作。不仅历久而不衰,且代有增益。今为冀人们对此引起注意,特将油盐酱醋治疗急症的作用,作一简介。

(一)油的救急作用和药用

1.小孩因蛔虫引起肠梗阻而发生阵发性腹痛、便闭、恶心、呕吐等症状时,应当急用生菜油或麻油一小杯(约60-200毫升,年小少服、年大多服)内服,能使成团的蛔虫散开而止痛。如服后痛不复发或得排便,即可打虫,这样便可大病化小、小病化了。此病农村时有所见,故农村医生尤须识得此法,此法对粘连性、粪块性肠梗阻也有一定疗效。

2.中饮食毒,据《景岳全书》记载:“芝麻油总能解一切饮食诸毒,不可不知。凡造肴馔,必先用真麻油于净锅熬熟却下肉炒过,然后入清水煮之则并不犯毒。今徽州池州地方食牛肉,不论春夏,无日不食,唯知之有方,所以鲜有中毒,但犯一切饮食毒者,即用麻油一二杯饮之,得吐即毒释而无不愈者。”

3.灌肠通便:据《医学正传》记载:虞抟之侄便闭不通二十五日,肛门连大肠不胜其痛,叫号声达四邻外,诸医先后用皂角末及蜜煎导法,并服大小承气汤及枳实导滞丸,备急丸皆不效,计无所出,后用小竹简一个插入肛门,以油吹入肛门,过了一会儿,即下黑粪一二升,困睡而安。

4.治疗难产,据《便产须知》记载:凡胎漏难产,因血干涩,服他药无益,宜清油半两,好蜜一两,同煎数十沸。温服,以此助血能效。据《本草经疏》记载,产后胞衣不下,亦可服麻油使下。

《本草述钩元》说生麻油主治“天行热闭、肠内结热。下三焦热毒气,通大小肠,治蛔心痛,产妇胞衣不落,解食毒虫毒疮毒”,并能“解砒石毒”。在《名医别录》、《本草纲目》等著名本草著作中,也都有类似记载,就上述论,香油真算得上是一味家家常备的急救要药。

(二)盐的救急作用和药用

1.卷肠痧为病急暴,《景岳全书》说:“(此病)最为危候,其证则上欲吐而不能出,下欲泻而不能行,胸腹扰痛,胀急闷乱,此必内有饮食停阻,外有寒邪闭遏。盖邪浅者,易于行动,故即见吐利;邪深者,阴阳格拒,气道不通,故为此证。若不速治,多致暴死。宜先用盐汤探而吐之。”方法是食盐一匙,炒后化成淡盐汤饮之,饮后可用羽毛探喉助吐。

2.治头痛如破,《肘后方》说胸膈中痰厥气上冲引起的剧烈头痛,以盐汤吐之则瘥。食物中毒、误服农药等急症,均可用盐汤探吐洗胃,李时珍说食盐有解毒作用。

3.治虚脱后见四肢厥冷、不省人事等亡阳症状者,或发生小腹紧痛,冷汗气喘等阳虚症状者,《方脉正宗》说可用盐炒热,熨脐下气海穴急救之。如熨脐中,还可治卒小便不通。

4.精神病发作,喜笑不止,《儒门事亲》用盐成块者二两,火烧令通赤,放冷研细,以河水一大碗,同煎至三五沸,放温,分三次饮之,以钗探喉助吐。

食盐具有涌吐、解毒、清火、凉血、定痛、止痒、活血、消痰等多种作用,故《本草纲目》说“盐为百病之主,百病无不用之”。但就急症来说,则大体如上述。

(三)酱的急救作用和药用

1.治手足指掣痛不可忍,用豆酱和蜜。温涂之。(《千金方》)

2.治百药、百虫、百兽之毒损人,取酱中豆瓣(水洗去酱)一盏捣烂,白汤调服,另再取豆瓣捣敷伤损处。(《方脉正宗》)

3.服轻粉口破者,以三年陈酱化水,频之。(《本草纲目》)

4.治人卒中烟火毒,黄豆酱一块,调温汤一碗灌之。(《本草汇言》)

酱的种类很多,陶弘景说“入药当以豆酱,陈久者弥好也。又有鱼酱、肉酱、皆呼为醯,不入药用。”麦酱虽亦入药,但孟诜认为“小麦酱杀药力,不如豆酱。”酱的药用虽亦很广泛(如妊娠下血、妊娠尿血、烫火伤、瘰疬等,或内服或外用,均能治),但究其作用,主要是解毒除热。李时珍认为,“圣人不得酱不食”,“亦兼取其杀饮食百药之毒也”。《本草经疏》对酱杀百药毒的说法有异议,但也认为;豆酱除了能除热,止烦满及治烫火伤毒,还有“能杀一切鱼、肉、菜蔬、蕈毒”的作用。因此,我国人们用酱烧菜的习惯,是很卫生的。惜其药用价值,知之者不多。

(四)醋的急救作用和药用

1.治产后血晕。用烧红铁器,反复淬醋中,就病人之鼻以熏之(据《随息居饮食谱》)。《本草衍义》说“产妇房中常得醋气则为佳,醋益血也。”但《本草汇言》认为“醋得酸味之正也,直入厥阴肝经,散邪敛正,故藏器方治产后血胀、血晕,及一切中恶邪气,卒时昏冒者,以大炭火入熨斗内,以酽米醋沃之,酸气遍室中,血行气通痰下,而神自清矣。”上两种说法,对机理认识虽有出入,但都肯定了醋能处理产后血晕使苏的事实。产后正气虚亏,抵抗力较弱,如用上法,使房中时得醋气,对预防流行性感冒、流行性脑膜炎等病,也有很好的作用。

2.蛔虫穿胆,剧烈绞痛,打止痛针、针灸等不能止痛者,服醋30-80毫升(随年龄大小定量,可用开水化淡后饮下),蛔虫得酸即伏,待痛止,便可驱蛔。

3.中砒石毒、食鸡子毒以及霍乱吐利(指食物中毒、急性胃肠炎等类霍乱,非指真霍乱),急饮醋适量。(《本草纲目》)黄宫锈、邹澍等本草学家都认为醋有“杀一切鱼肉菜毒”的作用。凉拌菜中加醋可预防痢疾等肠道病。莱肴中放醋,除了解毒,还能帮助消化。

4.咽中生疮或锁喉风闷胀不通,可用醋磨野荞麦根,用羽毛频涂喉中,随着痰涎吐出,喉闭即能开。亦可取鸡蛋一枚去黄,入醋和半夏,安火上略沸,去泽,少少含咽之。

醋具有散瘀、止血、解毒、杀虫等多种作用,入药应用,非常广泛,所以陶弘景说:“酢酒(即醋)为用,无所不入”。以上介绍,仅为举例,其他如吹醋少许入鼻救暴死之急,米醋调砂糖饮以解乌头、草乌毒等俱散见于本草学书中,近人治肝炎之黄疸、结核病之盗汗以及石灰烧伤、乳痈肿毒等病,亦常用醋,故醋既是急救要药,也是治病之常用药。

中医治急症经验丰富,用油盐酱醋等寻常食品救治急症正是中医之一大特色,且急症处理刻不容缓,抢救稍有延误,往往祸变莫测,而仓促之间,药物人多不备,请医生、送医院都需一定时间,故用寻常食品救治急症的知识,实有发掘、推广之必要,如油盐酱醋在急救治病方面的作用,能从“百姓日用而不知”变成家喻户晓,则诚可为保障人民健康之一助。

(五)治病养身话药酒

药酒是药剂中的一个常用剂型。因为酒能行药势,故不但汤剂中可加入一些酒来治病(如张仲景的瓜蒌薤白白酒汤等),而且,可用各种药物浸入酒中配制成药酒。药酒大体可分为防治疾病和滋补强壮两类。前者,比较著名的如:

屠苏酒,相传系华佗方。屠苏是百合科植物菝葜的别名,屠苏酒以屠苏为主,故名。其配制及服法是,菝葜五钱,桂心七钱半,防风一两,蜀椒、桔梗、大黄各五钱七分,乌头二钱半,赤小豆十四枚,以绛布囊盛之,除夕夜悬井底,元宵晨取出,置酒中煎数沸,老少长幼,大家喝上一口,祝贺新春,预防疾病。这是我国不少地区过春节时具有民族特色的传统习惯。苏东坡“但把穷愁博长健,不辞最后饮屠苏”这两句诗,就反映了人们饮屠苏酒以防病保健为目的的美好愿望。制屠苏酒后的药渣,投井中,是一种传统的饮水消毒法,有防疫作用。

虎骨木瓜酒:《全国中成药处方集》方,系以虎骨与木瓜二药为主,故名。其组成及适应证是:虎骨(酥炙)一两,木瓜三两,当归、川芎、牛膝、川断、五加皮、天麻、白茄根各一两,玉竹二两,秦艽、防风各五钱,桑枝四两,高粱酒二十斤,浸七日,去渣加冰糖二斤。主治风寒湿气,骨节酸痛,筋脉拘挛等症。此酒由《圣济总录纂要》虎骨丸加减而来,一般都由制药厂配制。

像这种用于防病治病的药酒很多,如跌打损伤药酒、风痛药酒、养血愈风酒等都是,民间曾一度流行的虎杖浸酒等,也都属于这一类。这一类酒因为主要用于防治疾病,故一般不宜乱饮,或不宜多饮。后者,比较著名的如: 十全大补酒:这是取《和剂局方》的十全大补汤浸酒而成。十全大补汤由人参、白术、茯苓、炙草、黄芪、地黄、当归、白芍、川芎、肉桂等药组成,入煎多加生姜、大枣,浸酒则姜枣一般不用。可治诸虚不足、五劳七伤及病后衰弱等证。

人参酒:《本草纲目》方,原是用人参末同曲、米酿酒制成。现一般用人参直接浸入白酒内,过七日即可饮用。放酒多少,可随饮用者的酒量而定。如放酒少,饮完后可再浸,人参补中益气作用很好,故脾胃衰弱、消化不良、动则气喘等元气虚亏的人,饮之最宜。

滋补强壮性药酒主要是取一些具有补益作用的中药浸酒制成,由于制备简单,利于贮存,服用方便,应用十分广泛,种类也不胜其多,如浸蛤蚧为蛤蚧酒,浸杞子为杞子酒,浸当归为当归酒。这种酒可用一药单独浸制,也可数药配方浸制,如浸人参、桂圆等即为参桂酒,浸熟地、当归等即为归地酒。此外,鹿茸、冬虫夏草、何首乌、灵芝、桑葚等中草药,都可浸制药酒。饮这类酒有两点须加注意,一是酒量小的人,要浓浸,如果不浓浸而多饮久饮,未能见药补之利面反倒有伤酒之弊。一是配方要合理,选择要恰当,因人的体质虚弱,有偏阴虚、阳虚、气虚、血虚之不同,血虚者以桂圆酒、当归酒之类为宜,气虚者以人参酒、黄芪酒之类为宜。如果阴虚而饮鹿茸酒,阳虚而饮熟地酒,就都是不适宜的。故杂取数味浸酒,又不酌情选用。往往达不到滋养强壮之目的。

我国应用药酒的历史,十分悠久,《内经》十三方,有三方就是酒剂。酒本身是一种药,配合其他药物,适应证自然更为广泛。我们应当吸取前人运用药酒的经验,根据药酒的不同成分,按照个人体质情况,合理选用,使药酒充分发挥治病养身的作用。

作者:柴中元。

$片仔癀(SH600436)$$同仁堂(SH600085)$$云南白药(SZ000538)$

Android转发:9回复:3喜欢:27

全部评论

肥仔阿橘10-20 13:03

留存,学习。

ly成成10-19 11:00

看到您发过一个治疗阑尾炎的中药方 大黄牡丹皮汤,能赐教吗?谢谢

阳明道泽10-18 22:35

好东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