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园:反复强调“现在是买医药股的好时机 ”

编者:

感谢大家关注和支持,本文是根据《红周刊》过去发表对林园先生的访谈整理而成。文中所提到的股票不做推荐,投资有风险,亏了就活该。

医药行业会诞生下一个茅台

2017-9-23

◆ ◆ ◆ ◆

近几年,顶级投资家林园似乎低调了许多,他很少接受各家媒体的专访,也不再高调展示自己的投资交割单,早已实现财富自由的他如今在忙些什么呢?

其实,现在的林园和2007年时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投资理念没有改变,两条腿儿跑公司的习惯没有改变;但他的心态更放松了,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是“玩好”(把没去的地方走一遍、没吃的美食吃一遍、没玩的东西玩一遍)。在其资产配置中,他重仓了几只消费龙头,例如贵州茅台五粮液云南白药,并在全世界8个地区配置了资产,有好的企业就“配一点”。

攀比心是投资者的敌人

Q

《红周刊》:2007年,您参与了央视的一档节目,其间主持人采访到您,才发现了您的传奇经历,于是央视对您做了一期专访,您逐渐被投资者熟知。此后,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评价您是“中国的巴菲特”。但在2007年之后,您似乎很少接受媒体采访,逐渐淡出了大家的视线,这些年您在干什么?

林园:其实还是在做投资,我现在更多的时间是在走访上市公司,参加股东大会,甚至在观察身边的事物,我发现一个明显的改变,就是中国人的消费能力有了巨大的提升。在我关注的衣食住行这几个领域中,一个明显变化就是去医院就医的人更多了,更多人希望享受高端的医疗服务。最近这些年,我在股票上的操作频率有所减少,2007年之前重仓的股票到现在并没有太大变化。但是对于一些细分行业,在还没有诞生龙头之前,我会每只股票都配一点,因为在这些公司中会诞生未来的细分龙头。

Q

《红周刊》:今年,距离您当年被封为“中国股神”恰好已经过去了10个年头,A股市场诞生了一批又一批的牛人,无论风云变幻,“林园”一直是二级市场一块响当当的名牌;那么,这些年您的生活和投资的节奏又是怎样的呢?

林园:我每隔2、3个月就会搬到另外一个城市生活,马上我就要飞往成都住一段时间。我到一个城市不是住酒店,而是住在居民区里,和当地人一样工作、上下班、买菜做饭,融入当地人的生活。

我这么做主要是看淡了很多事情,有时候攀比心是投资者的敌人,如果能不受市场涨跌的影响,不受外界环境的干扰,按照自己的计划执行操作,投资会变得简单。我现在能看淡很多事情,例如金钱、收益、客户的问询等;我想通过休闲的方式,把投资变轻松,不再争强好胜,不和别人攀比。

Q

《红周刊》:从2007年开始,您投资了全世界8个地区的资产,但是只占总资产的5%,配置这些资产有什么目的?

林园:虽然投资占比不高,但收益还可以。我不希望自己走柯达等知名企业破产的老路,我们不能固步自封,要为未来的收益设一个“保险”。这一部分资产主要投资的是发达国家奢侈品类企业,例如汽车、名牌服装等,这类企业在全世界有很强的影响力,主力消费群体是富人阶层,这些人有很强的购买力,所以我可以保证这些奢侈品企业基本可以长久存在,我的投资也能长期获得收益。具体在仓位的配置上,我做的是一揽子配置,看到好的企业就买一点。

林园的投资理念

Q

《红周刊》:这么多年来,国内市场一直视您为价值投资的先行者,而您一直践行的价值投资理念是什么呢?

林园:无论投资什么行业,都要投资垄断企业,这样未来的收益才能稳定而且确定。任何风险都来自于竞争,只有垄断企业才能把风险化为“0”。例如片仔癀,公司主营的片仔癀是名贵中药,其在肝病、肝癌等领域有独特疗效,而且片仔癀还能消炎、解毒、缓解疼痛。目前市场上只有这一家企业可以生产片仔癀,它在行业内处于垄断地位;而且目前购买片仔癀的人还是少数,预测片仔癀未来股价或许会超越茅台。

《红周刊》:具有垄断性的企业未来很有可能会成长为细分行业的龙头,这其实就是把投资中的不确定性变为确定性,对企业的未来发展心中有数。

林园:是的,股市的风险其实就是企业经营的风险,我们只要把握住经营的风险,就是在做一个自己能够把握的投资,这样才能赚取稳健的收益,而不会出现意外。对所投资的公司,我每个月至少打一个电话去了解,跟踪企业每个月的经营情况,这个月卖了多少货,我自己都可以为它做报表。当然,跟踪有时候很难做,有的企业不好打交道,有的企业领导在谈话时天马行空,但就企业发展所言甚少,那我宁愿放弃。有一次,我投资了一家武汉企业,我给他们打电话,他们说你来公司聊吧,但我飞过去后,他们却说公司领导都出差了。后来我找了一大圈儿,包括当地区长、一把手都找了,结果他们还是不愿意见,说我们底下人做不了主,这种企业我索性放弃。

Q

《红周刊》:从您的重仓股以及操作策略可以看出,您实际是一名价值投资者,但曾经在接受采访时,您却说自己做的是一种投机?

林园:我的投资方法是灵活的,市场也是变化的,要根据市场来判断。大家看到我十几年不变的持有几只股票,是因为我认为从2007年以后,中国市场没有牛市,2015年股市涨到5178点,后来看其实是一波牛市,但当时我们看不清楚;我们认为只有创新高才是牛市、大多数人解套才是牛市,我们判断如果股指超越6000点才是牛市,但当时点位离6000点还有一段距离,所以采取的依然是熊市策略。而熊市中要买的股票是确定性级别最高的股票,例如我在2003年买入的贵州茅台五粮液云南白药。熊市中没有泡沫,投资者只能享受企业利润增长带来的股价上涨,这时候我们都无法赚股市中的钱,只能赚企业的钱,在熊市中的最优策略就是持有不动。我们认为目前A股还在熊市中,虽然沪指突破了3300点,市场中的人气也在慢慢聚集,但中国经济依然没有找到一条高速发展的途径。虽然今年供给侧改革、环保督查等带动了传统产业的回暖,但其中伴随着用工成本的增加,我认为这对企业经营是不利的。中国经济或许要通过触底后的反弹,才能出现和成熟市场类似的大牛市。

Q

《红周刊》:牛市的策略就和熊市不同,我听说有些基金公司做法比较极端,在牛市和熊市转换时,甚至会更换基金经理。

林园:这个做法是有道理的,牛市和熊市的投资策略有本质区别。牛市初期,最有上涨动力的是大市值的绩优龙头和能够带动人气指标的个股。但这些股票的总市值较大,初期上涨会较为缓慢,甚至不涨。而一旦趋势形成,它们会成为市场中的热点。这个时候我的操作策略是“捂股”,手中的股票有的上涨,有的下跌,这种现象很正常;我只要确认自己拿的是有业绩的股票,就不担心它短时期的波动,其迟早有一天会上涨。而在牛市中期,市场上会出很多较为优质的公司股价上涨,而且市场会给他们轮流上涨的机会,这时调仓换股,选择性价比更高的企业则更加重要。在这一阶段,我会密集调研上市公司,希望搞清楚所有的隐藏问题,确认我投资的标的是一家优质企业。最后,在牛市末期,市场上大多数企业都会上涨,我也会在其中做波段、投资性价比更高的企业。所以我会在不同的时间做不同的事情,我管这个叫做“投机”。

买入、持有、卖出

Q

《红周刊》:再好的股票如果在6124点或者5178点买入,都会承担巨大的压力,这就要请问您,在有了可以做投资的标的,会不会看重买入时间,也就是择时问题。

林园:除了方向的选择,择时是最重要的。我管理的华润二、三期,当时受到很多外界的干扰,在6000点时入市,因此我也受到很多煎熬。但其实只要不买在最高点,风险就不大,因为牛市是套不住人的,流动性充裕,股价波动也会提供卖出机会。

Q

《红周刊》:其实这些大牛股,很多人都骑过,成功诀窍就在于长期持有,而很多人只是与他们有过一面之缘。那么能够坚定持有,靠的肯定是对公司基本面的充分了解。但这些股票也会因为市场系统性的风险、或者行业黑天鹅导致股价出现回调,这时候的坚持就是对心态和自我的挑战,在这方面您是如何做到心如止水的?奉行价值投资最难的是否就在于此?

林园:我只专心关注公司,看盘的时间很少,当年片仔癀下跌最凶猛的时期,我其实并没有注意到。对于股市大跌,我从来没有怕过,我对一家企业的了解和董事长一样深,没有什么能改变持有的优质资产的盈利能力。波动对我来说反而是好事,有波动才能以便宜的价格买入优质公司的资产。

Q

《红周刊》:那么,价值投资究竟该在何时落袋为安呢?请您结合具体的实例谈一谈。

林园:迄今为止,我还没有因为估值过高而卖出过股票,我卖出的时点一般是企业基本面发生了变化。例如2007年我投资了路桥类企业,买这类股票相当于买资产,当时福建高速的股息超过4元,股价上升,股息率就会下降,这相当于买这个资产不再合适了。再例如,去年我们卖出了招商银行,我们注意到越来越少的人去银行办理业务,微信支付、支付宝大大挤占了银行的市场份额,所以我们卖出了招商银行,虽然今年招商银行大涨,但我也不遗憾。

Q

《红周刊》:您在2007年时的投资策略是“衣食住行”,和巴菲特不谋而合,那么现在您看好哪些板块?

林园:毫无疑问是医药股,我相信未来这个板块中会诞生下一个超级大牛股。中国人生活水平在提升,都希望健康长寿,在医药上的花费也在逐年增加。另外医药板块已经5、6年没有启动了,一个关系国计民生的板块不应该这么长时间在底部盘整。除了刚才提到的云南白药同仁堂也是我的重仓股,同仁堂生产的安宫牛黄丸、牛黄解毒片在市场上一家独大;除了同仁堂,还有几家企业也生产这类药物,但基本没有销量。除此之外,在中药领域,像阿胶、虫草等其实也值得长期投资,未来的价值会不断增长,但是这些企业并不是垄断性企业,所以成长性会比云南白药和同仁堂差。

Q

《红周刊》:看到您最近在调研宝莱特,宝莱特主营医疗器械,这和您之前投资的快消类产品不同,宝莱特面向的受众是医院,不是消费者,您投资策略发生改变了吗?

林园:我认为医疗服务未来将迎来爆发,医疗服务本身是一个消费品,具有消费品的刚需属性,存在着巨大的市场空间。但现在医疗服务企业还没有形成气候,没有哪家企业居于垄断地位;所以我采取了“笨人笨办法”,在行业没有启动的时候,每家都做一遍调研,和董事长聊聊天,对销量做一下估算,然后在现在估值处在历史低位的时候,做一个全面配置,每一家企业都少量配一点仓位,然后在未来持续跟进,如果有发展速度加快的企业,会逐渐加仓。

Q

《红周刊》:贵州茅台也是您多年重仓的优质标的,上周您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表示会继续持有,您继续看好贵州茅台的原因是什么?

林园:今年中报显示,贵州茅台净利润同比增长36%,对应30倍市盈率,按照这个增长速度,未来3年茅台市盈率会不断下降,预计在2020年市盈率降为20倍左右。这样来看,茅台股价依然在合理区间,不存在所谓的泡沫。在全世界范围内,我都没发现有比贵州茅台还好的企业,拉货的卡车在库房外排队等待,而且是先付款后交货。很多人对贵州茅台的长期成长性表示质疑,认为白酒是中年人的消费产品,现在年轻人更喜欢喝红酒、威士忌。但其实有钱人还是在喝茅台,不分青年还是中年。没听说过喝红酒上瘾的,但喝白酒确实会上瘾。白酒板块目前的风险在于累积升幅较大,但是不是即将到顶,我不好判断,因为毕竟顶只有一个。目前白酒整体的上行趋势非常好,我认为贵州茅台未来3年还会再创新高。

Q

《红周刊》:此外,山西汾酒也是您的重仓股,看好这只二线白酒龙头的原因是什么?

林园山西汾酒市值较小,只有463亿元,小企业能让投资者享受双重收益,不仅能获得企业盈利本身的收益,还能享受股本扩张的收益,而且像这样的知名品牌往往能保障股本的扩张性。目前白酒在景气通道中,所以我们配置了一点山西汾酒,山西汾酒还和山西省政府签订了军令状,董事长承诺,未来3年利润不翻番就辞职走人。所以我们也长期看好山西汾酒未来的业绩成长。


“印钞机”企业在医药股

2018-4-19

◆ ◆ ◆ ◆

Q

《红周刊》:您经常用“硬朗度”这个词来审视一家企业,这个怎么理解?体现在选股指标上是什么?

林园:“硬朗度”是形容一家企业“印钞机”性质的强弱。公司产品在市场独有,而且有定价权,就是高“硬朗度”企业。例如茅台就是典型的“印钞机”企业,我国酱香型白酒的标准是根据茅台设立的,其他企业只能跟随茅台,这就让它拥有了垄断地位。在大健康领域,片仔癀东阿阿胶也是这样的企业。再如香烟企业,在美国上市的英美烟草、菲利普莫里斯等企业,拥有生产香烟的特许经营权。

Q

《红周刊》:说到有“印钞机”特点的企业,商超企业也能获得源源不断的现金流,例如新华百货在甘肃当地受到消费者广泛认可,也具有“现金奶牛”的基础,这是您所说的“印钞机”企业吗?

林园:这样的不算。我们说的企业不仅要形成垄断,市场需求还要不断扩大。在一个地区中,商超企业虽然一家独大,但是如果向外扩展,想要牟取更多市场份额,就要面对和对手的竞争,甚至比拼价格战;从市场需求来说,区域性企业的市场需求也是有限的。这就像收费公路企业,虽然有稳定的现金流入,但企业只经营了一段公路,容量有限。严格来说,我们所说的企业包括所有高端、品牌类白酒,例如五粮液、汾酒等都算是“印钞机”企业。它们有独特的商品,随着消费升级,买得起高端酒的人越来越多,市场空间也将日益增长。

Q

《红周刊》:印钞机”企业有什么共同特征,我们怎么找到它们?

林园:既然是“印钞机”就一定要赚钱,我们最关注的指标是毛利率的变化。只要毛利率不出现大幅下降,那么在财务上可以证明这家公司的盈利能力是相对稳健的。云南白药从2000年至今的18年间,毛利率一直保持在30%左右。即使在2012年到2014年的熊市中,云南白药股价下跌,但是毛利率从来没有下降,我们也没有减仓。回过头来说,我不是很关注毛利率的高低。贵州茅台的毛利率超过90%,汾酒为70%,但汾酒的毛利率从2004年以来并未下降,因此同样是值得投资的企业。

Q

《红周刊》:您采取的主要估值方法是什么?

林园:PE是一个好办法。另外,还要结合市值来看。中国和美国、日本的GDP相当,未来中国医药体量、龙头药企体量也将相差无几。云南白药在国内是排名第二的药企,目前市值为987亿元,美国第二大药企默沙东总市值为159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万亿。未来10到15年,云南白药也有机会成长为这么大的公司。

现在是买医药股的好时机

Q

《红周刊》:您之前提到,要挣60后这一代人看病的钱,这个市场的体量您预计过吗?

林园:我就是63年出生的,今年50多岁,我们这一代人在中国大约有4亿人,我就赚这4亿人的钱。伴随着老龄化进程推进、中老年人增加,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的患者会逐步增加,而且由于这三种疾病对药物都有“成瘾性”,患者患病期间难以断药,相信会为医药股提供巨大的市场需求。未来20年,我们只投资在这三种疾病领域有所建树的企业。过去五年,我们对100家国内三甲医院进行调研,在过去三年,大内科病患者没有一家是低于100%增幅的。未来20年中国大市值的前100家公司,医药股要超过至少30、40家。全世界大的市值500强,中国的医药股会超过10家。

Q

《红周刊》:在治疗糖尿病领域,人胰岛素是比较有效的药物之一。目前生产人胰岛素企业的国内格局是:诺和诺德占75.2%,礼来占16.3%,通化东宝占1.5%。国内企业未来成长空间怎么样?

林园:中国药企具有一种在掌握了核心技术后用更低价格生产药品的能力。例如抗生素最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是美国帮助中国建立的第一个实验室。之后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辉瑞等企业一直是中国抗生素市场的主要供应商。1980年之后,广州白云山研制出了头孢硫脒,随后,国内企业逐渐壮大。目前,中国药企生产抗生素的成本只有国外的30%-50%。我预计未来人胰岛素在国内的生产成本可能只有国外企业的20%-30%,不仅成长空间可观,对外出口也相当可观。

Q

《红周刊》:我们知道国外企业的研发实力很厉害,您认为国内企业在这样的环境下如何突围?

林园:目前,糖尿病的治疗药物技术基本成熟,中国企业目前不需要技术研发鼎力支撑,除了在副作用等方面上有些许差别,这一领域已经没有明显地技术门槛。另外,我们投资的企业主要是中药企业,针对糖尿病并发症的药企,和美国企业的方向有所不同,所以我们不太担心研发竞争。

Q

《红周刊》:在治疗糖尿病方面,通化东宝贵州百灵长春高新都在此深耕多年,您认为哪一个算是糖尿病第一股?

林园:现在还看不出来。国内做这方面药物的企业很多,销售额也都很高,不过,这正是布局的时候。当能看出谁是第一,那就不是买入的时候了,我买的是行业的成长。当能看到谁是龙头,那也不是我买入的时候。贵州茅台现在成为寡头,我只会持有,不会买入。在糖尿病相关药企上的布局,目前我们做的是一个组合,包括5、6只股票,仓位也不算高。未来竞争格局慢慢清晰,会调整仓位。你提到的这些企业我都不了解,所以都没买,我买的是国内的老字号企业。

Q

《红周刊》:在未来,对于糖尿病和心血管领域的发展,您认为将分别诞生多大体量的企业?

林园:这可以用美国企业做对标,美国最大的生产糖尿病药物的企业诺和诺德目前市值为1145亿美元,合7252亿人民币。美国最大的生产心血管药物的企业辉瑞市值为2192亿美元,约为1.39万亿人民币。未来15到20年,中国也会诞生这么大体量的公司。

三类医药股被低估

Q

《红周刊》:心血管药物也是您重点看好的方向之一,目前乐普医疗天士力信立泰以岭药业都有自己的“独门”药品,但是净利润增长率有些区别,乐谱医疗最近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率为30%,天士力为15%;以岭药业为20%-30%,信立泰为3%-10%。你最看好哪一家企业?

林园:目前我也不能分辨哪一家算是行业第一,国内心血管药物的竞争格局还没有形成。但是以上这些都是老牌企业,我认为都是可以的,但我买的是国内的老字号企业。

Q

《红周刊》:以您的经验来说,最终能走出来成为行业寡头的企业,具有哪些特点?

林园:那一定有超高的赚钱能力。简单来说,市场占有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企业盈利水平是否向好。对医药企业来说,经营能力往往直接决定了企业的利润,对于这点,投资者只要亲自到药店转一转,转个10家药店,就能看出药片销量是否客观,或者到医院看看医生给患者开出的药物,就大概能知道药品的销售水平是否在提高。加上财报上利润的增加,基本可以判断一家企业基本面是否向好。

Q

《红周刊》:提到医药板块,最受争议的就是估值,很多企业的估值可能偏高。例如通化东宝,净利润同比增长率为30%,但PE为51倍;华海药业净利润同比增长率为20%,PE为56倍。您认为目前医药企业的估值是否过高了?

林园:那你就不要买这些企业嘛。糖尿病、心脏病和高血压这三种病是无法被治愈的,它们对于药物是有“成瘾性”的。而全世界“成瘾性”的商品,过去一百年平均的PE大概是在37倍左右。相比较之下,A股医药股的估值不算高。尤其对于有产品定价权的企业,估值给100倍也不过分。

Q

《红周刊》:片仔癀东阿阿胶都是名贵中药材,也都是一家独大。您认为它们谁更值得关注?

林园:我没有买东阿阿胶,它存在最大的竞争对手 —— 福胶。福胶和阿胶相距20公里,分布在黄河两岸,水质确实有些区别,东阿水的电解质含量比较大,确实有利于炼胶。但是未来是否会有影响,我不好判断。不过,只要会带来影响,我就不买。片仔癀的优势在于天然麝香是被国家批准使用的,这就不仅是垄断,更是绝无仅有的定价权。

Q

《红周刊》: 以云南白药片仔癀为例,未来3年的账是怎么算的?

林园:我预计云南白药未来3年的年复合增长率将保持10%,片仔癀能达到20%~30%,看多后市。

Q

《红周刊》:2007年的时候,您发起了一项活动,从全国随机挑选100人,和你当初一样,拿8000元投入股市,根据您的策略炒股。你当时相信自己树立的科学的赚钱标准,很多股民可以学会。最终结果怎么样?

林园:非常遗憾,结果是没有一人成功。后来我也思考过为什么,当时参加的投资者大多是看到我赚钱了,怀着一腔热血而来,但是从2008年开始,蓝筹股经历了将近10年的熊市,这让很多人把炒股列为最危险的“行当”之一。所有的这些投资者经受不住熊市考验,慢慢都撤出了。其中,我们还看到一个人,开始积累了丰厚的财富,后来对投资有一些其他想法,想融合其他策略,最后又不得不割肉出局。我们看到很多人不是对炒股真的有兴趣,他们不愿意持续地投入精力和资金,很多人亏了钱,轻易地认赔走人。在我看来,至少要把投资当成事业,有闲置的资金就拿来炒股,反复看财务书籍,书上对财务好的企业有什么特点写得很清楚,多学多用就能看懂一家企业了。我现在每天很少调研、极少看盘,炒股有什么难的?我买入的时候,看好的是一个行业,不会单纯买一只个股,而是做一揽子配置。但是很多人只想暴富,他们又运气不好,碰到了10年蓝筹熊市。

Q

《红周刊》:您马上要飞往奥马哈参加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巴菲特一直是中国很多价值投资人的导师,您在投资过程中,受到巴菲特影响最深的观点是什么?

林园:他对我没什么影响,我也不是完全了解巴菲特的理念。我只是从媒体中看到他的观点,以我的标准判断他的观点是对的。巴菲特也是投资垄断企业,并且努力做到在这条路上不犯错。

Q

《红周刊》:目前上证综指的市盈率在14.2倍左右,您对未来走势如何判断?

林园:目前这个点位是低估的,过去几年指数并没有大涨,最近几个月还在不断下跌。过去100年,全球股市的平均估值约为20倍。对应A股上证指数的4500点,4月27日收盘时上证综指点位为3082点,我很看好未来的走势。

快乐地生活 快乐地投资

接受《红周刊》采访之后,林园马上转道去跳舞,他说,投资需要热情,生活亦如是。

自在的林园并不是所有事都成功,他在2007年做一项长达几年的试验,基本以“失败”收场。他当年随机选择100人跟他学习炒股,想把自己的成功复制出去、传播出去,结果到2014年就走了绝大多数,到今天无一人留下。对投资、对生活的热情,是很容易说出口,可要持久,真的好难。

至于当前市场,林园提到他看好在糖尿病、心脏病和高血压领域长期有所作为的老牌药企,目前,正是他的建仓期。“医药龙头是谁我也看不清,我买入的是整个行业,所以做了一揽子配置,当我知道谁是龙头的时候,我就不买了。”在目前,一些药企标的还在布局机遇期。


“磨底”期的机会

2018-9-5

◆ ◆ ◆ ◆

Q

《红周刊》:从盘面上看,地产、金融等板块已经构筑了底部小平台,按照您观察市场的方法,是否可以说磨底阶段已经接近尾声?

林园:在我看来,从2007年至今A股都处在熊市当中,这10年间都在消化2007年时产生的高估值,市场跌了这么久,磨低的时间也会长一些。

Q

《红周刊》: 您觉得哪些积极因素正改变着市场的方向?

林园:根据海通证券荀玉根的计算,目前A股整体估值约为14.8倍。过去100年间,全球主要指数的平均估值水平都在20倍以上,A股相较这些主要指数便宜了将近30%。目前市场中贵的企业更少,更具有吸引力了。

发新股、房价失控让人担心

Q

《红周刊》: 在好的因素外,对于市场您最担心什么?

林园:过去10年,我们的市场一直在发行新股,这就导致我们的企业、产品是供过于求的状态。不仅煤炭、钢铁等企业产能过剩,制造业的产能其实也是过剩的。可以看到,生意不好做、产品价格便宜,一瓶牛奶甚至比一瓶水便宜,这就是产能过剩的现实体现。家电、食品饮料,甚至医药都是产能过剩的行业,这些企业也就因为高度竞争,而存在经营的不确定性。

Q

《红周刊》:目前,对银行、地产等蓝筹股的估值情况,您有怎样的判断?

林园:再下跌的可能性非常小,估值都不是很贵了。

Q

《红周刊》: 除了上述提到的板块,市场中还有哪些机会?

林园:一些能源、运输、医药企业的估值很便宜了,而且派息率有2%—3%,也超过了银行的利率。另外,我们认为医药板块最近1年一直是走牛的,虽然这一轮也出现回调,很多优质药企股价下探30%,不过,在牛市中出现30%的回调也很正常。如果不考虑这样的回撤,医药板块的牛市还能走十几年,医药指数基金是很好的投资标的。

Q

《红周刊》:怎样看待熊市带来的低价格?应以怎样的心态在市场中有所作为?

林园:现在的市场有钱就买,这个点位买指数没什么问题。


医药行业蕴育最好的投资机会

2018-12-23

◆ ◆ ◆ ◆

医药板块调整了4个月余,很多市场中的“明星”从高位回调超过30%,估值也回落到合理区间附近。医药板块的空间很大,但复杂性很高,如何把握其中机会?

本周,林园投资董事长林园先生做客《红周刊》,聊起了他最爱的中药老字号企业。他走访了100多家三甲医院,看到患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的就诊人数在过去三年翻了一番。林园认为,他持有的中药老字号最多12个月就会再创新高,到时候回头看,只要是现在入场的,无论是高位还是低位,成本几乎是一样的。

当前就是医药股上车机会

Q

《红周刊》:如果以后医药市场放开,海外医药企业会对国内药企形成冲击吗?

林园:这个我可以很明确地回答你,不会。性价比是我们的优势,国内药企生产的产品相比海外同类产品还是便宜很多。我相信,如果政策放开,先前进到国内市场的一些生产仿制药的海外企业将被挤出中国市场。前几年,美国的仿制药龙头积极拓展中国市场,但即使是全球最大的仿制药企业Teva制药,在中国的营收也是录得亏损,因为它的流通成本太高、制药成本也太高了。中国医药企业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最快、最节省成本地研制出仿制药,例如抗生素。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抗生素主要是依靠辉瑞等外国企业供应,后来是白云山在90年代末生产出我国第一款具有新型结构的半合成头孢菌素——头孢硫脒,之后到现在中国的抗生素生产成本只是外国同类药的30%—50%。

Q

《红周刊》:您投资海外医药企业吗?

林园:我是90年初在海外资本市场买入海外龙头药企,例如辉瑞礼来,当时都配置了一些。那时候买入海外医药股,主要是因为除了它们也没什么标的值得买。从回报来说,整体来说海外医药股还是很赚钱的。最近这10多年我们不再买海外龙头药企了。

Q

《红周刊》:最近,医药股经受了一波剧烈回撤,很多基本面向好的医药企业股价也从高位回调了30%以上,您判断现在是上车的好机会吗?

林园:过去1年多来,医药股股价先涨后调一直在波动,近期还出现大幅下滑,我们给出的判断是:现在就是投资医药股的好时候,包括我们去年不幸在高位上买的股票,长期来看也是在一个很低的位置。我们认为,不超过12个月,我们持有的品牌中药龙头就会创新高。到时候回头看,只要是现在入场的,无论是高位还是低位,成本几乎是一样的。

Q

《红周刊》:中药老字号的企稳信号大概会在什么时候明确释放?

林园:对于我们一直关注的中药老字号企业,大概可以算出它未来2—3年的利润情况,根据目前的测算,这些企业明年营收还是继续增长的。所以,基本上到明年一季报或者二季报的时候,市场将会看到这些企业的盈利在扎实上涨,那么股价也应同步企稳了。因为我们计算估值都是按照当前的营收情况来计算的,到了明年当这些企业增长确定性被市场看到的时候,大家就会按照新的利润水平计算估值,因此到那时这些标的的估值也会上一个台阶。我们认为,过去半年医药股的下跌和整体市场环境有关系。医药股早期没有跌很多,而是到后期大幅下跌,这主要是因为一些基金持有人的财务状况变得糟糕,所以不惜成本抛售医药股,引起了股价短期波动。

未来一年中药会创新高

Q

《红周刊》:您认为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的医疗市场空间很大,您坚信的理由是什么?

林园:我们预计相对国外心脑血管疾病类医药市场,国内至少有100倍的成长空间。我们调研了超过100家三甲医院的大内科病人数据,过去三年整体就诊量翻了一番。其实,无论是哪一家三甲医院,心脑血管疾病一定都是他们医院最能赚钱的科室。因为慢性病是治不好的,需要长期进行药物治疗。而且,在经济调整周期,只有医药是刚需,投资风险相对较小,机会相对更加明确。例如,我们这一代最多也就能再活30多年,这意味着,未来30年约有4到6亿人去世。对比日本的情况,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日经指数是看到3万多点,后来一直回调到7000点左右,现在是2万多一点,主要原因就是老龄化导致的国内需求降低,同时海外收益不长久等。但在过去30年,日本医药公司还在持续壮大。据我们统计,在过去100年海外市场所有上市公司中,医药公司创造的利润是所有上市公司全部利润的68%。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的并发症的治疗药物产生了医药行业70%的营业额,利润也占到医药行业的70%。全世界没有任何产品能比这类产品能在那么长的时间里创造如此高的利润,不投它投什么?

Q

《红周刊》:您怎么看中药企业在生活消费领域的拓展?您关注有哪些特质的企业?

林园:我们认为只要这部分支出不影响核心业务的发展,就可以不用担心。我们不太关注中药企业的纵向拓展,我们认为药企核心竞争力始终是核心中药产品,至于其他业务的利润增长其实不在我们预期之内。对于中药企业来说,常常出现一种情况,就是药品本来是主治肾病,后来发现还有其他功效,由此产生的增长才是我们乐于看到的增长。我们关注的中药企业是这样的:不需要研发,毛利一直较高,企业的营销能力强,具备良好的提价能力。有些中药龙头很有特点,产品销售特别旺盛、零库存——不是因为原材料珍惜,不易获得,而是企业的饥饿营销策略。这样的企业从长期看,具有持续提振利润的前景,也就非常值得看好了。


牛市尚在确认中

2019-3-27

◆ ◆ ◆ ◆

今年以来,A股市场各大股指纷纷上涨,市场预期牛市来了。顶级投资家林园是否觉得牛市来了?他又是如何看待当前市场环境的?在这样的市场中,他的投资又主要集中在哪些领域呢?

Q

《红周刊》:在这轮市场行情下,您的操作策略是否有相应的变化?仓位情况如何?

林园:目前的市场处于牛市确认的过程中,现在应该属于熊末牛初的阶段。目前我的持仓仍然是之前的品种,如果牛市来了,我们可能就要开始“炒股”了,因为牛市中几乎所有股票的基本上都要涨一遍。我们的老产品基本上是满仓,新产品仓位可能会轻一点,处于逐步加仓的阶段,但总体还是处于偏高的仓位,目前产品也都没有加杠杆。

Q

《红周刊》:那您觉得牛市出现的条件是什么?

林园:我们判断牛市与否,需要看属于上证50等成分股的大盘股股价是否出现2-3倍的涨幅。因为只有很多人都赚到钱了,市场赚钱效应发酵,牛市才是真的来了。目前市场大部分投资者还处于亏钱的阶段,我认为还不能确定就是“牛市”。

Q

《红周刊》:既然现在牛市还没有到来,您觉得,沪指3000点附近是“上车”还是“下车”?

林园:目前肯定是上车的时候,因为目前市场处于很低的位置,我一直认为未来某天沪指有可能站上10000点,但这一天什么到来我不知道。肯定有实现的那一天,那时候再回头看3000点是很低的位置。

Q

《红周刊》:对于具体的投资机会,您是否可以分享一下?

林园:医药板块是未来30年的方向,这肯定是没错的。所以,医药行业仍是我们持仓首选的行业。医药企业确定性非常高,尤其是中成药企业的确定性非常高,未来成长的确定性是100%。就投资来说,医药板块目前仍具有吸引力。对于医药板块接下来的短期涨跌我不做预测,但可以肯定的的是,从价值投资角度来看,12个月或者更长的36个月,医药股的表现肯定是排在市场多数行业的前面的。即使去年下半年医药板块整体杀跌,如果统计过去12个月个股的涨跌幅,医药板块基本上是不赔钱的。

Q

《红周刊》:对于贵州茅台创新高,您有什么看法?

林园:我认为未来贵州茅台等白酒股股价还是会不断创新高的,因为白酒行业属于高景气度行业,预计未来3年白酒个股的基本面都会比较好,行业高景气度也将继续延续。从这个角度来看,什么时候买茅台都是对的。

Q

《红周刊》:其实,今年以来,二线和低端白酒涨势更猛,如何看待其投资机会?

林园:白酒和医药的投资逻辑都比较相似。业景气度高,投资者才有钱赚,因此行业把握最为重要。从历史数据来看,当某个行业整体涨起来的时候,板块内的个股最后涨幅都是差不多的。所以对于短期的涨跌,我们不太关注。

Q

《红周刊》:如何看待“超级品牌”等核心资产标的投资机会?

林园:买核心资产肯定不会错,即使跌了也不要紧,很快就会回来。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核心资产就这么多,属于稀缺资源,这些核心资产公司不仅是中国的,还是世界的。从最近外资动向来看,核心资产个股也是他们布局的重点。换个角度来看,我们去买外国的东西,肯定是买品牌的东西,买优质的东西。

Q

《红周刊》:银行股今年市场涨幅相对靠后,后续是否将迎来补涨行情?

林园:银行市场表现还可以,基本上没怎么跌。不过我们不投资银行,一是因为银行市值太大了,二是银行高速发展时期已经过去了。银行股受国家经济影响比较大,因此从投资角度来看,银行不是我们的首选目标,但未来3年,我觉得投资银行赔钱的概率应该也不大。但能有多少收益这就不知道了。

Q

《红周刊》:5G等科技股投资您有关注吗?

林园:不关注,我怕上当受骗。不是说这些企业要骗我,而是一旦技术更新了,这些企业能否跟上新技术的变革变数较大。回顾历史上的很多科技股,如早期的摩托罗拉、爱立信诺基亚等都是当时很厉害的手机企业,但目前没有一家手机可以与华为进行竞争。现在崛起的反而是当时很弱,没太听说过的企业。所以说很多科技企业可能现在行,但几年后又不行了,那我干嘛要跟他受苦呢?我认为投资就投与嘴巴有关的东西,嘴巴需求是不会少的。

文中所提到的股票不做推荐,投资有风险,亏了就活该


更多精彩文章

我是怎么发现林园的

解读我眼中顶级投资家林园——李斌

林园-春瑜会客厅实录2018/2019

林园 简单的投资逻辑

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林园文集

雪球转发:50回复:17喜欢:115

精彩评论

93年老男人的自白10-10 17:02

好几年前的

全部评论

EurekaWoo10-23 23:39

林园文集,转发

林奇-珠穆朗玛10-23 10:51

红周刊林园

无招092910-15 15:25

医药股未来确实好行业,当然选股也重要,还是要买核心的好公司

Ly-Darren10-15 09:28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林园文集”